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妖颜女帝:堕世成凰 > 上卷之【盛世魔族风无情】
第66章 狼狈为奸,偷盗雪莲
作者:雪寂冬深  |  字数:3551  |  更新时间:2019-01-01 16:23:27 全文阅读

顾墨云抿了一口茶,仔细听着她的每一个字,家乡?她还有这东西?顾墨云知道她早已记不得临安的事情,这番话只怕有诈,想来是白兰封印她记忆时没料想到随着她日益增强的法力也会逐步解封。

他笑道:“是与不是都回不去了,何必多想呢?你现在过得不好么?身份尊贵,法力高强,呼风唤雨。”

她一听不由得笑出声来,这话里都是敷衍,算了,不问也罢!她扭头看向两人:“如此说来,你和慕容枭也该是过得极其好咯?你们也是呼风唤雨的嘛,重点是你们根本不用联姻,自由得很。”

看着她不怀好意的笑,慕容枭和顾墨云不由得冷笑,谁过得真正好?各有各的难处,各有各的身不由己。只是旁人不知道罢了。

她顿了顿又说:“你们俩来你这里蹭吃蹭喝已有整整七日了,不打算付点钱吗?或者帮个忙也是不错的啊。”

“哦哟,没想到堂堂四公主也这么抠门,连几顿饭都请不起了。”慕容枭一脸好笑的模样,懒洋洋的看着远处的朝阳,享受着清冷的日光洒在身上的冰凉。

她啧啧两声,尽量往目的话题带,一脸无奈说道:“你也看见了,你这赤血楼上千人,一天得吃多少银子?两位来者是客,我又不能让你们吃得太差,免得你们以为我是个吝啬鬼。不过呢,咱们是同门,的确没有如此斤斤计较的道理,不然也说不过去。但是呢……”

“得得得,我听不下去了,你就直说吧,你要如何?”慕容枭终于是忍不下去了,笑出声。

“咳咳,这个嘛,咱们不谈钱,谈钱伤感情。”水暮颜一脸正经。

她本还想说点什么客套话,又被慕容枭打断:“你一直在谈钱。”

“咳咳,你们看哈,风城临近西域,这天山雪莲是疗伤圣药,不如,咱们去摘几朵回来尝尝鲜?”她一脸商量的模样看着两人。

慕容枭撇撇嘴,一脸不屑说道:“你是不是想不给钱就偷走人家的天山雪莲?”

“我呢,也不是什么正人君子,我不怕背上小偷的名义。二位呢有钱有势的,不屑做这种偷鸡摸狗的事儿,所以呢我也没想着让你们跟着你去偷。你们只管去西域喝两杯茶,和西域妖王聊几句天,然后我去偷。回头咱们二八分,如何?”

慕容枭扯嘴角笑了笑,打趣道:“二八?太少了,四六如何?”

你捏紧拳头深吸一口气,慕容枭狮子大开口,四六分还有个什么赚头?于是她面色沉重的说道:“我觉得今儿天气不错。”

“哈哈,师妹,这么想要天山雪莲?”顾墨云笑了笑,似乎不在意,而后补充道:“天山上有神兽,你就算一个人能解决掉,也会惊动西域守护雪莲的女官。那天山是个围困之地,你就算偷了雪莲也带不走。不然你以为这么多年为何想要天山雪莲的只有通过钱才能买?”

水暮颜鄙夷的看了一眼他,嘟囔道:“花钱买算什么?能偷来才是本事。你们懂什么?”

顾墨云长眉一挑,这是个套近乎的机会,他不会放过的,所以他笑道:“那这样,你欠你一个人情,我听你的指挥,陪你去偷雪莲,万一遇到什么危险我还能保护你,是吧?”

她一脸狐疑的看着顾墨云,心想道:“这货有这么好心?不会是想把我辛苦摘的雪莲偷走吧?不行,我怎么能让他跟着一起去?坚决不行。”

于是她咳嗽两声,翻了个白眼说道:“那什么,如果你非要去,兵分两路,各偷各的,如果遇到什么危险,你再赶过来救我也不迟嘛。”

顾墨云和慕容枭相视而笑,谁都猜到了她心里的小九九。

她无所谓的哼了哼,补充道:“不过既然要欠你一个人情,那就得好好利用。你和白子佳还有慕容枭一道,我自己一个人,你们替你保护好她就是了。”

“她也要去?”顾墨云抬眸问道。

她皱眉道:“她不去你干嘛叫上你们俩?我又不需要人保护。”

“好好好,你说了算。”顾墨云笑了笑,打量着眼前这个看起来无害却杀伤力十足的人,心中不觉好笑,仿佛在看一个小孩子一样,还是个闹情绪的小孩子。

次日。

西域天山。

白子佳一袭白色的大衣裹得自己严严实实,水暮颜远远看着她就像看一个球。顾墨云和慕容枭依旧只是那身秋装,水暮颜还是薄薄的一身纱衣,似乎不觉得冷。于是白子佳就略显尴尬,自己一个人裹成球。

“白小球,你一会儿就跟着他俩去偷雪莲,记住了,一个都别分给他们,自己放口袋里。有什么危险就叫他们俩,别傻傻受伤了,听到没?”

白子佳无奈的看着她,抱紧双臂瞪了一眼道:“你才白小球,本王不就是冷了点么?你就这么忍心把我扔给这两个人啊?”

她无奈的看了一眼那边两个看上去就不善良的人,也是一脸不放心,尔后她想了想叮嘱道:“希望两位保镖可以敬业点,我家夫君有点怕你们,请多包涵。”

白子佳冷汗直冒,就算怕也不能明说啊!多丢人!

“天黑之前必须在这里集合,如果遇到什么突发情况立刻走人,不管偷没偷到。如果你们先走了,我在天黑之前一定会离开这里,到时候我们在天山外百里处的客栈集合就行。”她吩咐完后觉得哪里不稳妥,于是又幻化出一朵彼岸花,递给白子佳,嘱咐道:“你如果离开这里,就把这朵花插在雪地上,这花放在地上就会扎根,别人发现了也不会觉得有什么怪异。”

“你是不是经常干这种事?这么有经验?”慕容枭扫了她一眼。

水暮颜懒得搭理他,右手一挥:“开始行动!”而后拔腿就走。

白子佳呆呆的看着左右两边的人,浑身不舒服的说了句:“我们也抓紧时间吧。”

于是三人一道走了另一条路。

话分两头,洛神帝正在西域妖雪宫,她还不知道今日便可以遇到水暮颜。她苦心孤诣寻找,却无果。而上天总是在无意中便带来欣喜,此时她还恹恹的,殊不知,下一刻她便会欣喜若狂。

她无精打采的看着远处的雪山,双眼满是伤情,白茫茫的雪山虚无缥缈,像极了白色的巨兽,将她空虚寂寞的心牢牢抓住,不允许她逃脱半分。

侍女道:“妖王殿下要不要出去散散心?今儿的大雪下得极好。”

许久才响起一个声音:“也好。”

与此同时,天山那一头白小球偷雪莲偷得正欢。

白子佳才爬到半山腰便看见许多盛开的雪莲,不由得大喜过望,拿起事先准备好的口袋就开始摘,可手刚伸过去就凉得她缩了回来。她一看手指,已经冻得通红了。

“怎么这么冷?”白子佳不由得好奇。

顾墨云浅浅一笑,伸手去摘,忍着冰凉刺骨摘下来递给白子佳道:“这个天山雪莲生在极寒之地,本身就是冰冷透骨,你法力尚浅,身子也不是太好,自然受不住这冰冷。我来摘,你负责背下山好了。”

白子佳又是一脸懵,看着主动献殷勤的顾墨云就忍不住心想:“顾墨云有这么好心?打死我都不信!这是收了小花儿多少好处?如果把雪莲卖了能不能换回来那些钱!”

顾墨云看她一脸天然呆的模样便忍不住笑道:“怎么?我好心帮你取雪莲你也怀疑?”

“肯定是小花儿给你钱了,不然就你这样的人怎么可能帮这个忙。”白子佳撇撇嘴,语气里满是不屑,一瞬间觉得该好好利用顾墨云多偷点雪莲。

于是白子佳一路上刷刷刷到处指着雪莲,顾墨云也服从指令,一朵一朵摘下来,不一会儿便有了小半口袋。白子佳拎着雪莲忍不住打冷战,一个喷嚏接一个喷嚏的。

慕容枭实在看不下去了,接过口袋白了一眼白子佳道:“身子骨这么弱,连这点寒气都受不了。”

白子佳心里冷哼一声,嘴上却不计较,裹了裹衣服继续指示顾墨云摘雪莲。

不一会儿连慕容枭也忍不住道一句:“你真是不客气,大师兄手都冻红了你还要啊?”

白子佳顿了顿,瞥向慕容枭那张奸诈的脸,弱弱的说道:“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这些法力高强的根本不会在乎这么点冷。你没见天都快黑了?时间不等人。再说了,收了银子就该办事,你们就当我是个无良雇主好了,我就喜欢剥削人。”

顾墨云笑了笑,无所谓地一边摘一边问道:“你这么可爱的性子,也难怪师妹喜欢。”

白子佳闻言当即笑道:“那是当然,小花儿可喜欢我了!我家的王妃眼光不错哦。”

顾墨云看了她一眼,嘴角浮起不知名的笑意,他又往前走了两步,摘下一朵雪莲问道:“你们不会仅仅只是来偷雪莲的吧?”

白子佳又是一脸懵,她本来就是单纯来偷雪莲的啊,还能有其他目的?不过转念一想,水暮颜怎么独独一个人没和他们一块儿?莫不是有什么事?

轰轰轰——

说话间,不远处传来巨响,几人心中闪过一丝慌乱——肯定是水暮颜闯祸了!

“师弟,马上带白子佳走,我和师妹随后就到。”顾墨云把手中的雪莲扔进白子佳手中,起身飞往声响来源处。

白子佳愣了愣,看了一眼慕容枭,问道:“他们不会有事吧?”

慕容枭心里也没数,此时该撤,于是他笑道:“你听说过顾墨云有败绩?别想了,我们赶紧走吧,我可不是顾墨云,一会儿来人了我可不一定保得住你。”

于是慕容枭拎着大半袋雪莲带着白子佳便离开了天山。

话分两头,天山另一处。

“真是倒霉,这么大响声,只怕难以脱身了。”水暮颜不高兴的皱了皱眉,看着眼前坍塌的雪山。那山脉最上方一朵妖冶的雪莲绽放着,由于遭到外力强行拉扯,此时似乎自动开启了防御功能,整朵雪莲泛着强烈的白光。

她只是稍微用力了一点点,谁知整座雪山都坍塌了。她一脸无奈的看着眼前的白雪皑皑,深吸一口气道:“反正也抓不到我偷雪莲的证据,怕什么。”

说完便无所谓的转身走掉,谁知没走两步,就看见一张妖娆又冷酷的脸庞。

水暮颜先是吓得一哆嗦,心里忐忑,这货哪里冒出来的?片刻后不由得伸手扶额,念叨:“怎么这么快就有人来了?苍天饶过谁?”

不远处站着一个人,面无表情。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