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我们该怎样长大

第一卷 分隔的轨道第五章 团圆

[更新时间] 2018-09-01 11:34:05 [字数] 3298

杨芙雅环视这空旷的房子,留下的欢声笑语还在耳畔,人却不在这了。她打算将房子卖了,和女儿搬到套间里去。在市区的普通小区里又方便,剩下的钱还够女儿半辈子开销。-$=!$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王洪刚每月给的抚养费都按法院判下来的给。她出去打工让老母亲来照顾可可老人家肯定高兴。弟弟那边不知道又惹了什么麻烦没脸说,她自己这边也麻烦,要瞒着老太太离婚的事免得她操心。-$=!$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老太太一直不肯和他们住在一起,说她舍不得乡下的空气和那帮老邻居。杨芙雅知道她是怕那姑爷有意见,嫌她管得多,现在反倒给了她尽孝心的机会。-$=!$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杨芙雅在中介挂了房子。高档装修,一砖一瓦经过她亲自挑选。门口处有一小段路上方嵌了层玻璃,下方鹅卵石,侧面有彩灯,这是她看见网络上照片后眼前一亮定下的。女儿们对此十分欢喜,走在上面就专注地往下看。-$=!$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家里被她布置地极有人味,不同于普通装修清冷,在华贵的实木家具周围点缀亮色装饰,鲜艳却不突兀,明快又不跳脱。阳台上水滴形秋千一直是丫头们玩乐的地方,无论来回摇晃还是单纯晒太阳都是一种享受。-$=!$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现在,她要亲手放弃自己设计的家了,也一并放弃过去的生活。-$=!$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杨芙雅在家坐了几个小时接到了第一个电话,是中介打来确认信息的。-$=!$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是杨女士吧,您刚在我们这登记了个房子,想详细了解一下信息。”-$=!$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好。”杨芙雅既不舍又希望房子快些卖出去。-$=!$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都是登记时的信息,什么建筑面积,花园多大,周围有什么设施……又来问了一遍。-$=!$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您这个房子装修确实厉害,但是相对于周围的别墅价格的确高了些,能不能考虑降些价钱,这样我们也好多往出推推。”-$=!$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杨芙雅说:“怎么,有想看房的说高了?房子我不着急卖,这个价格公平合理,要是真打算买有格调的房子自然不在乎钱的问题。价钱就别商量了。我这刚挂上去几个小时就来商量降价,是不是太着急了?”她觉得她说话很客气了。挂上的就是最低价,不想掏钱还想买好房子,指望天上掉馅饼也不怕被砸扁?-$=!$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她对这房子的爱远远超过她的想象,觉得对方根本在侮辱她在装修上的心思,也在侮辱她那珍贵的过去。她忽略了她珍视的东西对中介来说并没有价值。杨芙雅挂断电话才能保持冷静,否则会直接说对方得寸进尺,房子不挂了,中介也不是你一家。-$=!$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这中介是附近最大的,还是挂在这里的好。-$=!$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杨芙雅想办法说服自己,不让怒火阻碍自己解决事情。-$=!$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第二天中介的人又来电话了,说有人想看房,问方便吗。-$=!$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方便方便,提前一小时给我打个电话就可以。”-$=!$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人来了,比预订时间晚了半个小时。-$=!$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杨芙雅还给那男人和中介人各倒了杯茶水。-$=!$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房子是不错,就是价钱……”后半句对方没说。-$=!$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这已经是最低价了。”杨芙雅的笑容没了。她珍视的东西让别人觉得不值钱,这滋味让她以为对方欺人太甚一心想赶人。-$=!$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好吧。”男人又四处转转,和中介人走了。-$=!$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中介人在门口说:“不是让你别和她谈价吗,我和她谈价她还能觉得你真想买,你们随便谈她要是松口你还会压价,我这生意怎么做?”-$=!$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男人冷笑一声,“我还不知道你们那点幺蛾子,在我这说这个价,到她那说我能给那些,多出来的都进你们兜里了。”-$=!$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中介人吃瘪,“那咱们也算相互依存。你要是真想要这房子,我有看房的都通知你,虽然我看她那边商量不出来多少,但是时间长卖不出去保不齐降了呢。”-$=!$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男人说:“好啊。”-$=!$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晚上,又来个老爷子看房。进屋就说:“这装修是我闺女看上的,我先来看看图和照片是不是一样,看好她再来。”-$=!$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杨芙雅笑了,“老爷子,这屋和照片上一样吧?”-$=!$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是啊是啊。她说照片都骗人,先让我这闲人来把关,看来她想多了。”老爷子用欣赏的眼光来回转,看样子对房子挺满意。-$=!$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另一头上午领人看房的中介人看见后台记录已经给男人打电话,“大哥啊,有人看那房子去了。”-$=!$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好,你继续看进展。”-$=!$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中介人笑着挂断电话,这房子要是从手里卖出去,提成都说不好分几次给。-$=!$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老爷子随中介人走了,说闺女自己会来看。-$=!$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杨芙雅惊讶一天内这么多人对房子感兴趣,也许很快能将房子的事弄利索。弟弟交代她赶快帮母亲收拾东西搬家,她还没有那样的时间,打算先在市区租一套再接母亲过来。买房的事还要慢慢来。-$=!$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老爷子的闺女果然来了,就在第二天。带着丈夫在屋里来来回回地绕,每个地方都打算看出洞来,还问阳台上的秋千能不能留下。-$=!$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杨芙雅说:“你诚心买可以留下秋千,我估计我家接下来用不到。”-$=!$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另一边后台还是显示他们看房的记录。-$=!$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老爷子闺女还没走,男人和中介人也来了。中介人之前在外面蹲点等人来看房,好告诉男人让他来,这样碰在一起显得形势紧迫,好东西才有人抢。-$=!$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你要是聪明就快定下来签了合同付了钱,我的好处也多。”中介人这样盘算着,听见女人说对房子很满意,然后就走了。-$=!$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男人知道中介人故意让他们碰一起,简单看几眼就走了。-$=!$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中介人问他有什么想法。-$=!$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价钱太高了,暂时不考虑了。”男人答应来看房两次,才说接受不了价钱。-$=!$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中介人说:“我再和她商量下如何?”-$=!$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男人说:“那也便宜不掉几十万。”-$=!$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计划落空,中介人很失落。-$=!$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杨芙雅有点激动,等着其中一人或两人决定拿下房子,也许能再便宜几万。-$=!$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她再次仔细看屋里的一切,像在与老家告别,然后才急匆匆去接王洛可。-$=!$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王洛飞已经忘记对新家的抵抗,整天和罗嘉恩玩在一起。她还记得想念妈妈和可可,也记得要妈妈接她回家。她的转园手续办完了,再过几天她和罗嘉恩会一起被送去幼儿园。-$=!$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罗嘉恩噘嘴说:“我不想去。”-$=!$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王洛飞问:“你都五岁了还没去过幼儿园?”-$=!$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罗嘉恩说:“谁说的,我在家是因为之前的老师拿胶带粘我的嘴。我才不去那种破地方,她们都是坏蛋!”-$=!$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什么?用胶带封嘴?你话太多了吧。”王洛飞说完笑得咯咯的。-$=!$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妈妈说她们是坏蛋!你才话多!我要和妈妈说我不去幼儿园。”罗嘉恩满脸忧伤。-$=!$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我们的老师都很好啊,我不想转园。爸爸是坏蛋,都不让我和可可一起上学。”王洛飞将某一句说得很大声。王洪刚就坐在一边看她一眼。-$=!$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你不担心他吼你了?”罗嘉恩小声说。-$=!$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王洛飞也不回答,“我想妈妈来接我。她说会经常来看我的,什么时候来呢?”-$=!$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罗嘉恩看她用手捧着脸,也学她的样子,“我要是告诉妈妈想爸爸,她会不会打我?”-$=!$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你妈妈打你?”-$=!$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你妈妈不打你?”-$=!$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打屁股。爸爸之前不打我。他是坏蛋。”王洛飞又狠狠念叨爸爸是坏蛋。这次也瞟着王洪刚说。-$=!$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王洪刚忍无可忍,“飞飞,你别指望惹我生气回你妈妈那边。她选择了可可,不会再负责养活你!”-$=!$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王洛飞听了就哭了,“妈妈才不会不要我!你坏蛋!我要找妈妈!”她将玩具摔了,王洪刚在她五岁生日时送的小猫,她连睡觉都要搂着。-$=!$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王洪刚忙着办公,听了抓起手机给杨芙雅打电话,语气沉闷,“你闺女找你呢,你来一趟把她接走吧。”仓促挂断电话将手机摔在桌子上,手机又弹到地上磕瘪一个角。-$=!$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王洛飞的小心思达成却在小声哭,一分一秒盼望妈妈来接她。-$=!$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杨芙雅带着可可来了,三个人手拉手像每天放学那样的队形,在明亮的房子里刺眼地走出去。-$=!$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一双女儿和妈妈坐在一起包饺子。一件大围裙,两件小围裙。杨芙雅擀皮,女儿们包馅儿。盆、碗、饺子帘摆满桌子。满手白面。-$=!$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王洛飞绘声绘色地将孙耀薇描述成化着浓妆的妖怪。-$=!$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杨芙雅以往都会在女儿笑话别人时提醒一句:“我怎么教你的?”这次没有吭声。她少有的觉得好笑。-$=!$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王洛飞捧着饺子皮嘿嘿笑,“妈妈这次没把规矩搬出来!”-$=!$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杨芙雅和王洛可也笑。-$=!$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杨芙雅包的饺子像元宝,肚子鼓鼓囊囊;两个女儿包的是长条,一起看妈妈如何放馅儿,如何捏皮。把白面蹭到妈妈脸上。杨芙雅说:“罚你俩吃胡萝卜。”-$=!$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女儿们一齐“哼”。-$=!$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母女三人围在一起吃热气腾腾的饺子。丫头们自己调酱油醋、自己将饺子夹成两半吹吹,一点点咬着汁肥味美的饺子。-$=!$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之前稀疏平常的场景变得如此珍贵。-$=!$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孩子们忍受眼皮打架拖到十一点才上床睡觉。第二天一早一起送王洛可上幼儿园,然后王洛飞发现回去的路上连树都是陌生的。-$=!$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妈妈我不想待在那里。我不喜欢妖怪,爸爸也变成坏蛋。妈妈你别把我送回去,我要和你们一起。”王洛飞不知道她们在一起那么开心,为什么妈妈还要送她回去。-$=!$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妈妈还会接你回来的,爸爸会变回原来的样子。”杨芙雅耐心劝导王洛飞,不能让他们的不和睦影响父亲在她心目中的形象。“妈妈是不是一直说话算数?”-$=!$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王洛飞和杨芙雅拉钩,“妈妈你过几天来呀?”-$=!$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一周吧。”王洛飞毕竟在别人家,她去太多次不方便。当然这个程度也不代表对方会高兴,他们现在算一家人,而她是前妻。杨芙雅问王洪刚她一周去一次可不可以,王洪刚答应了。-$=!$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