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王爷不好啦,太子要娶您

正文第三章 狡猾的白玉鼠

[更新时间] 2018-07-15 09:31:44 [字数] 1904

庆平轻轻看了看墨钰,见墨钰一点余光都不给他,知道这事拖不过去,委委屈屈像个扭捏的小媳妇一样开了口:“主子,我错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墨钰端端正正坐在椅子上,也不管喜笑对着庆平做什么鬼脸,一张禁欲的脸上无波无澜,甚是冷淡。*?*=!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主子,我真的知道错了…”庆平抬头,一双桃花眼对着墨钰眨巴眨巴的,竟也盈了些许的水光。*?*=!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恩。”墨钰依旧一副不关己的样子,轻挽素袖,露出堪比女子的纤细皓腕,素手执壶,一缕缕茶香随着水流倾泻而出,不消片刻,这茶香便弥漫了整个房间。*?*=!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庆平呆愣愣的看着墨钰行云流水的动作,早已忘了自己该认的错,该说的话。*?*=!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喜笑恨铁不成钢的瞅了庆平一眼,跟了主子十五年还没习惯主子的妖孽,真真是像榆木疙瘩,只是心想虽然这人憨了些却对她和主子都是好的,喜笑一双大眼睛咕噜噜转了一圈:“啊切!”*?*=!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喜笑的喷嚏声一响,庆平便回了神,懊恼中带着一丝羞赧,反观墨钰依旧是一副纤尘不染翩翩佳公子的模样,本就白净到接近透明的肤色在琉璃茶盏的衬托下更似带了一丝奇异光彩,引得人移不开眼眸。*?*=!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庆平再不敢看生怕又像刚刚那般回不了神,“主子,我真的知道错了,我不该忘了自己的身份,擅作主张,差点给主子惹了祸…”*?*=!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庆平越说越觉得羞愧,越想越觉得自己莽撞了,如果不是主子及时拦下了自己,估计现在自己已经到了断头台了,自己死了不打紧,可连累了主子…庆平拳头越攥越紧,恨不得打自己几巴掌。*?*=!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下去吧。”*?*=!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啊?”庆平“嚯”的抬起头,眼睛里映出一丝泪光,“主子,您不怪我了?”他都觉得自己犯了大错,主子就这么原谅他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墨钰轻啜了口茶,又缓缓的把琉璃茶盏放到了红木桌上。*?*=!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庆平本以为照着墨钰的性子定然是不会再开口了,悻悻地起身便要回去。*?*=!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自己去找莫白。记得跟他说一声,你已罚跪了两个时辰。”*?*=!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依旧是淡淡的语调。可庆平,却从中听出了一丝丝的关心和爱护。*?*=!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是了,墨钰虽然与人冷淡,但是对她们这些奴婢下人却是极好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尤其是对他还有喜笑。*?*=!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 是主子。”庆平开开心心的咧着嘴向墨钰到谢。*?*=!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没见过受罚还这么开心的…”喜笑小声嘀咕着。*?*=!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墨钰轻飘飘的看了喜笑一眼,这小丫头,刚刚还想方设法的想给庆平求情呢,如今自己随了她的意,她倒还抱怨,真是小女孩心性。*?*=!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想到这,墨钰手微微一抖,面上却没有丝毫表现,”雪球喂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雪球就是虢国进奉的白玉鼠,传言这白玉鼠生于极寒之地,却长于赤炎岭,体内有寒毒,却克寒毒,有火伤也挡火伤,甚至江湖传闻有医死人,肉白骨的功效,却不曾有人验过真假。因为白玉鼠是可遇不可求,这天下能得到白玉鼠的人寥寥无几,一双手便数的过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何况也不是随便一只白鼠便有疗伤奇效,白玉鼠是分等级的,因生存环境的不同药效也有很大差异,通体雪白四只爪心为鲜红色者为上成品,极为罕见。且白玉鼠极为伶俐,又通灵性,要抓一只需得在雪地里卧上七天七夜且做到纹丝不动,直至白玉鼠感受不到一丝威胁,这也仅仅只是在确定了白玉鼠的窝在这附近。所以想要捉一只白玉鼠,需要天时地利人和皆完备。*?*=!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主子,这雪球精着呢!”喜笑撇了撇嘴,为雪球骗了自己生气,又笑了起来,“也不知这雪球这般机灵是怎么被捉住的?昨晚的时候我去喂它,它蔫蔫趴着,我去问了问太医院,说是可能有些水土不服,过两天就好了,结果今早起来的时候我去看它,它一动不动的,我拨了拨它全身都僵硬着,没有一丝暖气,吓得我都有些慌了,忙把它拿出来就去喊太医,刚走两步想起带着它去更快些,可主子你知道我一回头看到了什么?”喜笑眨着眼睛,故意卖着关子,想要勾起墨钰的好奇心。*?*=!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哪知墨钰依旧一副淡然模样,缓缓抿了口茶,才抬眼看她:“真不知道被一只老鼠骗了,喜笑你怎么还能这么开心?”*?*=!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看着喜笑一脸惊奇的样子看着自己,墨钰觉得有些莫名的喜感。*?*=!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咦?主子你怎么知道我被雪球骗了?这雪球真真狡猾,我明明看它动了,可它还是僵硬的趴在那,我本来还以为我眼花了,我想了想还是留了个心眼,转过身装着往外走的模样,用余光看着它,果然这雪球站起来就想跑,我快走几步就把它抓起来了。哼,今天不给它喂吃食了,看它还有力气装死骗人!”喜笑粉拳一握,一脸愤愤的模样。*?*=!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墨钰笑而不语,也不点破喜笑。这白玉鼠反应机敏,甚为狡猾,一般人都奈何它不得,把它捉回笼子怎么可能会像喜笑说的这么容易?只是不知喜笑用了什么方法,让白玉鼠乖乖回了笼子?*?*=!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喜笑看着墨钰出神的模样长吁出一口气,还好主子没发觉,不然真的要被昭阳王给害死了。恩,不能再和主子呆下去了,不然主子感觉到不对劲的话就麻烦了。思及此,喜笑脸上堆满了谄媚的笑容,“对了,主子,刚刚你不是说要喝梅花酿吗,我这就去。”*?*=!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不等墨钰回话喜笑就像一支离弦的箭一样“噌”的一下就窜了出去,那样子像极了被猫追的老鼠。*?*=!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猫。想到这个字,墨钰的眸色倏而变深又转瞬即逝,好像从未有过什么波动。*?*=!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