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欲擒故纵可好 > 正文
明争暗抢,你是我的
作者:拂衣女子  |  字数:4307  |  更新时间:2019-08-24 19:56:04 全文阅读

“小愈啊,在小颖家住的还习惯吗?”

“伯母,我住得很习惯。”很客气的回答道。

两人坐在沙发上,倒是像极了母子,彼此看着对方,我倒成了一边的人。

“小愈,快吃水果,有什么需要的就跟阿姨说。我这个女儿啊,天生就特别的调皮,搞得家里鸡飞狗跳的,多担待着点儿。她要是敢欺负你,阿姨,帮你教训她。”

我像失落宠那般乖巧的坐在一边,无聊的张望着四处,可还是躺着要中枪。

我僵硬的脸上撑起了笑容,转向这位叶女士,很是不爽道:“妈有你这样说,你自己女儿的吗。”

“阿姨,小颖很好,我在她家住的很舒服。刚回国就麻烦您,打扰了。”

“说什么呢,我和你母亲是多年的好友,照顾你是应该的。千万别跟阿姨客气,想住多久就住多久。”

“谢谢阿姨。”

“妈,你说完了吗?说完了,我就带秦愈出去了。我们就不在家里吃饭了。”

等着有些不耐烦,打叉道。

妈妈本来打算反驳,却不知为何,脸上现出了匪夷所思的表情。脸上立刻扬起了微笑,同意并且催促道:“也好,小愈刚回来,让小颖多带你去转转。”

“那我们就走了。”

“小颖,妈妈有一件东西给你了,落在厨房了。”

(厨房)

“小颖啊,妈妈给你说,你也老大不小了,你说秦愈现在这么优秀,你不打算考虑考虑?”

“妈,我和秦愈只是朋友。”

“反正我不管,秦愈这个准女婿我是认定了,你必须给我拿下。快上楼换件衣服,你看你穿的是什么,跟个熊猫似的。”

叹气。

“这可是我昨天比赛赢了衣服,多可爱呀。”

“你呀,你呀,怎么一点没有遗传妈妈的成熟稳重。”

“好好好,我亲爱的妈妈,我先走了。”

一个不经意,一个转身,立刻跑出了厨房。四肢好像得到了解放,变得更加欢快,我的脸上显出了莫名的得意。

“秦愈,等我一下,我去找几个硬币,我们就走。”

“硬币?要带我去哪儿呀?”

“秘密,不能说说了,就不是秘密了。”

我班门弄斧一番,引起了他的好奇心,拍拍屁股就跑上了楼,翻箱倒柜的,找着记忆中的硬币。

他还是不死心,在最关键的逃跑时刻,他硬生生的拉着我的手,脸上现出霸道,眼眸死死盯着我问道:“到底去哪儿?!”

缕缕春风吹过都会感到空气的凝固,如一滩死水,让人厌恶;如丝丝柳絮,让人心乱。

他突然大笑起来,无奈地撑着我的肩膀,俯下了身子。紧张的氛围突然分崩瓦解,特别不正经得翻开往事。

“我怕我们会迷路。小时候你每次都丢三落四的,当同桌的时候,每次我的书都会出现在你的书包里,你的东西每次都会在我的书桌里。每天晚上为了给你送作业,我可是不辞万里。”

他这样一说,我那些尘封的儿时记忆通通被打开。我嫌弃地看着他,回想起往事,将他在我肩膀上的手推了开,向后退一步,冷丁丁地瞪着他。

“什么呀,明明是你每次都找理由到我家蹭饭。”

“有吗?只有那几次天太晚了而已。”

“几次啊!”

他好像有点想起来了,尴尬的笑了起来,竟向我撒娇卖萌嘟起嘴,晃着胳膊求饶说:“好像是有很多次啊!”

他突然变得很正经,拍着自己的胸膛,头微微抬起,郑重的保证道:“有我在,我会保护你的,不会把你弄丢的。”

调侃。

嫌弃加上嫌弃,我转身将白眼丢给他。

他向前走一步,手搭在了我的肩上,笑嘻嘻的看着我,故意做出一副不可责怪的表情,挤眉弄眼。

我向外推他一下,微微调节情绪,压抑一下怒火,念间在脸上撑起一抹笑容,苦笑地看着他。

“都多大了,还像小时候呀。”

他真的在熟人面前完全不要面子的,像脱缰的野马,狂奔狂跳。不听劝,在我面前摇头晃脑,炫耀着自己。

一阵黑暗,他充满笑容的脸,阴了下来,嘴撇到了一边,眉毛低垂了下来,低着头很委屈,试探的问道:“我回来是不是招你烦了?”

一阵心酸,如暴雨般顷刻来袭,让人措不及防。

“没有,很高兴。你,你还是搭在我的肩膀上吧。”

说完我立刻将它慢慢滑落的手重新拽了上来,搭在了肩膀上。

“当然,我本来就没有打算松开啊!”

悔恨不已,他果然还是当年那个“意气风发”的少年。

“当当当当,你刚回来,在这里许个愿,肯定会梦想成真的。一次不准没有关系,我可是有很多硬币的,你随便投吧!”

我拉他来到了我们学校最著名的许愿池,每届考生来到学校的第一天都会到这里,许个愿。有的祈求千万不要遇到一个魔鬼老师,有的祈求可以遇到一个温柔帅气的学长,也有的祈求千万不要挂科。

学校可谓是眼线众多,天罗地网,纵使你有天大的本事,也只能是就地投降。

“叶晨,我好像在学校看到悠颖和一个男的在一起,关系好像挺亲密的。那个男的胳膊搭在悠颖肩上。”刘杰周然道。

叶晨迷迷糊糊的,从床上一跃而起,不知所措的拿着手机。打开衣橱,翻着里面的衣服,神情有些不对劲,眼里充满了嫉妒,咬牙切齿地盯着镜子里面的自己。

自言自语的小声嘀咕道:“关系亲密,还搭着肩,太过分了。”

“那男的是不是长得特别丑?长得不高,还特黑,长得很胖,反正哪里看着都不顺眼?”

耳朵与肩夹着手机,愤怒地问着,手不停翻看着衣服,像喝了一缸醋似的,满屋子的酸味。

“那个男生没有那么丑吧,看着长得挺高的,挺白的,也挺瘦的。”

两人并没有读懂叶晨的意思,只是按照事实远远的看着,随意的描绘说。

我这暴脾气,一下就炸了!

“他们现在在学校哪,我马上过去。”

“就开学学生们常来的那个许愿池,你最好快一点。”

……

我一下递给了他五个硬币,看了一下许愿池,拍拍自己的胸脯,笃定说:“随便投,肯定会投中的。”

“希望我这次回国都值得,希望她可以幸福。”

他投进后,以极快的速度许了愿,我震惊地看着他,怀疑地问着:“许好了?”

“好了。”

“你许的什么愿啊,不会就是发财变帅之类的,这么简单吧!”

他猛地一下用手掌贴在额头上向后轻轻一推,无可奈何的指着我,轻叹道:“这年头像我这么帅气,又多金的男人,已经不常见了。许这个愿望不是浪费吗?”

“那你许了什么不平凡的愿望呀?”

“这个嘛,现在不能说,要保密,说了就不灵了。”

看着他满目的自信,眼神里充满了得意,忍不住吐槽道:“你还信这个,说出来怎么就不灵了?”

长江后浪推前浪,姜还是老的辣!

“那你还信许愿这件事儿,你比我离谱多了。”

被怼到无路可退,无话可说,怎么也想不出一句回怼的话。皱着眉头,咧着嘴,闷头想着。

一掌落在他的侧肩上。

“让一下女生会死呀!从小到大,每次都怼的我无话可说,你说我妈为什么偏偏这么喜欢你?”

他不正经道:“因为我帅气,有多金呀。追我的女孩,那可是从这个地方到那里。”

他向着背后的那条路指了很远。

他的满目自信还有自带的幽默和气人的气质,像极了他。

心突然扑通扑通的跳着,做着深呼吸,心里乱糟糟的。

心想:“疯了疯了,为什么在脑里竟然是他?我一定是疯了,我怎么会想起他呀。”

对自己的脑回路充满了震惊,正在回想的时候,你心里所想的人跳到了你的面前,眼神交汇的那一刻有惊喜,有惊吓。

他直接蹦到了面前,全身充满了兴奋,很张扬地说:“悠颖。”

我睁大了双眼,盯着他,打量着他的全身,痴迷的直接上手揪住他脸上的肉,左右望了望,疑惑如春风般扑面而来,吹得人思绪更乱。

“我不会真的傻了吧?是真的吗?”自言自语的小声嘀咕了一声。

“小颖?”

叶晨挣扎着将我的手从他的脸上拽了下来,摁到了身旁,眉头慢慢皱到了一块,不解地问:“悠颖,你,没事吧!”

从梦中突然惊醒,愣了一下摇着头,却又猛地点点头,动作连贯就在一秒间。

反应道:“吓死我了,我以为你是假的。”

“什么假的呀?”

“没事,你怎么在这?”

“我在散步,巧呀,就碰见你,和他了。”

“嗯,他刚回来,我带他来许个愿,取个好彩头。”

不知为何,就不经意的就解释了这一切?

秦愈站在一旁尴尬地等着,鞋和地面摩擦着,低着头,踢着脚底的石头。

“还有硬币吗?我也想许个愿。”

我随手将手上的三个硬币给了他。

秦愈道:“小颖,我们走吧,是下一个地方。”

叶晨也很务实,看着秦愈不太高兴,有些烦的脸上,轻哼了一声。 都是一些敏感的人,见到自己的情敌,又怎能不行动,又怎能不把懒惰的腿迈开。

“三个硬币,我就先收下了。两个人多无聊啊,三个人才有意思,我陪你们一起去吧!”

叶晨根本没有打算给他们拒绝自己的机会,直接一步走上前,与他们并肩而驱。

“悠颖,这三个硬币就当我先欠着你,以后我会还你三个愿望,只要不出卖我的人格,什么都可以。”

上去扎心的一刀。

“愿望我收下了,人格算了吧。”

“我的人格可比这三个愿望值钱多了。”

“小颖呀,我带你去的这个地方可是我们小时候常去的,我找了好久才找到了他家。”

“秦愈,辛苦你找这么久了。”

叶晨福眼里充满了愤怒与痛恨,拽着我的衣袖,想他那边拽拽,针锋相对,火药味十足。

“你为什么对他的语气这么温柔?”

“我对谁都很温柔啊!”轻轻地自嘲,胡说八道一通,故意而为之。

“你明明对我很有敌意,偏偏对他那么温柔。”

秦愈听出其中话语,看出其中意,同样的方法,拽着离他近的一旁的衣袖,向他那边轻轻拽了拽,打岔道:“小颖,赶紧走吧。”

……“你领我来到这条路,我们小时候没有来过吧?”

他所说的熟悉在我的脑海中根本没有印象,一步两步,我们走的每一步都没有一点回忆,是两边的商店关了门,换了人吗?我看不出。

叶晨像是抓住了机会,不怀好意的一笑,张扬着,故意讽刺说:“秦愈不会忘了吧?找错了地方。”

秦愈撇了一下嘴,瞧上了一眼,根本不被他的讽刺打乱脚步,满目自信地说:“到了就知道了。”

乾坤未定,世事难料。

“到了,我打听了好久,终于找到了这家年糕店。还记得以前我每次惹你生气,只要买一块年糕,你就会原谅我。”

在他走后的几年,我找过这家年糕店,可一直没有找到。有人说是他们家不干了,也有人说是去了别的地方。

见到熟悉的老板和记忆中熟悉的味道,感动如三月的春风暖暖的。不自觉的看向他高大的背影,脸上流露出一抹笑容。

“我当然记得,你小时候常常欺负我,我可是一个很记仇的人。秦愈在你走后,我找了这家店好久,你是怎么找到的?”

秦愈两手交叉摆在身前,仰起了头。

“山人自由妙计。”

叶晨在一旁酸酸地说:“不就是年糕吗?我小时候也常吃。”

(年糕店)

“老板,你还记得我吗?我上次可是找了你很久。”

他满怀期待地看着,希望可以记住他这个特殊的客人。

“不好意思啊,我每天客人太多了,记不清了。”

感受着尴尬的空气,我轻轻拍着他的胳膊,道:“没事,老版的年糕这么好吃,客人一定很多。”

叶晨仇视地看着,看到他略微落魄的样子,倒是笑了起来,用极小的声音嘀咕:“让你得意,看人家老板都不认识你。”

“叶晨。”我好像在耳边听到了几个字,便猜测出了十之八九,我立刻转头瞪着他,咬着字,轻轻提醒。

他很识趣,立刻摆出一副娇小的姿态,妥协说:“好,不说了。”

“老板,我们要五份年糕。”

“秦愈,要这么多干嘛?吃不完的。”

“三份我们现在吃,剩下的两份,我们可以带回家吃。”

叶晨酸酸地瞪着,轻轻的哼了一声,眼里充满了蔑视,眼神转向他处,咬牙切齿,微闭着眼睛压抑着怒火。

“竟然当着我的面,太可恶了!还我们,人家悠颖还没答应你呢。她是我的。”

她是我的,谁都抢不走。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