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默然疏远 > 正文
1、默然疏远
作者:清云小星紫  |  字数:2857  |  更新时间:2019-02-24 19:51:24 全文阅读

默然疏远

1、何处不相逢

“我这是在哪?”我不停的问自己,一股刺鼻的药水味源源不断的袭击着我的鼻腔。我奋力的挣扎醒来,可就是有一种酒醉心里明,想醒醒不了的感觉。周围萦绕着一种类似于钟摆的滴答声,但又不像闹钟。这种感觉太奇怪了,明明能听见声音,可是说不了话,也移动不了身体。最后在一阵嘈杂声中沉沉的睡去......

真是奇幻的一夜,我看见了奶奶对我和蔼的笑着让我过年早点回家,也看见爸妈他们站在大门口正迎着我回去,看见我们的策划最终通过了,最后画面定格在那个暑假的车站,依依惜别的车站,那个灿烂的笑容渐渐的消失在人群.......

“莫然,醒醒,莫然......”好熟悉的声音,我想四下张望,可怎么看,眼前还是模糊一片。眼角一滴温热,顺势而下。我为什么有一种想哭的冲动........

清晨的第一抹阳光斜斜的打在我身上,昨晚做了好长一个梦,没想到事隔多年梦见那个笑容,心竟 还是那般痛。

我睁开眼睛,阳光有些温柔的刺眼。可是整个房间找不出一点熟悉的感觉“这是在哪?”

“你可算醒了!”舒倩惊喜的放下水杯,把我从瘫爬状扶起,我总算可以环顾四周了。整间房洁白到一种病态,洁白的墙,洁白的床褥,还有套在身上洁白的睡衣,床旁还摆着一台心电监护的机子滴滴的响着,提示我这是一间病房。

舒倩用手在我眼前晃了晃“嘿!姑娘,你该不会是昨天被水呛傻了?”

“我怎么啦?”头痛欲裂一点也联想不起我为何会在医院里面。

“完了,看来是真傻了?不行,我得赶紧找医生。”舒倩自说自话一路小跑的的跑出了病房。留下个不知前因后果的我....

我依稀记得昨天分明是陪着赵总去一个派对找L公司洽谈我们的策划问题,为什么最后我会不知究竟的住在医院里呢?最后的场景,脑袋都要想爆炸了都想不起来。

舒倩带着一名护士和主治医生进来,见莫然用手紧捂着头,很痛苦的样子,内心也焦急起来“医生,你快看看,该不会留下什么后遗症了吧?”

医生拿了个小电筒在我左右眼分别晃了几下,又叫我伸个舌头,发个音,还用小锤子在我身上敲打了一番,整个过程难免有些滑稽搞笑,最后鉴定是“脑震荡后遗症”

“脑症荡后遗症?”我和舒倩异口同声的问。我曾经虽然学过两个学期的医科,那毕竟是纸上谈兵一些皮毛而已,后因为某人便就放弃了学医,真到了一些疾病的诊断也和普通老百姓一样一知半解,一听到什么后遗症之类的就有些慌神。

后来医生耐心的解释,脑症荡后遗症只是个逆行性遗忘,回忆不来当时发生的事情,并没有什么严重后果的时候,心里才松了一口气。医生说,我们只要再复查一个CT没有问题,就可以回家观察了。

我深深的舒了一口气,可是心里总感觉隐隐作痛。不知为何,所有的片段都变得模糊,除开那个熟悉的笑容,还有那些熟悉的声音,好像不似梦境,是真切在昨晚发生过一样。

舒倩——我从大学的室友加死党到现在我的工作合作伙伴。可以这么说世界上除开我爸妈以外她便是对我最知根知底的一人,见证了我在青春期的喜怒哀乐。

出了医院,后来和赵总请了两天的病假,便直奔家里。舒倩见我大病初愈,也实在不忍心我一个病人在家冷菜冷饭,义无反顾的提出暂做我的兼职保姆,我自然是感动的热泪盈眶。

我人生三大怕事,第一是怕打针吃药,第二是洗衣做饭,第三就是公司夜班。

“呀!莫然!你好歹也是一女的,你这房间我只能用四个字来形容——乱世家人。”舒倩一开门,口都快成o字型了。我顺着舒倩的目光扫了一遍我这个不足80平米的房间,确实是惨不忍睹。

我冲着她尴尬的笑笑道“我是个事业型的女人,这些琐事我自然不放在心上。”

“我说我当时让你和我合租,你死活不肯,我还以为你找着一小鲜肉,想来个近水楼台。看来,我是真不了解你。你是不是受什么刺激了,这么自暴自弃。按道理说你是个无论在职场还是清场那都是史诗级别的,即便是一万点的伤害,也该是微微一笑啊!”舒倩一边摇着头说着,一边点着脚尖夸过地板上的障碍物。

舒倩见我没搭理她,才回过头来,见我一直呆呆的站在门外无辜可怜样,瞬间软下心肠“好了,不说了...不说了,否则一个人的嘴都能翘上天啦!”

我俩相视一笑,这也算多年培养的默契吧!我和舒倩其实在刚认识的时候,那也是谁看谁都不顺眼型。也算是不打不相识,机缘巧合下竟成了死党闺蜜。这么些年吵过的架都能绕地球几圈了,最终还是谁也没有离开谁。

我悠悠然的坐在沙发上,吃着水果,看着电视。舒倩还真是贤妻良母的正面教材,不到短短的两个小时,我的家感觉脱胎换骨。现在正忙着整理我的冰箱,一会叫嚷着说我牛奶都过期半年了怎么还不丢,一会又说我的冰箱是细菌培养的基地,总之被批评的体无完肤。但我一点都不反感,反而觉得淡淡的温馨。在一个陌生的城市中,有这样一个人肯在些细枝末节的小事上为你唠叨,应该是一种幸运,也是我在这城市中唯一的慰藉。

饭后,我又被舒倩逼着到超市进行了一次大购物,小到碗筷,大到被褥。家里进行了一次大换血,我的钱包也来了次大掉血。看着跟了我多年的被子,第一年上大学时买的漱口杯...........全被舒倩无情的塞进了楼下的垃圾桶。

最后舒倩在清除我的书桌的时候,还是我誓死捍卫领土,才保全一二。

在这一场世纪大作战中,舒倩很满意自己的战果。最后插着腰,站在我客厅宣布战争结束。正当我以为终于可以休息了的时候,舒倩忽然一惊一乍叫道“糟了!?”

“哎哟!我说姑奶奶,全当我求你好了,我这些年积攒的家当都被你丢的七七八八的了,您高台贵手,全当给我留个恋想好不?”我以为舒倩又要对我的什么下手,忙求道

舒倩完全没把我的话听进心里,从卧室拿出一件男士西装。正当我纳闷,我家什么时候有一件男士西装时。舒倩那丫头不怀好意的笑着说“你知道,这件西装是怎么回事吗?”我用接近一万赫兹高频摇头以示我真的不知道。

舒倩得意的一笑“你当然不知道,你不是有那啥后遗症吗!记不得也不足为奇。这是最后你进医院的时候,某个默默无闻的雷锋给你披上的。”舒倩又看了眼,衣服的牌子,连连啧啧摇头“有钱人是世界真是不能理解,这西服可是某国纯手工制造的,光一件衣服就顶咱俩好几个月工资。”

“再贵不就是件衣服,有必要夸大其词吗?”我虽然只是个普通的白领,没吃过肉,总见过猪跑。我不以为信的拿过来一看,没什么特别的。

舒倩生怕我弄坏了,宝贝的立马用衣架子晾起来说“别狗眼不实金镶玉,弄坏了可要培的,虽说我暂时不知道他的主人是谁,但是应该是个高富帅。”

“你不知道他的主人是谁?”

“是啊!当我知道你落水后,已经有人把你送到医院了”舒倩恳切的说到。

“落水?”我脑子在光速的旋转。我只记得那天我陪赵总去那个派对找L公司的老总洽谈策划,那个度假别墅好像是有一个泳池,可我怎么会掉进池子里,真是一点都想不起来。

“真的一点都想不起来了,我可是听人说了。说你一见着人家L公司的老总就往外跑,拦都拦不住。这不?一个不小心,您就成名人啦!现在赵总都还在给人家赔礼道歉。你说你昨儿个抽的到底是哪路邪风?”舒倩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盯着我。

脑子里乱成一锅粥,我一丁点都想不起当时的人和事。只觉得胸口隐痛,又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舒倩见我可怜兮兮的,也就没再逼问互道了句晚安我们就各回房间睡觉了。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