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欲擒故纵可好

正文机场错挚爱

[更新时间] 2018-07-18 14:04:50 [字数] 4633

她忧伤地走了回去,远远的看到一个人,左右徘徊。她走了过去,脸色变得更加惨白,马不停蹄地要开门。他一把抓住了浅沫,浅沫却毫不犹豫地甩开了他。可他丝毫没有要放弃,再一次抓住了浅沫,这一下将她彻底惹怒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她转过来,看着他,狠狠地说:“你走!我不想看见你,你走!”-!^?!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张临有点无辜地说:“你听我解释,不是你想的那样。”-!^?!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浅沫咄咄逼人,不让分毫地说:“不是我想的那样?那是那样?就算你有什么苦衷,你也不应该这样对悠颖,她是无辜的。你不是我认识的张临,你走!”-!^?!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张临万不得已又抓住了她,脸上显出对不起的样子,难过地说:“这一次我有很重要的事情,必须听我说。”-!^?!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要看看你还能说出什么谎言?”浅沫开门,两人一起走了进去,坐在沙发上。浅沫摆出一副女主人的姿态,霸气侧漏,超女人地说:“现在给你机会,说吧!”-!^?!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要走了,今天来就是想请你将这封信在我走后交给悠颖,好好照顾她。这样啊,也算了却了我一桩心事。我也可以放心的走了。”张临割舍不下,吞吞吐吐地说。-!^?!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走?要去哪儿啊?”-!^?!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法国。”-!^?!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浅沫一脸无奈地说:“你骗得了别人,骗不了自己!你还是放不下悠颖,否则你也不会去法国,我说的对吧?”-!^?!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对,你说的没错。我想离开,应该是我当前最好的办法,我没有办法面对她。可我又不知道该去哪里,能去哪里?最终决定去法国,或许几年后会回来,或许永远不会回来。”-!^?!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浅沫一下子从沙发上跳起来,愤怒的大骂道:“你就是个逃兵,你把悠颖一个人留在这里算什么?她真是瞎了眼了,才会看上你这个人。你口口声声说有苦衷,我相信帮你瞒着她,觉得你一定会处理好。可你没有做到,竟然连同戚晗这个小狐狸一起伤害悠颖,我也真是瞎了眼才会相信你。”-!^?!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张临站了起来,双手慢慢将浅沫按到了沙发上,看着她无奈的摇摇头。-!^?!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先别激动,听给你解释。我和戚晗不是你想的那样,是,她那天行为是有点过激,我带她向你道歉,希望你可以原谅她。”-!^?!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浅沫一听到这话,整个人都炸了,激动地用手指着他,大吼道:“你还说你和她没什么,你这么护着她。该道歉的人是她,不是你;受伤的是悠颖,不是我;说不说原谅的也应该是悠颖,不是我。你找错人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张临静静地看着她,笑了起来。“还好悠颖身边还有你,否则她该怎么办?我对不起她们,伤害了悠颖,也伤害了戚晗。”-!^?!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浅沫怒气喷发了出来,也渐渐的冷静了下来,温和地说:“什么时候的事?”-!^?!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前几天的事,我也是才知道。”-!^?!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打算什么时候走?”-!^?!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明天上午11点的飞机。”-!^?!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浅沫惊讶地说:“这么急?法国公司没人那让你去这么早?不打算再待几天了吗?”-!^?!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张临不忍地说:“是啊,这么急,还没来得及好好看看,就要走了。没办法,公司总部下达了命令,必须这几天报道。这样也好,总好过在这个地方一直伤心,怀念过去,睹物思人吧!无论对我还是对别人,都好。”-!^?!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浅沫慢吞吞地说:“你不打算和悠颖告个别吗?难道就悄无声息地走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真的很想认认真真的和她道一次别,但是一看到她,就狠不下心来走掉。与其这样,不如让我默默的走掉,所以这件事情希望你可以帮我保密。”这句话他不是用嘴说的,他是用心诉说的。-!^?!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浅沫看着他不知该说什么,是同意还是不同意?她痛苦地呻吟道:“信,我一定会送到悠颖手上。我也尊重你的选择,但是我觉得至少应该让她知道,这是对你们爱情的尊重,而且我不希望你们会留下遗憾。”-!^?!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浅沫我从来没有求过你,但这件事算我求你了,不要告诉悠颖。”-!^?!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浅沫还是做不到,吞吞吐吐地说:“你们又是何必呢?自己折磨自己,为什么就不愿意把话说开了?你不怕悠颖会恨会怨你吗?”-!^?!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张临仰天长叹,故作开心地说:“恨?或许是最好的结果。这样也好,至少她可以忘记我,开始新的生活,不用一直活在痛苦中,也算是解脱了。如果以后你们有任何困难,随时可以联系我。”-!^?!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让我好好想想,该不该为你保密?”浅沫纠结地说。浅沫停了下来,没有继续去劝告,想着后果结局。瞒,悠颖可能会遗憾;不瞒,张凌的大好前程可能会葬送。瞒也不是不瞒也不是,一个天平,左右倾斜。-!^?!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无论怎么样,谢谢你!”了却了心中的一桩事,没了遗憾,默默地离开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张临走后,浅沫独自一人呆在房间里,房子里回响着闹钟滴滴答答的声音,机器运作的美妙音乐。站在窗边,看着来来往往的人群、高大的楼房、川流不息的汽车、蔚蓝的天空和朵朵洁白的“棉花糖”。如果这就是一场梦,一场悲惨的梦,至少还有现实。她不停地问自己,怎样做才是对的?她在房间里走来走去,从沙发走到电视,再从电视走向沙发,一直循环着。不知走了多久,闹钟也不知转了多少圈,却也从未觉得累。-!^?!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到底该不该告诉悠颖?”她一边走,一边默念着这句话。双手将头发抓乱,疯狂地摇着脑袋,大声地向窗外喊:“啊——烦死了,到底该怎么做呀?左右不是人呐,谁来救救我呀?”也不知浅沫当时哪根筋搭错,竟然毫不顾颜面地大喊。-!^?!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她的左邻右舍生气地大吼道:“还叫不叫人睡觉啊?小心我投诉你,告你扰民。”-!^?!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浅沫一秒破了气,害羞地说:“对不起对不起!”-!^?!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可她的邻居好像不太领情,什么都不说,将窗户砰一下关上了。浅沫只后尴尬地离开了窗户,走到了卧室。-!^?!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她躺在床上,辗转反侧,久久难以入眠。真的快崩溃了,只好从抽屉里拿出了安眠药,犹豫不决地打开了盖子,吃了下去。很快,她便睡着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透过窗户照进屋子,这个房间都被点成了金黄色,像舞会点着灯。窗外树上的小鸟开始歌唱,叽叽喳喳地吵个不停,比闹钟还管用。她瞬间被吵醒了,也或许根本就没有熟睡。阳光照在她憔悴的脸上,本是一张年轻红润的脸,可出来的却是一张黑眼圈极重的苍老脸。强烈的阳光逼得她不得不睁开了眼,她本能的用手挡在眼前,慢慢睁开了眼。她昏沉沉的起床了,依次进行洗漱着。-!^?!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她又想起那个令人费解的问题,此时此刻的她真想像老鼠一样,找个安静舒适的地洞,钻进去,过着与世隔绝的日子,无忧无虑。她还是一如既往,一会儿坐在沙发上,一会站起,不知重复了几百次。她坚定地拿出手机,将事情原委打成字又删掉,打出又删掉。-!^?!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她打开电视,看着自己偶像陈梓晞出演的偶像剧。当她看到,男主被自己的父母骗出了国,并断了与女主的联系,女主以为男主背叛了他。就这样两人错过了,几年后再次相遇,已成陌生人。而男主还深爱女主,可女主已经嫁为人妻,留下了永远的遗憾。浅沫一瞬间看哭了,她找到了自己的答案,跑了出去。-!^?!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她绕过一切障碍,来到了我家。她按着门铃,看了看手上的表,马上就要十点了。她也没了刚才的耐心,拿出钥匙打开了门,直冲卧室。看到我,毫不客气地拉了起来。-!^?!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很烦地说:“干嘛呢?我昨晚睡得很晚,就不能让我再睡会儿吗!”-!^?!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浅沫完全没有听,很急地说:“张临要去法国了,11点的飞机,马上就十点了。如果你再不起来,以你家到机场的距离,你肯定见不到张凌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立刻爬了起来,还以为自己耳朵出问题了,再次询问:“张临要去法国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是,他不让我告诉你,这是他留给你的信。”-!^?!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哪有时间看信,穿鞋站了起来,以最快的速度说:“我车昨天放父母家了,你开车了吗?”-!^?!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浅沫也没有再废话,将钥匙和信一起放到了我手中,我拿上他们跑了出去。素面朝天,也顾不得了。我开上车,立刻去了离我们家最远的机场。-!^?!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飞机场)-!^?!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小姐,这里不让停车,小姐~”来不及理会他了,推开他,硬闯了进去。-!^?!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沉重地推开了进入飞机场的玻璃门,迎面而来的只是一阵迷茫与无助,那密密麻麻的人群、喧闹的声音、一架架即将起飞的飞机,闯入我的眼睛和耳朵。一切都是那么突然,我的心真的很乱,很乱。因为没有人知道这么大的飞机场,这么多人中是否能找到?-!^?!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的心中充满了太多可能性,如果找到了,我和张临还有一线机会;如果没有找到他,那么我与他将永远错过。-!^?!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为了爱情放下了我所有的骄傲与尊贵,不顾一切地寻找着。我一边跑,一边大喊着:“张临你出来啊!别做缩头乌龟可以吗?有什么话我们可以说清楚啊,为什么非要一声不吭的就走了?张临——”-!^?!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周围的人纷纷向我投去异样的目光。离我最近的那个老人,他的眼神中带有一丝伤感、同情。好像在说:“这可怜的傻姑娘,真是惹人心疼,找一个人太难了,放弃吧!”-!^?!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在我右边坐着的那位女孩,看上去和我一样,都失恋了。她的眼神中充满了怜悯、无奈,又好像在说:“看上去她和我一样,都是失恋的女孩儿,我很佩服她 她比我有勇气多了。真希望我以后也能遇到一位让我义无反顾的人。”-!^?!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在我左边坐着位高冷的女汉子,眼中充满无尽的嘲笑,你那个善良的女孩截然相反。“真不嫌丢人,在大庭广众之下,大呼小叫。现在的女孩子可一点也不矜持,真不知道父母都是怎么教育的!”-!^?!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每个人都藏着自己的小九九,但谁也无法阻挡我寻找的脚步。-!^?!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并没有多在意别人的眼光,或许根本就没有时间去想。我一直喊着他的名字,从一楼到二楼,在人群中穿梭。突然我看到了一个身影,飞奔了过去,拉住了他的胳膊,我们面对面。原以为是“柳暗花明又一村”,没想到却是“一山放出一山拦”。-!^?!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对不起对不起,我看错人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没关系。”-!^?!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但这件小事彻底把我击垮了,我心中的最后一堵墙也坍塌了,整个人陷入崩溃之中。我脸上的笑意一点点被剥夺了去,伤心、绝望一点点占据我的心。我失去了斗志,我以为只要我努力去找,就一定可以找到。但我忘了装睡的人是永远叫不醒的,而张临就是那装睡的人。努力了,结果只是在原点转圈罢了,也许是命中注定吧!-!^?!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用尽我最后的力气,沙哑地喊了一次张凌临,默默地蹲了下去,双手抱住了双膝,一头扎了进去。我哭了出来,眼泪如同海水般川流不息。-!^?!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走了过来,将自己的西服上衣脱下,披在了我身上。我感到了一股温暖,哭着抬起了头,本打算说一声谢谢。可看到张临后,整个人都欣喜过度了,马上站了起来,紧紧地抱住了他。“你去哪了?我找了好久,我以为你走了,我再也看不到你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张临看着四周,害羞地说:“你先把我松开。”-!^?!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以为他又要走了,紧紧地抱住了他,摇着头说:“我不放开,你是不是要走?我不放!”-!^?!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快喘不过来气了,你先松开,我们好好说。”-!^?!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不信地问:“你没骗我?”-!^?!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张临马上投降,弱弱地说:“不骗你。”-!^?!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好,我相信你!”我信了他,松了手,眼睛哭的肿肿的,委屈地看着他。-!^?!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不敢直面我,低着头小声地说:“浅沫都告诉你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额额,不过那封信我还没有看。”-!^?!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等我走了再看吧!飞机快要起飞了,回去吧!”-!^?!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捂着自己的嘴,强忍着眼泪,不解得看着他,痛苦地问他:“为什么你还是要走?你明明是在乎我的,我不相信你和戚晗在一起了,你不爱她。”-!^?!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怎么还是不明白?我只是一个穷学生,而你是万人追捧的大小姐,我配不上你。”-!^?!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抓住他的胳膊,发出悲哀的声音,苦笑着说:“我从来没有在乎过这些,我只要你和我在一起就够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张临轻蔑地笑了一声,取笑着说:“可是我在乎,你听到了吗?我在乎!我觉得这次去法国对我来说是次机会,这次机会我不想放弃,如果放弃了这次的机会,很难在国内找到这样的工作。”-!^?!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不会的,不会的!你这么优秀,一定还能找到更好的工作。大不了我让我的父亲。”还没等我说完,他便阻止了我。他的拳头握紧,双眼闭合了一会,他的脸也拉了下来,一切尽在我眼中。我立刻意识到了错误,赶紧说:“对不起对不起,我忘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没等来他的原谅 便传来一阵声音。“各位乘客请注意,飞往法国的飞机即将启程,请各位乘客抓紧登机。”-!^?!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要走了,再见!”-!^?!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看到他心里觉得样子,我是知道我不可能把他劝回头了,那我祝福他。我心如刀割般说:“我尊重你的决定,但我一定会等你,等你回来娶我。”-!^?!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虽然知道他还爱着我,但我不想再听他伤害我一次,没听到他的回答,自己跑走了。在远处偷偷看着他停了一会儿,我笑了,至少证明他还是爱我。站在远处,偷偷看着他的飞机飞起,我也默默走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