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欲擒故纵可好 > 正文
冤家路窄遇到爱
作者:拂衣女子  |  字数:6459  |  更新时间:2018-10-04 17:10:49 全文阅读

每天都好像昨天,从梦中晕乎乎地醒来,像病人那般虚弱,而昨天的记忆就好像隔了千万年,深深地封锁在大脑深处。

我每天早上醒来,昨天好像被尘封了,任我怎样唤醒,却只能记起某些片段。今日如同往常一样,莫名其妙的在家中醒来,只记得昨天喝酒一直在喝酒,后面的事情真的记不起一个字。

真是应了那句老话,借酒消愁愁更愁。

浅沫非常执着,在她心中埋下的种子,她一定要它开花,骄傲地站在所有人面前绽放。

她照常来到我家,我并没有多想,也不会多想,坐在一起吐槽。

“怎么今天这么早来啊?”

“家里能在吗?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妈,成天让我相亲。不像你可以自己一个人住,我妈偏不让。”

“的确,这是阿姨的性格。”

“你今天穿这么好看干嘛?”

听到这话,我是又爱又恨,忍不住调侃道:“你说我哪天穿的不好看?”

“悠颖,咱能不这么自恋吗?

“我!乐!意!”

浅沫一边笑一边叹气,莫名其妙的将手放在我的额头上,竟还摇起了头,装出一副一本正经的样子,自言自语道:“你也没发烧啊!”

我一下就将她的手从头上打掉,摆出一副小气包的样子,委屈地说:“你才发烧呢。我今天为了这一身打扮,可是破例起了个大早,整整收拾了两个小时。”

她又大笑了起来,捂着肚子不能控制地说:“看出来了,看出来了!脸上的黑眼圈,太逗了。”

我大吃一惊,马上开启了备战状态,拿起化妆包,照着镜子,使劲看着黑眼圈。

“真的有啊,这么深,不行不行。”

我又拿出一堆粉,遮来遮去,终于安心地坐了下来。追求完美的我,一定要百般确认才好。

“浅沫你快看看好了没有?其他地方呢?口红颜色怎么样?”

“特别好,你就放心吧。”

这时终于卸下肩上的所有担子,安心地瘫坐在沙发上,享受着阳光尽情的挥洒,好心情尽情地畅游。

“花了两个小时化妆,这不是你的风格啊,你一向不是靠气质吗?气质女神!”

“人靠衣装马靠鞍,也没什么不好。”两手左右一摆,一脸骄傲的小表情,带上辣人的小眼睛,电啊电啊电进你的心里。

“去哪儿?我陪你。”

“今天好不容易学生会招聘,马上就要毕业了,不能再游手好闲了,否则以后该怎么办啊?”

“你想好了?非要去参加不可?”

我蒙了,刚才还说要陪我,现在为什么要劝我不去呢?

“有什么事吗?为什么不能去?我觉得这是现在最有效的办法。”

“你常年不在学校,这几年光顾着谈恋爱了,学校的任何风吹草动你都不知道,你去了恐怕是越描越黑。”

“浅沫,我做什么了?你别吓我。”

“你没事,你堂堂系花巴不得你去呢,但学生会会长可是叶晨,你想好了。”

我简直都要气疯了!“的确,我去了就是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不是我就搞不明白了,他一个校草还不够啊!还要去当什么学生会会长。啊!”

我直接宣泄了起来,冲着屋子大喊了起来,声音撞到了泡沫墙,又被弹了回来。

对她来说又有理由可以见到自己爱的人,必须巧攻。

“不过我听说叶晨几乎不参加这种活动,学生会里很少看见他,我觉得可以去试试。毕竟这是次机会,我也蛮想去看看的。”

我被这么有力的条件,动心了。

“既然他基本不在,反正学生会这么多人,他也不一定会记住我们,走吧。”

她立刻露出了前所未有的笑容,拉起我就要走,完全暴露了自己。

(学生会)

凄凉,异常凄凉!

我们推门而进,未见一人,只看到大片的桌椅摆得整整齐齐,白绿相间。也不曾看到有坐过的痕迹,人烟稀疏,这偌大大的房子却显得格外冷。风透过窗户吹进的风,发出阵阵嘶吼,仿佛在呻吟,在呼唤。一片落叶贴着地面吹起,突然窗户敲打了起来。

我们继续走着,我的心被周遭的环境传染,七上八下,变得格外忐忑。我不自觉地挽住了她的胳膊,紧紧的贴住她,敏感地看着周围,手逐渐被汗侵湿。一步两步的脚印声,被放大,哒哒哒,我完全蒙住了。

“浅沫你确定我们来对地方了?”

“就是这个地方。”

“那人呢?我们是不是?”

“别自己吓自己,大白天呢,也许今天参加学生会的人比较少吧。”

我蹭一下看向身后,半信半疑地嗯了一声。

我们走了片刻,终于看到了两个人,心中顿畅通。我紧张的双手也终于可以放了下来,安心地走了过去。

他们依旧收拾着桌上的资料,完全没有抬头,只听见脚步声,他们便骄傲地说:“今天招聘结束了,明天再来吧!”

“这么早就结束了?可不可以通融一次?”

我也忍不住抱打不平道:“就是吗?你们就同用一次,我们今天真的起得很早。”

他们依旧不肯抬头,应付地说:“走吧,走吧,明天再来。”

我很生气,好不容易起个大早,精心打扮一番,想着最起码可以给他们一个好印象,然后我便轻松的进去了。没想到最后的结果是没赶上,还没开始就被判了死刑。

浅沫的爆脾气一下上了来,冲着他们一番教训道:“不就随手了两个资料吗?学生会这么不近人情,谁爱去谁去。”

他们一看职位就是很高,想必从来没有受过这么直白的教训,他们也直接燃了。他们将资料框框一放,抬起头,呆滞了。

他们从两个方向绕了过来,惊讶不已地瞪着我俩。

一位突然和我握手,死死的紧紧的,迫使我强行挣脱了他。他立刻反应了过来,才知多么不礼貌,立刻解释说:“你好,我叫周然,你长得好漂亮啊!”

“谢谢,我叫徐悠颖。”现在该惊讶的变成我了,我只能站在那里傻傻地笑,手脚无措,静静地盯着他。

“你这么想进学生会,放心,我一定会帮你的。”

真没想到会如此顺利,不应该都是先看资料,再考核一番吗?

“谢谢。”

此刻的我不想进了,我好想离开这个地方,感觉四周有太多眼睛,我想拔腿就跑,比刚才都要紧张。

他瞥了一眼浅沫旁边的男生,冷哼一声,又立刻含情脉脉地看着我,花式炫耀。

旁边的那位男生也不甘落后,非要和他比一比,而我们都成了餐桌上任人宰割的肉。

他也同样猛的抓住浅沫这手,与周然不同的是,他莫名其妙的上下晃动,两手甩了起来。浅沫同样一副惊讶脸,可被甩的没有力气再去挣扎了。

“你好,我是刘杰。”

“你能先放开我吗?”

傻傻的帅哥这时才意识到,赶紧放开了浅沫,尴尬地看着,脸上的表情也在透露着担心。

浅沫能立刻撤了回来,放了下去,用另一只手捂着,慢慢的活络着筋骨。

“刘杰,你好,我是宋浅沫,很高兴认识你。”

“你放心,我也会帮你的。”

浅沫尴尬的夹在两人之间,相对一笑,不说话,默默地看着他们。我们两个人眼神相遇了,同样的无奈,忍不住感叹一句,是非之地啊!

烽烟起,战争一触即发。两人谁也不肯退让,怒火燃烧,咬牙切齿地瞪着对方,呼吸逐渐加速。两人悄悄地将拳头紧握,只待一个时机,恨不得打起来。

“她更合适。”

“不,她更合适。”

“我一定要让她进。”

“不可能,非她不可。”

我们两个趁此时赶紧跑到了一起,彼此给予对方温暖,互相打着气。不敢说话,怕惊动他们,就用着彼此间的默契,用眼神传递。还要时不时的看着他们,生怕刀剑无影伤了四人。

我们在玩谍战片吗?如此心惊胆战,说不定哪一天就得了心脏病。

浅沫悄悄走上前,谨慎地劝道:“我们坐下来好好说?”

“对呀,其实我们两个想要一起去。”我怎可舍她一人孤军奋战。

他们两个超有默契,同时转向我们,完全不把我们当作小女生,不管不顾,怒吼道:“不行!”

他们再次转过头去,风烟弥漫,熊熊烈火燃烧,斗着,却谁都不出手。几秒之后他们又转过头,人格分裂了!

突然周然完全没有了刚才的怒火,笑着对我一脸的慈祥,完全是在宠溺他的小宝贝,温柔地说:“悠颖,相信我。”

我只敢苦笑,哪还敢说话。

刘杰听着我们的对话,轻声哼了一声,转头爱慕地看向浅沫,摆出大男子的风范,一身傲骨,爱慕地说:“浅沫,有我在。”

我们两个受害者,无辜人士有着同样的感受,两眼放空的看着对方,被吓到了,完全懵的状态。不动不说。

心中没有一丝害怕,只是觉得不可思议,世间竟有如此奇葩的物种。世界很大,我们应该多去走。

“你们在吵什么?”

稳健的步伐,清澈的嗓音,异性的魅力,领导者的风范,一点一滴体现在他的身上。他仿佛活在我的想象力,吸引着我不得不回头看去。想象着他豪迈的身躯、迷人的面孔、傲娇的风姿,可一看,我就想赶紧躲起来。

他大步的向我们走来,我拉着浅沫就想跑,嘴上不停地嘀咕道:“怎么哪都有他?”

我质疑着浅沫灵通的消息,无奈地问道:“你不是说叶晨一般不来吗?现在。”

一言难尽!

“谁知道他?”

我拉着浅沫转了过去,两个人十指相握,忐忑的祈祷着,又无奈的面对现实。

“别过来,千万别过来!”

一阵风一样的跑步声传入耳里,脚步声瞬间被盖住了,随后又是连声地喊叫,深情霸道强势。脚步声停了下来,接连扑倒的声音,一股强烈的八卦的味道瞬间传开,我们不得不回头看看。

吃瓜群众纷纷嗨了起来,聚精会神地盯着,嘴上不自觉的哇一声,比主人公都要兴奋,被迫将口水收回,却都意犹未尽。

疯狂的女粉丝大跑了起来,一把抱住了他,搂住他的脖子,脸上的欣喜满满溢了出来。整个动作整个五官都在诉说着她有多爱他,两只手像紧紧地锁在了一起,钥匙已经沉入大海。

叶晨急得后退,差点没站稳,使劲地将她的手从自己的脖子上扯开,可一切都是徒劳。丢了钥匙的锁,除非她自愿,否则没人能将它再次打开。

“消息果然没错,你真的在这儿。”

“别再闹了,你如果再这样,我们连朋友都没得做了。”

“我不!我不!”这位疯狂的女粉丝誓死也不肯撒开手,幸福地抱着。

他很反感,试图再次将她推开,可一切都是白搭,深呼吸平复着自己的心,无奈的劝告说:“魅儿,我们已经分手了,真的不合适。”

那个女孩哽咽一声,将痛苦自己吞向,继续装出一副坚强的模样,顽强的执着道:“没关系啊!不抱就不抱,让我挽着你总行吧。”

魅儿先声夺人,拿给他思考的时间,直接一把挽住了他,得意地冲着他那张没办法的脸笑笑。他们竟一起走了过来,我这吃瓜群众也该默默退下。

我再次转了过去,无奈地捂着脸,抱怨上苍说:“世界可真小,哪儿都能遇到。真是冤家路窄!刚遇到一个叶晨,她就蹦了出来,这是几辈子的孽缘啊!”

“你认识她?”

“岂止是认识,她就是害我上校园论坛的那个女生,叶晨的前女友。”

浅沫也一下蒙了,口不择言地说:“要不我们跑吧?”

“跑?我们能往哪儿跑啊?”

说这时那时快,他们匆匆走了过来,周然刘杰竟迫不及待地迎了上去,我们分分钟陷入窘境。

我一把拉住她的手,猛地将她转了过来,紧紧地握住了彼此的手,面对着洁白无瑕又冰冷的墙,忐忑的双手忐忑的心,抖啊抖。

他们很有礼貌的打招呼道:“魅儿姐。”随后不忘调侃叶晨一番,气氛也不如以往那么凝重。

“叶大会长,今日亲自莅临这里,真是让我们蓬荜生辉。”

“还不忘体贴地带来一大袋狗粮跟我们分享,这让我们情何以堪啊!”

“几天不见,敢开我玩笑了,胆子大了嘛。”

三人呵呵一笑,我们可笑不出来,哪有他们那么开心,只想哭,嚎啕大哭。

“你们刚才在吵什么?那么凶,什么是能让你们炒成那个样子?”

周然抢先一步,抱怨着自己的委屈,那是一个声泪俱下,令人震撼,应该颁发一个奥斯卡影帝给他。

“学生会就是剩一个空闲的职务了,我一定要让她进,叶晨你做主吧!”

刘杰听到这话马上站了出来,怼道:“凭什么?我也一定让她进,叶晨,你说你到底帮谁吧?”

“是什么样的绝世的美人,能让你们俩吵起来,我倒要好好瞧瞧!”

“是啊,我也特好奇。也让我好好看看,如果能进我的法眼,魅儿姐就替你们做主。”

“多谢魅儿姐。”

周然刘杰这两个没有脑的家伙,直接拽着叶晨和于魅儿跑了过来,不断地催促着,恨不得一秒过来。哒哒哒的脚步声,简直就是我们的催命曲。

“两位不用太害羞,我们没有恶意,能不能坐下来好好聊聊呢?”

浅沫看向我,眼神一挤,轻轻松松的将问题抛给我。我努力的打着气,强行咽了口气,举起手,摇啊摇啊摇啊摇。

叶晨搞不定,于魅儿怎么可能坐视不管呢?

“你们不是想进学生会吗?正好他是你们的会长,我是这里的副会长,我们只是想和你们简单聊一下。”

浅沫再次一脸懵的表情,五官都在诉说着她的不可思议,无奈地问道:“她怎么还是副会长?”

我也变得紧张兮兮,哆嗦着说:“就是啊。”

浅沫又丢给了我,无奈地叹着气,咳咳几声,练练嗓子。一声清脆的嗲嗲的声音立刻出来了,我使劲掐着嗓子,装模作样地说:“不了。”

叶晨简直神了,问道:“我们是不是认识?”

我和浅沫两个人大眼瞪小眼,嘴巴张的极大,毛孔都竖起来,连眼神都在诉说着不可思议。神色变得愈加紧张,我继续用着嗲嗲的声音,否决道:“不认识。”

因为爱使她变的敏感,于魅儿立刻察觉了异样,脾气变得更加凶,呼吸也不再如往常般顺畅,命令道:“转过来,我让你们转过来!”

我们犹豫一番,陷入窘境,面对强势的命令,无可奈何地转了过去。尴尬的站在那,僵硬地笑了起来,这个局面果如我们想象那般。

“你怎么在这儿?”

我们哪有心情回答叶晨的问题,呵呵的傻笑代替我们回答。

于魅儿并没有一开始就挑明我的身份,直接做了一个狠决定,悄无声息的公报私仇。

她毫无愧疚,脸都不红地指向了浅沫,一副冰脸,霸道地说:“就你了,那你可以走了。”

我生气的自己站在那,不服气地瞪着她,翻着白眼,默默地咬着牙齿,自我安慰道:“看到你,我也不想去学生会了。”

浅沫纯纯的直性子,眼里进不得沙子,看到这么不公平的一幕,站出来,大声的抬杠道:“凭什么?有你这样公报私仇吗?你凭什么这么对我家悠颖?”

“我让你进去,你就进去,哪那么多废话?”

这可让我看不过去了,说我可以,但是不可以说我闺蜜。你也只不过是区区副会长,有什么资格训斥我们。

“你再说一遍,别以为我们会怕你。”

“魅儿,够了,别在闹。”三个女人的战争,叶晨在夹缝中喘息,为了爱的人不曾畏惧。

浅沫也加入战斗。

“叶晨,你就这样管理自己的下属,你们学生会就锻炼人嚣张跋扈吗?”

于魅儿直接恼了,一边大声吸气,一边不服输地摇着头,嚣张地指着我们,野蛮地告诉道:“你们要是再敢说一个字,我让你们竖着进来横着出去。”

我们再想要怼去时,周然刘杰一把拉住了我们,制止了这场战争。

“放开!”火一下上到了头上,怒火燃烧,大声呵斥道。眼神也不肯闲着,直接瞪着他们,满满的杀气。

“周然,你把她放开。”叶晨爱的没有一丝隐藏,坦坦荡荡地说了出来,悄无声息的保护着,这令战火更加一发不可收拾。

他们大惊失色,匆忙地松开了我们,蜷缩着身子躲在旁边,小心翼翼地察看着。

刘杰好奇心在作祟,观察周围,忍不住问道:“魅儿姐,你们很熟?”

“我和她不熟,只有一面之缘,你们叶大会长可和她熟多了。”

几人一起望向他,等待着他最终的答案。这恐怕又是一个千古难题,不说前女友在,说我在。他尴尬地冲着所有人一笑,面带僵硬的笑意,吞吞吐吐地说:“她是我的女朋友。”

“大嫂!”刘杰反应极快,一秒之间喊了出来。

周然可没有心情去凑热闹了,脸立刻拉了下来,不可思议地看着我,发出质问。

面对这么柔弱的告白,我不舍得将它打破,可又不得不去打破它。我犹犹豫豫,转头看向了叶晨,此刻他也正在看着我,他的眼睛莫名其妙给了我答案。突然想通了,坚决地回了头,毫不犹豫地冲他点点头。

他强撑着的笑脸没有了,用浮夸的说辞掩盖了他真正的悲伤,向表演一般地说:“Oh, my God!我的女神这不是真的?”

两个人拥有过同一个刻骨铭心的感受,又怎么会不懂?浅沫也看向我,苦笑。眼睛里有了不明物体,我对她的信任从没有半分犹豫,就算此时此刻,我在想的也是她为我感动。

于魅儿一把拉住了我,举起了我的胳膊,苦笑不堪,扭曲着五官,狠狠地揭穿了我。

“徐悠颖,你可真是敬业,叶晨到底给了你多少钱?让你这么死心塌地的骗我们,好玩吗?他根本不爱你,也永远不会爱你。”

浅沫强行拉扯着她,试图将她推开,用激将法不断的刺激她,故意讽刺道:“他不爱你,是他的权利,你也没有权利,阻挡他去爱别人。”最后神补刀道:“怪不得他不爱你!”

这句话直直地刺痛了她的心,这是她藏起来不肯接受的现实,却被次次提起。她咬牙切齿地瞪着浅沫,不断闭眼调整着自己的情绪,猛地睁开,放下狠话说:“你!”

叶晨用巨大的力气一把将她的手拿开,推到了一旁,悄悄地退后,在我耳边轻声说了一个字——跑。他趁所有人不注意抓住了我,大步跨出,带我跑了起来。

我的反射弧超长,完全没有反应过来,一直在懵的状态,不知道应该做什么,就跟着他一直跑一直跑。

“周然刘杰,这里就交给你们了,好好照顾浅沫。”

叶晨抛下了所有人,唯独在人群中抓住了我的手,一步三回头,故意放慢了步伐,等我。他的微笑在阳光的照射下如同一缕暖阳,纵使你的心多么冰冷,仿佛也能将你融化。我的腿好像被施了魔法,不自觉的跟着他,停不下。

拂衣女子
作者的话

想问一声,是否有一个铁杆粉呢?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