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女帝无节操,夫君请入帐

正文第二十八章 流云波澜(4)

[更新时间] 2018-07-19 12:58:59 [字数] 2058

穆宁最近的时日过得既忙碌又悠闲,没事就兼职当当监工,视察视察那个正继续挖的大水池,视察视察拆石墙的进度,也会去看看那些求医者,还帮沈钰诊治病人,但更多的时间是和郑璿一起悠闲的谷中漫步,赏赏花,品品树,观观奇山,鉴鉴奇石,还不时的给郑璿编个蚂蚱草蜢蝈蝈之类的小礼物,还用野花结个手环或则编个佩饰给郑璿戴着,这些都让郑璿惊喜不已,他从未想过穆宁对自己竟然会有这么柔情的时刻,于是就整天在沈钰面前显摆,直到吵得沈钰说一定要收小丫头为徒弟才会消停;其实最郁闷的是李林李斌那些跟着保护主子的侍卫们,成天见着自己的主子们幸福甜蜜的,觉得自己的心好累哦,也好想找个媳妇哟!*|&@%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十几天后,那些长老们请求觐见穆宁,穆宁也好脾气的答应了,吩咐侍卫把长老们带来见她。这些长老们现在都是灰头土脸的,再也不敢心存侥幸了,虽然穆宁不对他们用刑审讯,可是现在他们觉得比用刑罚还难受,那石墙拆了之后,竟然要他们砌起来,然后继续拆;那大水池挖好之后,也会要他们填上,然后继续挖;后来穆宁还说了那句名言:天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把劈柴担水,打扫庭院等等之类的伙计交给他们这些长老做了,说是要给那些普通的小弟子们树立个好榜样,这让平日里习惯眼高于顶,锦衣美食的长老们苦不堪言。*|&@%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穆宁对着这些表情委顿的长老们和气的说道:“诸位长老,你们觐见本宫是有什么事情要禀告吗?”说完继续忙着手中的伙计,那个璿世子说想要个新的荷包,以前的那个荷包颜色有些陈旧了,软磨硬泡的要穆宁再帮他绣个,可是刺绣是穆宁的弱项,上回做的那个荷包就浪费了差不多十天时间,手指头还被针扎了好多次,穆宁有时候真想踹了那个郑璿。。。。。。唉自己选得人就得认命了,还是继续绣荷包吧。*|&@%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何长老以及其他的长老见穆宁就问了他们这一句话,就自个儿忙着自己的事情,就不再管他们了,这让他们更不安了,难道穆宁不想知道谷主关玉飞父子的下落了吗?这样子连他们和穆宁讲条件的砝码都失去了作用,长老们面面相觑,这可要如何是好呀?长老们拼尽了耐心等着穆宁再次开口,可是他们失望了,穆宁只顾着绣荷包,或则喝几口茶,或则让青梅她们帮自己捏捏后脖颈,或则捶捶肩膀,就是不问他们一句,这让长老们很是无奈气恼,今年真是流年不利,怎么送上门这么个煞星。*|&@%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后来还是何长老先开了口说话:“公主,您难道不想知道谷主父子的下落吗?”穆宁回答:“本宫很想知道呀,可是诸位长老不说,本宫也没法子呀。”穆宁头也没抬起,继续绣着荷包。听了穆宁这话,看着穆宁的不为所动,长老们相互看了看,彻底的放弃谈筹码了。最终何长老硬着头皮说:“公主,要是草民们不说出谷主父子的下落,公主将意欲何为?公主您也不可能一直在谷中长留的吧。”*|&@%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穆宁听了这话,终于抬起眼看了何长老,还是笑容满面的说道:“对哦,何长老你提醒了本宫,本宫确实不能在这流云谷中长住,看来得要尽快把事情处理妥当才行了。”说完就喊了门口的侍卫去把郑璿沈钰找来商量事情,然后接着对长老们说:“本宫还是历练少了,竟然把这件事情给忘记了,你们流云谷虽然是世外桃源,可也是大夏的子民,谷中有人失踪或则死亡应该交给官府审理,还有你们流云谷暴敛财物,豪夺病人的钱财,不顾病人的死活枉为医者,看来这个流云谷要取缔才行。”*|&@%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穆宁笑眼看着那些长老们变得死气灰败的脸色,继续说道:“并且本宫还有人证物证,诸位长老也知道是什么吧?”看着这些披着人皮却不干人事的混账玩意儿们,现在都瑟瑟发抖,穆宁笑得更开心了:“那些人证物证就不需要本宫一一指出来吧,相信诸位长老心里都是有数的,还有就是,大理寺的那些审讯的法子可是陈出不穷的,可不是像本宫这样轻拿轻罚的了。要不要本宫先给诸位提点提点一下呢,比如。。。。。。”穆宁还没说出一个刑罚名称出来,何长老就与其他长老一起跪在了穆宁面前,求穆宁开恩放过他们,他们愿意交出关玉飞父子,甚至还交代出了穆宁一直百思不得其解的缘由,穆宁听了觉得这个世界真是太奇妙了,自己能够在梦中穿越,那是有现代的黑洞理论支撑自己理解;现在竟然听到了有能够让尸身不腐,起死回生的宝地,那岂不是比现代医学还发达了,穆宁觉得这些长老们为了那虚无缥缈的欲望竟然背叛流云谷简直太脑子有坑了,令她无语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还有令穆宁费解的就是,谷主关玉飞对沈钰很好,既然知道自己有危险了,为什么还要给沈钰寄去密信,只是说有要事,而却不提是什么事情呢,穆宁认为其中必有原因,看来得好好研究研究那封信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小剧场:*|&@%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郑璿:丫头,这个就是你绣得新荷包?*|&@%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穆宁:废话,你又不是没看见我这些天在绣着嘛。*|&@%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郑璿:好吧,丫头,你绣的是蝴蝶吧。*|&@%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穆宁:对呀,你不会看啊,还问。*|&@%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郑璿:那你上回绣得也是蝴蝶吧。*|&@%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穆宁:怎么了,不行啊,我喜欢蝴蝶。*|&@%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郑璿:我说要新荷包,新的新的,花样自然也要新的啊,你就这么敷衍我吗?*|&@%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穆宁:你要求可真多,好吧再给你绣个新的,花样就绣青蛙好了,像你一样吵死人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郑璿:。。。。。。*|&@%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沈钰:没错,吵死人了,活该被教训。*|&@%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郑璿向沈钰扑去,他不敢揍穆宁,可他敢揍沈钰。。。。。。*|&@%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郑璿的手肿了几天,敢对神医动手就要晓得后果。。。。。。*|&@%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