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欲擒故纵可好

正文一天的心跳

[更新时间] 2018-10-20 20:05:08 [字数] 4968

假装生气的我和他在一辆车上,还是不肯让的我故意沉默,他只好一边开车,一边不停地说,不停地哄。@$!?-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好了,我又不是故意骗你的,再说我妈人又好,你也不亏呀。下次请你吃饭,作为补偿。”@$!?-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不知怎的,还是一脸不屑,靠在窗边,手支撑着脸,脸就这样靠在窗上,看着窗外的风景,笑容停留在上车前。假装完全不听,其实耳朵没有放弃一秒。@$!?-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回想一下,自己好像又亏了,又被骗去了一顿饭,还在傻傻地帮别人“数钱”。@$!?-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冷静冷静!冷静!心里不停地重复着这两个字,可太难了,对于我这个话唠来说,仿佛一刻不说话都是让人窒息的。@$!?-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不要,谁要吃你的饭。”@$!?-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很是幽默,甩了一句话,怼我说:“好好好,我吃你的饭总行了吧?”@$!?-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不要!你请!我要吃贵的。”@$!?-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好好好,必须是贵,法餐日餐,海鲜随便选。”@$!?-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都要!”@$!?-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算你能吃。”@$!?-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故意在这个时候自夸地说:“我怎么可以这么厉害!成功地讹到一顿饭。”@$!?-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一顿?你倒是给我说说,自从咱俩认识以来,我请过你吃饭多少次?”@$!?-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既然他都提起了,我就假装地数着手指头一个两个三个,突然画风一转,赖账地说:“没有!”我故意挑了挑眉,盯着他,终于露出了久违的笑容。@$!?-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真想打你。”@$!?-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打啊,你打啊!”@$!?-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徐悠颖,你真是让我怎么都下不了手。”本想着如此美妙的表白,但他也来了个反转,话锋一转自恋地说道:“怎么会有这么好的男人~”@$!?-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故意发出呕吐的声音,用手捂着嘴,作出浮夸的动作,眼睛偷偷地瞥着,望着。@$!?-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叶晨,怪不得我们这么合群,原来我们是一种人。”@$!?-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怎么能和徐大小姐相提并论呢?”@$!?-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叶少真是谦虚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互相自夸着,瞬间仿佛前一秒的尴尬痛苦都统统消失了,只留下无尽的大笑,声音仿佛传到了大江南北,回声在耳朵里久久不散。@$!?-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哈哈哈哈——”@$!?-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来到远处的家,映入眼帘的便是那个干净,洁白的四壁与天空映衬,看不到边际。打开车门,站住外面不进去,不停地向周围望,看着周围所有的风景,才发现原来房子与大自然如此的和谐,就像是大自然本身具有的,让人的心情顿时变得很好。微风徐徐吹过,吹过发梢吹过脸颊,秀发随风飘逸,一股清爽涌上心头。@$!?-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对的时间对的人,笑容在此时展现而来,真心应在此,相视一看便忍不住发笑。@$!?-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反正你都见过了,但还没有听过你评价我的房子呢?我的眼光不错吧!快说快说。”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很漂亮,很简单。”@$!?-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微微敏感的我笑容又落了下去,脸耷拉了起来,一脸不屑地对他说:“官方男!哼!”@$!?-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从门外走到了屋内,眼前好像又变了一个色系,陈设也大不相同,简约又不失整洁,心情也会变一变脸。@$!?-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一个人坐在沙发上,我跑去了厨房,礼貌地为客人拿着饮料,言语却又如逼问一般。内心突然的一阵自责,让我的手心悬挂在了半空,自己站在那里,不动,陷入一番深思。@$!?-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是不是很坏?……”@$!?-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些话仿佛一刻点醒了我,让我有一丝丝明白,所有的好不是任何人都要给你的。随意挥霍别人对你的好,或许最后会落得众叛亲离的下场。@$!?-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喝点什么?”@$!?-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水就可以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从冰箱里拿出两瓶水,关上冰箱,带着自己的改变,回到了客厅,一同坐到了沙发上。@$!?-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悠颖,前几次来你家都没有好好看过,现在仔细一看,确实很漂亮,全部都是你设计的吗?”@$!?-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对他的抱歉,仿佛越来越深,一次一次问自己是否自己的言语伤害到了他,看到他没有计较,心反而会更痛。@$!?-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放缓了语调,轻声对他说道:“对啊,我可是学设计的,这对我来说很容易。你以后要是结婚,我也可以帮你设计,免费的哦。”@$!?-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会的。”@$!?-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于魅儿不行!”@$!?-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为什么她不行?”@$!?-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因为我真的超级讨厌她,不是我说你眼光真的太差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叶晨两秒陷入了思考,悄悄地望了一眼,唯唯诺诺地解释说:“其实魅儿不是那个样子的,她只是变得疯狂了,她不应该因为这些就要受到你们所有人的唾骂。”@$!?-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是你一直想说的吧!那我是不是很坏?”我问出了很久就想问的问题,我与他的眼神对视了,持久。@$!?-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没有思考,看着我,没有一丝迟疑地回答说:“你很好!”@$!?-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相视看着,一股害羞扑面而来,心脏不停地跳啊跳,身体的荷尔蒙激素迸发出来,身体明确地感受到的温度在不断上升,慌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赶紧看向别处,避免和他眼神交流,尴尬地解释道:“切,谁信啊?你刚才替她解释的不挺好的吗?说不定现在在心里怎么骂我呢?”@$!?-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是啊,刚才的话我都不能信。”@$!?-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叶晨,你!”@$!?-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咋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刚才微微的愧疚感一点一点地消失,充满愤怒的我完全失去了理智,一边说还没等来得及将全部说出口,手掌已经落在了他的肩膀上。@$!?-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痛啊!”@$!?-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活该!你不是说我坏吗,那我就坏给你看一看。”@$!?-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叶晨偷偷地看向他处,仿佛在寻找是什么武器,等待着时机。突然他避过我的目光拿起沙发上的抱枕,立马站起,直接丢在了我的身上。@$!?-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说过我们是同类人,你是坏人,那我也是坏人。”@$!?-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被自己的话堵的没话说,紧紧握着怀中的抱枕,站起投出一气呵成。@$!?-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可他也不笨,机敏地看出了我的动作,在我向他投去的瞬间,他跑去了沙发的另一旁。故意做着鬼脸,竖起大魔王的手指放在脑袋上,激怒着我。@$!?-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不行了吧!”@$!?-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谁说的,我一定可以打到你的。”@$!?-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就这样掀起了一番追逐战,从客厅围绕着沙发转呀转呀,不知转了几十圈,终于放弃了在这里追逐。他跑到了厨房,却因不了解房间构造,跑到了死胡同。@$!?-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突然停止了,我没有多想,站在他的身后,两手叉着腰,气喘吁吁地指着他大笑一声,骄傲地说:“哈哈哈,没地方跑了吧!”@$!?-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拿着抱枕向他冲去,可在这时他又转过身来,就这样非但没能打,还撞到了他的身上,尴尬一再升温。@$!?-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与他之间的距离只剩那个抱枕,这件事仿佛是此时唯一可以庆祝的一件事。@$!?-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抬头望着他,他却低头看着这个傻女孩,我与他的脸都发生了微妙的变化,神情也仿佛不一样了。尴尬,还是得偿所愿?@$!?-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一下推开了他,看着橱窗,故意躲开他说:“你怎么总是一惊一乍的?”@$!?-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这个男孩子好像尴尬了,伸手摸着自己的脑袋,抓着自己的头发,不知所措。@$!?-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这个游戏机好像跟我的一样,对吧?”@$!?-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额额,应该是吧!”@$!?-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似乎没有那么在意,走进一步夺过我手中的抱枕,举起手,摸着我的脑袋,不由自主地笑了。温柔地说:“还要打呀。”@$!?-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为了不再酿下另一个战争,直接跳过,说着我自己想说的,嘟嘴生气道:“摸头会变傻的。”@$!?-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谁告诉你的?”@$!?-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妈妈。”@$!?-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好吧。”@$!?-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一点都不好奇吗?不想知道吗?”@$!?-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不想!”@$!?-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反正我也没打算跟你说,坏人~”@$!?-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看你打游戏也不是很熟练,还有不是说你们女孩子都不喜欢打游戏吗?你家为什么会有游戏机?”@$!?-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因为——一个人。”@$!?-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一个人?”@$!?-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故事很长你可要耐心听啊!我对他或许是一见钟情吧,那天起,我就为了他开始练这个,可终究是练不会。我也不想再练了,累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看它挺干净的,不像是荒废了很久。”@$!?-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几天前是我最后一次擦它,亲自将它搬到了这里,便没有再碰过,将它放在了这里。”@$!?-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还有很多人陪着,有些事会过去的。”@$!?-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玩一下! 我可是要赢你的。”@$!?-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好啊!再比比。”@$!?-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来,谁怕谁?”@$!?-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们两个直接坐在了地上,打开了游戏机,手拿遥控器,左右一转,怒看着。像是要比武的战士,可是没有刀,没有枪。@$!?-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向左向前,这个这个。”@$!?-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知道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快点加血啊,没血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别催别催我知道了,你还是先看看你自己吧!那么多怪兽围着你。”我催促道。@$!?-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就放100个心吧。”@$!?-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欧耶,我赢了,谁说我赢不了的?”@$!?-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我我,是小弟低估你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休息会儿?”@$!?-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沙发走起。”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Go go, go!”@$!?-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为了你的快乐,他一本正经地装着自己输,故意让你赢,让你赢的不动声色。@$!?-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与他瘫坐在沙发上,大口大口吸收着空气,发现一个小秘密,原来脑力运动会更累。@$!?-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好累,但很好玩,我以前怎么没有发现这么好玩?”发表着自己的感受,心情如同换了一个颜色,粉红色。@$!?-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哼!我不高兴,怎么会输给你呢?”就算离开了游戏机,叶晨还是继续维护着这个善良的谎言,为了它不露馅一个一个的补充着。@$!?-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补偿你,看电影好不好?”@$!?-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走!”@$!?-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一脸不懂,眼看着他站起,望向他,呆呆地问道:“去哪儿?”@$!?-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恐怕是他理解错了我的意思,毫无掩饰,一本正经地说:“不是要看电影吗?电影院啊。”@$!?-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想的美,我说在电视上看。”@$!?-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切!”@$!?-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满满的期待落空了,一脸不屑地看着我,无奈地又坐了下来,躺着,露出一张冰块脸。@$!?-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开电视视啊!”@$!?-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内心正在骂他,竟然敢命令我,胆子挺肥的吗?但还是乖乖地打开了电视,找着电影。@$!?-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鬼片、喜剧片、爱情片,你看哪一个?”@$!?-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鬼片。”@$!?-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也是这么想的,太棒了!就它吧,新上映的,保证你没有看过。”@$!?-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啊——!”@$!?-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们两个都抱着抱枕,不敢看,偷偷地捂着眼睛。可是好奇有勾引着我们,我们又偷偷地露出一条缝隙看着。平静平静,突然天上飘下了穿着红色的厉鬼,她的冤魂来讨债,满脸的凶恶,手上长长的指甲全都是血,飘呀飘呀。我被吓到了,手拿抱枕躲进了叶辰的怀里,不顾一切地尖叫着,清晰的感觉到他怔了一下。@$!?-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偷偷地拽着他的衣角,不敢睁眼,甚至不敢听,不断催促地问道:“走了没有?走了没有?”@$!?-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走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悄悄地自我安慰,慢慢地坐了起来,一点一点的将眼睛睁开,我要看到电视屏幕上没有出现,才安心了下来。@$!?-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吓死我了,我本来不害怕的,让你搞得我现在特别害怕。”@$!?-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是女孩子嘛,谁让她太害怕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继续看着,神经一直绷紧,脚使劲地扒着地,手使劲掐着抱枕,呼吸变得急促,喘喘。@$!?-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突然放在手旁的手机响了,直接将我们吓住了,全部尖叫了起来,抱在了一起,不敢睁眼,只顾着叫。自我麻醉,只有大声的叫喊才能让心里不害怕。@$!?-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啊!”我们异口同声地叫道。@$!?-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大约长达半分钟的尖叫,才缓缓的反应过来,发现原来是自己的手机铃声,才安心下来,不由自主地叹了口气,拿起手机看。@$!?-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吓死我了。”叶晨也忍不住抱怨一声。@$!?-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拿起手机看到了那个名字,不知该是欣喜还是忧伤,但我确定心中的欣喜却大于忧伤。@$!?-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嘘,先别说话,快把电视暂停掉。”@$!?-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法国的清晨,是阳光与灯光的结合,绚烂多彩,心中爱情的萌芽也随之发生。@$!?-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三人正在吃着早餐,速度都非常的快,想必是要赶着上班,毕竟工作是生活必不可少的。@$!?-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时张临自己一个人离开了餐桌,拿起手机,走进了卧室,坐在床上。他将手机放在腿上,低着头不说话,又拿起手机看了看,却没有打开。@$!?-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纠结,拿起又放下,打开又关闭,好长一番的心理斗争,才鼓起勇气打起了曾经通话时长最多的那个电话。@$!?-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喂,悠颖,好久不见。”@$!?-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是啊好久不见。”@$!?-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最近还好吗?”@$!?-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很好,你呢?”@$!?-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也很好,认识了许多新的朋友,他们别人都很好。”@$!?-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那就好。”@$!?-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现在没有打扰到你休息吧?”@$!?-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当然没有,你知道的,我下午从来不睡觉。那你现在在干嘛?”@$!?-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叶晨从主角转变成了电灯泡,一个人坐在沙发另一边,偷偷吃着醋,自己一个人看着没有声音的鬼片,单调无趣极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快要去上班了,不过现在可以小聊一会。”@$!?-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好。”@$!?-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是叶晨挪到了这边,轻轻地用手指触碰着她,用不出声的口说道:“这还有个人呢?你注意点!”@$!?-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说完毫不理会她,又去看无声的电影,耳朵却比何时都要机敏,偷偷地听着他们说的悄悄话。@$!?-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去!”@$!?-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旁边还有别人吗?”@$!?-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没——没有。”@$!?-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或许本可以瞒天过海的事情,可由于他,完全变得不可能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叶晨听到这里,一把夺过了手机,尽管我已经很快速地去将手机夺回,可他的那句话已经说了出口。@$!?-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好,我是叶晨。”@$!?-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不要——!”@$!?-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尽管怎样呐喊,他说出的话,再也收不回了,场面尴尬了。我们三个人都不说话了,我无奈地将手放在自己的眼睛和头间,不断地叹着气,心中不断重复着刚才的那句话。@$!?-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叶晨则没有那么多心伤,将手机完全全地还给了我,安分得又坐到了一旁看着电影。欣喜挂在了脸上,头一转向我哭笑一番,嘲笑、吃醋的意思不想戳破。@$!?-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张临只留一个人在屋里黯然神伤,不再说话。@$!?-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现在才想起了解决方法,拿着手机赶紧向对方解释道:“不是,还有别人呢,你千万别误会。对了,还有浅沫,她正在厨房,可惜不能跟你说话,你听。”@$!?-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赶紧拿起桌上的水果刀,切着水果,将手机靠近,做出切水果的声音,让他听着。@$!?-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听,她正在给我们切水果呢,你不是还要上班吗,别迟到了,快去吧!”@$!?-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那——我挂了,再见!”@$!?-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自己做的决定又不想坚持了,我不想和他说再见,因为世界上哪有那么多再见,一面永别便是面面诀别。@$!?-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只能不舍的说一声再见,就这样再见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再见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赶紧跑去找叶晨算账,直接站起来,走到他面前,挡在电视前面,训斥道:“干什么?你知道你犯了多大的错吗?你知道你破坏了我多大的事吗?”@$!?-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错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说怎么补偿我?这么大的损失,那可是我男神。”@$!?-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多请你吃一次饭。”@$!?-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还真把我当吃货了,一顿饭,我就这么好糊弄吗?我男神是无价的,两顿饭!”@$!?-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哈哈哈,三顿。”@$!?-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成交!”@$!?-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