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定情信物
作者:晓闲月  |  字数:3195  |  更新时间:2018-07-11 14:14:01 全文阅读

好一番折腾,叶元裴带着庄思颜才进入府内。

  结果连一口水都没来得及喝,府里的管家就来通知他,有人在侧院等他,让他尽快去一趟。

  并且拿了一个信物给他。

  叶元裴一看到那个信物,眼睛就发直。

  玛德,真是一刻也不放松,竟然还追到府里来了?

  这边庄思颜刚从外面进来,一眼看到他手里的玉佩,晶莹剔透,成色上好,而且上面磨的很光亮,明显是随时带着的东西。

  劈手就抢了过来:“哇,这个好,男神,这是不是你给我准备的定情的信物啊?这个玉佩要比钻石和黄金好多了,那我就不客气了哦。”

  叶元裴:“……”。

  那是皇上的东西啊,傻子,你不是他的妃子吗?怎么连他的随身之物都没见过?

  反过来一想,算了算了,反正他们才是一家人!

  叶元裴也不敢在此停留,带着庄思颜一块去见凌天成。

  心里暗搓搓的想,最好是他自己见到人后,思念过重,难以割舍,赶紧把这个惹事精给接回去,那叶元裴就阿弥陀佛了。

  大将军府在京都城各大豪宅里,算不上是最豪华的,但是却也有它的特色。

  正门进入,有正院,院内有正殿,偏殿,是大将军平时议事和招待客人之所。

  后殿跟常规的一样,也是休息之用,当然后殿里的房屋很多,按常理,叶大将军也会娶个三妻四妾之类。

  但是叶元裴来到这里后,一心沉迷功名和金钱,根本不想谈什么恋爱,更不想接触陌生的女人,所以这里除了他的睡房,别的地方都是空着的。

  还有后院,与别的人家不同,他的后院是一个很大的练武场,平时得力的兵将没事了,都会在这里切磋一二。

  而凌天成进的那个偏院,基本是后来特制的,就是为了接待他一个人。

  因为原主跟凌天成并不和,叶元裴来了之后,才慢慢把他们的关系给捋顺了。

  除了在朝堂上得到其重用,两人私交也还说得过去,当然也是表面了,像皇帝这样的人,哪有跟人私交过密之说?这点叶元裴还是很有自知这明的。

  不过既是这样,凌天成也不想让这个关系公诸于世,所以每次来将军府都是悄无声息躲着众人的。

  叶元裴当然识趣,干脆就建了一处这样的别院,门只为他开,去府内找他也容易。

  此时凌天成面窗而立,静静看着院子里冬枯的树枝,余光却不时扫一眼从正院通进来的小路。

  那里有一个圆型门,门上雕着菱花,带着典雅的古风韵。

  偏院门闷响一声后,从对面推开,进来两个人。

  男人的身姿挺拔,玉树临风,身上的铠甲还没来得及缷下,在阳光下灼灼生辉。

  女的娇小机灵,一蹦三跳,虽然穿着男装,却难掩其绝色姿容。

  而且她的脸上始终带着笑意,手里拿着一样东西,一边看一边笑,时不时还扭头跟叶元裴说些什么。

  凌天成对身边的小太监低语两句,那太监立刻跑了出去。

  在叶元裴还没进屋之前,太监拦住了他,并且也在他耳边低语几句。

  叶元裴一脸迷惑,但还是尽量保持冷静,跟着太监往内堂而去。

  凌天成已经坐进一把椅子里,看到他进来,只是眼神动了动,没有起身,也没有说话。

  叶元裴提前得了太监的指示,也不能过去跪着行礼,当然更不敢唐突的过去叫他哥们儿,一时间也找不到话说。

  反而是庄思颜,乍一抬头,看到凌轩竟然在这儿,“嗖”一声就窜了过去,抓住他问:“凌轩,怎么会是你?我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

  凌天成:“……”

  叶元裴:“……”

  庄思颜:“那天的事真是太奇怪了,我刚进去,就被人发现,一定是被人出卖了才会这样的。

  凌轩,你是从哪儿得到的消息?是不是那个狗皇帝早已经看穿了咱们的计划,所以故意挖了个坑让我跳的?

  你现在没事吧?我逃跑了,他有没有为难你?”

  凌天成:“……”

  叶元裴,一脸震惊,一脸无语!

  庄思颜:“来来来,我给你介绍一下,你还没有见过我家男神吧,这位是叶元裴,就是我前世朝思暮想恨嫁的对象,这次多亏他的帮忙,我才能成功的逃出来。

  要说这老天还真是,给我关上一扇门,就门里送给我一个男神哦。

  我们前世无缘,这次遇见却出奇的顺利,已经……那啥“同车共眠”过了,现在他又送了我定情信物……。”

  叶元裴已经震惊到无以复加,眼珠急速充血,都快瞪出来了,继而他“扑通”一声就跪到地上去。

  凌天成的眼里全是肃杀的寒光,他的目光已经从庄思颜的脸上,转到了跪爬在地上的叶元裴身上。

  很好啊,叶大将军!

  同车共眠,定情信物……。

  朕倒想仔细听听你怎么说。

  “起来,跪地上干吧?要吃草吗?”凌天成说。

  庄思颜:“啊?吃草?这屋里哪儿会有草,叶男神,你没事吧?”

  叶元裴:“……”

  “叶元裴不吃草,尤其是窝边的草”。

  他真的从地上爬了起来,虽然没多大的胆看凌天成,还是说:“只是同车去了一趟军营而已,主要是怕骑马太引人注意。

  至于那什么信物,你看看她手里的东西就知道了。”

  天知道这些话,他是怎么说出口的,叶元裴不想死啊,这种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受人敬仰,花钱如流水的日子,他还没有享受够,又怎么会得罪凌天成呢?

  所以哪怕是有一口气,也得为自己辩护的。

  还好,凌天成的注意力终于又转回到庄思颜的身上,然后也成功地看到她手里的那个玉佩。

  “这就是他给你的定情信物?”凌天成问。

  庄思颜点头如捣蒜:“对呀对呀,是不是很好看?”

  “嗯,不错,好好收着,不过我提醒你,这东西可不是他的。”

  庄思颜:“啊?为什么?不是他的怎么会在他的手里?”

  “那是我的,是我让他转交给你的。”

  凌天成一点也不想对庄思颜隐藏自己的想法,不管是她印象里那个小孩子皇帝,还是此时站在她面前真正的男人。

  他都要告诉她,他喜欢这个女人,而且一定要据为己有。

  尤其是看到庄思颜对叶元裴的态度,他简直悔到肠子都青了,他当时只想着怎么给她换个身份,让她顺理成章留在宫里,留在他身边。

  却没想到,送羊入虎口,叶元裴这个浑蛋根本就不能信。

  此时看着一脸古怪的叶大将军,凌天成很想想狠狠踹他两脚。

  可转眼再看庄思颜时,心里又不禁柔了一下:“那确实是皇上的阴谋,我也是后来才发现的,所以才叫叶大将军来接应你。

  顺便也把你接出宫来,你不是早就想出来玩了吗?现在正好是机会,你就好好在这儿住着。

  等过段时间事情平息的,我就带了聘礼再把你娶回去。”

  叶元裴简直看傻了眼。

  这皇上也太没人性了吧?狠起来连自己都骂,而且能把黑的说成白的,撩妹技能爆表,简直是教课书一样的存在。

  并且最后还圆满把事情绕会到自己的目的上,真可谓神人啊!

  叶元裴佩服的五体投地,庄思颜却在那儿愣了半天神。

  她看看叶元裴,再看看凌天成,两个都很帅啊,虽然在长相和气势上凌天成都更胜一筹,但叶元裴是自己前世就想嫁的人,像心愿一样的存在,这世好不容易有机会,她也很想圆了这个梦的。

  庄思颜从来没有想到,自己有一天会在两个帅哥之间拿不定注意,自己竟然还有选择的机会?

  想想前世,是个男人看到他都吓的屁滚尿流,那些人莫不是眼瞎了?

  “那什么,凌轩啊,对不起,我知道你很好的,但是叶元裴是我的男神,我……。”

  叶元裴立刻面无表情地打断她:“神都是钉在墙上上香用的,只有像凌轩这样的男人,才是适合女人嫁的,你要想清楚,过了这个村没这个店了,我这辈子都不会娶亲的,骗你是小狗。”

  发狠是吧,他叶元裴也会,为了保命,也是豁出去了。

  然后他和凌天成就同时看到,庄思颜的眼泪瞬间蓄满眼眶,然后一滴,两滴,滴滴嗒嗒地落了下来。

  她的眼睛还看着叶元裴,既是泪落满襟,眼睛都不眨一下,盈盈大眼,在泪光的晕染下,朦胧着一层雾气,又带着哀戚的光。

  晶莹的泪珠,顺着眼角垂落,缓缓滚过面颊,最后又聚到下巴处……。

  娇小柔弱的身躯因为这样无声的哭泣,更显悲怆和怜人。

  两个男人都怔住了神,他们的心被狠狠地揪了一下。

  叶元裴突然对于自己前世对她的辜负,懊悔不已,如果能重来,让他们回到从前,那他可能真的会娶了庄思颜,哪怕她还是那个奇装异服的姑娘。

  而凌天成,整个人都像坠入冰冷的水底。

  窒息的冰寒,让他几乎喘不过气来,他看着庄思颜,满眼不解,又满眼悲痛。

  这种痛已经大过了庄思颜,像一把利刃刺进他的心里,又从那儿把他的血全部放出。

  他可以把她留在身边,强行的,但是他无法进驻到她心里。

  不管是过去那个跟她有婚约的男人,还是这个临时出现的,凌天成手下的叶大将军,任何一个男人,都可以征得她的心,只有凌天成不行。

  他如遭重击,脚下一踉跄,差点一头栽下去,幸好被叶元裴及时扶住。

  “起驾!”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