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恋爱百分百:特工妻秘密宠

正文情敌相见

[更新时间] 2018-08-12 12:40:41 [字数] 3131

蓝瑾洗完澡出来,因为以为文浩辰还没醒,蓝瑾也并没有收到洛九寒给自己准备的衣服,蓝瑾只是披了条浴巾就出来了。洛九寒当然不能进去给蓝瑾递衣服了,虽然是发小,但总归男女有别。然后历史上最尴尬的见面产生了。文浩辰刚醒来,脖子后面还是很疼的,文浩辰发现自己身边竟然一个人也没有,起码要有一个人吧,有一个在乎自己死活的人吧。~-!&^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就在文浩辰像个怨妇一样碎碎念的时候,听见了浴室里的水声,还以为是诺然,文浩辰就像个傻子一样坐好,等着诺然出来。结果不按套路出牌的上帝,还顺便打了个瞌睡。~-!&^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蓝瑾很淡定的看了文浩辰一眼,说:“你先躺好,等我一下。”蓝瑾拿走了放在浴室门口的衣服,又进了浴室。文浩辰直接傻了,这人谁呀?怎么私闯民宅还这么淡定呀。蓝瑾把假发拿掉后,文浩辰是完全没认出来这个人是谁?~-!&^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蓝瑾看了看衣服,表示还算满意,白色的卫衣配上棕色的长款风衣,裤子是牛仔裤。蓝瑾最欣慰的不是衣服如何,而是洛九寒不会像自家哥哥蓝楚一样,让自己在冬天的瑟瑟冷风中仅穿一个裙子。~-!&^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看了看浴室中的裙子,蓝瑾后知后觉的想起来,对呀,自己落水后,为什么都没有人给自己换下衣服呀。多年来凭实力单身的蓝楚,在清晨的暖阳中,十分不应景的打了个喷嚏。~-!&^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蓝瑾出来后,走到文浩辰后面,按住了文浩辰身上的几个穴位。文浩辰好奇的问道:“你是大哥请来的医生?”蓝瑾无语看天,心里在怀疑,自己不就是敲晕了文浩辰,可现在为什么文浩辰一副自己被敲傻了,要碰瓷的样子。~-!&^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让蓝瑾想到了一个恶俗的段子,你这么碰瓷怎么会有回头客呢?~-!&^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蓝瑾说:“我是蓝瑾,我对我自己把你打晕的事情跟你道歉,你想怎么样我都可以答应,只要我能做到。”这回轮到文浩辰吃惊了,什么这个人是蓝瑾?蓝瑾不是女的吗?眼前这个清秀出尘的小哥哥怎么会是宴会上的大美女呢?~-!&^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知道文浩辰醒了之后,不知道去哪浪的洛九寒、叶北宁和林森都过来了。洛九寒好一通解释,终于让文浩辰相信了眼前的蓝瑾就是宴会上的蓝瑾这一件事。~-!&^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蓝瑾找洛九寒要回了手机,不知道为什么,看见文浩辰醒了的欠揍样,蓝瑾心里的愧疚一下子就灰飞烟灭了。文浩辰说:“把诺然还给我,这就是我的要求。”蓝瑾皱了皱眉头,停下了玩手机的手,说:“抱歉,这个办不到。”文浩辰顿时很不爽,你把我打成了这样,不该象征性的伏小做低吗?为什么比我还像大爷?~-!&^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洛九寒笑着说:“辰小二,你现在真的很像碰瓷的?可不许欺负我家阿瑾!”文浩辰瞬间郁闷了,谁欺负谁你看不见吗?这可能不是自己的好基友吧,有毒吧,假的吧。在心里咆哮了一番,文浩辰烂俗的感慨,为什么就一点都不向着自己呢?~-!&^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洛九寒等人都不喜欢诺然,虽然大家思想都很开放,不反对同性恋,但是诺然跟文浩辰是明眼人一眼就可以看出来的不和,互相伤害呀。林森就感觉诺然作,但是洛九寒可以理解诺然,又没有斯德哥尔摩综合征,诺然凭什么就必须喜欢文浩辰。~-!&^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两个人的分开,对双方都是解脱。~-!&^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叶北宁说:“这样吧,阿瑾小朋友把诺然弄走了,你这段时间就当辰小二的CP吧,陪他参加出席一些活动,这个要求不过分吧。”洛九寒皱了皱眉头,文浩辰是自己的兄弟,但阿瑾也是自己的青梅呀,洛九寒可不想阿瑾真的和文浩辰发生点什么,两个人明显不合适。~-!&^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个想法一出来,洛九寒自己都吓了一跳,自己又不是当事人,凭什么就说不合适呀?洛九寒安慰自己,阿瑾有男朋友,所以当然肯定一定百分之一百二的不合适。~-!&^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洛九寒打断道:“CP是夫妻的意思,不合适吧!再说我家阿瑾宝宝是有对象的人。”林森不嫌事大的说:“寒小三,你思想很危险呀,CP是搭档的意思呦,就是当个伴而已,你怎么这么大反应,不会你喜欢蓝瑾吧。”~-!&^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林森话没说完,就被洛九寒捂住了嘴,后半部分蓝瑾没有听清,呜呜呀呀的,蓝瑾稍微思考了一下,说:“我并没有那么多时间,陪你们玩,所以最多三次,其余时间不可以干涉我的任何事情。我现在可以回家了吗?”文浩辰说:“你住这吧。”~-!&^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林森捂着肚子哈哈哈哈大笑起来,林森笑除了眼泪,边抹眼泪边说:“辰小二,你这是傻了吗?我们现在在游轮上,你让蓝瑾住这,哈哈哈哈哈哈,我受不了了,你这智商喂狗了吧。”~-!&^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蓝瑾没理这群神经病,一个人去了一个离这群人稍微远点的地方,给蓝楚打电话报了平安,但给歌舒燚打的电话却一直不通。给仟期打的电话也不通,蓝瑾很懵,这是把自己拉黑了,后来看了看时间,凌晨六点半,可能这两头猪还没起床吧。~-!&^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文浩辰坚持说:“这段时间,蓝瑾你先住我家。”根本没和蓝瑾商量,但是蓝瑾觉得也没什么,住就住呗。洛九寒在心里感叹,这要是评选谁的心最大,蓝瑾绝对第一,当之无愧呀。~-!&^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蓝瑾同这几个人交换了手机号,其实蓝瑾嫌弃的不想要,但是这几个人硬要塞给自己的。蓝瑾对商界的事情不感兴趣,这几个人随便哪个都是跺跺脚可以让商界地震的重量级人物呀。但是蓝瑾给了他们足够的忽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样从小众星捧月般的林森,有种宝宝被忽视般的不爽。~-!&^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文浩辰说完上一句话,感觉自己可能真的被打傻了,这是什么情况,我是谁?我在哪?我在干什么?我为什么要让蓝瑾住我家?~-!&^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洛九寒想看蓝瑾和蓝瑾恋人的照片,蓝瑾想都没想就把手机递过去了。直到吃早饭,手机依旧在洛九寒手里。~-!&^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蓝瑾刚把手机给了洛九寒,手机里就出现一条短信,洛九寒鬼使神差的点开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I love three things in this world~-!&^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Sun ,Moon and You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Sun of morning~-!&^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Moon of night~-!&^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And you forever~-!&^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洛九寒习惯性的文艺的翻译了一下。~-!&^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浮世三千,吾爱有三~-!&^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日,月与卿~-!&^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日为朝~-!&^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月为暮~-!&^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卿为朝朝暮暮~-!&^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翻译完洛九寒都被自己恶心到了,然后洛九寒做了一件自己都想不到的事情,动作熟练的点了删除,确认。后来的电话,洛九寒看见屏幕上的备注心之后,就在手里拿着,但是就是不接。还好蓝瑾因为一些原因,手机调的是静音,否则,洛九寒就尴尬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蓝家……………………~-!&^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没想到醒来的时候,诺然站在自己的房门口,歌舒燚也有一瞬间的震惊,什么情况,我都没去找你呢,你来我门口来堵我。~-!&^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歌舒燚不想吵醒仟期,也不想让眼前的男生进自己房间,最终决定去书房吧,关门就走了,也就没拿手机。正好错过了蓝瑾的电话。~-!&^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诺然先开的口:“你就是阿瑾的男朋友吧,我叫诺然,你可以把我当成你情敌。”歌舒燚听见诺然喊蓝瑾叫阿瑾,心中暗暗的说,以后我也要叫阿瑾。歌舒燚本想问问为什么不觉得仟期是蓝瑾的恋人,后来想想,估计是因为仟期太娘了。其实跟这个没关系,而是因为歌舒燚左手中指的戒指,快闪瞎诺然的眼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歌舒燚从下到上开始打量诺然,这个习惯是被仟期带出来的,后来就改不了了。看见诺然脖子那时,歌舒燚就笑了,有种笑诺然不自量力的欠揍感。~-!&^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歌舒燚就嘴角挂着淡淡的笑意,仿佛刚刚诺然不是在宣战,是在跟自己表白一样。歌舒燚说:“期待你的宣战,我叫歌舒燚,蓝瑾的恋人,她以后的唯一。”诺然也没生气,只是凑在歌舒燚耳边说了一句话:“Owning is the beginning of losing.(拥有就是失去的开始。)”~-!&^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说完诺然还不忘加上一句:“唯一是吗?你可以不把我放在眼里,但是蓝瑾不辞而别的初恋呢。我手机号是××× ×××× ××××。”歌舒燚回到房间就震了一下诺然的手机,然后挂断了电话,但是瞬间就收到诺然的短信:你若过得凄凉,我定笑的猖狂。事后,歌舒燚就后悔了,自己有病吧,存情敌手机号干嘛。~-!&^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歌舒燚突然明白自己刚刚犯了一个错误,自己太轻敌了,这个看起来很弱的男生不简单,起码没有表面上那么简单,对方对蓝瑾太了解了,甚至都知道蓝瑾的往事,再者说,蓝瑾为了他才夜不归宿的,或者叫,回不来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被刺激下的歌舒燚,给蓝瑾发了一条英文的短信,天算不如人算,被洛九寒给删了。后来看见蓝瑾打过来的电话,歌舒燚回拨过去,依旧没人接。这一切都是因为洛九寒的神助攻,要是诺然知道洛九寒做的事情都是在给自己做嫁衣,可能会给洛九寒颁一个金牌辅助的奖项。~-!&^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