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凡女修仙记

正文第一百四十八章知心人

[更新时间] 2019-01-11 16:54:39 [字数] 2760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张灵雅在旁人不经意之间吐了吐舌头,原来那些是引魂幡里的鬼魂。没想到的是正道这边,尽然保持一致的沉默,大家都没有一个应声的。$$=~%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在场正道魔道只有一个高梦德的声音,这一刻大家太默契了,让张灵雅莫名的和大家保持了共鸣。或许高梦德发泄的差不多了,终于正道这边一个高个子元婴师伯终于开口说道:“得道老魔,你也别在哪里自欺欺人,你看看我们摆放的阵法,在看看我们做的法会,想必你一看就明白了,至于你炼化的阴魂,那跟我们毫无相干,因为我们即没那个本事控制阴魂,也没那个本事支配阴魂。依我看啊,你还是弃魔修道得了。”此话一闭。再看各派修士,不论是正道还是魔道哪里都是不约而同的把头低下,一阵颤抖。$$=~%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话说弃魔修道,还是弃道修魔这一分界线不是很明确,曾有前辈定义不违背道义便是正道,后来有了争执,道义看是什么道义,杀戮也是一种道义,多少亡魂成交一个他,难道就要承认他是正道,这应该是杀人狂魔才对。经过几万年的沉淀,正道魔道分界越来越清晰,凡是损人利己,巧言令色者是魔道,后来也随之被攻破。导致现在人们想当然的定义为,恣意妄为,寻求本性真乐畅快人生妄轮的为魔,而感悟天道体悟天心者为正。所以才有正魔可以随时相互转化。总而言之都是天地的宠儿。$$=~%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即便这样,天外飞魔的降临,似乎改变了才形成的定论,这种飞魔它吸收的冥魔气与灵气反其道相行,它具有对灵力的腐蚀性,及其蚕食同化等,这让原本平静的牧羊球变得不平静起来。原本安心修道求长生的也变了,他们修为越高越怕这种魔气侵蚀自己,使自己彻底失去道心,变成废人。近些年也有同道人从新提出画分界线之说,更多的则是联合起来驱逐外魔之势头。$$=~%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从而打破了修士对天地的认知,原来还有一种腐蚀的力量汇聚,也是非常可怕。所以最近修真界愈演愈烈的正魔斗争。这股势力可以侵蚀人的心脉,所以让他们无处可防,也就是今天的这个局面。大家都很模切。$$=~%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时间就这样在争辩中度过,清理掩埋这次任务中不幸牺牲的修士及其周氏族人,并在这里建立起来大大的两座坟冢,一个是烈士碑,一个则是无名碑。这也是经过商议后决定的。烈士碑里每个在场的修士都附着自己一丝元力在其之上,好祝他们早日入轮回,回到修真界。无名碑里只是掩埋了周氏族人,毫无任何念力。这也是张灵雅头一次经历这样的事,原来修士是这样被安葬入魂。她不由的想起当年师父,不对应该是母亲,师父仙逝了不知多少时日,自己才懵懂发现,一丝感怀填满了心田。直到圣阳君拍拍她道:‘还发什么愣,我们走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哦,好”$$=~%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还有修士惦记周氏部分宝库,一部分修士随着几位圣君回到了天道盟驻扎营地,其实在周氏一族发生的事在营地的人基本上清楚,大家都相互看看自己的左右,还真的发现自己身边少了那么一个人。$$=~%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欧阳梅没有返回,不知是牺牲了,还是留下来继续探宝。张灵雅知道的肖剑和张晨二人还留在那里,这两个简直是不怕事,就怕事不大的活宝。欧阳百合留在驻扎营地里,所以过得相当恣意。她一脸笑容的走了过来道:‘师妹,还真是吉星高照。’$$=~%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张灵雅微笑颔首,准备好好的在自己的营账中休息一番。无奈的是,她和欧阳百合在一个营账,欧阳百合似乎找到了人界真理般,叽喳个不停。搞得她也无法安静修养。无可奈何的随意应付欧阳百合几句便出了自己的营账。$$=~%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来到师祖营账,这里是一个独立的账房,空间看起来比她住的大上一倍左右,在看看周围配备的设施明显的比她住的上了几个档次,早知道就在这修养多好。$$=~%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她走进去,也没有敲门便直接闯入。只见一位女真君在师祖账房里,悠闲的品茶,她有点眼熟眼前的女子,就是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因为人家的修为到了元婴期,看样子似乎是刚突破不久,张灵雅明显的感觉她的境界不稳定,所以才敢判断出突破不久,她一脸疑惑不解的望着怡然自得饮茶的女子。目光似询问。她还没问出口,那女子微微一笑起身朝她走来,穿着一袭紫色罗裙,缥缈出尘,长相嘛还不错,她在修真界就没见过多少相貌丑陋的。不算惊心动魄的美,她都认为不错。$$=~%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该真君微笑的道:‘你就是合成的女儿,雅儿吧,来这里坐’自来熟的上前拉住张灵雅的手,张灵雅想挣脱,稍微挣了一下又放弃了,反正跟她没有冲突,无所谓了,想必是师祖的意思吧。没想到啊没想到,师祖还偷腥,这次被她抓了个正着,看他怎么样向师傅交代。$$=~%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她心里腹诽迟疑片刻道:‘我师祖不在吗’$$=~%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女子见张灵雅由刚开始的排斥到现在的开口讲话,她心中虽然微微的不是味儿,面上还很和气的道:“不在,想必他很快就会回来。叫我子晴阿姨或者子晴真君都行,来这里坐”$$=~%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显然此女把自己当成这里的主人,而张灵雅则是意外之客。张灵雅听到耳朵里虽然不是很舒服,在不确定的情况下也就随意,她随意找了一个位置坐下。师祖这里修行有修行的地方,灵气也比她那个营账里浓郁,里面的陈设更别比了,她坐在蒲团上,子晴真君已经斟满了一杯茶示意她尝尝,或许是她真的渴了,一口喝干,也没品出什么味来,惹得子晴真君一阵嗤笑。$$=~%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这让张灵雅心里更加不喜此女,本来就有点排斥,就这么一笑,排斥更大了。她强辩解道:‘子晴真君的茶真好喝’说完她也觉得她说的这话,她自己也想吐,算了算了,说出去的话等于泼出去的水。$$=~%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子晴慢悠悠的继续烹茶,花里胡哨的弄了一番,又用灵力送到张灵雅面前道:‘在尝尝如何’$$=~%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她一点也不想喝了,于是看着子晴真君道:‘子晴真君,不知和我师祖是什么关系,我师祖呢’$$=~%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问话也没留什么情面,她自认为简单直白多好,没想到子晴真君继续烹茶隐而不答。半晌她才悠悠的道:‘我和你师祖算是同门师兄妹,也算知心人’说完知心人,她脸上微微的泛出一点红晕。$$=~%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张灵雅反复咀嚼知心人,师祖的知心人她还真不了解,再说这都是师祖的事,她一个晚辈,无论师祖与谁,都是真心祝福的分。她瞬间想明白也不在接话,本来想在师祖这里找清净睡一大觉,看来泡汤了。子晴真君自说自己的点点滴滴,似是跟她有无数的话要说上三天三夜。张灵雅在应付之余,给自己占卜了一卦,尽然是犯口角。看来警惕无论与谁,最好不要说话,只有听的份。$$=~%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她现在万分后悔,听欧阳百合的声音都比眼前的子晴真君来的强,她欲哭无泪,谁让她没有早点开发出后悔药这一样呢。$$=~%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时间过去的也快,终于迎来了救星师祖,师祖一进来,并没有显示出愉悦的表情,只是点头示意打过招呼,之后他看向张灵雅道:‘雅儿跟我来’$$=~%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张灵雅又一次听到了天外仙音,她麻溜的站起来,朝着真君施了一礼便跟着师祖出去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雅儿,你没事吧,我刚差人去你的营账发现你不在。跟我来”$$=~%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张灵雅透了透气,连忙道“师祖,我没事”说完脸上笑成一朵花。$$=~%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合成无意识的扶了扶她的脑袋,这点短暂的路,张灵雅甚是百爪挠心,她想问师祖真的和那个女人有瓜葛,但又不敢开口问,师祖一直沉默不语,她也只能默默的跟着,便带着她来到阵营的议事厅里。$$=~%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走进议事厅,只见好多陌生面孔,其中5个熟悉的,那就是天运宗掌门和太玄宗掌门,师祖及其其它两位圣君。其余她都不认识。既然师祖带她来就有重要的事情要问她。$$=~%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