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凰权谋术 > 第一卷:入世篇
第九章 年少相思
作者:容天下  |  字数:3070  |  更新时间:2018-06-26 12:33:01 全文阅读

听见萧琅大喊,驾车的马夫急忙收缰,马匹扬蹄嘶鸣间萧琅却已经翻过车轸跳了下去,在地上滚了一圈才爬起来。

“萧琅你要不要命了?!”这一番动作唬得齐子客煞白了脸,紧跟着跳了下去。“怎么样,伤到哪里没有?”

“你不必来,我没事,捡了就回车上去。”萧琅拍拍裙子上的灰,暗中咒了几句“什么破衣裳”,以她三脚猫的功夫安稳落地准没问题,谁知这裙子太紧迈不开脚,让她众目睽睽之下摔了一身灰,丢脸丢到家了!

“你这孩子是不是傻了,什么要紧的东西不能车停稳了再捡?赶明儿仔细我给你扔了!”齐子客抱萧琅上车,仔细捏捏她的胳膊腿儿看看伤到哪里没有,他瞅见萧琅手里捏着的小玩意儿有点眼熟,仔细一瞧,哟,又是那个玉坠,顿时气不打一处来,“玉有灵气,禀性随主。这东西一日掉了两次,想来它不是个可久留的物件儿,主人也是一样的,我劝你还是趁早扔了它,要么就物归原主,你若喜欢玉家里有的是,随你挑,总归这东西别留在身边了,它家主人你也别惦记了!”

齐子客越说萧琅越不服气,这玉她偏要留着,她还要给容宣写信,跟他做最好的朋友,还要让齐子客知道他的想法都是错误的,容宣才不是那样的人,她和容宣能做一辈子的好朋友!

齐子客看她一脸不以为然的表情气得说不出话来,凶恶的掷下一句“以后有你好受的”便不再搭理她,小孩子总要让她吃点亏才知道谁才是为她好的,不然总也不长记性。

马车再次启程,小插曲过后一路平安无事,拐过巷口就看到前面萧姜夫人的车,齐子客让车夫稍快些追上去,不然香萱又要担心他们出了什么事。这次萧琅学乖了,直接在车里坐下,紧紧地抱住车轸不撒手,手里捏的玉坠在手指上硌出一道红痕。

这边萧琅把玉坠当宝贝似的攥在手里,那边钟离邯翻包袱翻得直冒冷汗——公子的玉坠到底去哪里了?

容宣在一旁温习功课,不时咳嗽两声,钟离邯手里忙着亦不忘随口叮嘱他记得喝水。他的视线在字里行间溜来溜去却是一个字都没有记住,一会儿是这句话,一会儿又是那一段,这一句好像看过又好像没有看过……书一页一页翻来覆去,白纸黑字看得眼晕,全然不知自己看了些什么,屋内静心安神的香料熏得他头疼,脑海中乌七八糟的什么都有,如乱麻般搅成一团,唯独萧琅笑盈盈的模样清晰得仿佛站在他面前一般,非娇俏可爱不能形容!

自那日分别,容宣与钟离邯本想悄悄越过齐国与东原的边境去北海蓬莱找无名先生,不料运气太差,刚与萧琅兄妹分开不多时便与东原追兵迎头相遇,险些被抓到,二人躲在山洞里食了三日野草,待追兵散了才日夜兼程往坐落于齐国东海郡临县的万儒总院赶路,偶尔于山林乱石堆里或隐蔽的草木丛中稍歇一会儿,夜晚也不敢点火,几次与追兵擦肩而过,着实惊险!一路逃亡,衣裳鞋子或破烂不堪,或拿去做了伪装,两人结结实实冻了好几天,到东海郡的时候堪称衣衫褴褛,差点坚持不住要曝尸街头。

因着儒家圣地万儒总院位于此,东海郡和其他拥有学术流派的郡县一样在各国间的地位相当超然,儒家尊奉仁爱贤良,人人好读书的东海郡在众多儒家弟子的熏陶下氛围如此和睦,堪称红尘乱世中的一方净土。天下学子十分,七分出自儒家,万儒总院的存在是齐国能够至今完好的重要原因之一,齐王恨不得像供祖宗一样供着院长孔芳先生!

秦亡后,齐王曾反复叮嘱东海郡郡守小心留意进城的儒生,如果遇见肖似容宣的落魄学生便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放他去,若能私下护其几分更好,容宣是万儒总院院长孔芳先生的得意门生,儒家的感激可是分量不轻,更何况东原追兵追进齐国已是犯了大忌,为难些别人也说不得什么,反而令儒家更添好感,对东海郡、乃至对齐国都很是有利。

郡守本就对儒学推崇备至,平时怕惊扰了万儒总院的诸位儒生,对身怀杀气之人排查得极为严密。容宣是儒家的核心弟子,轻易不为外人所见,虽然不认得大王说的人但保护儒士总没错,因此容宣主仆二人凭借儒家学生的腰牌顺利进了城,还借用郡守官邸歇了歇脚,东原的追兵却被阻在城外反复盘问。

容宣怕给郡守带来灾祸不敢久留,郡守正要派人悄悄护送他回书院的时候刚好与在郡里反复搜寻容宣的儒家弟子相遇,有了儒家的护送容宣主仆总算可以喘口气,不必再东躲西藏。可这一松懈却不得了,刚到书院安置下容宣便病如山倒,高烧咳嗽,流鼻涕加头痛,吓得几位师兄师弟没日没夜的守着他,幸好周医师说他只是严重风寒,开些药吃过再认真休息几天就能好,否则孔芳先生非急死不可!

容宣这天下学回到寝室就看见早就下了学的钟离邯在收拾东西,只剩一个包袱还在脚边放着。别看钟离邯读书不行但御射可是上流水准,知道他上课活动量大,晚饭容宣多带了些饭食等他一起用,但钟离邯一直“你先食我等会儿”的推脱着,容宣用完饭了他还在翻包袱,看书看得走神了一扭头钟离邯还在翻包袱!

“你到底在找什么?”看他火急火燎的模样容宣都替他着急,反正功课也看不下去,不妨替他分分忧,“你先用饭,我来找。”

“少主!”钟离邯慌里慌张的小跑过来,怕这个消息会吓到他,一再平复心情,极力压低声音在容宣耳边说,“玉坠不见了!”见容宣愣了一下,他顿时慌得心脏砰砰乱跳,难道真的在逃亡途中失落了?那可如何是好!

钟离邯艰难的咽了口唾沫,说话的声音都发颤,“少主,怎么办,那可是咱的命啊!何时丢的我也不晓得,要不您在这儿等着,我出城寻去?”

“哦,这个呀……还以为是什么大事……”本以为会有重大而可怖的消息,容宣也跟着他紧张了一下,结果钟离邯只说玉坠的事,巨大的落差令他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容宣本无心应着,然而说着说着却不由自主地弯了唇角,“没有丢,你不必去寻。”

“嗐,没丢就好没丢就好……我找了半天没找着,可吓坏我了!”得知玉坠未丢失,钟离邯一下坐在席上,宽慰的长舒一口气,但容宣接下来的话却让他瞠目结舌。

“我赠与琅琅了,你可是要用?”

“我……我倒是不用,但是您怎么能送人呢?!”送人了您也不知会一声,平白吓唬人……钟离邯欲言又止,反应了许久突然想到一个问题,“琅琅是谁?您什么时候认识的?”

“琅琅乃疆景先生俗名,疆景子是她的道号,萧琅是她的姓名。”容宣很是高兴的对钟离邯说着,几乎是炫耀的语气。

“哦,原来如此么……您何时与疆景先生这般熟稔了?那会儿您还一口一个‘疆景先生’的喊着,现在怎地喊上人家俗名了?”钟离邯恍然大悟,怪不得玉坠不见了,怪不得这人一直在翻书,原来早就……“可疆景先生年纪太小了些,而且我还听说人家蓬莱阴阳家是分有道号和没有道号两个流派的,这有道号的阴阳术士修习的可是红尘世外学,乃是地地道道的方士,您这样去勾……咳,毁人修习不大合适罢?”

“你、你想什么呢!”听他这般说话,容宣腾地红了脸,手忙脚乱的翻开书,做出要学习的模样,眼神却四下乱飘,磕磕绊绊的勉强解释着,“你别胡说,我、我只是、只是当作朋友间结交的礼物罢了,哪里毁人修习了?我们还小,才不是你想的那样!你走开,我要温习功课了……”

“哦?您知道我想得是哪样?”钟离邯凑上前,贼兮兮得瞄着容宣涨红的脸。“我可什么都没有说哦,您怎么还提起年纪大小了?难道……”

“谁知道!我可不知道!我没有!我去看书了!”容宣愤愤得拿起书跑出了门。

看他这副少年羞涩的模样,钟离邯越发肯定了自己的猜测,他既欣慰又感伤的自语道,“公子长大了呀,知道相思了……”一十六岁的他竟蓦然生出一种为人父母的宽慰感,若为先王所知,怕是要拧下他的脑袋来!

容宣并未走远,抱书坐在堂外的台阶上,来往的师兄弟看他脸红的样子以为他又病了,他却说屋里热,一师兄突然说“该不会是在想谁家淑女罢”,众人哄笑,容宣又气鼓鼓的抱着书回了寝室。

钟离邯正在食一块鹿炙,味道极好,心里美得很,却看容宣跑进来径直坐到席上,抽出一枚尺牍开始刻字……

“公子做什么呢?”他好奇的问道。

“给琅琅写信!”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