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妖颜女帝:堕世成凰 > 上卷之【盛世魔族风无情】
第69章 天妒情深,错付一生
作者:雪寂冬深  |  字数:3396  |  更新时间:2019-01-01 16:32:40 全文阅读

另一边,月寒。

水暮颜刚推开门便看见了慕容枭站在庭院里候着,她本就疲惫,这下心中也猜到了几分慕容枭的来意。

于是笑道:“这么关心他?都说他不近女色,那他是不是龙阳君啊?”

听着她的打趣,慕容枭只是皮笑肉不笑,而后问道:“他在哪里?”

“我不想瞒你,但你别声张出去。”她知道瞒不住,于是警惕的看了一眼慕容枭,而后走近道:“他被洛神帝扣下了,生死未卜,我们现在就出发去西域换人,洛神帝说如果我去了我就放了顾墨云。”

“哼!”慕容枭不知在气什么,拂袖转身,飞离赤血楼,而她亦紧随其后,一同前往西域。

次日,天明时分。他们已来到西域城门外,守卫通传后,洛神帝果然出现了。

“来得这样早,一夜没睡吧?”洛神帝这话不知是在关心她还是在嘲讽她,眼神满是轻蔑。

水暮颜垂着肩头,一副快倒了的样子,她面无表情的说道:“顾墨云在哪里?我现在就来换他回去了。”

“此时?嗯?本王想想,可能是在某个温柔乡睡得很安稳吧。”洛神帝挑衅的眼神看着她,就像想看她的笑话一般。

“是么?那麻烦妖王殿下派人叫醒他,他师弟想他,睡不着,硬拽着我前来寻他。我也想在妖王殿下宫中的温柔乡里好好睡上一觉,毕竟今日真的累了。”她淡淡一笑,缓缓移着脚步就要往城门里去。

“好,本王这就去请逍遥魔尊出来。”洛神帝唇角弯弯,一双媚眼瞥了瞥一脸无所谓的她,心中蓦然升起一股怒气。

洛神帝仔仔细细打量了她,发现她精神有些萎靡,似很久没休息好了一般,那双冻红的双手还是红的。

“这傻瓜,竟然没舍得捂一捂手么?真要冻死了才知道冷?”洛神帝无奈的脱下厚厚的雪白白袍,走过去便给她裹了个严严实实。

“呵,妖王殿下善心大发?竟也会关心俘虏?真是受不起!”随后她猛地挣开了那双给她裹白袍的手,忽然的抗拒再一次挑起了洛神帝内心的征服欲,于是下一刻她就被死死裹了两圈,还被一把拥入怀中!

“什么情况?这人疯了?”她吃惊的望着那双充满怨恨的眼,不寒而栗。

“一直看着本王做什么?莫非也是爱上本王这张帅脸了?”洛神帝不知是打趣还是生气,语气隐隐带着怒气。

“我又不只是身体冷,我连骨头也冷,妖王殿下也有办法暖了我的骨头么?”一句话问得洛神帝只能闭口不答,骨头冷了,是不是心也冷了?心冷了怎么暖?

这时,顾墨云来了,一眼便望见她们甚是暧昧的一幕,于是不由得轻声咳嗽。她闻声赶忙挣扎,想从严严实实的包裹中出来,可越是这样洛神帝抱得越紧。

“怕什么?难道非要男人抱着你你才开心?”洛神帝似乎是带着怨气说这句话的,气得她猛然一个转身,退后两步,抬起脚便是狠狠踹过去,偏巧洛神帝没防备,就这么众目睽睽摔在了雪地里。

水暮颜赶紧挣脱了白袍,朝她扔去,冷冷道:“士可杀不可辱!”

而后她看着洛神帝嘴角浮起的冷笑,一副十足的登徒浪子模样!水暮颜气不过,冲过去扑在她身上,死死拽着她的衣领恶狠狠道:“你堂堂西域妖王抽什么风要为难我一个小贼!我又不是男人你对我这么暧昧做什么?即便你喜欢女人我也不会是你的菜!洛神帝!我从没想过一个堂堂妖王竟然做出如此世风日下的事来!真是丢人!”

“还有更丢人的,你要不要看看?”洛神帝笑得悲凉,而后猛地拉她入怀,两个人近在咫尺,水暮颜甚至能感受到她眼中的那份执着与怨恨,“水暮颜,假如你能看懂这个眼神,我就放过你。”

她是在祈求么?水暮颜一瞬间不知所措,那是怎样的眼神?绝望中挣扎的痛苦,屈辱中潜藏的怨恨,水暮颜从没见过这样令人胆寒的眼神。与洛神帝对视的那一瞬间,她的确是吓到了,所以赶紧闭上眼,在洛神帝怀中颤抖着单薄的身子。

“怎么?连对视都做不到?那你要如何正视你对我的伤害呢?”这句话更是说得她一脸懵,她纵横魔界几千年,虽说杀人无数,得罪的人也不少,可从来不记得她有得罪过洛神帝。而且就凭洛神帝在江湖上的地位,她也是不敢轻易招惹的。她想破脑袋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得罪了洛神帝,而听洛神帝这口气,似乎她们之间有什么深仇大恨。

“呵,我还以为妖王殿下只是恼我偷了你几十朵雪莲,所以才敢只身前来。如今看来,是有深仇大恨,那我今夜还能不能睡个安稳觉了?”她可能是脑子抽风了,知道洛神帝与她有仇,还能在这里笑着打趣。

“师妹,你还记得洛雾秋么?”顾墨云也真是好笑,就站在一旁看她们两人躺在雪地里,也不拉一把。而且他分明看到水暮颜隐藏在眼里的怒气了,却还是自顾自的问。

水暮颜重重的喘息着,身子已经冷到了极点,她抬眼望了望天际,第一缕朝阳已经出来了。明晃晃的光映在她脸上,她轻轻闭上眼睛道:“妖王殿下,能不能看在我快不行了的份儿上行行好,让我死个明白。你告诉我,你和顾墨云是不是早就认识?我来这里偷雪莲可能是一个意外,那么你诱骗我再访西域,是不是就只是为了联合顾墨云杀了我?”

洛神帝明显感受到她气息越来越弱,而站在一旁的慕容枭和顾墨云也知道她这是寒毒快发作了。三个人谁也不做声,仿佛都希望她去死。

洛神帝见怀中人气息奄奄,本来强硬的心终究还是心软了,她终是松了松口:“顾墨云与我打了一个赌,我赌你会来救他,他赌你不会,我赢了他。阿九,你如果知道来救他会死在这里,你还会不会来救他?”

怎么会问这个无厘头的问题?水暮颜心中一阵晕,逻辑何在?莫不是她寒毒快发作连头也晕了?还有,阿九,这个名字是叫她?刚才顾墨云问她认不认得洛雾秋,洛雾秋又是谁?

“阿九,你回答我,你为什么不回答我?”洛神帝坐起身,将寒毒已经发作的她搂在怀中,面无表情的说道:“林阿九,五万七千年了,你心里是不是从来都没记得过我?那你告诉我顾墨云到底哪里好?他对你如此无情,你还要来救他……”

一滴泪滑落在水暮颜脸庞,她不敢睁眼,那滴泪仿佛是强忍着内心的痛苦与悲伤,这一刻,她不知所措。本来刚才就是假装犯病,想要套一套他们的话,这下倒好!洛神帝竟然潸然泪下了……真是尴尬,难道自己要睁开眼安慰她?可自己都没怎么听明白究竟是怎么招惹洛神帝的呢!她再想想一旁站着的顾墨云,真是恨得牙痒痒,自己不辞辛苦来救他,本打算里应外合一同攻击洛神帝,却不想这家伙竟然和洛神帝打起了赌!这也就算了,刚才还眼睁睁看着自己‘毒发’!太不仗义了!

“哎,莫非我装病被顾墨云看出来了?哎哟我去!我怎么忘了这家伙医术远在我之上,恐怕我这演技也只能骗骗洛神帝了!心塞……”她在洛神帝怀里时而皱眉时而撇嘴,看得顾墨云忍不住转过身去偷笑。估计只有洛神帝还沉浸在悲伤里没发现这一切都是她装的。

正在沉浸在这悲伤的氛围里时,日头已经升起来了,天际放明,白光散落在水暮颜有些惨白的脸上,看上去真像将死之人。

于是下一幕就是一声尖锐又悲痛的嚎叫:“小花儿!”

她吓得双目猛然睁开,只见日头底下站着一排人,个个手持武器,最为突出的莫过于白子佳那一身纯白的战袍。

她一眼便看呆了……

一向柔柔弱弱的白子佳此刻竟像极了一个常年征战的将军,而那双水灵灵的大眼睛里却多了一丝不该有的心痛。

“你是在心疼我么?白子佳。”她不知不觉轻声问了自己,而后喉间苦涩。

原来白子佳早就察觉水暮颜肯定遭遇了什么,又不见顾墨云回来,后半夜本想去她房中问候一声,可没见到人。而慕容枭房中亦是如此,当下白子佳就召集人马,来了西域。而那一排颇有气势的人马,全是白子佳的亲友。

“你……你没事,你骗我?你竟敢骗我!”她听着耳边盛怒的声音,冷不丁一抬头,恰好撞上洛神帝恼羞成怒的脸庞。

水暮颜刷的一下就从她怀中滚到了另一边,迅速爬起来笑道:“那什么……妖王殿下太入戏了……呵呵……”

“……”洛神帝一脸尴尬,“入戏?呵,林阿九,你可真会开玩笑。”

“完了,西域妖王要发作了,看什么看!赶紧跑啊!”她喊完就跑,慕容枭和顾墨云看得一身冷汗,无言以对。

枫叶雪看着白子佳没了命的冲向水暮颜,赶忙下令:“保护师父师娘!布阵!”

她一听就汗颜了,大喊:“布阵?布你大爷!这里是西域,你当是风城呢!西域重兵就在城内,分分钟冲出来围剿你们几个不知死活的!还不赶紧撤!”

白子佳一把抱住朝她冲过去的她,到处摸来摸去,傻乎乎的问:“你没事吧!?刚才看你都躺下了!”

“……”她本想说没事,话到了嘴边突发奇想来一句:“你是不是不乐意我倒在西域妖王怀中?哦哟,咱们的多情王爷也会吃醋啊?平日里见你左搂右抱那么多爱妃,怎么不见你着急上火过?哇!你刚才不会是担心我红杏出墙所以才满目悲情的吧!我去!白子佳,你也太没良心太小气了!”

白子佳被她这么一大串忽悠,整个人一脸懵:“……”

这时两人背后传来一声冷笑:“这么快就搬救兵了啊,呵,我还以为顾墨云有多重要,值得你单枪匹马来营救,却原来,也不过如此嘛。”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