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弃凤从武:公子不高冷 > 倾世浮梦,半壁孤城
第一篇 不完美邂逅
作者:紫藤萝瀑布  |  字数:3196  |  更新时间:2019-03-23 18:19:31 全文阅读

时间过了有多久?没有多久,而它却遥远得深邃无底,在许多年之后,那个被叫做江湖第一侠女的叶风停站在江边,无悔地等待着死亡的来临……

叶风停从睡梦之中醒来,身下是铺散开来的金黄色的稻草,面前是一位风流潇洒的翩翩公子,情不自禁地,她的唇敷上他的唇——薄如蝉翼,刹那,她意识到有什么不对,如此实感,如此真切,柔嫩如酥,温温暖暖,叶风停无地自容,一把推开了身前的男子,垂下头眉。

男子拂了拂身上的尘埃,起身走开。船外水流激荡的声音交织着那蜇人的阳光,才令叶风停从昏昏沉沉的梦中脱离出来,意识到这不是梦境,她渐清醒如常。

晚上,夜色如幕,海风侵袭。白帆皎洁,形如弓月,客船上一盏黄色光韵从一间议事房里透射于外,倾家三位公子正在里面谈论如阔,倾家老爷神色庄重。叶风停窥望片刻,舒了一口气,接后便转头离身而去。倚靠在安稳的被窝里,叶风停却久久不能入睡。她猜不透自己为什么来到这个地方,也许是寻一个栖息之所吧!她望着掏出的夹藏在琼玉宝剑刀柄柄身里面的“出宫图”,一桩桩往事又浮出她的脑海,凝滞不结的泪花垂挂在她坚毅的眼角。

万历二十七年,御花园中,阳光明媚,光阴如梭,明丽的海棠花映衬着她——明朝公主朱轩嫄压抑的阴郁心情。一片片墨纸,一页页情绪。郑贵妃路遇此处……她只记得当初郑贵妃被她默然无视一番,那场景真是解气泄愤,而郑贵妃离身而去回眸的一笑却犹如一根一根毒刺一样寒人心脾。

花落散

荷池曲酒竞相杯,闻怀蝶影渐香残。

榴花御酒空亭雨,才知相思最难醉。

父皇的赞美让她此生第一次起了释怀之心,原来此生还有一种温情比仇恨更为美好。那是他第一次召她入殿,是他第一次为朱轩嫄献上婚前之祝辞,殷切之希望。踏出殿外,她早已作了打算——离宫,逃离这一个令她深恶痛绝的紫禁城。翠雨,轩嫄公主的贴身宫女,为了她而亡,此忠心,此情谊,她永远无法忘怀。在临走之前,她得以见被安置在冷宫中的母亲与兄长一面,已是万幸。她——朱轩嫄,已是一介庶人,两年来,她一直在重复同一个梦……

突然,叶风停被一阵吵闹声给惊醒过来,睁眼看向对面,才知是昨日的那位被自己误亲的公子。他故作惊恐姿态,他惊异的眼睛好像在说是不是又要像昨日那样“以身犯险”了?惹得叶风停顿生出厌恶感。

他还未来得及站稳,一支刺眼的宝剑便霎时对准了他的胸膛,风流公子退步向后,依旧面不改色,镇静道:“昨日清晨你亲吻了……罢,我便走开,未曾追究,昨夜想道,才念及脸面……事关我的清白,最重要的一点……”

看这人便是个无赖,与其跟他在这里废话,倒不如直截了当,但是此番话说得有情有理,她竟对不上一句话来辩解,那位公子——倾水然,看见她的眼光在闪烁,心里得逞,心觉得意洋洋,却未曾外泄。

“哼!”叶风停气得抽刀入柄,拔腿就走。

倾水然望着她悻悻而逃的身影,心里却乐开了花,他明媚的笑展露在外,渲染着他俊逸飞驰的面庞。

一抹红晕染在了叶风停的双颊,下次见到那位公子,真恨不得打个地缝钻进洞里去。

布置规整的书房内,打扫的仆人探问道:“公子,二公子?”

倾水然收敛起微扬的嘴角,明眸皓齿,螓首娥眉,正凛然对向仆人,看罢,又转身阅览起书卷。

“二公子今天时而笑时而正襟自若,心思叵测,真搞不懂啊!”仆人道。

想起那番话,叶风停又恨得牙痒痒,愁眉苦脸,对着宝剑鼻孔出了好几口气,回神抬头留神餐桌,旁无一人,才知饭菜凉了,浑身皆疲,此时肚子饿得空无一物。

翌日,怒气已消,头脑清醒如初,才觉心为之漾然。

客舱内,人声鼎沸,把酒持螯,过往往往是舟车劳顿的下海经商者及其一些贩卖交易者,有的干干净净、面目清白,有的则衣衫褴褛、浑身臭气,有的脸上藏污纳垢,刀疤尽显,眼冒凶光,这些人等都众聚于此,一位壮汉袒胸露乳,举酒于半空,红脸状,眼神迷离,吐词不清,周围的人则热闹地推杯换盏,划拳行令,叶风停见有一空位,便挨着坐了下来,盘腿状,小心翼翼地搁置好宝剑,空气之中尽是污浊之气,“新丰美酒斗十千,咸阳游侠多少年。”那壮汉又作打嗝状,停罢,又呼:“相逢意气为君饮,系马高楼垂柳边。”

那桌底下铺陈的稻草被他的脚莫名地掀翻起好许,一片散乱。

酒气翻涌着那股恶味儿的脚气,那壮汉竟然推搡了叶风停一把,使得她硬生生地疼,背后还讪笑一番,叶风停本来第一面就对这个人毫无好感,什么流氓壮汉,什么醉酒混徒,大言不惭,胡话连篇,还自认清高,“翩翩”于正央。痛恶罢,叶风停似乎是被他给盯上了,他硬是“死拽”着不放手,想尽办法往她身上磨蹭擦痒,她一边往外,他就紧跟着拢过来,还装作无视,一脸恶心嘴脸的自在自得的模样,她不能反抗,这地方狭小不通畅,刀剑不好施展,这厮一看就不好惹,肥肉横生,面目流露出的不友好更使她顿生防备之心,估计自己的力量肯定是无法与之抗衡的,这是头会发疯的醉牛,她得想办法摆脱他的魔掌,如今只有自己依靠自己的力量解救自己,可她根本毫无胜算,在这种情况下……那人的面庞愈发清晰,直逼她的身上,使她恶心不堪,她吓得闭上了双眼,就在这时,她耳边一声震响……

她慢慢睁开眼睛,那人正面朝下,倒塌在地,叶风停抬眸一看,就在那千钧一发之际,她下意识地想,会是他吗?

她呆若木鸡,眼神错乱,是因为内心来不及的震颤和现实突如其来的直白,眼前的人也是一位翩翩公子,正义凛然,但他不是那个她心中所期盼的那个人。慌乱、惊异、期盼、失落、清醒在这个面容姣好的女子的眼神里一览无遗,公子看罢,严肃脸色,开口道:“姑娘,你可有同伴?下次遇见,可要小心。”

解救的公子看向她身上隐藏的宝剑,又收回目光,眼睛里闪过一丝鄙夷,傲然。

“嗯,谢谢公子教诲。”叶风停应道,忍着心里那股好强的劲儿,故作礼貌,回身一望,那个壮汉竟解了腰绳,这时,叶风停两眼直冒火光,直逼这厮,对准他的身体,直接来了几脚,破口大骂:“恶心,敢欺负我,不想活了,下次再让我遇见你,我见一次打一次。”

“哈哈哈哈。”那个刚才还很严肃的公子转眼被她成功逗笑,心想,这人,还真有意思。

要是下次遇见这样的人就糟了,叶风停面露困窘,扭捏着手指,开口道:“兄台,哦,不,公子……你叫什么名字?多谢你了!”

“陈玉。”公子开口道,“哦,没什么事,我先走了。”

还真是高冷啊,我的名字这个人不问的吗?“谢谢公子出手相救了!”叶风停叫道,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而接下来一连五天,倾二公子——倾水然,仿若突然蒸发了一般,再未曾见面,叶风停仿若心里缺了一块,苦恼至极。客船上的人拥拥攘攘,一窝蜂地从船舱内涌了出来,有熟悉的面孔,有陌生的面孔,但无一人是那位风流公子,叶风停站在人群中,不惧艰险,张望流连,好久,一丝一毫的人影都未曾露面,不知怎么地,她焦急,她困顿,她怅然若失,她黯然之余又恢复平静,却眉头微皱,仿若海面缕缕连绵延伸的波纹。

欸,这人不是那位姑娘吗?叫什么名字来着?陈玉思索道,他走上前去,直接叫道:“你怎么在这儿?是要下船吗?”

“哦,陈玉公子,没什么,我就是在这儿兜兜风。”叶风停应道,“我先走了!”

陈玉好像尝到了被冷落一番的滋味儿,停顿罢,叫道:“你叫什么名字?”

“叶风停。”叶风停心不甘情不愿地回应道,心想,“你”这个字眼……我们又不是很熟,搞得我好像非认识他不可似的,老娘有手有脚,用不着男人保护,下次,定让你看到我的真本事。

撑手于栏杆上,望向天际,海鸥齐飞,令她紧锁的心门开阔了许多,此时船内空了一半,大多数留下的是船舱货物,剩下的还有些许仆人及庖奴等。甲板上已空无人影,犹存一丝冷落,微凉的风吹过,拂过没遗留任何悲伤的脸颊,钻透进轻薄的紫色的罗绢衣袖。

剩下的船客则是一些和善之辈,慈眉善目,总算松了一口气了,虽然面前这位大伯和自己并不熟识,但问起话来,还是有种挥之不去的难为情,我只是想问清他的姓名身世,难道就这么难吗?

最终,经过一番激烈的思想斗争之后,叶风停终于鼓足勇气,开口道:“老伯,我问一下……就是,就是……你知道吗……”

叶风停挠了挠头,语速加快,开口道:“老伯,我想问,你知道……”

哎……又断了,叶风停丧气道。

紫藤萝瀑布
作者的话

感谢各位读者的倾心阅读,以后不足之处我定当尽鄙力修改完善,这篇小说,我付出了自己的心血,不管是否展现出它应有的成果,我都会全力以赴,加油加油!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