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女神长着长着就歪了
作者:吸血小妖兔  |  字数:4572  |  更新时间:2018-09-07 12:31:44 全文阅读

每个人的性格都是从儿时开始慢慢形成的,游米也不例外。游米比我大两岁,在她出生的时候,我还在修仙。

而对于刚结婚没多久的我的母上大人来说,游米的出生让她充满了好奇。她带着猎奇的想法去医院看望了我的姑妈,以及刚刚出生的游米。

当看到姑妈怀里的游米时,母上大人惊到了。不是惊艳的惊,而是惊吓的惊。用她后来给我八卦的原话来说,是这样的:“你不知道你姐刚生下来的时候,我还担心养不活呢!才三斤重,你知道三斤重是什么概念吗?还没你奶奶厨房里那只拔了毛的兔子重!不过那只兔子都比她好看,至少人家兔子是粉红色的,你姐就是一个黑炭。哎,哪知道当初那块黑炭,现在长得亭亭玉立了。”

美女不是一天长成的,游米也不是。到了小孩抽条的年纪,我表姐就比同龄人高,也比同龄人瘦,皮肤也比较黑,所以像个小猴子一样混迹在一群小朋友中间。性格也像猴子,活蹦乱跳的。加上我姑妈和姑爹对她基本上时放养,所以我表姐更加奔放了。

爬树、翻围墙这些都是游米的日常,被野狗追、往鸡屁股里塞鞭炮这些都是游米独有的消遣方式。

记得有一年去农村老家玩,游米那时刚上小学,而我还在幼儿园奋斗。我总是屁颠儿屁颠儿地跟在游米身后,看着她欺负猫玩弄狗,打得小朋友满地跑。

那时流行玩鞭炮,不过那时的鞭炮火力都不强,不然早把游米炸得来住院好几回了。

和老家的小孩们玩了一下午鞭炮后,游米有点意兴索然了。就在她准备回屋看电视的时候,发现了院子里那群四处撒欢的鸡群。

于是,游米便将邪恶的双手伸向了其中一只倒霉的小母鸡。

游米对这只小母鸡做了一件丧心病狂的事,其发指程度让我不忍直视。

她居然将鞭炮塞进了小母鸡的菊花里,然后点燃了。

“砰!”鞭炮炸了,小母鸡的菊花残了。

“咯咯咯!”菊花残满地伤的小母鸡四处飞跳,看得我菊紧心肝儿颤。

趁着游米还在那得意洋洋时,我屁颠屁颠地跑到了姑爹跟前。

“姑爹,游米用鞭炮把鸡的屁股炸烂了。”我义正言辞道。

“什么?这个败家子,看我怎么收拾她!”说完,姑爹一溜烟儿地跑了出去。

紧接着就听到游米的呼喊声、姑爹的叫骂声,以及群鸡的“咯咯”声,期间还夹杂了几声哀怨的鸡鸣。

游米最终被姑爹打了一顿屁股,趴在床上哼哼唧唧的。

“游米,那只被你炸烂屁股的鸡被宰了,做成了红烧鸡丁,味道还不错,如果你不吃,我就帮你吃了。”我捧着装满红烧鸡丁的碗走到游米身前,还将碗递到她面前让她嗅了嗅。

“要吃,要吃,你别吃我的!”游米挣扎着爬了起来,一瘸一拐地跑到饭桌前,狼吞虎咽地吃完了剩下的红烧鸡丁。

“味道真好,要不是我炸烂了它的屁股,你还吃不成呢!”游米将这顿美味的红烧鸡丁算做了自己的功劳。

除了欺负小动物,作天作地作自己的游米,也时常把自己作死。

那时我8岁,表姐10岁,趁着放假来奶奶家玩。奶奶家是平房,就是青砖绿瓦那种,一般人家会在天花板和房顶中间弄个隔层来放东西。

我午觉睡醒后,发现奶奶和游米都不见了,我就满屋子找。当我找到奶奶那间屋的时候,被眼前的景象震惊了。

只见游米穿透了天花板从天而降,伴随着缠绕在她身上的白色蚊帐,像仙女一般飘然而至......却如彗星撞地球一般,狠狠地砸在了奶奶的床上。

“哎哟!”游米像粽子一样被缠在蚊帐里,挥舞着四肢不停地挣扎。

“游米,你在玩仙女下凡的游戏?”我揉了揉眼睛问道。

“仙女下凡个头,我跟着奶奶去房顶的夹层玩,结果一脚踩空,掉下来了。”游米一边扯着缠绕在自己身上的蚊帐,一边对我说道。

就在游米正埋头于和蚊帐作斗争的时候,奶奶从游米踩空的夹层处伸了个头出来,朝游米看了看,然后大声吼道:“游米,你怎么那么不小心,摔坏没?有没有摔傻?”

听到奶奶的问话,我走上前去对着游米伸出了三个手指,说道:“游米,3乘以3再除以3再除以3等于多少?”

“等于3。”游米头都不抬地回答我。

听到游米的回答,我的眼泪立马开始在眼眶里打转,然后抽了两下鼻子,伸着头对还在夹层上的奶奶说:“奶奶,游米摔傻了,赶紧带她去医院吧!”

从此,我给游戏取了一个“天外飞仙”的外号。

除了坑自己,游米偶尔也会坑队友,而其中一个队友,就是我。

有一年清明节,我们去老家给老祖宗们上坟,本来是件严肃和悲戚的事,连走路都小心翼翼的,生怕踩到了哪位祖宗的坟头。但当大人们拿出鞭炮的时候,上坟就变成了过年。

小孩们拿着鞭炮扔来扔去,把埋着祖宗的泥土地炸得来坑坑洼洼的,而大人们则一边劝阻一边收缴他们手上的鞭炮。

“小祖宗们,这地下埋的可都是你们的老祖宗呀,不要把他们吵醒了!”

“别乱踩!踩到你们老祖宗的头上了。”

“别往那儿扔鞭炮,小心把你们老祖宗给炸出来!”

......

就在乱成一锅粥的时候,没有人注意游米的动向,她像一只泥鳅一样,顺利地躲过了大人们的追赶。就在大人们正沉浸在“镇压”得力的时候,“啪!”

“哇!”一个鞭炮在我耳边炸开,吓得我大哭出声来。

“呀!没扔准,我本来想扔你脚边的,哪知道扔你肩膀上了,嘿嘿。”游米缩着脖子看向我肩膀上的大窟窿,但却不敢朝我这边走过来。

“你这个败家子,把你妹妹的衣服都炸烂了!”姑爹大吼,追过去就想暴打游米,可惜游米溜得太快了,东窜西窜地。眼见她父女俩就在埋了一串儿我们老祖宗的坟地里上蹿下跳,时而踩着某个老祖宗的头,时而踩着某个老祖宗的脚,时而可能还踩着某个老祖宗的屁股,如果那位老祖宗是趴着睡的话......

就这样,在游米失手的情况下,我那件新的红棉衣就废了(不要问我为什么上坟穿红棉衣,这是我妈给我穿的,她说喜庆)。而从此以后,我对鞭炮有了深深的阴影。

随着年龄的增长,孩童时的嬉闹渐渐被沉重的课业赶跑,当大家逐渐走向稳重的时候,游米依旧在作死的路上渐行渐远。

游米是个话痨,不管在何种场合,只要打开了她的话匣子,她就能从白天讲到黑夜,从一方天地侃到四海八荒。

在课堂上,每当同学们认真听课或假装认真听课的时候,总是有一阵不和谐的“细细嗦嗦”的声音从教室后排传来。

“谁在下面讲话?”讲台上的老师扶了扶厚重的镜片,手拿教鞭拍打着黑板。

瞬间,细细嗦嗦的声音就没了。

等老师转个背,下面又开始“细细嗦嗦”了,然后老师再次转身看向教室,寻找那个不和谐的声音。

周而复始,游米就像搞着情报请工作一样,躲着老师的视线,冒着风险唠嗑,愉悦了自己,祸害了别人。所以跟她走得近的同学,学习成绩都不好。

常在路边走哪有不湿鞋,终于有一天,那位戴着厚重眼镜的正直老师,当场逮住了正在唠嗑的游米。

那次学校组织大家去烈士陵园扫墓,以缅怀那些逝去的革命战士,这是一件庄重而严肃的事情。

就在大家低头默哀的时候,一阵不和谐的“细细嗦嗦”再次响起。在一群平均身高不到1.5米的初中生中,身高1.6米的游米成了众矢之的。

“游米,站出来!”那位正直的老师发出了严厉而兴奋的声音。估计他心里想的是:这次终于逮住你了!

游米就在这种庄重而严肃的氛围下,因为聊天被逮出来单独罚站,并且在大家走后,承担了事后的清扫工作。

本以为会看到,小女孩手拿扫帚一边扫地一边嘤嘤嘤的怜人场景。但实际情况却是,游米大刀阔斧地挥舞着扫帚,将尘埃连同树叶一起,舞得漫天遍地、舞得叶飞尘扬、舞得丧心病狂......

而她口中还不停地嘀咕着:“哎,时不利我,长得高也不好,目标太明显。”

不到15岁,身高就快接近1.7米的游米,应该是个四肢发达的体尖生。可是上帝在赐予她长手长脚的时候,却忘记了赋予她与之身体相匹配的运动细胞。

在我们那时,有特长的学生即使学习不好,也能进入好的中学甚至大学。所以,我一直以为学习不咋滴的游米也靠着自己的运动天赋给自己加分。

“姑爹,游米是不是进篮球队了?”由于上初中后,来往不像小时候那么频繁了,所以我对游米的一些动向并不清楚。

“篮球队?她恐怕连篮球都拿不稳。”姑爹在损自己女儿的事情上一直都是不遗余力的。

“那...田径队呢?我记得她一直跑得很快。”我仍不死心,觉得游米就应该走上四肢发达的道路。

“呵呵,她上次800米差点没及格呢!”姑爹对自己女儿的糗事从不遮遮掩掩,甚至喜欢昭告天下。

“额,我的800米都及格了的,她居然没及格。那...她长手长脚的,有啥体育特长?”不会只是长来好看吧。

“长来好看的!”姑爹一下说出了我的心声。

姑爹诚不欺我也,后来发现,游米除了体力好,耐力好外,在体育上的其他天赋还真不如我,尽管我也不咋滴。我实在想象不出,迈一步当别人迈两步的游米,居然连800米都不及格,难道她是走完800米的。

“我基本靠走呀,跑完多累呀,你没看我们班那些女生,一个个跑得来面目狰狞的,太可怕了!”你和你爹都能准确地说出我内心的真实想法,你们父女俩不会是我肚子里的蛔虫吧?

夏天到了,我约游米去游泳,我想游米长手长脚的,就算不会游,在游泳池里狗刨几下应该没问题。

可是,我真的太天真了。

“你没带游泳圈呀,我不会游呀,怎么办?”游米略微小鸟依人地倚在泳池边,东瞅瞅西看看。

“额,这水又不深,你随便刨两下没问题的啦!”我们在儿童泳池,池水也就没过我的胸口。

“不行,我害怕。万一我踩滑了怎么办?”我第一次看到游米露出胆怯的神情。

“你爸不是叫游泳池吗?怎么没教你游泳?”我一直以为我的姑爹叫游泳池。

“我爸叫游运驰!”原来我和我妈都弄错了姑爹的名字。

最后,游米将邪恶的双手伸向了泳池边的一位小弟弟身上,将小弟弟身上的游泳圈借来套在自己身上,然后开心地在泳池里“游泳”。

看着手长脚长的游米套在一个小小的游泳圈里,不顾旁人投来的各种古怪眼神,自娱自乐地在泳池里群魔乱舞,我默默地朝她较远的位置游去......

俗话说女大十八变,越变越好看,当然,那些越变越丑的就当我是在胡说好了。

游家有女初长成,十六岁的花季,十六岁的游米,像清晨盛开的第一朵鲜花,美丽而娇嫩,让人忍不住与之亲近,前提是她不开口说话的话。

而这时,对游米不了解的男童鞋们,纷纷向游米投来了各种情书,并封她为女神。

在女童鞋们各种羡慕嫉妒恨的眼神下,游米得意地打开了一封封情书。

“哇哈哈哈哈,这么多错字,还敢写情书!”游米拿着一封几乎错字满篇的情书哈哈大笑,笑得来脸都埋到了纸上。

“我爱你,希望你做我的女朋友......哎,年轻人,学业为重呀!”游米一脸认真地评价着这封言辞直白的情书,似乎自己很爱学习一样。

“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这句话啥意思呀?你们谁来解释解释。”对于语文不好的游米来说,那些古文情诗,完全超出了她的理解范围。

就在游米将情书当消遣的事情被同班的女童鞋们大肆宣扬后,大家给游米的新晋头衔“女神”后面添加了一个“经”字。

就在大家为中考奋斗的时候,不喜欢读书的游米选择了就读水厂的职业学校,这样一毕业就可以进水厂工作,女承母业。当然,水厂的职业学校也是需要考进去的,毕竟是给自己的厂里筛选输送人才,即使有裙带关系,也需要正儿八经的考试。

而考运极佳的游米,以第二名的成绩考了进去,从此走上了成为水厂厂花的道路。而在这里,她认识了一帮闺蜜,有的是真闺蜜,大家相伴了十多二十年;有的是塑料姐妹花,当面笑嘻嘻,背后妈妈丨逼。也在这里,她升华成了一名真女神。

当再次见到快要从职业学校毕业的游米时,我感慨万千:居然又长高了,而且还白了,还学会了化妆,妖精!

游米看到了我,也跑过来热情拥抱。

“你怎么还是那么矮!”她总是能说出让人想揍她的话。

“这么久没见了,你没发现你我之间有了隔阂吗?”我认真道。

“难道不是身高的隔阂?”游米摸了摸我的头。

“你不觉得你的胸有点咯着我的脸吗?”这时的游米,三围已经开始让人喷血。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