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我们该怎样长大

第二卷 命运的漩涡第三十三章 无辜

[更新时间] 2019-01-01 11:43:24 [字数] 3338

忽略每次进教室的嘘声,其他时间好像恢复了平静。只是宁静总是短暂的。$?-@=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王洛可不问也知道从背后扔来纸团的人是谁。$?-@=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来也并不集中的注意力不断被人打扰,笔记上漏掉的标注越来越多,她最终向后看了一眼。眼光扫过之处引来大片挡脸,嘴里念叨“麻子饼回头了”“好可怕”的是大多数。$?-@=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王洛可想用眼神警告他们,可惜没人害怕。$?-@=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数学老师见她不专心,叫她起来回答问题。$?-@=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王洛可迟疑地站起来,像热锅上的蚂蚁,意料中引来一片哄笑声。$?-@=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刺耳的声音,融进她所有神经,连睡觉都不得安宁。$?-@=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老师让安静,再问王洛可:“会吗?”$?-@=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王洛可甚至不记得老师讲到哪了,“......不会。”$?-@=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王洛可你数学不好还不认真听,都快月考了,别到时候伤心后悔。”$?-@=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王洛可张张嘴,最终什么都没说。脸颊通红。$?-@=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数学老师是女老师中最严厉的一个,下课都不苟言笑,从来不会放任女生对数学的懈怠,即使学习好的也不会偏袒,王洛可最怕她。$?-@=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其实她怕所有老师,以幼儿园为节点,没有原因的怕。$?-@=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她告诉自己不该在意,老师只是看她不专心,善意提醒,并没有批评她。可她还是委屈着,再也听不进课。$?-@=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又有纸团飞来,这次是卫生纸团成的,不知道用没用过,有点恶心。$?-@=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王洛可被烦躁打扰,一边心跳如鼓,一边忍无可忍地回头喊:“谁扔的?就不能消停点吗?”她的声音因激动变得尖利,刺痛别人的耳膜。她还要害怕被老师骂,她急得掉眼泪,低着头将眼泪抹掉,又在责备自己没出息。$?-@=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怎么了?”数学老师正讲到最要紧处,很是不满,“王洛可你喊什么?有事不能下课说?说你不专心还不满意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王洛可带出哭腔,“我不满?我有什么不满?有人拿纸团扔我!”她穷途末路般地哭喊,态度已不受控制。$?-@=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她果然不正常了,以前从没和老师顶过嘴。当然,以前的老师偶尔看她不老实也不会急着批评她。$?-@=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喊什么,又不是我扔的!”数学老师对她的态度很不满意。“欺负人的消停点儿,上课呢!讲不完就拖堂,谁都别想下课!”$?-@=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她的警告没有任何作用,纸团越飞越多,从四面八方而来。$?-@=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王洛可回头时,男生们还是统一的反应。$?-@=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哪个蠢货扔的?敢不敢承认?是不是男的?”教室里一声突兀的喊叫,王洛可猛地站起。$?-@=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数学老师生气了,“能不能上课了?不讲了,全班延后下课,要怪就怪捣乱的几个人!”$?-@=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同学们窃窃私语表达不满。$?-@=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祈昇带头起哄,“王洛可,你发疯凭什么连累我们?”$?-@=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他的话得到一众男生的附和,“对啊,凭什么?”“老师这是她和个别人的问题,凭什么怪我们?”$?-@=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你们不是集体吗?军训的时候也有这规矩,扯什么个人?”$?-@=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祈昇冷哼道:“扫把星,谁跟她一班谁倒霉!”$?-@=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就是!”$?-@=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说得谁想和你们一班似的!一群怂包,搞小动作还不敢承认,真没见过这么恶心的男的!”王洛可不甘地反驳,边哭边喊。$?-@=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谁扔的谁赶快承认!”祈昇说:“免得有人发疯连累我们!”$?-@=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王洛可瞪着他,“你别在这假惺惺的,就是你吧?”$?-@=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证据呢?凭什么说我扔的?”$?-@=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王洛可憋了一秒,恶狠狠地喊:“谁撒谎谁不得好死!”$?-@=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行,不得好死,反正不是我。”祈昇并不在乎。$?-@=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都闭嘴,没完了是吧?我教了这么多届,就你班男生最没风度!听听你们刚才说的什么话!”数学老师制止争吵,强调题目重要性,而后继续讲课。$?-@=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祈昇想,傻子才承认呢!$?-@=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王洛可低着头,她不愿在人前哭,显得丢人,觉得懦弱,就装作各种不经意摸脸,借机抹掉眼泪。$?-@=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心情总在一处停留,像小时候怪那男人说话不算,介意的东西总是太多。只不过这次除了委屈还记得老师那句“你班男生最没风度”,她以为她对严苛的女老师表现出不尊敬以后一定会率先被狠狠批评一顿,但是没有,她还在帮她说话。$?-@=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她在为那丁点体贴而感激,她尊敬的人对她有一点体贴都值得她感激,她为刚才的态度后悔。她觉得自己太狭隘,居然觉得数学老师针对她、故意冤枉她。她总会对别人的语言和行为进行无端猜测,数学老师那样公允的人,居然也会引来她狭窄心胸的不满,让她在心里念叨“凭什么”“不公平”,是她无故冤枉老师才对。$?-@=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她的脑袋混乱到下课。老师将她叫过去,“以后上课有事直接告诉老师,老师会帮你的,否则老师不明情况,难免会认为捣乱也有你的份。”$?-@=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王洛可一直没敢抬头,眼泪似乎又要掉下来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行了,别哭了,去洗把脸,好好把卷子整理一下,加油吧!”老师拍拍她的肩膀,“去吧。”$?-@=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嗯。”细微的一声,快步离开,一路上眼泪流下间隔均匀的圆点。$?-@=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她想好好学数学,她要好好学数学!可她为什么这么笨呢?$?-@=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她要是男生就好了,那么这个笨的她就不存在了,被嘲笑的她也不存在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多好啊......$?-@=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想这些的时间路过男厕所,忽地被人猛推一把。悬挂的布帘上映出她的轮廓,她半个身子探进男厕所,再满脸发烧地退出来,迎面撞见罗嘉恩。他们小时候有过一面之缘,他应该早就忘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她只凭身影判断是他。她没注意过他的五官,此刻抬头正与他眼睛对上。其他女生口中“阳光般的男生”她感觉不到,他们站着的这片走廊没有阳光。她看见他是双眼皮,刘海儿一边修出一个尖儿,耳朵往上的头发剃得很短,是当下很常见的男生头。而她的头发比他还要短。$?-@=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这个人,是飞飞十年来的弟弟,她有点好奇他是个什么样的人。$?-@=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同学,麻烦让一下。”罗嘉恩好像被她直直盯住的样子逗笑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王洛可这才意识到她还站在男厕门口,也和他对视了太久。她的脸迅速发烧,慌忙道歉、离开。$?-@=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不远处马喆南喊:“罗嘉恩你可别看她,会被传染麻子的!”$?-@=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祈昇和马喆南向这边走来。祈昇随意地将手搭在罗嘉恩肩上,“完了哥们儿,麻子饼可能看上你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祈昇你幼不幼稚?整天和女生过不去。”罗嘉恩不急不恼,十分淡然。$?-@=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你怎么还帮她说话?我这可是忠告。”$?-@=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罗嘉恩向左走,祈昇手扶空。$?-@=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要走也不说一声!”祈昇踉跄后站稳。$?-@=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怎么,你要和我一起上厕所?”$?-@=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滚!”$?-@=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罗嘉恩笑着进厕所了。从厕所出来直接去找王洛飞。$?-@=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他的来到引来不少女生明显的以及悄悄的注视,他很少在学校里找王洛飞,因为碰在一起就打闹,谁都不想多看谁一眼。$?-@=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没想到,祈昇也在。听说他最近总往王洛飞身边凑。$?-@=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罗嘉恩和祈昇打招呼,笑得意味深长,“讨好王洛飞啊,怎么不先孝敬孝敬我?”$?-@=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王洛飞根本没看祈昇,也不管他坐在她对面说什么,低头玩着手机。见罗嘉恩来了眼不离屏幕地问:“什么风把你吹来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原本有事找你,现在你可以选择和我出去聊,或者回家再说。”$?-@=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那走吧。”王洛飞不管祈昇,毫不犹豫地起身。$?-@=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祈昇不能对王洛飞表达不满,说:“懂不懂先来后到?”$?-@=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王洛飞假笑着看他,“你要是不在这,我和他就回家再聊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祈昇被驳了面子,“行行行,那我下课再来。”$?-@=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罗嘉恩幸灾乐祸,“哈哈哈,你小子也有今天!王洛飞可不是随随便便就能拿下的!”$?-@=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祈昇在王洛飞面前不敢“放肆”,留下句:“有时间收拾你!”就走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罗嘉恩问王洛飞:“你知道王洛可也在这上学吧?”$?-@=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王洛飞这才抬头,表情略带失落,“她在躲我。以可可的个性,一定不会原谅我爸,可能连我也一起讨厌了。我不敢找她。还是顺其自然吧。”$?-@=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那你和祈昇怎么回事?”$?-@=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啥事没有,他比你都幼稚,你觉得我能和他来电?”$?-@=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对,我也想提醒你,他还在欺负女生呢。”$?-@=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王洛飞乐了,“他不是你哥们儿吗?这么揭短好吗?”$?-@=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得了吧,他和你在一起的得意样儿我都想象得出来,得天天嘚瑟地朝我喊:‘叫姐夫!’我可不想那货和自家人扯上关系。”$?-@=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说实话,我现在都想揍他。”王洛飞想想祈昇经常往她身边凑来讨好她,都觉得膈应。在她眼里祈昇的把戏太小儿科,她还是指望周末去大学里玩,趁机勾搭个大学生帅哥得了,至少不像高中小屁孩,连和女生聊天都找不到适当话题。$?-@=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她初中交过男朋友,两任,一个是同校学长,另一个上高中。她只会被比她大的男生吸引,没人改变得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那你揍吧,我不拦着。”罗嘉恩事不关己高高挂起。$?-@=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王洛飞伸手拍他,“是不是我弟,都不帮姐出头!”$?-@=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你打他他不能还手,我打他他会还手,多不划算。”罗嘉恩说完跑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他清楚地知道王洛飞暂时没有主动找王洛可的打算,那她应该不会和王叔说,否则被亲妈知道他们在一个学校,安宁几年的家里又该不得安宁了。当然,他也没告诉王洛飞,被祈昇欺负的女生名叫“王洛可”。祈昇整天“麻子饼、麻子饼”地叫,要不是他偶然听到女生真名,还真不知道那就是王洛飞的姐姐。$?-@=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求得一方安宁而已,没必要帮她出头,也没必要帮着诋毁。不过他对王洛飞从小念叨到大的“可可”有点好奇,多少想看看那是个什么样的人。$?-@=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罗嘉恩想,毕竟同校同年,一定会有熟悉的机会。$?-@=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可能安宁也维持不了多久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