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欲擒故纵可好 > 正文
酒鬼让我想起花生
作者:拂衣女子  |  字数:3281  |  更新时间:2018-07-18 14:19:29 全文阅读

飞机飞走了,心也空了,只剩一副躯体还留在这里。

我坐在椅子上,低着头,周围很安静,只听见眼泪嘀嗒嘀嗒地落下。我抱着自己,不断麻痹着内心,告诫自己不能哭不能哭。可眼泪就像顽皮的小孩儿,我越说,它落得越猛烈。

我怀疑地说:“你是泪吗?那为什么比海水还要猛?比刀子还要狠?为什么?”有那么一刻,我仿佛觉得自己失去了全世界,好想结束了自己,可我不能。

杀人不见血,是因为伤在了心里,看不见而已。

这儿,已经没有我留下去的理由了,我颓废地走了出去。低着头,不去留心周围的任何东西,一旦留心走进了心里,只会无尽的伤害。我好不容易将泪存在了眼中,保安却将它狠狠逼出。

他一脸杀气地走过来,愤怒地吼道:“小姐,你违章了,这里不能停车。”

我完全没有理他,绕过他径直走向车去。

他却不依不饶,追过来,生气地说:“喂,小姐你违章了。”

“别惹我!”

他采用了极端手法,一把抓住我的胳膊,说什么也不松开,像抓住一位很重要的犯人一样。“走,跟我去警察局。”

周围的人闻声而来,充斥着八卦的味道。而我已经什么都没有了,还在乎什么呢?我大声地吼他:“大叔至于吗?别再烦我!”

这一下把大叔直接惹怒了,死抓着不放,放出“军令状”,说:“今天你必须跟我去警察局。”

我使劲挣扎着,可效果总是不佳。我实在忍不住了,大骂一声。“滚!”眼泪随之流了出来,不止。

有几位不知道情况的大叔大妈,指着保安,交头接耳地说:“多大人了,还不放过小姑娘,这张老脸。唉!”

听到这句话,保安脸立刻涨红了起来,无奈只好放过了我。我开车逃走了。

但这件事,虽然逃过,但没有办法开心。泪还是不停,落在手上、方向盘上、地上。

我不能停,只能向前开,只有这样才不会胡思乱想。我要让大脑飞速旋,容不得一刻去想别的。

一通电话进来了,我犹豫,该不该接?一番心理斗争,最终还是接了。

“悠颖你在哪儿?”

我选择隐瞒。“浅沫别担心我了,我没事,我在家呢。”

浅沫急了,用大嗓门说:“别想骗我,我在你家呢,根本就没走。你在哪儿呢?怎么还有汽车鸣笛的声音?”

我抽噎着说:“我真的没事。”

“你骗得了别人,你骗得了我吗?如果我没猜错,他走了对不对?”

说到这里,我已经崩溃了,我将车停了下来。趴在方向盘上,使劲捂着自己的嘴,将声音最小化。呜呜呜~

她继续说着。“你到底在哪?我去找你。”

我再也忍不下去了,将电话瞬间挂断,趴在那里痛哭了起来。我好痛,真的好痛,只想把自己灌醉,什么都不记得。

“喂喂喂~悠颖,说话啊。”

我开车来到了我曾经最讨厌的地方,没有一丝犹豫地走了进去。时间真的能改变一切。

酒吧无比的喧闹,超大音量的歌曲、秘密麻麻的醉人、刺鼻的烟酒味、疯狂的舞者和勾肩搭背的男女。

我小心谨慎地来到吧台,点了一杯最烈的酒。我看着它,却不敢喝下去。我鼓足了勇气,连看也不看,一口吞的下去。

不愧是酒吧最烈的酒,一杯喝下去,头就晕晕的了。

“再来一杯。”

调酒师劝说:“这酒很烈,小姐还是不能喝了,鸡尾酒度数低,小姐,可以来一杯。”

我哪还听得懂他在说什么?指着他,大骂说:“喊谁小姐呢,瞧不起人啊。让你上就上,哪那么多废话。”

调酒师只好无奈地给我倒了。

我正要喝时,电话响了。不用猜都知道是谁,索性不看了,将电话翻了过去,不去听。拿起酒杯喝了下去,有意识地趴在桌子上,任由眼泪放肆流下。

“张临,如果早知今天,我宁可我们两个从未遇见,从未遇见。”我迷迷糊糊地趴到了桌子,半梦半醒。

我挂断电话后,浅沫急疯了。她打了我不下十回电话,可没有一回是通的。她实在没有办法了,只好挨个打给我的朋友,问他们我的下落。可他们每个人的回答都如出一辙 都是不知道。她使劲想,有没有漏掉哪一个?突然她想起来了。

“叶晨,你有没有见到悠颖。”

“没有,出什么事了吗?”他一脸茫然的说。

浅沫都快哭出来了,着急地说:“张凌走后,悠颖就不见了。”

叶晨小声地自言自语说:“她最终是知道了,唉!”“别担心了,我去找她,一定给你找回来。”说着,穿衣开车跑了出去。

“我先去学校看看。”

“好。”说完两人同时挂断了电话。

浅沫跑去了学校,抱有一丝希望。

而叶晨只能不断打电话,开往城市每个地方,张望着我的身影。无奈的叹息,对着手机大喊:“徐悠颖,你要是再不出来,我就砸了你家,你听到了吗?”他靠想象编织着,手机对面的我,隔空对话。

他狠狠地将手机摔在车座上,又无奈拿起,打着电话。

手机一直响,吵得我无法熟睡,调酒师也忍不住了。他看着我醉生梦死的样子,小心翼翼地说:“小姐,您的手机一直在响,您看一下吧!”

我将手一挥,不耐烦地说:“没事,不重要。”

他还是不死心,继续说:“小姐你还是接一下吧,你这样会打扰其他顾客的。”

“我手机吵啊?你们音乐吵呀?”

看着他无辜的小眼神,只好服从了。本打算把手机关机,可上面写着99+未接电话,又写着叶晨的名字,只好接了。

还没等我说话,他就一通乱骂。

“你怎么这么让人担心?你就不能为别人想一想吗?你知不知道我、我们很担心你,怎么这么吵?你现在在哪呢?”

我晕乎乎地说:“酒吧!”

他大声训斥道:“你一个女孩子跑什么酒吧?你不怕你出点意外呀?把地址给我,我去接你。”

我冷冷地说:“不用!”

他丝毫不留余地,坚决地说:“快点。”

我也只好乖乖的把地址给了他,并嘱咐他告诉浅沫,我没事。

他一边开车,一边打给了浅沫。“浅沫,悠颖没事了,别找了,回去吧!”

“她现在在哪儿?我马上过去。”

“我会好好照顾她的,你也累了,回去好好休息吧!放心,明天一定让你看到一个活蹦乱跳的悠颖。”

“好吧!”她不情愿地说,可她只有这一条路,不这样说,还能怎样说呢?

他很快来到了这里,极力的寻找我。他看到我后,硬要把我送回家。我推开他,醉呼呼地说:“干嘛?”

他一脸心疼地看着,劝说:“别再喝了,就算你喝的再醉,他也看不到了。跟我回去,我把你送回家。”

在他来之前,手机铃声把我吵得清醒,而我只想醉。 我点了一堆酒,什么样的都有,啤酒、白酒、红酒……

我随便拿起一杯酒,递给了叶晨。他没有喝,他一把将酒瓶夺下,狠狠放在了桌子上,又要拉着我走。我冷笑一声,重新拿起那杯酒,咕咚咕咚喝了半瓶。他很生气地夺了下来,摔在了地上,而我没有一丝惊吓。

我大笑了起来,笑着笑着哭了出来,这就是喜极生悲吧!我苦笑着说:“我现在是不是很可怜?我告诉你们,我不用你们任何人可怜。我一个人也会过的很好,单身万岁!”

叶晨心痛地坐了下来,拿起一杯酒,毫不犹豫地喝了下去。他温柔地说:“你要喝是吧?好,我陪你喝。你说喝到什么时候?我们就喝到什么时候。”

这就是爱情的力量!

看到这一幕,有一种说不上来的感觉,不好意思地说:“其实你不用这样,我一个人就可以了,回去吧!”

他为了让我心里安心,随便想了个理由说:“刚好最近有些烦心事,正想找人发泄一下,就今天吧。你可要请客呀!”

“那当然了,这么多酒,随便喝,我请客。”

我们两个人一杯一杯地喝着,我醉了,而他好像千杯不醉的样子。

我猛地抱住他,大哭了起来,醉醺醺地说:“叶晨,你说我到底哪里不好?为什么他要离开我?我做错了什么,你告诉我,你告诉我。”

他温柔地拍着我的肩膀,安慰道:“你已经做的很好了,别总对自己那么苛刻,那样会很累的。”

“累?多么希望自己可以累起来,这样就不用去胡思乱想了,我也不会这么伤心了。”

“你这不还有我们吗?我、浅沫。”

我抽噎着说:“如果有来生,我愿从未遇见过他,这样我就不会如此刻骨铭心。我会将他从我心中一点点抹去,不会再为他留下位置。伤过、痛过,也该忘记了。”

晕乎乎的我在他怀中睡着了,这钱也只能他付了。

他记忆力很好,仅去过我家一次,就把路线记下了。他就这样把我送回了家,放到了卧室,盖上被子。本打算离开,可我一晚上上吐下泻,他为了照顾我,只能留下来了。自己委屈地趴在床角,当做床。

他看着窗外的月亮,是如此的美丽。他抬头望着,不由得说:“其实在山上那次不是我第一次见你。我第一次遇见你,就是在学校,我和我的兄弟骑车游玩,我不经意转头看到了你。那时,你和浅沫笑得很开心,仿佛能把雪山的雪融化。我当时就在想这个女孩好特别呀,可当我再一次遇见你,每次都是在哭。”

他连叹了好几口气,侥幸地说:“还好遇见了你,一切都不迟。”

说了很多,困了,便躺下睡了。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