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女帝无节操,夫君请入帐

正文第七十七章 未雨绸缪(9)

[更新时间] 2018-09-17 00:02:01 [字数] 3185

宴席上的人见穆宁这么问话,都一时间愣住了,这个女子真的是圣女赫连芮的女儿吗?赫连芮的性子温婉,被选为圣女的时候也没像历代有的圣女那样又哭又闹的不休,而是很坦然接受了自己命运,也许就是因为这样得到了上苍的眷顾,出现了个南宫烇把赫连芮带走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圣女赫连芮一走就是二十几年,血族的人一直四处寻找,但是一直查无音讯,可就在二个月前,他们抓到了一个和当初带走圣女赫连芮的人长得几乎一模一样的少年,可这个少年好像什么都不知道,对血族的事情也是一问三不知,他们也是一点办法都没有,只能派人看着这少年,可没想到这少年竟然被人劫走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正当他们犯愁寻人之际,这个少年又在弓漓城出现了,可是却有位女子和他在一起,这位女子竟然同这个少年长得极像,这让血族的人极其激动兴奋,难道圣女赫连芮传下了圣女血脉,可这次他们不敢强行去抓穆宁和南宫念,因为那些被弄晕的人现在还没醒呢,这个女子决对不是一般人,于是才有了今天的宴席。+%-~@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时坐在宴会首席的城主说话了:“本城主叫赫连胜之,我的属下有些失礼了,望姑娘莫怪,敢问姑娘的名讳?”+%-~@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穆宁没有马上回答那个城主的问题,而是问了个问题:“敢问赫连城主,这里宴席上在座的各位都姓赫连吗?”+%-~@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穆宁的问题让赫连城主愣了一下,然后回答了是;穆宁一听就笑了,可那笑容却是无比讥讽和鄙夷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穆宁这才回答赫连胜之的问题:“本城主叫穆宁,不知赫连城主请本城主来有什么事情吗?总不能为了那几个绑架我弟弟的人对本城主兴师问罪吧,那这样的话,本城主是不是也该对那些绑架我弟弟的人问罪呢?”+%-~@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穆宁的话让在座的人吃惊不小,原来这女子还是位城主,这下可是麻烦了,就算这女子是圣女赫连芮的女儿,继承了血族圣女的血脉,他们也很难把这女子强行羁押在血族圣地里,这可怎么办才好呀,总不能眼见着到手的珍贵血脉白白的浪费掉吧,弓漓城的人全都沉默不语,各自想着心思。+%-~@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那些弓漓城的人在想着怎么才能弄到圣女的血脉,而穆宁也在想着怎么才能去到那个血族圣地,一时间整个宴席一片静寂,也很是诡异。+%-~@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郑璿坐在穆宁的身旁,见穆宁沉思着,也没去打扰她,就帮穆宁照顾弟弟南宫烇,郑璿对穆宁这个弟弟很是有好感,虽然这小家伙一直不肯承认自己是穆宁的亲弟弟,可是却已经喊郑璿为姐夫了,这让郑璿终于有种云开见月的成就感了,这小家伙可比穆长风那家伙好太多了,长风没事就给自己脸色看,没事就警告自己不能花心,我郑璿是那样的人吗?真是要被长风噎死了,还是小念好呀,知道尊敬姐夫哦。+%-~@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其实郑璿也不想想,他娶的是穆长风的妹妹,又不是穆长风的姐姐,就算你郑璿的年纪比穆长风大,可依然不是姐夫呀,虽然郑璿明白这个理,可他就是不爽,因为穆长风老是怀疑他对宝贝丫头的感情,这让郑璿很冤枉很憋屈。+%-~@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此时的南宫念对姐姐穆宁却很是佩服,姐姐刚才好霸气哦,这可是在人家的地盘上,这里除了姐姐、姐夫还有自己,其他人都是弓漓城的人,可姐姐依然敢和他们叫板,简直是太帅气了,南宫念对姐姐穆宁的佩服感顿时飙升的更高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弓漓城主赫连胜之思考完后,开口对穆宁说道:“原来姑娘还是城主呀,那真是太失敬失敬了,但不知道穆城主来弓漓城有什么事情?是为了求医还是为了别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穆宁见这位赫连城主的态度还算好,也就语气温和的说道:“不为什么,也就是为了寻找我这个淘气的弟弟,我费了不少功夫才找到这里的,你们的人也真行呀,把我弟弟弄到这里来,我要是不找来的话,只怕我弟弟要死在弓漓城里了。”穆宁的语气温和,可是那言辞却让弓漓城的人觉得好冷。+%-~@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赫连城主没想到穆宁说话这么直白,一时间也不知道怎么回应才好,因为穆宁说的是实情呀,她的弟弟确实是弓漓城的人劫持到这里的,赫连城主正想着怎么解决这个尴尬的问题,穆宁又说话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穆宁继续对赫连城主说道:“赫连城主,我有一事不明,你们这座弓漓城为何要修建在这么个偏僻之地呀,这四周可真是荒芜人烟的,杳无人迹的,你们这城是以医术闻名,为什么不修建热闹的地方,这样可以医治更多的人呀?”+%-~@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赫连城主见穆宁没有再继续那个劫持的话题,不由得松了口气,也就很和气的对穆宁说道:“不是我们不想去医治更多的人,而是我们祖辈生活在这里,舍不得离开故土,所以就在这里修建了这座弓漓城,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呀。”+%-~@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哼,这鬼话谁信呀,穆宁暗暗想到,阿爹说是在山谷遇见阿娘的,虽然现在没有找到山谷,可是这城门上的暗纹却是和锦帛上的绣纹图标一模一样的,难道这座弓漓城是修建在那个山谷上面了?穆宁一想到这里,顿时就兴奋了,假若这座城真的是修建山谷之上,那绝对是有密道进入山谷的,可密道在哪里呢?难道要抓几个血族的人问问,还是把这座弓漓城炸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穆宁正想着,那个赫连城主见穆宁没有接他的话,就有些憋屈了,和这位穆城主说话真费脑子,总是这个问题没说完,就换到另一个话题了,可现在最重要的是确认这个穆城主是否就是圣女赫连芮的亲生女儿,虽然这个穆城主长得和那个带走赫连芮的男子很像,但是有三妻四妾的男子太多了,很难保证这穆城主就是那男子和圣女赫连芮所生的女儿。+%-~@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城主赫连胜之想得脑仁都疼了,就是不知道怎么开口询问穆宁的身世,他看得出来这个穆城主可没那么好说话的,就只能把矛头指向那个看起来娇气的很得少年南宫念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赫连城主对南宫念说道:“小公子,真是太对不住了,我的属下不懂事,冒犯了小公子,请小公子见谅,不过我的属下对小公子也都是以礼相待的,就请小公子不要和他们一般见识了吧,为了表示诚意,等宴席散后,请小公子到我的府库挑选物件,任由小公子挑选三样如何?”+%-~@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南宫念听了没有马上回答,而是看向姐姐穆宁,只见姐姐穆宁对他笑着点了点头,南宫念这才答应了赫连城主的说法。+%-~@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赫连胜之见南宫念答应了,又继续温和的问道:“小公子,我记得你说自己叫何念是吧,可是你姐姐叫穆宁,你们姐弟二人怎么不是一个姓氏呀,这让我很是糊涂,小公子你能否给我解释一下吗?”+%-~@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南宫念见那赫连城主总问自己,心里早就烦死了,于是他又看向姐姐穆宁,可惜的是穆宁却不帮他回答,只是微笑不语的看着弟弟,姐姐那带着鼓励的眼神让南宫念顿时豪气升起,自己是男子汉,怎么能总让姐姐帮自己解决问题呢,于是娇气男孩南宫念开始努力的运转大脑,想着对策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南宫念想好后,还使劲点了下头以示对自己的鼓励,他开口对赫连胜之说道:“赫连城主,是这样的,姐姐和我确实是同母的亲姐弟,只是因为我父亲家里的兄弟多,而我母亲却没有兄弟,是家里的独女,为了不让我母亲家的血脉失传,于是我姐姐就随父亲的姓氏,而我是男孩子就只能随我母亲的姓氏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赫连胜之听了南宫念的回答,眉头都凑在一起了,这个回答等于没有回答呀,血族圣女姓赫连,而这少年姓何呀,这根本对不上号呀,这让赫连城主很是发愁。+%-~@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赫连胜之正郁闷着,突然灵光一闪,赫连?何?赫的谐音不就是何吗?哈哈哈,这姐弟俩果然是圣女赫连芮生下的血脉,血族找了二十几年一直未果,现在竟然自己送上门来了,这怎么能放过呢,就算这个穆宁是城主就怎样,我也一定要得到这珍贵的圣女血脉。+%-~@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赫连胜之在沉思之际,他不知道穆宁一直在注意他的表情,看他一时郁闷,一时皱眉,直至最后的眉开眼笑,穆宁见到赫连胜之笑了,穆宁也跟着笑了,事情成了,你们这帮子坏东西,看我穆宁怎么收拾你们,为那些历代正值风华正茂就被残害死去的血族圣女们讨回公道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赫连胜之想明白后,就更加和言善目的对南宫念说道:“小公子,那你的母亲现在可还好?”赫连胜之的话刚问完,就被穆宁接话了:“赫连城主,你这样就太僭越了吧,我们姐弟俩和赫连城主可是素未谋面,萍水相逢的呀,赫连城主怎么能这样对家母僭越呢,难道家母和赫连城主以前认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南宫念一听姐姐穆宁的话,也觉得这个赫连城主是心怀不轨的,母亲是姓赫连,可是母亲却从未和自己提起过家人,自己也从未知道有什么外祖家,看姐姐穆宁这说话的神情很是冷漠,难道母亲是被这个弓漓城的人迫害而逃离的?南宫念顿时恼怒了,母亲那么温柔善良的人竟然还会被如此对待,这些人简直是太可恶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