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引子) 瑶村没落
作者:金橘子  |  字数:3976  |  更新时间:2019-07-22 00:16:45 全文阅读

云雾缭绕的盘须山下,有一道水弯,水岸边青草绿地,绿地上盛开着鲜艳的各色不知名的花。遍野的花朵之上美丽的蝴蝶飞舞,眼花缭乱的蝴蝶之中,一个少女欢乐地在玩耍着。

粉嫩衣裙的少女追着一只漂亮鲜艳的蝴蝶,那欢乐的笑,那让人看了尤为舒服的画面可以让心生愉悦。

美人

好一副生动的画面。

远处树荫之下,一个满头白发的老道喝着美酒,静静的欣赏着美景和那娇小的身躯追着蝴蝶。

少女欢笑游乐间看到了那树荫之下的白须,她轻快地慢跑过去,眨巴着大眼睛,认真地盯着那悠懒在树下的白须老道。

“爷爷从哪里来的?”女孩稚嫩的脸庞眨巴着一双灵眸疑惑地问道。

白须老道懒懒地抬起眼皮,满目慈祥看着女孩,伸出手来指了指不远处那巍峨的盘须山。

女孩顺着老道的手势看向那盘须山后,不相信地一笑,“爷爷撒谎,怜霜的娘亲说了,那盘须山上没有人家。”

老道笑眯眯地抚着他的白须,淡淡地摇头不赞成她的话,“你没上过山,怎知那里就没有人家。”

“爷爷真是从那山上下来的?”少女蹲下身子,眨巴着她疑惑的水眸,不可相信。

“嗯。”盘须老道点点头,呵呵的抚须一笑。

“爷爷是神仙?”少女歪着脑袋,那可爱疑惑的模样很是让人喜欢。

“神仙啊?”盘须老道挠了挠自己的头,若有所思一样,吹嘟着嘴,“神仙,我盘须老道没见过,就算这……”盘须老道指了指天空,“就算这天庭之上的神仙下凡,我老道一个凡人也见不到。”

少女很失望的嘟嘴,“爷爷不是神仙啊?”

“你很想见到神仙吗?”盘须老道眯着眼探视着女孩的眼神。。

少女一同坐在树下,靠在盘须老道的手臂,昂头望去那盘须山。

“爷爷若不是神仙,怎住在那盘须山?那山可没有人上得去。”

盘须老道呵呵一笑,“那是没人找到上去的路。”

少女将目光收回直直盯着眼前的白发老道,一脸期待的问,“爷爷能带怜霜上山去看一眼吗?”

“怜霜村里的朋友都想见到神仙,可世上哪有神仙让凡人见过……”怜霜可爱的笑容停留在脸上,“怜霜觉得爷爷在那山上一定见过神仙,只是不愿告诉怜霜而已。”

“神仙——凡人自然是见不到,上个山就能见到吗——”盘须老道一脸慈祥的眯着笑眼,醉意朦胧的吹了胡须想入睡。

“老爷爷……您睡着了么,”少女轻摇着盘须老道的手臂,“怜霜真想上到盘须山巅,你就带怜霜去吧。”

盘须老道再次微微睁开眼睛,看着怜霜,“你喜欢蝴蝶?”话题转开,盘须老道没有直接答应她的要求。

怜霜点点头,“是啊,怜霜从小就很喜欢蝴蝶,喜欢它美丽的翅膀。”

盘须老道眯着满是皱纹的眼,神绪忧郁一闪,将怜霜的话停留在心里。

“蝴蝶么,是姑娘家都喜欢的,可它虽美,但不一定好。”

“为何不好?”怜霜不明白,恍似陷入沉思。

只见盘须老道手臂轻抬,刚才和少女玩耍的那只蝴蝶飞了过来停留在盘须老道的指尖上。

“你喜不喜欢这只蝶?”盘须老道闪着眸光问着少女,似认真似随意。

“很喜欢,它和别的蝴蝶有些不一样。”小怜霜一脸稚嫩,清脆的嗓音回着盘须老道的话。

盘须老道的手轻轻一动,蝴蝶飞走。

小怜霜视线瞧瞧蝴蝶离去并未注意到老道的眼神有着难言的深意。

“蝴蝶美丽的外表下并非真的美丽。”盘须老道突然说道。

小怜霜回眸不懂的看着老道。

“小怜霜啊……”盘须老道慈祥的笑着,“等到了你明白的时候,你就会知道的。”

“怜霜现在就想听——”小怜霜很认真的模样,“爷爷的可否说的明白点。”

小怜霜不明白盘须老道的话是何意,疑惑着大眼睛。

盘须老道只是笑笑,没有回答她,伴着酒劲眯眼入睡。

爷爷——

小怜霜轻呼,但见老道睡着了,也不再问下去了。

——————————

春风一过数十里,满树花飘宛如雪,春去冬来,一年又四季,繁花再次盛开。

盘须山依旧云雾缭绕,花开正艳,山下蝴蝶翩翩飞舞,犹如那年少女追蝶的画面,只是缺少了少女。

春日里的 广东泷水县, 晴朗的天空之下,广阔的平原之上,万马奔腾,呼啸而过,震慑山野。

马背之上是一个个粗壮的朝廷将士,手执一把把闪亮的大刀,一声声叫嚣的气音在平原之上气势辉宏。

从天而看,密密麻麻都是奔腾的马匹,或许是太过气势如虹,震荡万里,晴朗的天空突然阴沉下来。

烈风阵阵中朝廷大军的叫嚣声在这片大地上回响,响彻云霄,吓得生灵四窜乱跑。

你以为是军队演习,是操练,却不想是将士残忍的手握兵器来剿灭百姓。

“来啦!来啦!朝廷大军来啦!”

一声厮叫划破泷水县罗旁山区里瑶村,一村民惊慌恐惧奔跑着去报信,步子慌乱,跌倒又爬起。

在那村民慌乱地奔跑前去报信之时,奔在万马前头的那双厉目一凛,将手中大刀快速飞了过去。

刀中人倒……而那领头的大将没有一私的怜惜。

血,只看见血流了一摊,是那村民的血。

罗旁山瑶村的山庙里钟声响起,震彻村落,敲响钟声的和尚满目愁容,不该有悲。

村中瑶民从屋里奔出,惊慌逃命,懦弱的身体又怎能抵挡了大军。

“牛,不要了……”

“我的鸡啊……”

“我的山羊……”

“都不要了,都不要了,命要留着……”

和尚站在庙前心早已经不再平静,握紧佛珠的手在颤抖,默念着经文,望佛祖保佑。

站在村头的山石之上,头戴着白巾的汉子罗晏背着弓箭,满腔怒火,遥望着那卷尘而来的几万朝廷大军。

如此壮大,是他这辈子无法预料的。或许此刻他心中沉沦,有丝后悔,后悔不该出现,后悔不早日带离他要带走的人。

朝廷不顾这里的瑶民,不顾及他们的生命,是罗宴想不到的。

他昂天嘲笑,“罗旁山完了,瑶民完了……我也将毁在这了………”

垂下眼眸,罗宴的眼里甚是难过,“可是,我不该连累她……”

“主子……”罗宴突然双腿跪下,朝那遥远的北方看去,重重的叩下几个头,“原谅罗宴……”

身后众人不说话,满眼都是坚强。

噔噔噔……

一个兄弟从众兄弟中间急奔前来,“人还没找到。”

罗宴的眼眸再次低沉,有些颤动的吩咐那人,“必须找到,就算你等都死也不能让她有事。”

“是。”那人抱拳,带着几名兄弟离开。

罗宴看着眼前陪着的众兄弟,将手一举。

各路众兄弟挺着身躯,毫不畏惧,举着兵器呐喊道,“誓死反抗,我等都在,有一口气绝不让朝廷给灭了我们的信仰,害了这里的村民!”

“好!”罗晏一声怒喊,“拼了此命也要不忘我们的信仰,保护村民!绝不妥协!”

天苍之下,野茫之中,万马奔腾前,两广总督凌云翼那一身戟氅闪亮,没有一丝怜惜的神色里透着噬血,无视村民的性命。

终于伸出他那指令的手,在他毫不犹豫的命令下,万马冲进罗旁山。

顿时,只见罗宴怒喊一声——杀,一群头戴白巾的兄弟冲向朝廷大军。

刀剑相撞,震慑着整个罗旁山瑶民村落。

“杀——”只听到罗宴的呐喊和那身后上百个侠士的愤怒勇气。

箭,飞箭,带着火的飞箭穿过云霄,直落村房。火烧起来了,箭中了乱跑的村民身上。

山腰上, 和尚站在庙前,目中不再是空无一物,而是那万军刀下的亡魂。

是对是错,上天有反应吗?

和尚昂起头看了眼天,心中默念:“我佛慈悲……”

可佛听得到吗?

上天一定在看着,是,一定在看着。

~~~~

怜霜躲在灌木丛里,看着那残忍凶狠的狂兵,她的眼中充满了愤怒,可她娇小的身躯能做如何。

身侧灌木丛外,马碲之声狂奔而来,她抬头望去,看到了那锦衣卫飞鱼服,一队锦衣卫从她藏身面前而过,那赤马之上,那身着朱红的衣袍白面男子阴冷着神色,冲着她瑶村而去。

她不再躲避,从灌木丛出来,向自己的瑶村跑去。

村房被烧,村民被抓,尸体横乱,可还有她的家?

“娘亲呢……”

“阿宴哥呢?”

“怜霜——”

有人在呼她。

她惊慌回头,是大塄叔。她跑过去,扶起满身是血的大塄叔。

“为何?这是为何?”

“怜霜啊,你娘亲……”只有一口气的大塄叔连最后一句话都未说完。

“不,大塄叔……大塄叔……”

她手上沾满了血,是大塄叔的血,鲜红的血,刺痛着她的双眼。

她疯了,跑向自己的家,家在着火,火光冲天。屋前地上,那躺着一动不动的母亲。

“娘亲——”怜霜扑了过去。

满地的血,母亲的无声。抱着母亲,怜霜怎么也不相信。

不——为何这样!怜霜不明白。

她悲伤歇斯底里的呐喊震慑着万物,震动着那云雾缭绕的盘须山。

“抓起来!”

她听到了一声厉喝之声从身后传来。

心下之沉,也好——

她 悲愤地回过身,怒瞪着那马匹之上冷漠的素容,以及他身后成队的兵卒。

“报上名字!”她嗤笑。

话淡而冷,静而不慌,这不是她这个年龄该有的沉冷。

凌云翼怔色之时淡淡一笑,“本官两广总督凌云翼。”

她冷嗤一笑,“好,我祝怜霜记住你了,我在此向天发誓,你凌云翼这辈子不会有好下场!”

凌云翼嗤笑,皱眉间额上的头纹成了线条,轻笑地看着这个胆大不怕事的女孩。

“小姑娘,你此时就不会有好下场了。”

只见那只下令的手再次一挥,他身后的兵卒欲上前抓捕。

可骄傲的美人,倔强的美人在眨眼间从地上捡起一把刀来,往自己的脖劲抹去,可就算突然有人飞来一把匕首将刀打下,可刀口还是割到了那雪嫩的脖劲。

凌云翼还未反应过来,那淡粉色的衣裙上已经被滴了血迹。

粉嫩的美人倒下了,倒在了凌云翼诧异的眼眸之下。

一时震慑了他的眼,他半天未反应过来。

怜霜看着那抹朱红色衣袍的少年从马背上下来跑到了她的面前,呼着她,“为何要这么傻?”

她伸出手来扯住那人朱红的衣角,恍惚在向他请求,请他救救乡亲们,可她再也说不出话。怜霜不曾想到在她离世最后一眼见到的这个少年,向他请求救救乡亲们的少年,在以后会与她纠缠不清,与她的命运相连,是她活下去的药灵。

那从脖颈处流出的血已经浸湿了她的衣襟,流在地面泥土上。她想抬眸看一眼那少年的脸,可眼睛已经迷糊看不清,只感觉到那淡淡的轮廓。

“姑娘,坚持住,坚持住……”

她听到少年的声音在呼她,可声音越来越轻,轻得她听不到了。

绝望在心,悲伤在心,死了真好,可以和乡亲们一起而去。

和尚悲了,佛祖悲了,天悲了……那朱红衣袍的少年也沉眸静默了。

顿时狂风来袭,漫天卷起雾灰,吹倒屋舍,吹起尸体……吹得凌云翼和那少年睁不开眼。

等风沙而过,风声而停,凌云翼再次看去那倒下的一双水灵的眼睛。

人在哪?

那摊血水还在,可那少女却不见。这是怎么回事?

那袭朱红色的飞鱼服少年突地双脚跪了下来,跪在了那摊血水前,久久的悲伤,久久的难过。

这并不是他的意思,希望她能明白,希望这里所有死去的瑶民明白。

可他们明白吗?

女孩明白吗?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