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构陷
作者:姬九狸  |  字数:2008  |  更新时间:2018-09-01 11:11:19 全文阅读

谷柒月脸色骤变,前世她与雪卿成婚时母妃就已经幽居冷宫,疯癫数年,到底谁不肯放过她?明明,明明她死在姬擎苍和季赢手中时母妃还好好的!

那人话音刚落,姬怀瑾便身形一动,没了踪迹。

谷柒月回过神来立即靠着魅影鬼步追了上去,感觉这迎面而来的风像利刃一样刮过她的肌肤,似乎连皮肉都要撕开。

雪卿,雪卿……

她心中惊惧交加,忧心他承受不住失去至亲的痛苦,更怕是因为她醒来后改了自己的命数却害死了母妃!若是如此,若是如此她该如何承受?又如何爱他!

“去看看。”雍帝沉默良久,缓缓起身,带着群臣出了勤政殿。

蓝曦宫内打斗声不断。

谷柒月到的时候,一眼就看到正殿的白玉石阶上躺着腹部被刺穿的蓝贵妃,鲜血横流,姬怀瑾正背对着她半跪在石阶前,背影寥然孤寂,仿佛将周身的一切喧嚣孤寂都排斥在外。

庭中,相思浑身是血几乎看不清原本样貌,身上剑伤刀伤深可见骨,握着策鬼鞭的手在不住的发抖……

她的周身被御林军和皇室影卫将她里三层外三层的围的水泄不通,刀剑高举,作势便要齐齐朝着相思砍去。。

“住手!”

谷柒月连忙喝止,几步上前扶住相思的身子,骇的花容失色,她怎么会伤成这样?

“月公主,你这影子闯入蓝曦宫谋杀贵妃娘娘,你难道要徇私舞弊不成?”御林军统领厉声问道。

谋杀贵妃,莫不是……谷柒月眼前发黑,差点站不稳,视线缓缓的移到相思手中的策鬼鞭上,鞭身血迹已经凝固,血腥味冲鼻的让她几欲作呕!

不,不可能,相思素来沉稳懂事,断然不会做出这等悖逆之事!

“小姐,不是,不是我!”

相思嘴唇发白干裂,鬓发散乱,双手抓着谷柒月的手急急的说道。

谷柒月轻轻拍了拍她的手,安慰道:“我知道。”

她目光哀恸看向姬怀瑾和蓝贵妃,听着相思传音将事情简单说了一遍,心中大概有了底气。

这分明就是个局,针对雪卿和苍雪崖的局!

就在此时,雍帝等人踏进了蓝曦宫,御林军和皇室影卫纷纷跪倒行礼。

他平静的视线在殿中扫视一圈,最终落在了双眸紧闭,衣衫被血浸透的蓝贵妃身上,须臾,移开视线,抬脚往这边走来。

雍帝越是平静,谷柒月就越是胆寒,立即将相思护在身后,警惕的看向雍帝。

“就是她,陛下,就是她拿鞭子杀了娘娘。”

潇儿从后面冲出来跪在地上,泪流满面的指着相思大喊。

谷柒月能感觉到相思的身子蓦地僵硬,轻微的颤抖着,她压低声音宽慰道:“放心,有我在。”

这一世,她定会保护好他们!

“拿下!”雍帝沉声道。

谷柒月皱眉,这未免也太武断了!仅凭潇儿几句话,便可以认定是相思杀了蓝贵妃?

“陛下,相思是我的影子,她若是真的犯下这大逆不道之罪,苍雪崖必然给出个说法,可若不是她做的,我也绝不会任由旁人伤她半分。”

说罢,谷柒月转头对着始终静默如玉雕般的姬怀瑾道:“王爷也认为是相思杀了蓝贵妃?”

姬怀瑾背影一颤,缓缓起身,径直抱起蓝贵妃的尸体走到廊下的软塌轻轻放下,转过身来,清冷如玉的容颜上看不出情绪。

他的眸深邃如幽谭,再不是超然物外的淡漠而是一种万物破灭的死寂,唇色发白如透明,呼吸沉重,脚步虚浮明显受了不轻的伤。

谷柒月呼吸一滞,心痛的她几乎快要站立不住,他到底是拖着怎样的伤痛还来经历这些?

“你想说什么?”他启唇,声音微涩。

众人出乎意料再没有动作,静静的看着这一幕。

“杀人总要讲求动机,相思与母……”谷柒月惊觉不对,连忙改口,“与贵妃素无仇怨,又是第一次进宫,蓝曦宫地处偏远,寻常连迷路都未必能走到这儿来,说是谋杀的确牵强不是么?”

面对他的眼,她总做不到滴水不漏,差点一句母妃就脱口而出!

“她是杀红了眼!”潇儿哭着接口道,“娘娘素来心善,从不与人为敌,这人丧心病狂,见人就杀,陛下,王爷,你们要为娘娘做主啊!”

谷柒月皱眉,潇姑姑是母妃的陪嫁丫头,多年来忠心耿耿,可她今日所为,实在让人生疑!

“姑姑说相思杀红了眼,那请姑姑告诉我,除了贵妃娘娘,这里可还死了一人?既然没有,何来杀红眼一说?”谷柒月嗤笑一声,指着姬擎苍的影卫丝毫不掩饰语气中的鄙夷,“相思若不留手,他们也早就横尸当场!”

“陛下,真的是她杀了贵妃娘娘,真的是她!”潇儿一时间有些慌了,不知该如何作答,哭着转身去拽雍帝的袍子。

有问题!

谷柒月心中不安扩大,事情,越来越脱离掌控了!

“我且问你,你是一直都跟贵妃娘娘身旁?除了相思和太子的影卫,是否还有其他人出现在宫中?”谷柒月凝眸盯着她。

“奴婢一直跟在娘娘身旁,今日除了他们,没有见过其他人。”潇儿眼神飘忽,迟疑片刻答道。

谷柒月松了口气,对着雍帝和姬怀瑾道,“这就奇怪了,相思说她与影卫缠斗至此时,透过悬窗曾看到过内殿之中有黑影出现,也是在黑影消失之后,贵妃娘娘突然打开殿门撞上了相思的策鬼鞭!”

“你说慌,奴婢一直跟在娘娘的身边,哪来的什么黑影,你就是想要信口胡诌好为她脱罪!”

潇儿顿时急了,这话一出,不就是指认她说谎吗?

姬怀瑾始终薄唇微抿,一言不发,谷柒月也拿捏不准他在想什么,这人的心思,旁人从来都猜不透!

“找出那人,本王留她!”姬怀瑾突然开口。

谷柒月回眸,红衣映的小脸越发苍白,她却看着姬怀瑾,目光温柔缱绻,低低应道:“好!”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