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神来一笔
作者:姬九狸  |  字数:2194  |  更新时间:2018-09-06 12:57:46 全文阅读

谷奕遥出手,姬怀瑾当晚便醒了过来。

汀兰苑蝉鸣阵阵,夜风微凉。

姬怀瑾缓缓睁眼,循着声响侧首看去,灯影朦胧,隐约见到一抹红影坐在桌前,正小心的用汤匙在白玉碗中搅 弄,淡淡的药香扑鼻而来,让他昏沉的头脑顿时爽利了几分。

“你怎么在这儿?”他声音微哑,隐有诧异。

谷柒月闻声回头,见他半撑着身子坐起,浅笑一声,端着药碗走到床榻边上,“爹爹说你今晚该醒了,我便来看看。”

她的眸光清澈澄净,静静的看着他,又仿佛透过他在追溯堙没在时间里的某些人影。

姬怀瑾凤眸微阖,掩去心中异样,她,想找什么?

谷柒月心一阵一阵抽疼,审视疏离的目光瞬间将她的眸光划出一道口子,破碎而哀伤,他是雪卿,眼中心中都未曾留下她半点痕迹的雪卿!哪怕,他们曾是世间最亲密的人!

“喝药吧!”谷柒月勉强勾起唇角,将药碗递到他嘴边,“你昏睡的这些日子,那些东西已经送上了陛下的桌案,燕云六洲里,青州和琅州知府被下狱,月底处斩,姬擎苍手中的巡盐使也自缢了。”

顿了顿,谷柒月补充道,“姬擎苍被陛下训斥在雨中跪了三日,病倒后才被抬回府中,禁足延长了三个月。”

姬怀瑾面色不改,他早有预料!可惜了,时机不对!

他接过药碗,静默的看着谷柒月,须臾,薄唇微启,吐出两个字来,“多谢。”

他欠她两次大恩!

谷柒月眸光微暖,笑意深深,“王爷当真要谢我的话,不如答应我一件事?”

她语气欢快,笑靥明媚,姬怀瑾就这般静静的看着,心中笼罩的阴云忽然散去几分,一贯清冷淡漠的凤眸闪过一丝疑惑。

“嗯?”

谷柒月笑意不减,身子猛地凑近,姬怀瑾未曾料想她会如此大胆,反应过来时,她绝美的容颜已经近在咫尺,琼鼻挺翘,肌肤如雪,没有半点瑕疵。

她轻浅而灼热的呼吸洒在他的脸上,姬怀瑾不适的微微别过脸,他性子清冷又不喜旁人近身,连棠氰都是如此,这些年就像是游走在繁华世间的过客般,从不沾惹半点尘埃。

他的规矩,无人敢挑衅!他却为了她一再破例,蓝曦宫拥她入怀,为她疗伤,应允她住进了瑾王府,默认她踏足汀兰苑,如今又……

“王爷真想谢我的话,不如娶了我?”

姬怀瑾闻言,蓦地转头看她,恰好谷柒月抬眸,四目相接,眸中唯有彼此。

“公主在说笑?”

姬怀瑾雪颜神色淡淡,听不出情绪。

谷柒月眼角余光瞥见那如玉的耳垂染上淡淡红霞,心中暗笑,名动天下的雪公子殚见洽闻,经纶满腹,于情爱一事却是群山之巅皑皑白雪。

“终身大事,岂敢玩笑?”谷柒月笑看着他,表面云淡风轻,掌心早已布满了冷汗。

姬怀瑾敛眸沉默,良久,谷柒月嘴角笑意渐渐淡去,满怀希冀的心一点一点沉入谷底,就在她反悔的话即将脱口而出时,却听一道声音如枝头雪簌簌而落。

“好!”

他们各怀心事,谁也没有发现窗外两道人影正在听墙角,他们功力深厚,又存心藏匿行迹,谁能发现?

谷奕遥面色阴沉,一脸不虞,堂堂苍雪崖的小公主竟然沦落到了逼婚的地步?

真是越想越来气,谷奕遥正准备破门而入,怒喝一声“我不同意”时,他身旁的妇人眼疾手快一把拽住他,迅速出了汀兰苑。

姬怀瑾眸光微动,瞥了窗外一眼收回视线,刚才,是他的错觉吗?

这时,谷柒月刚从那句“好”中回过神来,迅速扔下了一句“不得反悔”便落荒而逃。

一连几日,谷柒月都避着姬怀瑾,想起那晚她的举动来就觉得双颊滚烫!

这日,她刚用完午膳,坐在庭中玉兰树下新扎好的秋千上与相思说笑。

棠雪绷着小脸走了进来,神色凝重的走到谷柒月的面前站定,一言不发。

“怎么了?”谷柒月问道,棠雪平常总是端着笑眯眯的,嘴角挂着浅浅的梨涡,看上去甚是乖巧讨喜,也就在地牢之中恢复了身为暗影的霜雪之色。

相思也不由得紧张起来。

棠雪突然‘噗嗤’一声,笑得花枝乱颤,“奴婢刚收到消息,苍王禁足期间和廖香兰在府中厮混被雍帝撞见,听说雍帝当时脸都黑了,甩了姬擎苍一耳光就拂袖而去。”

什么?

禁足期间和廖香兰在王府厮混?姬擎苍就算胆大包天,色欲蒙心,也断然不会这般糊涂!

况且这也太巧了,雍帝刚好去苍王府就撞见了这一幕,她怎么嗅到了阴谋的味道?

“呵,倒真是件奇事。”谷柒月嗤笑,想必姬擎苍做人委实不好,人人都跑来落井下石。

“崖主似乎也收到了消息,和夫人匆匆出了王府,往宫里去了。”

雍帝上次在勤政殿敷衍了过去,这次是不能了!

苍王尚未成婚就与女子在府中厮混,这是明着打苍雪崖的脸,给谷柒月难堪!

这婚,退不退已经由不得他们,到底是结亲还是结仇就看结果了!

“小姐在宫中受了那么大的委屈,他们也该付出些代价。”相思也露出几分笑意,心中畅快。

“那是自然。”棠雪附和,对于姬擎苍也是恨到了骨子里,乐的看他倒霉。

谷柒月若有所思,心不在焉。

谷奕遥一夜未归,第二日清晨,谷柒月梳洗完拉开门,第一眼就看到了庭中站的笔直的俊秀少年,那与相思有八九分相思的脸上尽是疲惫,眼眶乌黑。

“怎么搞得这般狼狈?”

谷柒月诧异的打量了他一圈,柳鸢歌的身手是不错,那也不能把他累成这样吧?

红豆翻了个白眼,烦躁的挠了挠头发,埋怨道:“我就说应该让相思去,我一个大老爷们追在一个女人屁股后面算什么,那死丫头武功不行心眼倒多,专门往那些女人成堆的地方钻。”

谷柒月哭笑不得,怨气这么深,看来柳鸢歌这一路是把红豆得罪惨了。

“离十五还有段时间,我一定会把阴血珏找回来的!”

红豆话题一转,愤愤的嘟囔句。

谷柒月好笑的安慰了他几句,刚打发他去休息,院外突然转出来一个人,正是她躲了几日的姬怀瑾。

瞧她有些局促和紧张,姬怀瑾眸中闪过一抹极淡的笑意,声音清冷却夹杂着从未有过的柔和,“走吧。”

“嗯?”谷柒月话音微挑,有些跟不上他的节奏,去哪儿?

“去接旨!”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