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欲擒故纵可好 > 正文
与现任狭路相逢
作者:拂衣女子  |  字数:3410  |  更新时间:2018-08-21 11:23:12 全文阅读

我坐在地上,一动不动,看着他们远去的方向。我想大哭,不顾一切地哭,可我不能。

叶晨也蹲坐着,陪着我,耐心地安慰我。“想哭就哭出来吧,地上凉快起来。”我什么都不说,什么也不看,只管摇头,眼神里什么都没有。“要不我请你吃饭?随便点,我请客好不好?先起来。”我还是无动于衷。

“悠颖先起来好不好?既然叶晨要请客,那我们要好好讹他一顿。吃什么好呢?西餐中餐日餐,反正什么贵,吃什么好不好?”

叶晨指着浅沫,无奈地说:“你呀你!”说完又转向悠颖,豪气地说:“随便吃,不准备好好吃我一顿吗?快起来吧!”

我本来难过的心情,被这两只活宝吹走,我看着他俩,苦涩的脸上有了一丝笑容。我不想让他们为我担心,也并没有告诉他们,我的伤痛。我不动声色地咬着牙,双手摁在地上,想以此支撑我起来。但是失败了,我又狠狠地摔在地上,伤口变得越来越痛。

叶晨瞬间看了出来,蹲下来捉住我的胳膊,担心地问:“你的脚没事吧?我扶你起来。”

叶晨要把我扶起来时,浅沫提前洞察了一切,抢先一步将我扶了起来。叶晨看到我没事后没有说话,呆在一边。

“没事吧!”说实话浅沫这句话有点假,也不知怎的,今天这么反常。

我只好嘻嘻地说:“只是刚才脚崴了一下,没什么大碍,看把你俩紧张的。”

沉默片刻的叶晨赶紧发话了,紧张地说:“还是去医院看一下吧!”

我支支吾吾地说:“还是算了吧。这里不太好打车,而且脚还崴了,所以还是算了吧?”我婉转地问着他们,但好像效果不佳。

叶晨突然蹲下,霸气地说:“我背你,上来。”这语气坚定到害怕,我一下震惊了,不知道回答什么。我悄悄地拽了拽浅沫,她立刻懂了。她牵强地说:“不麻烦了,还是我扶着她去吧!”

多么善良的人,心中都会有一丝邪念,当你触碰了她最在乎的东西,这是邪念便会破茧而出。她用自己的好,在暗处不动声色地抢掠,直到魔性将她吞噬。

穿着黑礼服,手中拿着黑魔棒,头上长着两个角,尖尖的牙齿,这是要吃人的节奏啊!小恶魔站出来,邪恶地说:“杀了她,叶晨就是你的了,快动手啊!”

“对杀了她,叶晨就是我的了。”

有小恶魔的地方,怎么能少了天使呢?她穿着白色的晚礼服,还有那双光彩夺目的翅膀,拿着魔法棒翩翩降临。害羞的天使弱弱地说:“你疯了,悠颖可是你最好的闺密,她一直对你那么好,你怎么忍心做出伤害她的事?”

小恶魔被彻底惹怒了,他向善良的天使大喊道:“你懂什么?友谊是最脆弱的,你今天放过他,难道是等他明天来反击你吗?既然她是你最好的闺密,那为什么不能将叶晨让给你呢?别傻了,幸福是靠自己争取的,杀了她。”

弱弱的天使被堵的无话可说。但即使这样,她还是坚持,她不再软弱,变得十分强大。她以成功者的姿态站在那里,有条有理地说:“不,友谊不是最脆弱的,它是世间一种神圣、纯洁的代表。悠颖绝不会做出伤害浅沫的事,如果你做了什么事,伤害她。你们之间就再也不会有一段纯洁的友。”

小恶魔怒怒地吼道,还带有嘲笑的口吻,说:“真是愚蠢至极!难道没听说过笑里藏刀吗?等她完全取得你的信任时,她会偷偷拿出一把刀,露出邪恶的笑容,狠狠地捅向你。到时候血流成河,一个人孤独的躺在那里,悄无声息的死去。”

浅沫燃烧着熊熊怒火,双手抱头猛烈地摇晃着脑袋,不耐烦地大叫道:“够了,别吵了,我不会伤害她。”

他似乎没有要退让的意思,继续蹲着。“太远了,我背她去吧!”

浅沫心虚地说:“还是我扶着她去吧!免得让别人看到,否则明天你们就要上头条了。”

“还是听浅沫的吧,我觉得她说的挺对的。而且我们只见过几面而已,好像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熟吧。无论怎么样,还是要谢谢你和曾经的开导。”

说完这句话,我立刻后悔,也不知道刚才是哪根筋搭错了,说出这么伤人的话,但又不知该如何道歉。我低下了头,像被罚的小孩。

他苦笑着,小声地说:“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熟,那是有多熟啊!”

我本以为他听到这句话,就会站起来,也可能以后都不会理我了。他却一副心意已决的样子,傲气地说:“我不想再重复第二遍。”

浅沫听到这句话,完全都懂了,她明白已经无法挽回,便十分潇洒地说:“还是让叶晨背你吧!毕竟人家也是为你好,还是看病要紧。”

她说出这句话,不知做了多大的勇气,可能心中早已千疮百孔。她默默地呼唤着:“叶晨你什么时候才能看见我?什么时候才能和我好好的说说话?”

我双手抱在他的肩膀上,他慢慢地起身,温柔地说:“抱紧了,摔下去,我可不会负责任的。”

我害羞地说:“谁要你负责任了?”

浅沫笑嘻嘻地说:“我们家悠颖可是万人宠的小公主,多少帅哥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浅沫上下打量着他,故意挑逗,说:“你吗?不行不行,颜值不够高,身材不够好,腿也不够长,脑子吗?一看就知道。”浅沫单手扶在脑袋上,连声叹气,做出一副惋惜的神情。

这可让叶晨气炸了,还是第一次有人说他不帅,他咬牙切齿地说:“浅沫是吧!我记住你。今天出门没戴眼镜,本少爷一表人才,不知俘获了多少少女的芳心,怎么到你这就变成一文不值了呢?难道你不喜欢男生?”

我也跑出来调侃一番。“你把我们家浅沫当女的呀?哈哈”

“悠颖,你看我不好好收拾你。”

她把手放在我的腰上,我像被点中了笑穴,怎么也停不了。我赶紧服软,说:“不敢了,不敢了,浅沫你就放过我吧!”

“哼,看在你生病的份上,不跟你计较了!”

我们两个同时听到叶晨偷笑声,异口同声地说了句不许笑,他看着我们这两朵姐妹,无奈摇头笑了。

(出租车上)

我猜到了十之八九,但为了保证,便开口问了他。“你也是这个学校的吧?”

“bingo,答对了。”

浅沫还一脸吃惊地看着,脸上露出喜悦。“啊!你和我们是一所学校的!”

“嗯嗯。”

“你哪个系的呀?以前都没有见过你?”我的好奇心让我忍不住问了出来。

“我计算机系的,你们呢?”

这一次还没等我说话,浅沫提前回答了,这种热情还是第一次看见,她对她偶像都没有这样过。“我们设计系的,学珠宝设计。不都说你们计算机系的男生特别宅吗?也没见你那样啊?”

我就只在旁边静静呆着,不说话。

“那是大多数,我可是我们计算机系的一股清流。”

是啊!的确是一股清流,论自恋世界也独一无二。

“自恋~就你最帅,衰出了天际。”

“小朋友,请注意态度,说话不要带刺,ok?”

“小哥哥是要和我比英语吗?人家可是公认的英语小才女,你是要在关公面前耍大刀?”

“不和你一般见!”

“哼!”浅沫又凑上去,热情地说:“你看我们都这么熟了,留个联系方式呗!”也不知我这时怎么了?看着我眼前的这位好闺密,觉得有点恶心,不想理她。

“你们扫一下我的微信吧!”

也许是被冷落心里觉得不爽,不想好好说话,便怪声怪气地说:“你加吧,我不想加。我觉得我们似乎没有那么好,只不过是见了几面,以后还说不定呢。你们关系好你们加吧!”

“悠颖你怎么了?”

我还是很不爽地说:“我没事,浅沫你们加吧!”

叶晨有点生气了,看着我无奈地说:“你说这话什么意思?你有气冲我发,别伤害别人。我就算是养只猫,它也得对我笑笑吧!

浅沫见机夺过我的手机,安慰我说:“ 悠颖知道你今天伤心,这不还有我们陪着你。好了,你就别生气了,你就当报答救命恩人的吧。再说加个微信,你也没什么损失。”

我死死的盯着浅沫,每个细胞都在诉说:“你到底是谁的朋友?”

(医院)

推开门,一股刺鼻的消毒水味扑面而来,接着便是一阵阵急促的脚步声,可想而知眼前便是伟大的白衣天使忙着救人于水火之中。

我们来到骨科室,坐在一把椅子上,等待着医生的诊断结果。医生用他那高超的艺术很快地看了一下,便若无其事地说:“没事,我给你开些消炎药,多注意休息,最近不要剧烈运动。”

虽然刚才我们吵了一架,但叶晨还是很关切地问:“医生您好好看看,最好不要留下什么后遗症。”浅沫随声附和。

医生有点不耐烦地说:“你是医生,还是我是医生?到底听谁的?”

看到医生的生气,我赶紧将这未燃烧的火苗熄灭了。“我可没那么娇贵,不用替我担心了,我没事。”

叶晨假装很生气地说:“谁担心你了?别自作多情了,我是怕你以后讹上我。”

“切!”

这个小心眼的医生说:“这是药单,谁去抓药?”

我只好先下手为强,看着浅沫,不好意思地说:“浅沫只好麻烦你了。”

“好吧!”

我们坐在一排椅子上,我低着头,结结巴巴地说:“刚才出租车上,我态度有点不好,所以——对不起啊!”

叶晨偷笑着。“原谅你了。”

我惊讶地抬起了头,看着他,他对我来说就是个迷。“就这么简单?”

“嗯嗯,我可没有那么小心眼。”就这样,我们和好了,过程竟然如此简单,让我有点琢磨不透。

浅沫回来看到了,酸酸地吃着醋。“你们和好了?”

“嗯嗯。”

“真好~”

……我们各自回到了自己的家,悲喜交加。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