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玲珑御

正文第十章

[更新时间] 2018-09-02 17:50:15 [字数] 2128

“小儿何敢!”一声断喝,刘烁已经被拍飞了出去,只见小兽身旁背手立着一个老道。##*+|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清…清风师祖…”蓝衣男修看着老道颤抖的跪在了地上,刘烁挣扎着爬了起来,咳出一口血,“清风师祖,我…我…”##*+|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清风真人重重的哼了一声道,“哼,我这金睛兽在天正宗里还没受过这般委屈。”原来这就是之前那只傲娇的金睛兽,“既然你以自己的破珠子为傲,老道就让你尝尝什么是真正的午火雷炎吧。”瞪眼间,只见刘烁周围劈啪作响,升起一圈紫色的网,越缩越紧,这网似火非火,似电非电,只一下连惨叫声都没有,刘烁就化作一道清烟随风而散。##*+|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便宜你了!”清风真人斜眼,看了一眼跪在地上的蓝衣弟子,“你叫什么名字?”##*+|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我叫…我叫钱蒙,请师祖饶命啊!”##*+|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清风真人没有理他,而是抱起金睛兽,抬眼看了一下伍博南,“嘿,这娃娃不错,虽说资质不是特好,但是均衡有秩,和老道走吧。”说罢一道灵光,清风真人,金睛兽,伍博南同时消失在了原地。##*+|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呼…”看着清风真人消失,钱蒙顿时瘫坐在地上,缓了好一会儿,伸手掏出一把匕首,一下的挑着缚在腿上的敷蔓萝,不禁嘀咕,“这丫头是撒了多少种子…”##*+|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边郑瑶还昏迷的趴在地上,手掌正搭在金睛兽乘凉的小翠竹根部,鲜血一点一点被翠竹吸收了,本来翠绿的竹子,因为吸收了血液渐渐地呈红色,直到最后一片青色竹叶变成血红,整个红竹散发灵气,顺着郑瑶手心而入,自行运转周天。##*+|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郑瑶身上那看起来可怖的伤痕竟一点一点恢复的完好如初,旁边的翠竹这时也变得透明起来,随着灵气进入郑瑶的掌心,经过经脉运行一个周天后,停在了丹田之中,而郑瑶的脐上一寸灵光闪过出现了一片竹叶型的印记,如同刺身一般。##*+|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钱蒙处理完敷蔓萝,走过来看着昏迷在地上的郑瑶伤痕完好,想来可能是清风真人治疗的吧,现在看这个师妹是不能得罪了,亲哥是和硕真人的弟子,朋友又让清风真人收了,后台够硬啊!##*+|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不是我诚心要害你,我也是受人之托,现在把你送回去就当是结个善缘,还了这一报了。”说着背起郑瑶往储新院而去。##*+|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郑瑶醒来,看着头顶的床幔,缓缓地坐了起来,郑瑶动了动手脚,并没有任何不适,“我,是不是在做梦?”##*+|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吱呀”一声门开了,明华走进来,看到坐起来的郑瑶道,“你醒啦?”##*+|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师姐…”郑瑶转头看着进来的明华,喃喃道。“还认得我,可见是没什么大事了。”听见明华的打趣,郑瑶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师姐,我…”##*+|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不必多说了,”明华制止了郑瑶的话,递给她一瓶丹药,“你们的事钱蒙已经和子禾师祖说了,原也不是什么大事,只可惜人心不足,那刘烁也是自作自受。”之后便把钱蒙把她背回来和后来被子禾真人叫去问话的事告诉了郑瑶。郑瑶听了沉默不语,半晌道,“原是我修为太低,怨不得任何人。”##*+|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明华看着垂头的郑瑶,斟酌说道,“师妹,有些话想了想,还是和你聊聊,修仙界是个弱肉强食的世界,只有实力才是硬道理,你有实力说什么错的也是对的,没有实力说什么对的都是错的,经此一事,希望你能明白这一点,郑鑫师弟和博南师弟的前程已经算是明途了,只要按部就班的修炼,成就大道是早晚的事,你资质不算太好,以后万事只能靠自己,外力有时候是借不上什么的,你明白吗?”##*+|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明华也算是看着这个师妹成长的,同是女修,资质都不好,所以她对郑瑶就多关注了一些,看着郑鑫成了和硕真人弟子后,郑瑶的飘飘然,修炼也不再是那么勤奋了,她便暗暗摇头,没有实力的虚荣在修士身上出现,无疑是最致命的。听着明华语重心长的话,郑瑶点头,“师姐放心,我明白,我有点儿累了,想休息一会儿。”##*+|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明华站起身,“师祖说过,有时劫难就伴随着机缘,你不必想太多,焉知不会因祸得福,你看博南师弟,若不是这次的事,可能也不会入到清风师祖门下,师妹好好休息,有事去找我就是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明华出去后,郑瑶缓缓躺在石床上,无神望着头顶的土黄色床幔,她想着弟子会那天,看到二哥被和硕真人收为弟子后,她也是非常激动的,觉得与有荣焉,他们的资质都不是很好,两个三灵根自己是四灵根,修仙界以灵根纯度来辨明资质,灵根越少,资质越好,修炼起来也事半功倍。##*+|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等到二哥炼气五层,伍博南炼气四层时,自己才炼气二层,她并不是想象中的那么平淡,他们之间的差距越来越大,等他俩离开了储法院,自己就是个可以任人欺凌的小女孩。##*+|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可是二哥一跃成为了结丹师祖的弟子,那就不同了,她就是结丹师祖弟子的妹妹,是储法院结丹掌事师弟的妹妹,谁还会欺负她,谁还能欺负她,弟子会那天晚上她甚至激动的睡不着觉。##*+|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跟着别人走,走的是别人的路,就像世上没有两片相同的叶子,也不会有两个相同的人,你修的道才是你与天地并立的根本。”脑海中毋的响起炼气初成那天贺修师叔讲给他们这些新人弟子的话,别人的终究是别人的,自己修的才是自己的道吗?##*+|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郑瑶喃喃道,“太假借外力了么?是啊,弟子会上二哥并不轻松才拿了魁首,成为了和硕师祖的弟子,这是二哥自己的机缘,与我没有半点关系,我可以享受这个给我带来一时的优越感,但这并不会成为我永远的庇佑,难道我会在储法院待上一辈子吗?不,我也要和二哥他们一起,一起在这仙道上更远更长久的走下去!”郑瑶的眼睛越来越有神,声音也越来越坚定。##*+|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师姐说的对,凡事应该靠自己,靠别人得来的,算的什么!”郑瑶说罢,翻身坐起,身上灵气翻涌,这是她第一次心境上的突破,放观天正宗,以炼气二层修为突破心境的人,可能还没出现过呢。##*+|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作者有话说: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路要走,花卷儿也会加油的哦!
[+展开]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