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青春在左,时光在右

正文第四十章:往事如山(一)

[更新时间] 2018-12-18 20:32:00 [字数] 3108

人们常常形容过往的一切会随时光的流逝而渐渐淡去,所以往事如烟,便成了最好的比喻。@&*&!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然而,在吴妈妈心里,哪怕时光过去了多久,内心的创伤都是难以愈合的。在她看来,往事就像一座大山,压在她心头,使她几乎难以呼吸。@&*&!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昊天妈妈吴燕。曾经,也有一个大学梦。@&*&!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她从小生长在一个小山村,父母都是老实巴交的农民,靠种地为生。妈妈生下姐姐和她之后才生下了一个小弟弟。由于超生,家里承受了巨额的罚款。这对原本就不富裕的家庭来说,真是雪上加霜。@&*&!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不到十八岁,姐姐就早早地嫁了人。但这在当时的农村倒也不算稀奇事儿。但是,看到姐姐每天拉扯着孩子,家里、田里,忙来忙去,有时甚至头不梳脸不洗的狼狈样,她就暗暗发誓,绝不走姐姐的老路!@&*&!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初中毕业之后,刚刚念了一年高中,爸妈就也开始给吴燕张罗找婆家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但吴燕和姐姐不同,她的心野着呢!她不想和姐姐一样,一辈子做个乡野村妇。她要过不一样的人生!@&*&!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一个姑娘家,早晚不都是嫁人生孩子!你早点嫁出去,好歹收点彩礼,咱家也买个四轮子,种地呀、上街里倒腾点买卖也都方便。你兄弟学习好,将来说不上还要进城里念书,哪儿不都得用钱哪?”爸爸唠叨着。@&*&!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妈妈也说:“你要实在不想这么早结婚,那就也出去打工。——这样,一年也能往家里拿回点钱来。你现在念这高中,学费、住宿费、伙食费,一年多少钱?你还真能考上大学咋的?你看你们这个镇中学考上几个大学生?”@&*&!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吴燕就是要考大学!@&*&!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你这样的农村女孩要彻底翻身,考大学是唯一出路”,这句话,已经像树根一样深深地扎进她的心田里,而且日益的根深蒂固了。说这话的就是她新来的老师——孔繁文。@&*&!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从孔老师来的第一天,吴燕及班上的女生就被这个上知天文、下知地理、英俊潇洒、仪表堂堂的帅哥所折服了,他几乎成了全班女生的偶像。他范读的课文《荷塘月色》,听起来真的是令人如痴如醉,仿佛自己就置身于月光下、荷塘边,感受着风吹荷叶、流水淙淙。@&*&!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记得孔老师在讲述《荷塘月色》时,分析到“叶子出水很高,像亭亭的舞女的裙”。@&*&!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他提问道:“朱自清先生把荷叶比作舞女的裙,是哪类舞女的裙?是那种跳拉丁舞的女士穿的裙子吗?”@&*&!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大家一时都沉默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突然,吴燕忍不住“噗嗤”一下笑出声来。@&*&!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孔老师循声望去,好一个清秀伶俐的女孩子!便说:“南侧的那个女同学,你起来,回答一下!”@&*&!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他这句话,顿时引得全班哄堂大笑!@&*&!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孔繁文是丈二的金刚摸不着头脑:“怎么?我说错话了?不就是南侧……”他突然意识到,自己也笑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他拿起粉笔在黑板上写道:南侧≠男厕!@&*&!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吴燕用手揉着脸颊,刚才笑得太厉害,以致腮帮子都笑疼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我刚才提到对荷叶的比喻时,你笑了。你是领悟到什么了吗?”孔老师问。@&*&!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我觉得这里说的‘像亭亭的舞女的裙’,应该是芭蕾舞穿的那种,就像四个小天鹅的那种。如果是拉丁舞,那裙摆向下垂着,不成残荷败叶了?那还能‘更见风致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吴燕见到老师频频点头,并向自己投来赞许的目光,顿时心花怒放。@&*&!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吴燕的聪慧在班里很是出众 ,孔繁文讲课都要特别看看她的反应。为了吴燕的学业问题,孔老师特意访问的吴家。@&*&!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老师,我们家这条件你也看到了,实在是没办法再供这二丫头继续念下去了!”吴燕爸爸为难地说。@&*&!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大叔,咱们不能只看眼前啊!吴燕天资聪颖,您相信我,她一定能考上大学的!到那时,她有了固定工作,目前的这点彩礼钱还算钱吗?即使出外打工,那工资待遇能比得上大学毕业生吗?如果她辍学了,可能就要在农村窝一辈子了!我相信你们做父母的也不愿就此毁了女儿的一生吧?”@&*&!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可是,眼前的日子都过不去了!哪还能顾得了那么长远啊?高中不是义务教育,哪儿都得花钱!上了大学,花钱的地方就更多了!我们实在是供不起啊!——这手心手背都是肉,但凡有办法,我们也不能断了孩子的前程啊!”吴燕妈妈说。@&*&!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大叔、大婶,我也是农村出来的,我懂一个农村孩子跳出农门有多不容易!不过,现在上大学可以申请助学贷款,等她毕业之后偿还。她上大学期间也可以勤工俭学,不会给家里增添负担的!我就是这样,这不马上就毕业工作了吗?至于眼前的学杂费,我可以跟学校协调一下,看看能不能给她免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既然这样——,那就听老师的吧?”吴燕妈妈问老伴儿。@&*&!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行啊!谁不想自己的儿女有出息啊!”爸爸也答应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吴燕异常地喜欢他的语文课。喜欢听他那富有磁性的声音,喜欢他在讲台上的挥洒自如,喜欢他鉴赏课时的激情豪放。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她的心里便时时都渴望着见到自己的偶像,而且每每想到这个人时,她甚至会感到自己的脸都有些发烫。她渴望得到他的关注,但当他关注到自己时,她又总是觉得自己的目光似乎都无处安放。@&*&!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她暗下决心,一定要考上大学,就像课文《致橡树》中所写的那样,“我必须是你近旁的一株木棉,做为树的形象和你站在一起”。@&*&!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镇中学有个不大的食堂,只有住宿生在这里就餐。吴燕每天都是最后才来打饭的一个,因为家庭条件,每次她都只要一个馒头或一碗米饭,回到宿舍就着从家里带来的咸菜吃。这天中午又是如此。她买了一碗米饭刚要转身离开,就见孔老师从后厨端着饭菜出来,她顿时感到手足无措,甚至都不知该怎么开口打招呼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哎?你怎么只打饭,不打菜?”孔老师问。@&*&!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吴燕支吾着不知如何回答。@&*&!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窗口卖饭的阿姨说:“这姑娘天天如此,从来不买菜的!”@&*&!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那怎么行?学习很费脑力的。营养不足,大脑供血就不足,怎么考大学呀?”说着,孔老师就把自己端出来的菜分一半倒进吴燕的餐盒里。@&*&!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吴燕傻傻地站在那里,竟连道谢都忘记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第二天中午放学的时候,吴燕又是最后一个离开教室,准备去食堂。刚出了教室,就见孔老师在办公室门口招呼自己,吴燕惶恐不安地走过去。@&*&!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老师,您——,找我——有事?”吴燕低着头,没敢看孔老师。@&*&!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是这样,我今天第四节没课,就自己做点饭菜,做多了,你就在这儿一起吃吧!”@&*&!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不,不用了!谢谢老师!”说完吴燕就要走。@&*&!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孔老师拦住她,说:“你看,我都做好了!不吃就浪费了!——再说,就当是给我个面子嘛!”@&*&!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孔老师拦在门口,吴燕也出不去,只好恭敬不如从命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孔老师的办公室也算是他的宿舍,因为学校的老师都住在镇上,只有他家不在此地,而他又不愿住在学校宿舍里,嫌学生太闹,所以就在办公室安了一张床。@&*&!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这之后,时不时地,孔老师就请吴燕到他办公室吃饭,吴燕也经常帮孔老师洗洗衣服、拆拆被子。@&*&!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看着手脚麻利、聪明俊秀的吴燕,孔繁文的心里也渐渐的发生了变化。两人之间的距离似乎也小了很多。@&*&!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又到了交资料费的时候了!也是吴燕最为尴尬的时候。@&*&!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吴燕悄悄地走到班主任的办公室,惴惴不安地说:“老师,我能不能晚交几天?等放假我回家去取。”但她知道,即便回家,也多半取不来的。@&*&!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你不用交了!你的所有费用不是都预交完了吗?”班主任说。@&*&!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啊?是学校给我免了吗?”@&*&!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不是。咱们的学生家境都不好,哪能给你一个人免费啊?孔老师说是你家怕麻烦,就一次性预交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孔老师的实习期马上就要结束了,要回学校准备一系列的毕业准备。@&*&!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吴燕这几天心情极为复杂。大学毕业,开始一段新的人生里程,她也为孔老师感到高兴。可是,不知怎么,一想到这个对自己关怀备至的人要离开,心里就莫名地失落。@&*&!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晚饭后,晚自习前,她一个人在刚刚开化的河边漫无目的地走着。河岸边的树木刚刚露出一点点芽胞,她随手揪下一个放到嘴里,“噗!”——这么苦!她吐了出去。@&*&!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你是饿了吗?已经到了吃树叶的地步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孔老师!您怎么来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我帮你整理了一些政治和历史的学习要点,见你没在教室,就找过来了!”孔老师把笔记垫在河边的长椅上,拉着吴燕坐下来。@&*&!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我要走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我知道你要走了!”吴燕转过头,她不想让孔繁文看到自己的泪水。@&*&!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你一定要坚持下去!考大学是你唯一的出路,你现在成绩也越来越好了!决不能半途而废啊!”@&*&!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吴燕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转过身,抱住孔繁文:“你走了,我咋坚持啊?”@&*&!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