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欲擒故纵可好 > 正文
神秘电话
作者:拂衣女子  |  字数:2395  |  更新时间:2018-07-18 13:54:06 全文阅读

铃铃铃,一通电话打来,手机上显示着陌生号码四个字,会是谁呢?

一通电话打通了叶晨的手机,电话号码从何而来呢?“喂,你好,我是叶晨,你是?”

张临霸气侧漏,开门见山说:“昨天我们刚刚见过,我有事情要和你说,学校咖啡厅见。”

不留余地地挂断了电话,速度简直就是一阵风。他哪里来的自信,笃定叶晨一定会去,可偏偏他拥有预言家的智慧。

叶晨犹豫片刻后,立刻拿衣跑了出去,以最快的速度开车走了。

一路上,一个个恶魔嘶吼着,发出刺耳的声音。可无论它怎么嘶吼,那些汽车也纹丝不动!真可谓一事不顺,事事不顺。经过这番折磨,叶晨的耐烦性也磨的差不多了。

他颠覆了从前帅气温柔的形象,敲着方向盘,将半个头探了出去,粗鲁地喊道:“喂,前面的走不走啊!”

一位胖大叔怒吼,说:“喊什么喊,没看见堵车吗!”

叶晨刚才的气势一下子没了,被说的哑口无言,只好变成乖乖女了。叶晨艰难的到达了咖啡厅,停好车,着急地跑了过去。

“坐,先喝点水。”说着他将水递了过去。

叶晨拿起水杯,狼吞虎咽地喝了起来。一口两口三口一直到喝完为止。他停下来,疑惑地问:“昨天我们就见了一面,你是怎么得到我的联系方式的?”

张临笑了,调侃说:“叶大少在学校谁人不知谁人不晓,一个联系方式不难得到吧?我在学校也快四年了,如果连一个联系方式都搞不定,那岂不是在学校白上了四年?你太小看我了!”

叶晨尴尬一笑,又问:“你是怎么笃定我一定会来的?万一我不来呢?”

“直觉,你现在不是来了吗?”

叶晨一副看杀父仇人的眼神,凶恶地说:“你找我来不只是喝咖啡,这么简单吧!你到底有什么目的,打开天窗说亮话吧!”

“你不用对我有这么大的敌意,我不是来找你打架的。可以看出来你喜欢悠颖,所以冲着你这份喜欢,我希望你可以答应我一件事情!你放心,我绝不会强人所难。”

叶晨脸红了起来,眼神不断飘闪,违心地说:“我想你是误会了,我们只是朋友。”

张临坚定地说:“不,你看她的眼神和别人不一样。虽然你我只有一面之缘,但是我能感觉到你很关心她。”

叶晨被拆穿的体无完肤,丝毫没有还手之力,只好承认了。他十分坚定地说:“是,你猜的没错。你想让我答应你件事,你不先做一下自我介绍吗?不然我该怎么相信你?”

“我张临,悠颖男朋友。”他停顿了一会儿,伤心地说:“准确说是前男友,我想找你聊聊,关于悠颖的事。”

叶晨一副自信的样子,有条有理地说:“你刚才说直觉,我的直觉告诉我,你还喜欢她。也看得出,她也还喜欢你。那你为什么要和她分手?

这是张临不肯揭开的伤疤,不肯直面痛,可是他又不得不去面对。

“我和她之间的差距太大了,而你才是那个真正适合他的人。她和我不会有未来的,与其这样耽误她,还不如放手。我希望你可以答应我,在今后的日子好好保护她,爱她。”

“你呢?她真正需要的是你,只有你才会真正让她快乐。”

“前几个月,我无意向法国的一家公司投了份简历。结果在前几天他们发来了通知,要求最近去那里报道。正好想出去散散心,所以就同意了。并不是所有相爱的人都会在一起,分手也是一种爱,就让她恨我吧!我相信你是最适合她的人,祝你们幸福。”

叶晨什么都没说,不再劝阻,一口气答应了。“好,我答应你。”

等他说完这句话,张临的脸强行表示开心,笑比哭还要难看。

“对了,我还有一事不明白,如果你走了,那个女孩怎么办?”

张临开始不明白他在说什么,想了许久,想起了那天那个女孩。“你说戚晗啊?她是个好女孩,只是爱上了不该爱的人,是我对不起她,我不能再耽误她下去了。她会找到属于她的幸福的。”

“既然你已经想好,那我也就不劝你了,祝你会再找到自己爱的人。你放心,既然你不想让悠颖知道,那我会帮你保密的。”

两人交谈许久,等叶晨走后,张凌一个人望着天空,看着飞来飞去的燕儿,心中无限遐想。它们是多么的自由,多么希望自己也能像它们一样勇敢一点,去追求自己的心。

叶晨回到家中,一直忐忑不安,他在屋里左右徘徊。他自言自语道:“这件事我该瞒着她吗?如果张临走了,她可能会遗憾一辈子。”

叶晨拿起手机,打算拨打号码,可当他要拨打的那一刻,他又犹豫了。

“不行不行,我都答应张凌帮他保密,怎么能食言呢?可是以后悠颖知道了,她可能会恨我一辈子的。”

叶晨一直拿不定主意,时间嘀嗒嘀嗒的流逝,十分钟都过去了。他突然拿起手机,拨打了号码。

“喂,您好。请问你是?”

“是我,悠颖。”

他虽然没有说清姓名,但我一声就听出了他。“叶晨,你从哪里得到了我的电话号码?”

叶晨笑了,在同一天,竟然有一个人,和自己问一样的问题。“你可别忘了,我是学计算机的,加上有了你的微信,找到一个电话号码太容易了。”

“也是哦!嘻嘻。”我为自己的傻不由自主地笑了。“叶大少爷,今天怎么想起给我打电话了?”

叶晨幽默一把,说:“怎么没事就不能找你了!”

我无言以对,尴尬地说:“行行行。”

他又笑了起来,这次有点不怀好意,不好意思地说:“不过,是有点事。”

我得意地笑了起来,哈哈哈。“刚才不知道是谁说的,啪啪打脸吧!呵呵!”

突然,他变得好正经,认真地说:“假如有一天,你的朋友隐瞒了一个对你非常重要的事,以后你知道了,你会原谅他吗?”

我也突然变得好正经,故意逗他说:“不会,我可能会记恨他一辈子,谁让我小心眼呢?”

他沉默了,我躲在手机的另一旁偷偷笑,太容易被骗了。

“咳咳,看你认真的样子,不逗你了。我可能会原谅他,因为他是我的朋友,我选朋友的眼光不会错的。或许他有什么不得已的苦衷,在或许这是善意的谎言,他才选择了隐瞒。我不知道你发生了什么事,但我想要告诉你,对你的朋友宽容一点,结果或许才是你想看到的。”

刚刚认真起来,却又被他的搞笑打破了。“这心灵鸡汤灌的我,看来是不用吃饭,饱了。”

我也陪他搞笑起来,跟俩大傻子似的。“徒儿,还不赶紧拜见师父。”

“师父,请受徒儿一拜,改日是否赏光吃个饭?”

“既然徒弟都这么说了,师父怎么能不给面子呢!”

“那徒弟可都记住了。”

“好好好,服了你。”

就这样,我与他之间多了一份承诺,一份未完成的愿。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