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凰权谋术

第一卷:入世篇第八章 市井有长舌

[更新时间] 2018-06-25 14:02:01 [字数] 3230

趁卫羽低头与齐子客私语,萧姜夫人给香萱使一眼色,对方立刻心领神会,“少君,天色不早了,再晚些怕是路不好走呢。”+?!|~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闻言,萧姜夫人立刻点头称“是极”,不说送客之类的话,只客气问卫羽如何来的齐国、是否要拜见齐王,并力邀卫羽乘车一同前往临淄。+?!|~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卫羽连连摆手,谢绝了萧姜夫人的好意,自惭此次出游布衣简从,未受封使者身份,路过齐国仅作走亲访友,无车马礼物便拜见齐王未免太过冒失……末了,他口头允诺,待寻医回国必然要派使者与齐王隆重会盟。+?!|~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其实,这也是我父侯的意思。”卫羽忧愁的模样倒与齐王如出一辙。+?!|~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自商王武庚为避兵祸迁都汤邑、百越亡国之后天下已近三分,商王室龟缩商王宫中闭门不出,除颁布历法及各项重大活动外概不接受觐见。东原、西夷日渐强大,将夹在两国中间的小国瓜分殆尽,十余年间,孤竹、中山等三十六小国相继覆灭,整个神州大地被这领土接壤的两国一分为二。+?!|~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北方只剩商王室与王畿附近的燕赵二国互为庇护,南部诸国原以齐、秦、楚三个千乘之国为首。亡秦之祸殃及池鱼,本想作壁上观的楚国被借道攻秦的西夷反口咬去半数城池,如今只剩齐国尚算完好,诸国于夹缝间苟延残喘,丝毫不敢轻举妄动,与东原接壤的齐国更是如履薄冰,齐王几乎夜不能寐,生怕哪一日闭了眼他和齐国就都没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秦亡后,基于现状,齐王想过很多次是否要组织类似于诸国会盟之类的活动,一来震慑南部诸国、打压楚国,最好能确立齐国的盟主地位。二来东原王不讲信用出尔反尔,不断吞并臣服已于他的属国,他人看在眼中亦是心寒,趁此机会各国之间互相沟通,加强联系,联合欲反水的属国共同抗衡东西二国,力求营造如同北部商王室与燕赵一般“众星捧月”的关系。+?!|~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然而想来想去皆不了了之,盟主地位虽令人心里痒痒,但齐国距离东原太近,稍有动作恐惹灭顶之灾,齐楚相隔一山一水,楚国国力如风中残烛,北边西夷亦虎视眈眈,内忧外患,楚王对东边的事心有余而力不足。+?!|~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四周如卫国、宋国之流于东原来说还不如蝼蚁,但对齐国来说却是丢一个便少一个的帮手。天下能人异士又惯会跟风点火,看不上蕞尔小国,只肯往那三处觅高官厚禄,齐国“招贤令”颁布三年有余却是无一人肯留下,朝内亦无可担当大局之人,齐王愁得直揪头发,会盟一事终究胎死腹中,未能成型。+?!|~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百越之后烽烟迭起,像齐王这般日日心惊胆战的诸侯比比皆是,日子过得昏天黑地,不甘心安于现状偏又圈地自困,恨只恨当初未能阻止东西二国联手吞百越,想来东原西夷今日如此强大,这其中不乏他们当年隔岸观火的“功劳”。+?!|~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若怪,也怪商王室自己不争气,频繁内讧致使王室衰落,早早地失去了“天下共主”的地位,放任天下诸侯林立、王国并起,如今天下乱象横生,互相攻伐,谁都不把商王放在眼里,商王室便是想管也无力回天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唉……这世道饿殍遍地、血流成河,不知何时才能结束啊,也不知舅父所思所想,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心急如焚我却帮不上忙……”齐子客倚盖而立,悠悠叹气。+?!|~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萧琅乜他一眼,不解道,“小小年纪你愁什么呀?你是商人又不是政客,赚大钱养活齐国军队不比那整日在大王面前耍嘴皮子的实在百倍吗?”+?!|~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齐子客一脸懵的看着萧琅愣了半晌,抬手给了她一记爆栗,“谁年纪小谁心里有数没有?!我看你啊,不能再在蓬莱待着了,阴阳术学得如何为兄不知,人却是学得老气横秋、死气沉沉,长得像个八岁孩童,说话却像耄耋老者!”+?!|~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萧琅轻声一哼,扮了个鬼脸,“可不比你们年~轻~人~盯着人家淑女眼睛眨都不眨一下,亏你还在万儒总院念过书呢,一点都不知礼数!”+?!|~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看你,怎地又说起这事,你若再提,我便将你咬人的事告诉母亲!”齐子客呲着牙凶狠的瞪着她,“不止要告诉母亲,我还要写信给无名先生,就说他的弟子呀年纪轻轻不学好,在家好吃懒做,不学习也不练功,母亲和兄长都管不了啦,您可派人来瞧瞧罢……”+?!|~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萧琅叉腰怒视,只道“你去说好啦,男子汉大丈夫锱铢必较,小心眼”,扭过头去不肯再理他。“只许你说别人,不许别人说你,这是何道理!”齐子客也生气了,抱臂扭头闷闷不乐。+?!|~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萧姜夫人与香萱的车仅在前方十几尺外,香萱听到后面似有争吵声,便回过头来撩起纱帘扬声问齐子客与萧琅是怎么了,那二人瞬间变脸,欢喜的挤在一处说话,香萱只当是自己听错了,说与萧姜夫人当笑话听。看前面帘子撂下了,兄妹二人又扭过头去互不理睬,翻脸如翻书。+?!|~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临淄与安县之间的往来两条腿走着仅需一天左右,若是驾车大半日便能瞧见临淄青灰色的城墙。都城距离东原如此之近齐王不担惊受怕才不正常,即便如此他却不愿再将都城迁回薄姑。临淄是他的父亲襄王千挑万选的结果,经济发达底蕴深厚,交通可辐射整个齐国,若非与东原相邻倒是极佳的都城选址。+?!|~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些年,齐王一直在修缮临淄的城墙,以各种手段加高增厚,今已高约八雉,比汤邑商王宫宫隅还要高,已经远远超过了商王朝的建制规定,但列国皆是如此,只要条件允许想建多高便建多高,商王无力追责,听之任之罢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哇!这便是临淄了吗?”萧琅探出半个身子去,抻首眺望着前方自城楼下走过的熙熙攘攘的行人,齐子客伸手勾着她后领,免得她站不稳摔下去。“看着可是要比安县热闹百倍呢!”+?!|~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那还用你说,这里是齐都,安县哪里能比!”作为土生土长的临淄人,齐子客颇有些得意。+?!|~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此时天光渐弱,眼前巍峨的城墙色彩深沉,越显庞大。墙上整齐的青砖就像一大张坚不可摧的鳞甲将齐国的“心脏”临淄围在中央,试图挡去一切灾难。暗红的“临淄”二字下城门洞开,吊桥上牵马拉车的商人居多,想必外地人占了大部分。临淄人安逸规矩,生意人也活得惬意,闻声而起闻声而息,这个时候早已回家歇着去了,不像安县那些地方不服管教,从黎明忙到夜晚,一天下来吵吵嚷嚷不得消停。+?!|~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临淄,端庄威严,循规蹈矩,有着一国之都自成的气韵,足以令临淄人自傲。+?!|~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萧姜夫人的车辘辘驶过,罗帏飞扬,道旁行人慌忙避让。萧琅只看到他们低头行礼时露出的发髻,或是用发箍或是用布条束着,女子又饰以打磨光滑的骨石和螺贝,小簇小簇的别在发间,不如金玉精致却美得自然粗犷,让她想起了伏且师兄自己用草绳编的送给子冉师姐的那串雪白如玉的贝壳手镯,一颗挤一颗,像小扇子一样别致。+?!|~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临淄人都识得萧姜夫人的车,对齐子客也眼熟,乍见齐子客车上有一女童不免好奇,在背后指指点点,萧琅听他们口中说着关于自己的话题便扭头去看,那些人见她目光扫过来立刻作鸟兽散,佯装无事发生。+?!|~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市井之人闲来无事便好寻些趣事聊作谈资,好奇之心人皆有之,你也莫要理会他们。”说着,齐子客剜了那几人一眼,别人说什么他不在意,只怕萧琅会不开心。+?!|~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车旁两名妇人悄悄打量着萧琅,掩口嬉笑,看她们喜上眉梢的欢快模样萧琅也跟着笑起来,妇人口中有些新鲜的词溜过她耳边,她好奇的问齐子客,“长兄,媵妾是什么意思?”+?!|~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齐子客瞬间如临大敌的瞪大眼睛,一脸警惕地问道,“什么媵妾?谁告诉你的?是不是容宣那个小兔崽子?他何时与你说的?还说什么了?简直无法无天、无礼至极……”+?!|~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不是容宣,是刚刚那两个妇人说的,他们说我长得不像你,模样又小,许是你悄悄结了亲带回来的媵妾……媵妾是什么呀?”萧琅好奇的看着齐子客渐渐阴沉的脸,咬着手指小声嘀咕,“干嘛生气嘛~”+?!|~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妇有长舌,维厉之阶!我齐氏大好女儿岂容无知村妇侮辱,此事我定要禀报母亲知晓,狠狠地惩罚她们!”齐子客脸色沉得要滴出水来,让萧琅将说话之人指给他看,待回家修整完毕便找她们算账!+?!|~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萧琅瞄了瞄自家长兄吃人似的表情,再看不远处窃窃私语的两妇人,嘻嘻哈哈丝毫不知将要大祸临头。她挠挠头,与齐子客说那二人已经不见了,许是早就走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齐子客狐疑的扫了车后方的人群几眼,也不识得究竟是谁,只好怏怏罢休,气鼓鼓的抛下一句“算你们跑得快”。萧琅又揪着他问“媵妾”的事,他模棱两可的回答说“就是妾”,萧琅又问“妾是什么”,齐子客脸颊泛红,摆摆手道“哎呀你不要再问了,小孩子不要知道那么多”。+?!|~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萧琅表面答应他不再问,心里却想着等下问萧姜夫人去,小算盘打得正响却突然感觉车子猛地一颠,抓住车轸的手一滑她“咚”的坐在车里,扬手间一个物件儿飞了出去,在落在轸上发出声响之后弹到了车外。+?!|~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东西掉了,快停车!”萧琅大喊。+?!|~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