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终成眷属(6)
作者:糖果粒儿  |  字数:3154  |  更新时间:2018-08-19 00:02:01 全文阅读

穆宁的话音刚落,就听见刘侧妃的声音响起,她急急地说道:“我不同意,你才刚嫁进睿王府就想把持中馈,你到底想干什么?王爷,你可千万不要听她胡说呀,她绝对是居心不良,否则怎么刚进王府就想讨要中馈,应该好好审审她,看她到底受谁的指使这么做的。”刘侧妃厉色严词的说完,其他三位侧妃也是马上附和,都说要好好审审穆宁,看是谁教穆宁这么做的,她们边说还边把目光齐齐的投向睿王妃林芙。

  穆宁见这四个女人叽哩哇啦的说个没完,就把美目向那几个侧妃一扫,然后就这么直直的看向她们,一秒,二秒,不到十秒,那四个女人不再吱声了,全都换成了娇嗲的神情望着睿王爷,希望王爷能支持她们。

  穆宁见那四个女人消停了,才开始说话:“爹,你是一家之主,你说什么就是什么,我没意见,可是我先把丑话说在前头,我怎么说也是一城之主,如若我在王府里过的不舒心的话,我就会离开王府的,我要是离开了,你儿子郑璿绝对会跟着我走,并且郑璿和我也不放心娘在这里,自然也要把娘带走的,反正爹有这么多的娇媚发嗲的小妾服侍,自然也不会在意我们三个的离去吧,媳妇的话说完了,爹你决定吧。”

  穆宁的这些话像快刀斩乱麻般的惊诧了正堂里的所有人,就是连郑璿也没想到穆宁会这么直截了当的把那层窗户纸捅开,其实穆宁也和郑璿说过,为了王府的安宁,不想被人合伙起什么幺蛾子,把睿王府又搞的不得安宁,只要进了睿王府她就会把中馈拿到手的,郑璿清楚穆宁那以人为善的性格,认为穆宁起码要过几个月才会提起的,可没想到成婚后的第二天穆宁就开口要中馈了,并且还那么明目张胆的威胁睿王爷郑洵,郑璿不觉得笑了起来,果然也只有他的丫头才会如此的肆意,如此的张扬,如此的令他郑璿神往。

  睿王妃林芙听了穆宁的那些话后,心里是真真正正的踏实了,这个孩子简直是一心为了儿子着想的,她林芙已经有多少年没碰过中馈了,就算现在把中馈给自己主持,恐怕自己也没那心思了,难怪儿子对穆宁那么钟情,当初跪在自己面前求着自己成全他和穆宁,还说即便一生没有子嗣也要和穆宁在一起,并且一生只会唯有穆宁一人,睿王妃林芙欢喜的连双眸都闪着光彩。

  而此时的睿王爷郑洵却是一脑门子的气恼,你这个丫头片子竟然敢如此威胁我,是不是我不答应把中馈给你,你就要带着我的妻子孩子跑啊,儿子呀,看看你娶了个什么女人回来哟,简直是个河东狮啊;睿王爷郑洵看向儿子郑璿,只见儿子正满面含情的望着自己的媳妇,他再看看自己的王妃,妻子一样的面带微笑,眼眸溢彩,整个人光彩夺目,睿王爷不禁咽了下口水。

  中馈之争,胜利者自然是穆宁了,当睿王爷郑洵答应把王府中馈交给穆宁主持时,穆宁又眉开眼笑的对睿王爷说了句:“爹,你真好。”顿时把郑洵气闷的想掀桌子,他不是不想把中馈给穆宁打理,他是想慢慢来,毕竟刘侧妃是皇宫里刘贵妃的妹妹,还和其他三位侧妃是联合一气的,那三位侧妃也是背景深厚的,并且刘侧妃主持王府中馈那么多年了,现在穆宁说要就要,简直是直接往刘贵妃的脸上挥巴掌,把他郑洵往土坑里推呀;但是郑洵看着妻子和儿子都那么的开心,也只好把中馈交给穆宁了,你说谁家的媳妇会在成婚的第二天就要中馈的,也就你穆宁敢这么做了,整个大夏国甚至整个七国也就你穆宁敢这么做了,睿王爷真为儿子郑璿的将来担忧哟。

  穆宁一拿到中馈后,就马上要刘侧妃移交王府的所有账册以及管理的钥匙,她才不管刘侧妃愿意与否,左右推搪与否,直接派青梅领着她的侍卫去取,如果有谁胆敢阻拦的话,直接拿下,然后禀明睿王爷处置,这下把刘侧妃她们吓得够呛,她们没想到穆宁竟然带着一大队的侍卫嫁进睿王府,这样让她们想掩盖账册上亏空的机会都没了。

  穆宁还把王府所有的仆人召集起来,可她并没有严词厉色,依旧是笑容盈盈的说道:“从今日起,睿王府的中馈就由我主持,我虽然刚嫁进王府,可我是你们的世子妃,你们就必须要听从我的命令,我不管你们以前是谁的人,干过什么不可告人的勾当,可从今日起你们要把自己的位置摆正了,你们既然进了睿王府,那就是睿王府的人,如果胆敢做出危害睿王府的事情来,那我也只有去找你们的主子把你们请回去了,你们都听明白了吗?”

  穆宁的话说完,满院子的人都觉得背后发凉,明明是春风和暖时节,却让人感到刺骨的冰冷,就连睿王爷郑洵也觉得好冷,难怪儿子郑璿一定要娶穆宁为世子妃,原来和他一个臭脾气,看来睿王府马上就要变天了,算了我也不想管了,让孩子们折腾去吧,也许还真的能冲破眼下这个困局,走出一条阳光大道来。

  穆宁怎么可能轻易的放过那些伤害过郑璿的人,她自然要为郑璿讨回公道的,也还要为睿王妃林芙讨回公道,穆宁要青梅、荷香带人查账,要月如、玉屏带人查当年王府旧事,她得把事情理清,才好做出对策,即便对手是至高无上者,可那又如何呢。

  夜风习习,春天就是让人舒服,穆宁在院内慢慢散着步,郑璿握着她的手也慢慢走着,两人并没有说话,沈钰吩咐过他们,说穆宁体质不好,散步是运动调养的最佳时机,可是却最忌讳说话,以免破气,要他们两个散步时不许说话,还要穆宁边散步边练呼吸。

  沈钰真的是为穆宁操碎了心,他每次给穆宁诊脉都有种奇怪的感觉,好像看着身体健康、活泼乱跳的穆宁在自己面前突然倒下,也应该是情理之中的事情,因为当初第一次给穆宁诊脉而发现的那一丝正气,居然能自成一气在穆宁的脉象里流转,只是不知为何变得时续时断的,让沈钰很是担忧,所以这一年多一直要求穆宁散步练气,希望能找出解决的办法来。

  散步的时间到了,郑璿拉着穆宁在院里的凳子上坐下,拿着青梅递过来的纱巾,仔细的帮穆宁擦拭脸上的薄汗,穆宁也没推辞,闭上眼睛,把头微仰,让郑璿为自己忙着,二人的这些举动在璿宁城的时候是天天如此的,什么温馨什么浪漫,郑璿可不在行,他只知道自己喜欢这样照顾穆宁,心里很是满足。

  郑璿帮穆宁擦干汗后,把放在石桌上的补品炖盅盖子打开,温度刚刚好,他把炖盅移到穆宁面前,递上汤匙,让穆宁就着炖盅吃补品;穆宁接过汤匙,把补品搅了搅,然后舀了一勺,用嘴吹了吹热气,就往郑璿嘴里送,郑璿也笑着张口吃了,就这样穆宁吃几口,就给郑璿喂一口,依然没有言语,可是二人的心里却很开心、很幸福,岁月静好也就是如此简单吧!

  婚后三日,郑璿和穆宁回到岳府,郑璿对岳家的长辈们都行了子侄之礼,岳老爷子和岳老夫人以及穆宁的舅舅和舅妈们也直夸郑璿是佳婿,穆宁的父亲穆正阳此时也在岳府,穆正阳因为要嫁女儿,也是上折子请假回了京城,过几天回潞州要带着穆夫人一起走的,现在女儿已经嫁人了,儿子穆长风也有自己的打算,他可以和妻子好好的过二人世界了。

  郑璿被家里的长辈们留下说话,而穆宁则被穆夫人带走说话去了,哥哥穆长风也跟着一起,他几天没见着妹妹了,真的是很不习惯。

  到了茗岚院,穆宁还没坐稳,穆夫人就急急说道:“女儿,那件事是真的?”穆宁一愣:“什么那件事?”穆夫人用手在穆宁的额头轻拍了下:“装,你就给我装吧,你知道现在外面都怎么传的吗?说你穆宁成婚的第二日就要王府的中馈之权,说你穆宁是一城之主还这么小气,连王府的中馈都不放过,你说你这丫头平日里那么聪明,怎么现在就这么拎不清呢,人言可畏呀,要是被有心之人利用,还不被那些唾沫星子喷死你呀。”

  穆宁听穆夫人说完,笑着搂住娘亲的胳膊说:“娘亲,你说了那个忌讳字了哦。”穆夫人美目一瞪:“别打岔,你到底为什么这么做?”穆宁依然腻着穆夫人说道:“那些人说什么我不管,我只想知道,娘亲会一直疼爱我,支持我吗?”穆夫人想都没想就答道:“自然了,女儿是娘亲的心头肉。”

  “那哥哥呢?”

  “那也是当然的了,妹妹怎么做哥哥都支持。”穆长风正经的回答。

  穆宁开怀的笑着说道:“那不就得了嘛,只要娘亲哥哥爹爹喜欢我疼爱我,外面的人说得再难听与我何干,再说了传这些话的人多半是吃不着葡萄的人哦,哎呦这葡萄好酸好酸哦,哈哈哈。”

  穆夫人和哥哥穆长风见穆宁装酸而皱起的小脸,也开怀一笑,只要女儿(妹妹)开心就好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