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既见美人

正文第三章 行春觅红

[更新时间] 2018-06-13 20:38:55 [字数] 2152

我独自一人躺在榻上,殿内的人已经都被我支出去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不曾想过这次的伤风居然断断续续的拖了一个月,尽管太医的医术再精也难免叫我留下了病根儿。我病了一个月,雪也如母后说的那般下了一个月。今日父王在宫中设了宴赵国举国欢庆,宫中的嫔妃,以及朝中的文武百官都去赴宴了。只有我这个病歪歪的公主,留在殿内。朝桑姑姑说这一下雪我并病了不知道司天监的人又不知道要怎样诟病了。我知道因为我的任性又给父王母后添了麻烦。~*$?+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公主,王后说让奴婢替公主收拾一下,去宫宴上。”来的是朝桑姑姑的侄女郑顺儿。~*$?+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不是说不用去了吗,为何现在又要去了呢?”我勉强的撑起身子。~*$?+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奴婢不知,大约是司天监又说了什么吧。”顺儿俯下身子回答道。~*$?+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那你便替我收拾收拾吧,不要让别人看出我的异样。”我知道司天监说的是什么。~*$?+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是,奴婢明白。”顺儿是朝桑姑姑一手带出来的,伶俐自然是第一位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拜见父王母后,阿房来晚了。”我笑着行礼,似乎与健康时没有什么异样。~*$?+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公主,这也来的有些太晚了。”不等父王为我免礼,坐下的大司马楼昌便出声询问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本公主方才替母后去将近几日抄写的经书焚烧,故来晚了。父王就看在阿房是为国祈福的份上不要怪罪了,好吗?”我微笑着想父王撒娇。~*$?+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臣听说公主近几日身体不佳?”楼昌笑着,似乎是一个长辈在关心一个晚辈一般。~*$?+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是啊。”当我回答出这两个字的时候我看到父王母后以及哥哥都露出了担忧的目光,不知是我平时太过于疏忽还是如何,今夜的父王竟苍老了这么许多,无助的坐在皇位上,一个没有实权的皇帝连自己的妻儿也不能维护。~*$?+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怎的天刚降福祉公主就病了呢?”我知道这才是楼昌想要说的。,告诉大家我是个妖孽。~*$?+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那又如何呢?天气骤变难道生病不是常事吗?就连身强体壮的卫兵都难免染上风寒,跟别说阿房这样一个弱小的孩童了。在这我听说大司马的二公子也是连病数日呢,那请问大司马,这又是为何呢?”我知道此刻我的脸上已经是笑容全无。~*$?+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公主说的是,是臣关心公主心切,失言了。”他向我俯身行礼,表示歉意。他大概是没有想到一个四岁的孩子会这般的伶牙俐齿。~*$?+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哈哈哈,大司马关心公主的心与寡人是一样的。都坐吧。”父王出言圆场。~*$?+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母后,阿房刚才是不是又闯祸了?”我坐在母后旁边,全没有刚才的盛气凌人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没有,我们阿房简直就像大将军一样,是母后的骄傲。”母后笑的很开心。~*$?+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呵呵呵。”我刚一转头便看见赵政也坐在宴会上。~*$?+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那便是你心心念念想见得秦国人,如今见到了,与我们赵国人可何不同?”母后笑着问我。~*$?+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并无不同。”我看他的时候他也在看我,只是这一次我没有等他先转头,便淡淡的看了他一眼望向别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知道以后便别再做这等傻事了。”母后还是过不去我是为了看秦国人才生病的这件事。~*$?+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不会了。”我这样说便也是这样想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那位秦国公子也是可怜从小便来他国当质子。”母后语气中有丝丝的心疼。~*$?+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什么是质子?”我好奇的问。~*$?+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就是秦国放在我们赵国的人质。”母后作为一个母亲自然是很心疼他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那他还真是可怜得很。”我似乎能理解了他为什么会这样难以亲近。~*$?+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样的宴会,我是极不愿意参加的,说的话做的事没有一件是真心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宴会进行到一半的时候,从门口走来一个打扮极其妖艳的中年女子,长相不是极其出挑,远不及母后美艳,只是一双眼睛很是勾魂,行动处更是妖娆至极。~*$?+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那是谁呀母后。”我抬头看着母后。~*$?+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她便是那秦国小公子的母亲赵姬,如今嫁的是秦庄王,算起来他还是你的姑姑呢。”母后虽然语气温和但是我还是听出了她对赵政母亲的不屑。~*$?+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哦哦。”我知道母亲不愿再说那位赵姬姑姑,便也识趣的没有在问。~*$?+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赵姬来晚了,大王勿怪呀。”她笑得很是邪魅。~*$?+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殿中的大多男子脸色都变了,女的大多都是不屑于轻视。我看到赵政的眼中出现了些许的嫌恶。~*$?+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听说赵姬娘娘舞姿如仙。”有大臣开口说话言语轻佻。~*$?+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大司行倒是对赵姬很是关注呀。”也有人开始附和。~*$?+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赵姬娘娘舞姿非凡不知道政公子的舞姿如何呀?”不知说话的人是谁。~*$?+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言之有理呀。”这样的风言风语也有人附和。~*$?+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既然大家开心,政儿,你就为大家舞一段吧。”谁能想到说这话的竟是赵政的母亲呢,我以为就算是不能维护,也不会这般看自己亲身儿子的母亲。~*$?+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不会。”赵政全身发抖,僵硬的说出这么几个字。~*$?+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怎么会不会呢?你随便扭一扭也行的呀。”赵姬继续劝着赵政。~*$?+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赵政只是等着她,没有说话也坐着没有动。~*$?+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赵姬姑姑。”不等母后抓住我,我便已经走了出去。~*$?+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父王,一个男孩子跳舞有什么看头呢?不如阿房给大家跳一段吧。”我笑着走到餐桌中间的空地里。~*$?+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哦,阿房想要跳舞?”父王笑着看着我,似乎是想说一个四岁的小丫头会跳什么舞。~*$?+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对呀,前两天新学的,寓意也与这宴会很是相符呢。”我笑的开心大概没人知道,再说下去也许我就没有力气跳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什么寓意?“父王继续是温和的笑。~*$?+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舞名叫行春觅红,父王说是不是与这宴会很是相符。”我问着。~*$?+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是不错,那你便跳来看看吧。”父王终于答应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走下来看到赵政,深深的看着我,但是我已经来不及想太多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以为自己可以坚持到最后,没想到最后还是没坚持住晕倒了,在倒下的时候我看到了很多人担忧的眼神,有父王母后,有哥哥与朝桑姑姑,,,,,,还有赵政。。。。。。。。。。。。。。。。。。。。。。~*$?+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