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农门悍妻:带着萌宝嫁皇帝

正文第八十六章:宁可错杀一千

[更新时间] 2018-10-12 16:54:50 [字数] 3033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啊啊!啊啊——”那老太婆面色一变,猛地抖擞一下,捂住头,道:“不要杀我,不要杀我,我什么都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白羽岚看她一身宫女装,又不像她在皇后宫中看见的宫女装那般,心中生疑,莫非是前朝宫女?为什么这么一座宫殿,只有这么一个宫女?|!%-%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白羽岚正准备拉着她再问些什么,无奈这宫女竟然对她百般抗拒,还不断往后退,一脸惊恐流着泪道:“小主,你为什么会变成这样。”|!%-%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阿蝶愿意替代小主变瞎,阿蝶愿意代小主受过……”那宫女抱着头,又不知在胡言乱语什么。|!%-%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但见她眉眼之间,年轻时候,定然也该是位美人。|!%-%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白羽岚知道问她估计也不会有什么结果,索性就在这里坐下来,叹息道:“估计只有等叶铭庭来,才能走出去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否则,只有等明天,天色明亮,试着能不能翻出去,找人求救。|!%-%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昨儿夜里宫墙中,美人如花隔云端。一朝恩情终难断,可怜君身葬火海。柳絮儿啊,浮萍啊,这一生,怎恁的这艰难,弑兄夺妻,千人火海,小主啊,怎恁的艰难。”|!%-%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南风吹,南风吹,青青草坡人儿美……”|!%-%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白羽岚正准备收拾一下,在冷宫里寻个床睡,这宫女虽说神智不大清醒,然而宫殿却收拾的干净,但听见这宫女唱的这一遍歌儿,她却是脸色一变。|!%-%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南风吹》是左家庄的儿歌,她刚穿越过来之后,听过隔壁小孩唱过这儿歌,因为调子很好听,她还同她那美人婆婆讨问过,这宫女怎么会知道?|!%-%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左家庄当年几乎没剩下几个人,就算是剩下了,也不会出现在宫中,更何况,还是在皇宫生存了六年以上的前朝宫女,若是未出事前进宫,却也不会知道千人火海?火海,可不就是在烧杀掳掠后,再走水的吗?|!%-%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还有那个小主,联想到先前宫女所唱的小主,她心中忽然有个大胆的猜测。|!%-%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正收拾床榻时,有人在宫女的尖叫声中,猛地刺剑而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白羽岚连忙躲闪,寻了屋里的任何可避之物,猛地丢向那个刺客,但她不过是一介女子,就算是有那个手劲儿去制服荣华,去没办法抵挡这样一个训练有素的杀手。|!%-%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是谁请你来的!我愿用双倍赎金换我的命!”白羽岚在那杀手要得手之际,猛的一喊,但杀手并没停下刺杀的动作。|!%-%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白羽岚心中一惊,下一刻,那杀手要得手之际,有人猛地出手掣肘住杀手,那剑则擦伤到那人手臂,那人低沉的声音响起:“够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杀手感觉到这人的不悦,显然很不满,皱眉看她,眼中杀意毕露,道:“主人,必要之时,一个都不能放过。”|!%-%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白羽岚心中忐忑,但那个被唤作‘主人’的男子,去并没有听信,反倒是沉声道:“我自有分寸,走!”|!%-%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说完,白羽岚感觉得到身后那人深深的冷意,但下一刻,两人便马上消失了,她深呼吸了一口气,往身后一瞧,的确是没有人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因为天色晚了,昏暗的灯火中,她看不清楚那两人的面孔,更何况,两人都穿着夜行衣,带了面巾,但她总觉得,身后那人的声音,有些微微熟悉。|!%-%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虽然声音明显有些压抑,显然没暴露出自己真正的声音。|!%-%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那老宫女在方才那一阵惊吓后,又恢复了常态,在那处神神叨叨的,不过比之先前,话却不多了,至少,有用的信息,像是被抹掉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白羽岚就这样怀抱着满肚子的疑问和惊吓,在冷宫中度过了一晚上。|!%-%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而夜里,在白羽岚不知道的情况下,那宫女眼泛精光,看了她一眼,冷笑一声,随后在她身上点了一处穴,从怀中拿出一颗红色的丹药,给白羽岚喂了进去。|!%-%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而养心殿显然也不太平,皇帝内室,房门紧闭,一个小太监跪在地上,道:“奴才是守好了那宫殿的,可谁知,今日有人将奴才调开了,后来奴才有看见一人进去,看身形,像是靖安侯大人。”|!%-%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皇帝脸色不悦,随后愤怒地将花瓶子猛地一摔,道:“饭桶!靖安侯怎么会去那里!”|!%-%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说完,皇帝突然想起一件事,上次他为了调查出这些半路出家的官员,特意去找人查过靖安侯家底:出身左家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皇帝脸色难看,随后又摔了一方砚台,扔在小太监的额头上,砸出来一个口子,道:“先守好,这件事,不可外传,另外,去通知李总管,明日让靖安侯进京!”|!%-%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那太监低着头,连声道是,随后在皇帝摔东西的声音中退下。|!%-%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出了养心殿,那小太监嘴角裂开诡异的一笑,靖安侯,呵?他怎么会让他过得这么好?|!%-%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次日叶铭庭进宫,皇帝竟然设小宴接风,让一众朝臣羡煞不止,君臣二人单独的时间,在这朝堂之上,已经很少见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不过据知情人所道,靖安侯不过与帝相处一炷香时辰,便匆匆而出,直奔冷宫,接出妻子白氏。|!%-%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凌云突然在暗处给叶铭庭传音,道:“主上,昨日之事,太过冒险。”|!%-%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有把握,夫人并未涉及到这些事情之间,这件事,你不必再提,我不会同意你的。”叶铭庭皱眉。|!%-%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凌云竟然要他将结发之妻杀掉,纵然成大事,他却难以对已有两个孩子的妻子下手。|!%-%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何况,他,于心不忍,他也相信白羽岚,在这冷宫中,必然也只会是因为荣华的陷害,是时候将那个祸害解决了,三番四次坏事。|!%-%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皇帝刚才百般试探,只怕不会那么好过,他宁可错杀一百,也不会放过一个,今日,只怕他不会这么容易就将我们放走。”凌云再次传音。|!%-%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昨日我去那处,并无人知,皇帝却隐隐有提过我进去那冷宫,可见,是背后有人略知一二,打算构陷,皇帝疑心病重,不查,而听人一面之词便有意要我性命,可见,这人必然是他心腹。”叶铭庭心中计算着。|!%-%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两个人很快便到了冷宫门口,打开门之际,便有一道白色的身影猛地扑进他的怀中,伴着一道瓮声瓮气的声音,道:“你终于来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是,我来接你回家了。”叶铭庭心中温暖,摸了摸白羽岚的头。|!%-%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她在这冷宫中只待了一晚上,宫中只有一个疯癫的宫女,以及寂静的像是坟墓的殿堂。|!%-%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她好似明白了那些呆在冷宫绝无出路的女人,是如何抱着绝望的心情,在这里面等死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对了,昨日里,我感觉是荣华将我推进来的。”白羽岚跟在叶铭庭身边,道:“昨日有人捂住我的嘴,强行将我带到了这里。”|!%-%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不过,你是怎么这么快就找到我的?”白羽岚好奇,她若是没回去,荣华难道不伪装一下她已出宫吗?|!%-%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绿意呢?”|!%-%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绿意昨日没找到你,就回府来找你,我知道你失踪了,就开始查发现你没有出宫,就猜,会不会是被人关在哪里了,毕竟,没结仇至深,不至于会杀人灭口。”叶铭庭笑了笑,道:“后面就找到你身处冷宫。”|!%-%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具体的,他也没详说,白羽岚自然也不会详问。|!%-%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方才和皇帝一番对弈,皇帝问:“爱卿可信兄友弟恭?可信狡兔死,走狗烹?”|!%-%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种无论怎么答,都会有问题的话,他就直接搬出来妻子失踪一事,这才得以解脱,方才暗处,应当是有专门的杀手,若是答错,不论怎么答,那杀手应当都会冲他使出暗器。|!%-%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皇帝理亏,又不知在考量什么,最终竟然没动手。|!%-%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等会儿我们先回府上,荣华给本侯夫人的委屈,为夫自然会找回来!”叶铭庭冷脸道。|!%-%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其实白羽岚在叶铭庭开口后,就开始分辨他的声音,是感觉有些像,但又有些区别。|!%-%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她垂眸,道:“好。”|!%-%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找到人后,皇帝理亏,答应叶铭庭的要求,将荣华禁足一月,又让荣华抄祠堂经书。|!%-%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待到两人出了宫廷后,那晚的小太监,也出现在皇帝身边,耳语了几句,皇帝双眼微眯,随后看着远去的两人,道:“这件事,你做主吧,若是不成事,不可追,不要暴露。”|!%-%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那小太监低眉,随后诺诺地退了下去。|!%-%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而正坐在马车中驶向府邸的两人,却还是有说有笑。|!%-%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不过,却是各怀心事。|!%-%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今日,觉得你有些不同。”白羽岚突然道。|!%-%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叶铭庭这下起了心思,淡笑一声,道:“如何?是哪处不同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白羽岚蹙着眉头,道:“感觉,你今日很有心事。”|!%-%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女人的心思一向是很准的,在白羽岚说出这番话后,叶铭庭淡淡地笑,将白羽岚突然揽入怀中,沉沉道:“我只是,不太喜欢有人背叛我,否则,我会很难过……”|!%-%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白羽岚听着他这句语重心长,似告诫,似感悟的话,五味杂陈,但同时,又觉得背后冷汗淋漓。|!%-%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当然,不会背叛你的。”白羽岚拍拍他的背,笑道:“只要君不离,妾当以一生相随。”|!%-%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一话语刚落下,便有横空破风一支飞箭,猛地朝两人而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