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二叔的侄女王妃 > 正文
第三章
作者:素娥  |  字数:3441  |  更新时间:2018-07-05 18:45:13 全文阅读

第三章

待老太君熟睡,周云雪便使葡萄出来寻知心。

  知心还在门外,刚才冯嬷嬷已经跟她说了,小姐有吩咐便一直在这等着。

  葡萄朝她福了福身,道“小姐请知心姐姐进去。”

  知心回礼点头跟着葡萄进去,见到周云雪便福身施礼,道“小姐有何吩咐。”

  周云雪看着眼前的知心,十六岁的年纪已经长开了,身姿婀娜眉目俏丽,难怪上一世会发生这样的事,是了,就是今晚,知心被吴长君酒后玷污了,吴长君应其为妾,她却哭着撞死在众人眼前,而她却以为知心蓄意勾引冷眼看着,受害者死了罪魁祸首却依旧风度翩翩的站着,一句少年风流便掩盖了所有。

  知心抬眼有些忐忑的看着小姐,本排行第三,老太君却让她们称她为小姐,侯爷也不反对,性子有张扬心地却是良善的,从不打骂她们这些下人,可惜太过良善。

  周云雪朝两步远的知心招手,道“附耳过来。”

  知心小心翼翼的俯身,而后眼睛猛然瞪大,不敢置信的看着眼前的小姐,道“这事怕是不妥吧。”

  “有何不妥,你忘记知画了吗?”周云雪问

  知心目光骤冷,直视周云雪道“跟这事有何干系。”

  “只要你照着我的话去做,手刃仇人的那一天不会太远。”周云雪笃定

  知心双眼通红紧咬下唇,思虑半晌才又低下头道“知心听小姐吩咐。”

  周云雪微微点头,她知道她不会拒绝。

  既然角色都找好了那就看看今晚的大戏是何等的精彩吧。

  穿好披风走出听枫苑,外面初春的日头微暖却有些刺眼,那些原本光着的枝头都悄悄探出了嫩芽,万物又开始了新一轮的交叠,小道另一头迎面走来的两个人让周云雪微微眯起眼。

  并排走的两人一个貌美如花娇笑连连,一个英俊潇洒低声调笑,真真是对璧人啊。

  吴长君人长得俊俏,能文会武,又会说话讨姑娘喜欢,此刻的周云霞被他逗得笑声连连满脸娇羞,周云霞是真的喜欢他,模样好又有文采,家世更不必说太师府唯一的公子,也是她这庶女高攀不上的,可她就是没办法,自从第一次见到他开始她就喜欢上了,可他却与那周云雪有了婚约,她是长女本该是她的好姻缘就因为不是嫡女,而那个蠢笨如猪的人就凭着嫡女的位置享受着父亲和祖母的疼爱订下如此好的姻缘,凭什么所有人都围着她转,她不甘心。

  “雪儿妹妹!”

  原本还低头和周云霞说话的吴长君抬头见瞧见迎面走来的人,本就过于娇艳明媚的小脸因发髻衬托出丝丝庄重,一身翠绿的锦裙上绣着朵朵白荷,每走一步都犹如踏莲而来的天上仙,头上的白色玉簪吊坠因步伐的震动而轻轻摇摆,不得不说邕宁侯府的姑娘姿色都是一等一的,而这周云雪今日这番打扮却是美得极致了,不由得想到她今日的打扮是不是因为他的到来所以特意的?不怪乎他自恋因为他有这个资本。

  “妹妹。”

  周云霞看着走来的人,面上闪过愤恨,却又瞬间挂上笑容快走两步朝周云雪走去,伸手就要拉其手臂,道“祖母可睡了?”

  葡萄侧身挡过周云霞的手,伸手扶着周云雪,道“小姐小心些,路滑。”

  “知道了。”

  竟是先答葡萄的话才抬眼瞧着周云霞道“已经睡下了,大姐若要寻祖母要过些时辰。”

  周云霞伸的出手僵在原地,脸上笑容略显僵硬,而后装似不在意的收回手,道“这几日怎的不见妹妹来寻姐姐?”

  “前几日受了些风寒。”周云雪道

  “可好些了?”一旁的吴长君出声道“请太医来瞧了没?”

  “多谢吴公子关心。”周云雪扶着葡萄的手道

  “雪儿可直唤我长君,我们既已有婚约不用公子来公子去的,显得生分极了。”对于今日周云雪的变化,吴长君是满意的,性子沉稳了,不像之前那般跳脱,若是在长几岁模样会出落得更加漂亮动人。

  周云雪笑笑并不答话,只道“姐姐带吴公子逛园子吧,妹妹身子还未大好,便先回屋了。”

  说完不待两人回答便朝前直走,吴长君刚要伸手想拉住她,却被她身后得荔枝一把拦住,道“吴公子我家小姐身子不适,见谅。”

  “雪儿妹妹...”吴长君出声唤她,周云雪依旧步伐盈盈头都未回一下,吴长君脸色不免有些难看

  见此一旁的周云霞便道“吴公子莫怪,妹妹就是这性子,霞儿替妹妹在这给你赔礼了。”

  说完屈腿盈盈一拜,吴长君看着知书达理容貌也出众的周云霞,脸色稍好了些,其实他也挺喜欢这周云霞的,模样已经长开,京都六美之一,相对于娶周云雪他倒更满意这个周云霞,可惜是个庶女。

  周云霞带着吴长君继续逛园子,而周云雪在自个屋子里吃着小点心,等待夜色慢慢降临。

  晚宴开始,周云雪还是早上的装扮而周云霞却是换了一身浅红衣裙,面上微微扑了层薄粉,唇上的口脂更衬得人娇艳欲滴。

  因算家宴所以便不分席,老太君和邕宁侯坐在上首,老太君左手边是周云雪和几位姐妹,邕宁侯右手边是太师府吴明清一家子。

  桌上邕宁侯和吴家父子举杯谈论朝事,而女眷们也是小酌几杯,因周云雪风寒未好,老太君勒令其不能饮酒,而老太君年纪大也不易喝,加重无主母便只有周云霞这个庶长姐和几位姐妹陪着吴夫人。

  酒过三巡,周云霜和周云雨都已面色通红的退下醒酒,吴长君见自己娘亲面色通红便知其已醉,请示过老太君便扶着吴夫人由小丫鬟领着去客房醒酒,吴夫人走了周云霞也被丫鬟扶下去,周云雪唇角微微勾起,扶着老太君回听枫苑。

  听枫苑里周云雪和老太君聊着家常,而一丫鬟却急冲冲的跑进来,冯嬷嬷呵斥“放肆,莽莽撞撞的成何体统。”

  小丫鬟跪在堂下,额头因焦急冒出了汗,道“老太君客房着火了。”

  冯嬷嬷肃着脸瞪着她骂道“废物,多派些人手把火灭了,这点小事也要打扰老太君吗”

  小丫鬟抬眼瞧了正吃糕点的小姐一眼,低着头吱吱唔唔得道“事关小姐的事。”

  “哦?什么事?”周云雪放下手中的糕点问道

  小丫鬟看看自家小姐咬唇道“方才客房着火,大家灭火时瞧见吴公子和大小姐从客房里出来,衣冠不整。”

  周云雪挑眉拍了拍手上的屑沫,朝老太君道“祖母这可是大事啊。”

  老太君瞪了她一眼,起身道“冯嬷嬷,扶我去瞧瞧。”

  等她们到的时候两人已经穿好了衣服,周云霞正用帕子捂着脸哭,而吴长君着一脸尴尬的看着周云雪,喃喃的唤了声“雪儿妹妹。”

  周云雪并未看他,扶着老太君坐好便立于她身旁,面色平静。

  “逆子跪下!”吴明清大吼

  吴长君跪于地,吴夫人也一脸尴尬,虽说她不喜欢这周云雪,但是婚约在,儿子做出这种事实在是...都怪那个周云霞,平日儿子连她给的貌美丫鬟都没要,若不是她勾引怎么出如此荒唐之事,想到此便狠狠瞪了眼低头直哭的周云霞。

  老太君看着邕宁侯,道“这事要怎么办好?”

  “母亲...”

  邕宁侯皱眉,要两姐妹嫁入太师府是万不可能的,可大女儿清白已失,他三女儿又有婚约若是退婚以后怕是难找到好人家,他也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此时门口跑来一妇人,周云雪抬眼一看,原来是靑姨娘,她进屋便扑向周云霞,道“霞儿!”

  周云霞只是哭,靑姨娘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虽说不太光彩,但是对于她女儿来说的确是好事,但她不能表现出来,便朝着邕宁侯落泪,梨花带雨的模样甚是可人,道“侯爷...”

  邕宁侯只是看了她一眼,便侧头问立着的周云雪,因为她才是受害最深的人道“雪儿?你看这事如何是好?”

  周云雪抬眼看自己的父亲,她知道他是个理智的人,就如上一世,她外公一家覆灭,她也就沦为弃子所以他让周云霞嫁入太师府,眼看着她被自己的长姐害死,却还是不愿伸出援手,这就是他的父亲,万般宠爱着她的父亲啊!

  心中汹涌,但周云雪的面上却依旧淡然,道“父亲,既然发生这样的事,那婚就退了吧。”

  “不行,退了你的声明就毁了,以后如何找到婆家。”邕宁侯不同意

  “侯爷~”靑姨娘搂着自己的女儿哭,她女儿都这样了,他却还在担心自己的嫡女以后会如何,若是这婚不退,难道让她女儿做妾吗。

  “父亲,不退婚也是可以的,女儿倒是又个办法,但要看吴大人和吴夫人怎么说了。”

  “雪儿~”跪着的吴长君看着她轻唤,这婚不能退,他若是娶不到周云雪,太师府便将陷入入不敷出的迫境,现在府里都是用贵妃娘娘的赏赐支撑着。

  吴明清狠狠瞪了自己儿子一眼,又抬头朝周云雪道“云雪不妨说来听听。”

  “发生这种事那相信吴公子和大姐定是互相欢喜的,既然如此那雪儿断然不可能嫁入太师府,现在唯有把雪儿的婚约换成大姐,那一切也就妥当了。”

  “不行。”

  吴夫人猛的起身出声,众人看向她,她只得尴尬的坐回原位,一直不说话的老太君瞧了她一眼,道“老身瞧着雪儿的办法甚好,既然是你们儿子犯下的孽那就由你们来承担。”

  邕宁侯也点点头,他侯府的庶女自然能当得起太师府的正妻之位,便朝吴明清道“明清兄以为如何。”

  吴明清知道若他不想失去邕宁侯这颗大树,此事也只能这样,再者周云霞外家的威武将军府虽比不过那永胜将军府,但至少也是手握十万兵马,可惜现在最恼人的是府中的拮据之况,太师府已入不敷出。

  周云雪扫了吴明清一眼,低眉道“大姐虽不是嫡出,但在家中占长,又发生了这种事,父亲定会疼惜,何况侯府千金嫁给吴公子也算门当户对。”

  吴明清略微思索便道“也只能这样了。”

  “老爷!”

  “父亲!”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