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游米的第二次
作者:吸血小妖兔  |  字数:9111  |  更新时间:2018-09-07 12:39:15 全文阅读

很快,暑假就到了,本该和男朋友缠缠绵绵游山玩水的我,却被召回来陪游米相亲。

我很不愿意,所以哀求母上大人,放我和男朋友去红尘作伴。

母上大人却说:“饱汉不知饿汉饥,你都有男朋友了,你姐还单着呢。每次和你姑爹一起打麻将,他就会用那种哀怨的小眼神儿看我,说妹妹还跑到姐姐前面去了,然后就不停地碰我的牌,点我的炮。”

“呵呵,是你牌技不如人,关我什么事儿?”我在电话里喷着冷气,皮笑肉不笑地说道。

“你老娘我的牌技,在水厂都是闻名遐迩的。再不给你姐找个男朋友,估计你姑爹看我的眼神会从哀怨变成怨愤。”母上大人清了清嗓子,抬出一副慈禧太后的语调说道:“小兔,别以为哀家不知道你那点小心思。什么红尘作伴,一起复习一起进步,我看是缠缠绵绵你侬我侬吧。你还是给我早点滚回来,我可不想这么早就当外婆。”

“阿花(这是我给母上大人取的小名)!说什么呢?人家还是个孩子。”我红着脸皮蹬了蹬脚,立马把电话给挂了。

虽然霸气的挂了母上大人的电话,但我还是拖着沉重的步伐,带着悲桑的心情回了家。

尽管知道母上大人催我回来的主要目的不是为了陪游米相亲,而是不想让自己的辈分提前升级,但看到游米后,我还是把她当成了罪魁祸首,并且连续好几天都没有给她好脸色看。

“小兔,你回来啦,怎么没和你男朋友找个山清水秀的地方研究人体结构去?”游米热情地拥抱了我,顺便用胸部狠狠地袭击了我的脸。

“好好说话,把你的胸拿开。”我埋首于游米的双峰间,瓮声瓮气地说道。

“嘻嘻,你回来太好啦,我们又可以把酒言欢了。”游米推开了我,满脸堆笑。

“你又黑了。”我故意带着恶毒的语调说道,“你买的那些美白面膜都是假货吧,用了这么多,怎么还越来越黑了。”

“这不夏天到了嘛,黑点也好,半夜走在路上不容易被人看见,被打劫的几率也就小了。”游米大大咧咧地,完全听不出我的讽刺。

“那你可以再黑一点,这样我俩半夜走在路上,别人会以为我俩是黑白无常。”在游米面前,我唯一的优势就是白,我俩站一块就是白加黑。

白天服白片睡得香,晚上服黑片睡不着。

就在我不高兴和游米没头脑的几天后,游米迎来了人生中的第二次相亲。

因为第一次的相亲经历比较愉快,所以游米对这第二次的相亲就充满了期待,希望遇到一个跟大海一样帅,比大海高,比大海风趣幽默的对象,以唤醒自己的爱情萌芽。

在见面前的头天,游米去理发店剪了个波波头,齐刘海加蓬松短发,不仅让她的发质看起来浓密黑亮,也让她整个人看起来至少小了两三岁。等她顶着波波头,穿着蓬蓬裙从理发店出来的时候,估计她要叫我一声“姐”了。

见面的地方还是在良之缘,我们提前到来,等游米落座后,我便坐到了她侧后方的位置上,以便全方位多角度地观察今天的男猪脚。

我俩都把手机放在桌上,以便随时短信沟通。

就在离约定时间还差一分钟的时候,一位长得圆滚滚,面容似弥勒佛,发型似涨潮时的地中海,满脸堆笑的男性推开了良之缘的大门。

因为他的外形实在是太有特色了,所以我忍不住多看了几眼,发现他进来后就在四处找人。右手拿着纸巾擦汗,左手放在大腿外侧来回擦拭,似是因为天热,又似是因为紧张。

当他看到游米后,就拿出手机拨打起来。

“酒干那倘卖不......”游米的手机响了。

对于这个手机铃声,我很怀疑是不是我姑爹设的,以提醒游米喝酒的时候尽量斯文点。

当男子看到游米接起电话后,就把电话掐断了,然后直接走向游米。

“游米你好,我是谢晓峰。”自称谢晓峰的男子笔直地站在游米跟前,然后在说完话后,便向游米做了个弯腰90度的鞠躬动作。

礼貌得...有点过了,吓得游米差点把刚喝进嘴里的水给喷出来。

“嗯嗯嗯...”游米努力地把水咽了进去,“您,请坐。”游米也站了起来,对着谢晓峰点了点头,抬起右手,邀请他入座。

“哈哈哈哈哈....”我在后面无声地笑着,想到游米说的“跟大海一样帅,比大海高,比大海风趣幽默”,我笑得更欢了,直接伏在桌上,把头埋进了手里。

我对游米的怨气,也因为今天的相亲的对象,而一扫而空了。

等我终于笑够了,直起身子,擦了擦眼角的眼泪,然后拿出手机给游米发了条短信。

“比大海丑,比大海胖,比大海矮,比大海头发少O(∩_∩)O哈哈~”

游米瞟了一眼手机上的短信提示,没有搭理。

“您喝点什么?我先来一会,就先点了,你不用管我哈。”游米将菜单推到谢晓峰跟前,特有礼貌的样子,还用了“您”,可能是被谢晓峰那90度的弯腰鞠躬给震慑到了。

“我第一次来,也不知道这里有啥特色的饮品,不如你帮我推荐推荐,能解渴的就行。”谢晓峰落座后还在不停地擦汗水,似乎良之缘的空调并没有将他身上的热气吹走。

“白开水吧,”我在后面嘀咕道。

“他们这的气泡水还不错,味道好,还能解渴。”游米指着菜单上气泡水的图片给谢晓峰看。

“那就听你吧。”谢晓峰很随意,一直都是笑呵呵地,一副普度完众生的愉快模样。

“服务员,来杯气泡水。”游米唤来服务员。

“这环境挺好的。”谢晓峰左右看了看,“就是感觉人手分配得不好,有些人很忙,有些人很闲。”

听到谢晓峰这么说,游米也四处看了看,“好像是这样,有些闲得来太明显了,也不过去帮帮那些手忙脚乱的同事。”

“这就是他们门店经理的管理问题了,长期这样下去,肯定会影响整体的服务水平。”谢晓峰收起笑脸,很认真地说道,弥勒佛瞬间变成了如来佛。

“你好像很专业嘛,也是做这行的?”不管谢晓峰的外形有没有让游米失望,但游米依旧会主动寻找话题,以免冷场。

“差不多吧,我是做酒店的,这是我的名片。”谢晓峰费力地从裤子兜里拖出一个名片夹,从里面取了一张名片,然后起身,双手将名片递给游米。

“米拉亚酒店,”游米看见名片上谢晓峰的身份是副经理,心道难怪能做出与身材不符的90度弯腰动作,这是服务性行业的标志性动作呀。

“是新开的吗?好像没听过也。”游米对这家酒店的名字比较陌生。

“是呀,就开在新城区的购物中心旁边,”谢晓峰将屁股往前挪了挪,倾身向前,“米拉亚看似是商务酒店,但装修风格是按北欧民宿客栈的风格来的,所以整体呈现出了一种休闲、自然以及简约的感觉。与其说是酒店,不如说是另一个家,一个在异国他乡的家。我们的主旨是让客人觉得,换个地方还是家。”

“那挺不错的,现在川C好像还没有这种风格的酒店。”游米对新生事物都有很强烈的兴趣,“有没有照片,让我看看。”

“有的,有的。”谢晓峰拿出手机,从相册里调出了酒店照片,然后递给游米看。

“你看看,色调以白色为主,家具基本是以原木为主,用许多绿色植物做点缀。”谢晓峰趴在桌上,很仔细的给游米介绍到。

游米看了看谢晓峰那泛着油光的半秃头顶,说道:“恩,挺亮堂的。不过,这么多植物,照顾起来会不会很麻烦?”对于从没养活过半株植物的游米来说,看到这么多的绿色植物,便开始担忧起它们的未来。

“我们请了很多专门的园艺师来打理,因为绿色植物是我们的特色之一,希望客人能有置身于大自然的感觉。”谢晓峰连比带划地向游米介绍着自家酒店的特色和优势,把游米当成了一个潜在客人,而不是相亲对象。

“我出差和旅游住的都是普通的酒店,就是典型的宾馆装修风格,给人的感觉就是个睡觉的地方,睡一晚就闪人,天亮以后说再见,跟一夜情一样,哈哈哈哈。”游米,请矜持一点。

“一夜情,呵呵,挺形象的。”谢晓峰抬起头笑呵呵地看着游米。

“如果遇到像米拉亚这样的酒店,我肯定愿意多住几晚。”游米很真诚地说道。

“真的吗?你觉得我们的酒店真的可以给人想多住几晚的感觉吗?”谢晓峰两眼放光,满脸期待。

“是呀,光看照片就很喜欢,不过还是要看服务好不好,如果服务不好,那也没办法。”游米不会一味的奉承。

“这个你放心,我们酒店所有的服务人员都是我亲自挑选培训的,不管是专业性还是服务态度,都是最好的。要不,请你去住一晚,亲自感受一下,顺便给我们提点意见,你看好不好?”谢晓峰笑呵呵地看着游米,满脸真诚。

“呵呵,你们是在相亲好吗?游米,不要被带偏了。”我正在给游米编辑短信。

“小兔,我们今晚去米拉亚住一晚好吗?你就给你妈说今晚住我家。”我的短信刚编辑完,还没来得及发送,游米就转过头来朝我喊道。

“额,好吧。”我只能扶额,冲看过来的谢晓峰呵呵地笑了一下。

“这位是?”谢晓峰看到我后就立马站了起来。

“我表妹小兔,今天陪我来相亲,现场观摩。”游米,你不需要这么诚实。

“哦,是来观察我的吧?”谢晓峰也很大方,走过来向我90度鞠躬,“你好,我是谢晓峰,你表姐今天的相亲对象,请多多指教。”

“呵呵,你好。”难道只有我才觉得气氛比较尴尬吗?

“这是我的名片。”谢晓峰从裤子兜里拿出名片夹,将一张名片双手递给了我,“两位现在有空的话,我可以带你们去参观参观酒店。”

“好呀好呀!”游米一脸兴奋,已经从相亲模式切换到了玩乐状态。

于是,相亲变成了酒店一日游。

我们坐上了谢晓峰的车,游米坐副驾,我坐后排。

看着前面的两人,一个头发稀薄,一个头发茂密;一个圆润饱满,一个纤细苗条。

我居然有一种分外和谐的感觉,如果胖乎乎的谢晓峰成了我姐夫,便可以成功地拉低游米今后孩子的基因,想到这里,我忍不住对着两人的背影坏笑起来。

车子来到了一栋白色大楼前,大楼的外形中规中矩,但进门后才发现进入了一个绿色的世界。

大片大片的落地玻璃窗,呈现出明亮宽敞的感觉;高矮错落的绿色植物,让人有一种置身丛林的感觉;白色系的色调中搭配着原木色的家具和灰色的沙发,时尚而简洁。

果然是别具一格的酒店,就像闹市中的世外桃源,给人一种宁静致远的感觉。

“小兔,你看,他们的玻璃窗擦得好干净。”游米的关注点总是和别人不同,只见她一脸兴奋地趴在一扇玻璃窗前面,对着玻璃做出各种鬼脸,让路过的行人都忍不住回头看了看,以为这是行为表演。

“把你的爪子拿开,不要把人家的玻璃弄脏了。”我赶紧把游米从玻璃窗拉开,生怕别人误会她的智商。

“快看,这盆植物都比你高,哈哈哈,快站到它跟前来,我给你拍张照,发给你妈看。”游米将我拉到了一盆不知名的植物跟前,非要我和那盆可笑的植物合影。

“不要!麻烦你矜持一点,你今天是来相亲的。”我提醒着游米,用手挡住了她手机的摄像头。

谢晓峰笑呵呵的走过来,将我们领到了窗边的位置坐下。白纱窗帘将外面的烈日弱化成了缕缕暖光,射在我们身上温暖却不火辣。

吹着空调,喝着饮料,感受着阳光和植物的包围,让我们有一种正在旅游度假的错觉。

“游米,小兔,感觉如何?”谢晓峰在我们对面坐下,一脸笑呵呵地看着我俩。

“感觉很棒,像在度假。”游米喝着饮料,看了看四周。

“嗯嗯,确实像在度假,不过好像客人比较少,是新开的缘故吗?”我发现诺大的酒店里,客人只有三两只。

“哎,才开没多久,加上我没有太多做推广的经验,所以现在客人还不是很多。”谢晓峰叹了口气。

“打打广告呗。”游米建议道。

“打过了,但不是很理想,所以需要一些亲朋好友帮着推荐推荐。”说到这,谢晓峰双手在大腿上擦了擦,“游米,小兔,如果你们住着觉得不错,可以给亲朋好友推荐推荐,到时候一定打折。”

“好啊,不过你放心,就这酒店的风格和位置,以后客人肯定会多的。”游米判断得不错,先不说酒店的风格,米拉亚开在新城区的购物中心附近,离长途汽车站也近,以后肯定不缺客流。

“谢谢,谢谢。游米,我一直想问你,你的头发长得这么好,是不是洗发水用得好?”忽视了游米的脸蛋儿和身材,谢晓峰的关注点居然在游米的头发上。

“我天生头发就这么多,和洗发没关系。”游米得意地说,还用手捋了捋头发。

“真羡慕,我听他们说霸王洗了可以让头发更浓密些,可是我洗了这么久,也不见多长出一根来。”谢晓峰也抬手捋了捋头发,不过他碰到的地方基本都是光秃秃的头皮。

“呵呵,广告看看就是了,不用太当真。”游米忍不住瞟了一眼谢晓峰的头发,觉得如果有一天他被人种了青青草原,草原也不会茂盛。

“谢总,这是两位女士的房间钥匙。”一位女服务员走过来,将钥匙递给了谢晓峰。

她看起来也就20出头,白净秀气,小家碧玉的模样。她看了看我,又看了看游米,然后又在游米的脸上、腿上以及胸上停留了数秒后,略带乖巧地看着谢晓峰,等待谢晓峰的下文。

“好的,小玉,谢谢你。这两位是我的朋友,游米和小兔。”谢晓峰看了看小玉,又回头对我俩说道:“游米,小兔,这位是我们的大堂经理杨小玉,有任何事情都可以找她。”

“小玉,你先去忙吧,我带她俩去看看房间。”谢晓峰拍了拍小玉的肩膀。

“好的,谢总。”小玉红着脸走开了,离开前还偷偷瞄了游米一眼。

这一眼让我嗅出异样,可是除了我,游米和谢晓峰还是一脸笑呵呵地看着对方,毫无察觉。

而游米好像受着谢晓峰的影响,也是一脸笑呵呵,毫无女神的高冷范儿。

谢晓峰将我们安顿好后,就先离开了,说晚上请我们吃饭。

房间很宽敞明亮,标间的格局,装修却是宜家风格,简洁大方。

进屋后,游米便东看看西瞅瞅,一脸好奇。我则躺在床上,看着游米像只老鼠一样,蹿来蹿去。

“游米,你是不是忘了今天是来干什么的?”我撑着头看着她。

“相亲呀,这不是挺顺利的嘛。”游米也躺了下来,一脸惬意的模样。

“那你对觉得和谢晓峰能发展不呢?”我接着问。

“额,我没往那个地方想也,我就觉得他人挺好的。”游米抓了抓头发。

“我再次提醒你,你不是来交朋友的,是来交男朋友的,你可不可以不要每次都跑偏。上次和大海就折腾了将近半年,结果却和人家说还是做朋友合适。你这不仅是在浪费别人的青春,也是在浪费自己的青春。”我忍不住教育她,顺便心疼下还默默单恋着游米的大海哥。

“可是我觉得谢晓峰也不像是来相亲的呀,他除了热情地推荐自己的酒店外,对我好像并没有多大兴趣。”游米发现谢晓峰也跑偏了题。

“他还是对你有兴趣呀,对你的头发有兴趣,哈哈哈哈哈。”一个正常的男人,面对一个美女,关注的不是她的美貌,而只是她的头发,这也是挺奇葩的。

“我觉得他看我头发的时候,两眼有泛光。早知道他发量少,我就不该弄这个发型,让人家自卑了。”游米嘟了嘟嘴。

“以后你还是先让介绍人给你看了照片再来,不是每一次都会遇到大海的,更多时候都是小河、小溪,甚至是阴沟。”我觉得游米也是心大,每次都不看照片就直接来,也不知道面对的是惊喜还是惊吓。

“嗯啊。”看到谢晓峰的第一眼,游米已经觉得王子这次又迷路了。

“如果他晚上提出交往类的问题,你直接拒绝呀,这次不要浪费彼此的时间了。”我提醒道,生怕游米又像对大海一样,给人希望,又让人绝望。

“晓得了。”话是这样说,但游米直觉谢晓峰对自己其实也没多少意思。

我俩就这样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聊着就睡着了。

晚上谢晓峰请我和游米在酒店的餐厅吃饭,西餐,排场挺大的,看得出来他对这次晚饭很用心。

“怎样?牛排还不错吧?”谢晓峰热情地问道。

“不错啊,肉质很鲜嫩。小兔,你觉得呢?”游米问我。

“恩,不错。”其实我很少吃肉,但是碍于谢晓峰的热情,我还是勉强吃了些。

看着游米切着那份五分熟的牛排,我忍不住瞟了眼游米,发现她并没有说得那么惬意,每塞进一口肉,囫囵咀嚼两下就吞下去了,接着就不停地喝水。

我想,估计她未来的很长一段时间都不会再吃牛排了。

“谢总,这是您要的红酒。”杨小玉拿了瓶红酒过来,看了看游米,将酒瓶递给了谢晓峰。

“小玉,谢谢你。”谢晓峰笑呵呵地接过酒瓶。

“来尝尝我自己存的红酒,你们喝酒没问题吧?”谢晓峰望着我和游米,问道。

“没问题!”游米看到红酒后,就更加兴奋了,眼睛都瞪大了。

“矜持呀,游米,千万不要把人家给喝趴下了。”我在心里默默地嘀咕着。

起先,游米还喝得很淑女,毕竟是红酒,态度要端起来。看着她坐得笔直,长手指夹着红酒杯,摇晃几下后,便拿到鼻子前嗅嗅,再轻抿入口,然后闭上眼睛,故作回味的样子。

“装,继续装!”我在心里哼哼道。

可是喝着喝着,游米就奔放起来了,不停地给自己倒酒,给我倒酒,给谢晓峰倒酒。

“游米的酒量挺好呀,脸都不红一下。”谢晓峰喝了两杯后,脸开始红了。

“何止是挺好,很快你就会见识到。”我小口地抿着红酒,在心里嘀咕道。

“呵呵,还好啦!”游米摆了摆手,假谦虚着。

“相了这么多次亲,第一次遇到像游米这么随性的女孩。”喝多后,谢晓峰的话也多起来,而且不像白天那么拘谨了。

“开始了,开始了,要表白了。”我继续在心里嘀咕着。

“我一直很奔放的。”游米,请不要在一个男人面前说自己奔放好吗?

“哈哈,我之前遇到的相亲对象,看到我这形象后,就打退堂鼓了,坐下来没聊多久就说有事要离开。”谢晓峰喝了一口红酒,继续说道:“哎,我也知道自己长得丑,所以才拼命工作,以为有车有房了,就会有人喜欢自己。谁知道那些主动接近自己的,都是看中我的钱,没交往多久就让我买这买那,感觉我的钱是天上掉下来的。只要我不满足她们的要求,她们就提出分手。我又不是富二代,我也是从农村出来的苦孩子,没钱读大学,就去酒店做服务员,好不容易混到现在,想找个适合的对象组建家庭,哪知道这么难呀!”

“那是她们太肤浅了,你人这么好,肯定会遇到适合的女孩子的。”游米安慰道,似乎忘了自己是对方的相亲对象。

“游米这么漂亮的女孩子,怎么也会来相亲呢?”谢晓峰问出了所有人的心声。

“被逼的,被家里人逼得。”提起这事游米就很郁闷,她还不到23岁,就被逼出来相亲,不知道的,还以为她有什么问题,才会顶着女神的光环落入凡间来相亲。

“谢总呀,你和之前的相亲对象也推荐过自己的酒店吗?”眼看着剧情走向悲情化,我立马转移了话题。

“叫我谢哥就好了,”谢晓峰红着脸,笑呵呵地说道:“是呀,因为我除了工作就有没其他爱好了,所以也不知道和别人怎么聊天。为了找话题,我就给她们讲讲酒店的事。”

“然后呢?”游米好奇道。

“然后她们都变成了我酒店的客人,呵呵。”谢晓峰不好意思的低头笑了笑。

“果然,又是一个把相亲当交朋友的人。”我在心里吐槽道。

“游米,我觉得你人挺好的,发质也好。”谢晓峰的脸更红了,“你不见得非要做我酒店的客人,可以试着做做别的......”谢晓峰的声音越来越小。

“来了来了,终于来了。”看到谢晓峰要开始表白了,我赶紧缩成一圈,尽量把自己假装成一团空气。

“我们可以做朋友呀,你这人挺好的,以后有合适的姑娘我就介绍给你。当然了,有朋友要住酒店,我一定推荐米拉亚。”游米笑呵呵地说道,并且向谢晓峰发出了好人卡。

“呵呵,好啊,谢谢你。”谢晓峰说完,赶紧喝了几口红酒。

收到好人卡的谢晓峰,在猛灌了自己几口红酒后,又恢复了笑呵呵的模样,开始问我们住过哪些酒店,有哪些深刻的印象。

“我从来不敢直接坐酒店的马桶,一般都是蹲在上面。”游米谈起了自己住酒店的经历。

“那不是很危险,万一踩滑了怎么办?”谢晓峰惊讶道。

“我平衡感好,从没失手,哦不对,失脚过,到是小兔,”游米不怀好意地看了我一眼,看得我全身起了鸡皮疙瘩,并生出一种不好的预感。“她平衡感差,有一次尿尿的时候踩滑了,摔得可惨了,哈哈哈哈哈哈哈!”

游米,你确定我们是姐妹吗?

“啊!那太惨了,那以后上厕所怎么办?”谢晓峰忍不住好奇道。

“以后她每次在外面用马桶的时候,都是保持半蹲的姿势,虽然挺累的,但至少不会因为踩滑而摔倒了,哈哈哈哈哈哈!”游米毫不顾形象地哈哈大笑,谢晓峰也跟着笑了起来。

呵呵,你俩开心就好。

“除了马桶,还有哪些忌讳?”谢晓峰继续问道。

“我们从不在酒店果睡,要么穿着睡衣睡,要么就是自带床单。”游米,关于果睡的问题,你可以不用说出来。

“为什么呀?酒店的床单都是在客人走后重新换的,都是干净的床单呀。”

“因为不想睡在别人液体残留过的地方呀,哈哈哈哈哈。”游米彻底奔放了。

“呵呵呵...”谢晓峰尴尬地笑了笑,“你们放心,我们酒店的马桶都是一次性坐垫,床单也是洗完后消毒的,你们担心的问题不会在我们酒店发生。”

晚饭吃到了9点多,谢晓峰已经微醉了,就同我们告别,让我们回房好好休息。

“啊,吃得好饱!”游米一进屋,就躺到了床上,还拿手摸了摸肚子。

“第二次相亲失败,以一张好人卡结束。”我躺在床上总结道。

“就是牛排太血腥了,一刀下去就见血,吃得我有点恶心。”游米完全无视我的话,还沉浸在刚才的晚饭中。

“谁叫你要五成熟呀,人家都是七八成熟,你真当自己是老外呀!”回想到游米那份血腥的牛排,自己也跟着恶心起来了。

“洗洗睡吧,你先洗还是我先洗?或者一起洗?”游米转过头,猥琐地看着我。

“我先洗!”说完就赶紧跑进卫生间,生怕游米追过来要跟我一起洗鸳鸯浴。

小时候每次和她一起洗澡,都是一种灾难。如果是在浴盆里洗,她会把水弄得到处都是,像水漫金山;如果是淋浴,她会为了和我争淋浴头,而把我挤来挤去。反正和她洗澡,就是一种噩梦。

就在我享受着泡泡浴的时候,房间门被敲开了,杨小玉带着两份甜品走了进来。

“游女士你好,这是酒店赠送的甜品,请品尝。”杨小玉用礼貌而呆板的声音说道。

“额,谢谢啊,不过晚饭吃多了,不知道还吃不吃得下。”游米接过甜点,感觉自己已经吃不下任何东西了。

游米放好甜点后,看到杨小玉还在屋里,似乎有话要讲。

“还有什么事吗?”游米问道。

“那个...那个...”杨小玉吞吞吐吐的。

“嗯?”游米疑惑地看着杨小玉。

“祝你和谢总幸福!”说完,杨小玉红着眼睛就跑出去了,连房门都没来得及关。

“这是什么情况?”游米一脸懵逼地走过去把房门关了。

“谁来过了?”我穿着浴袍擦拭着头发,从浴室走了出来。

“那个杨小玉,给我们送来了甜品,还送了祝福。”游米指着甜品说道。

“呀!都是我喜欢吃的,我想你已经吃不下了,你那份就给我吧。”视甜品如命的我,不管胃里有多拥挤了,都能为甜品留下一份位置。

“你吃吧,你怎么不问问她送了什么祝福?”游米觉得我没有抓住她话里的重点,但又不想直接说出来,而是希望我来猜。

“一年有365天的祝福?”我大口大口地吃着甜品。

“你吃慢点,没人和你抢。”游米一脸嫌弃地看着我的吃相,“她说祝我和谢晓峰幸福。”

“哦,她喜欢谢晓峰,我看得出来。”我没有多惊讶。

“我怎么没看出来?”游米呆呆地看着我。

“当年你都没看出来沈兰喜欢肚子疼,现在怎么看得出来杨小玉喜欢谢晓峰。”我噗之一鼻。

“切!”游米一脸不屑。

“你怎么看出来的?”高冷不过两秒,游米立马一脸堆笑的看着我。

“当时她来送钥匙的时候,起先看了我一眼,又看了你一眼,然后又盯着你的脸、大腿和胸看了几眼。临走前,又再次看了你一眼。晚上送红酒的时候,她又悄悄瞟了你一眼。如果她不是想和你一起插百合,就是把你当情敌来审视了。”我把今天观察的情况,一一向游米道来。

“你这样说,貌似有道理。”游米摸了摸下巴,“谢晓峰还说没人真心喜欢他,难道他没察觉杨小玉对他的爱慕之情吗?”

“我们是旁观者清,他们是当局者迷。”我道出了真相。

“要不我们去撮合他俩吧。”游米摆出了一张媒婆脸,“反正我拒绝了谢晓峰,他肯定还会继续相亲,然后继续收到好人卡,等他集齐一百张好人卡时,说不定人家杨小玉都嫁人了。不如我们去撮合撮合,说不定还能成就一桩感人的爱情故事。”

“想当媒婆,先在嘴角粘颗黑痣来。”尽管这样说,但我还是参与了游米的红娘计划。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