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凰谋无双

正文第六十六章 刻骨铭心

[更新时间] 2019-01-14 07:08:01 [字数] 3212

辽阳城外,厮杀声、呐喊声此起彼伏,红白四旗的人马已经占尽了优势。#!*%^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辽阳城里传来了撤退的号令,辽阳的军队已经开始撤退,城门也即将关上。#!*%^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红白四旗已经围攻辽阳城半个月了,寸土未得,眼看城门又要关闭,岳托知道机不可失,左手拉住缰绳,拨动马头,右手提起长枪,双腿用力,狂奔而去。#!*%^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岳托。”#!*%^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都类不敢置信的看着岳托的身影,那一人一马已经直冲出去。城门只有一条缝隙,岳托勒马急停,脚踩马镫,人腾空而起,抬起长枪一挡,大门竟然真的停住,紧跟着微微侧身,整个人顺势跃入城门之内,只是很快城门还是关上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岳托孤身进城,都类心中又急又惊,忙带兵冲过去,直撞城门。杜度也是大惊,不敢怠慢,带着兵赶忙冲到城墙下,预备用墙梯攻城。#!*%^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城墙之内,士兵如潮水般涌来,岳托挥动长枪,不顾自身要害,只是不停的砍杀士兵,在人群中杀出一条血路,将自己移到城墙边,给从城墙上攻进来的镶白旗队伍留出空隙,很快城内镶红和镶白两旗的士兵越来越多,岳托终于松口气。#!*%^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疯了?你不要命了?”都类终于在人群中找到了满身是血的岳托,一把拎住他,将他扔进镶红旗的包围圈。#!*%^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岳托被都类冷不丁的拽住又推开,脚下一个踉跄,忙将长枪立住,撑住自己的身体。#!*%^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纵然被阿玛放弃,可是你也没有放弃自己,这不才是岳托吗?”都类简直气急败坏,一把拽起岳托的领子。#!*%^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就因为熙儿的态度,你就活不下去了,是吗?”#!*%^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告诉你,如果你死在战场上,我不会给你收尸,我也不会去告诉她,因为我不忍心。”#!*%^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而且我相信熙儿绝不是一个无情之人。”都类双眼发红,发狠的盯着岳托。#!*%^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岳托捂住自己的胸口,愣愣的盯着都类,启齿间,一口鲜血喷出。整个人也泄了气。#!*%^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岳托。”#!*%^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都类惊喊中,岳托已经倒在血泊之中,奄奄一息。#!*%^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姐姐,你别总把自己闷在府里,这里的烤羊肉特别好吃,我们今天就痛痛快快的吃一顿。”娜琪雅说完,已经口水直流,整个人不管不顾的就往楼上跑,难得今天可以订到这家酒馆的单间,想起来她就兴奋。#!*%^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姐姐,走啊,快点走。”娜琪雅一边跑上楼,一边招呼着落后的蓝熙儿。#!*%^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蓝熙儿加快脚步,抬头找了找妹妹,楼梯上人来人往的,弄得她恍恍惚惚。一边喊住妹妹,一边加紧脚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只是楼梯间的人们来来往往的脚步越来越急,蓝熙儿左闪右躲的,越来越眩晕。见妹妹已经不见身影,又不敢怠慢,慌忙跑几步,猛然间被人撞到,蓝熙儿终于坚持不住,人软了下来,从楼梯上滚了出去。#!*%^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福晋。”#!*%^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姐姐。”#!*%^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残留的一点意识,感觉很多人都要扶起自己,同时身上传来一种彻骨的疼。这种疼痛很快夺走了她的全部意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娜琪雅看见姐姐身下的血越来越多,着急的大喊大叫。#!*%^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回公主的话,格格小产后,只要好好休养,日后身体不会有恙。可是如今郁结难抒,精神又极差,才会引发盗汗,高烧难消。”#!*%^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麻烦许太医再开些药吧。”莽古济心中哀叹一声。#!*%^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许太医也不敢多说,只得点了点头,行了礼躬身出了屋子。#!*%^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福晋,您别这样,奴婢求您了,别哭了,太医说了,您的身体好好休养才能无恙啊,爷要是回来看见您这样,心要疼死了啊。”素雅守在床边,看着蓝熙儿只是倚靠在床边,不说不闹,眼泪却止不住的无声流着。#!*%^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听见素雅说“爷”这个字,蓝熙儿的眼泪涌出的更多了。素雅心中更慌了,忙跪下:“福晋,您别这样,太医说您要是再这样哭泣,眼睛会瞎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素雅,你就别哭了,你出去吧,我来看着格格。”兴尼扶起素雅,连推带赶的将素雅推出房门。#!*%^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格格出事后,她们就被带回公主府,素雅当时跟着格格,滚下楼梯不说,还直接导致小产。要不是这些天格格说的唯一一句话就是让公主放过素雅,只怕素雅早就被活埋了。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格格自嫁给岳托台吉后,就与素雅很亲厚,这次机会,兴尼可不想让素雅再靠近格格了。兴尼看着格格,抬手擦了擦她的眼泪,心中也是哀叹一声,格格笑起来真的很好看,虽然对她总有些隔阂,可是却从来没有苛刻她,哪怕一句重话都没有。所以她是个很好的主子。#!*%^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可是如今,格格没有灵性了,呆呆的坐在床边,喂药喝药,喂水喝水,一双眼睛总是泪汪汪的,只要稍稍一碰,泪水就涌出来。兴尼轻叹一声,将蓝熙儿放倒,希望她可以睡一会儿。只见她闭上眼睛时,泪水又涌了出来,兴尼着急的也要落泪,顾不得自己,赶忙为格格抹掉眼泪,又往上拉了拉被子,静静的守在一边。#!*%^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漫天星光,灿烂如旧,可是世事却已不同。蓝熙儿坐在院子里的秋千上,那一天,她也是这样坐着,他跑来告诉她,万事不要担心,有他在。可是如今,他不要她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福晋,夜凉如水的,您怎么出来了?”素雅不敢相信的看着蓝熙儿,忙走到她身边,将斗篷裹在她的身上。#!*%^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蓝熙儿依然没有反应,只是坐在秋千上,静静的坐着。#!*%^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福晋,您听奴婢一句劝,奴婢不知道爷和福晋发生什么事了,可是奴婢和爷自小一起长大,是了解爷的,福晋是爷的心头肉啊。爷要是知道您这个样子,心肯定要疼死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福晋,奴婢知道,孩子没了,您心里难受,可是公主已经跟太医再三确认过了,只要您养好身体,日后还会有小阿哥和小格格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话一出,蓝熙儿的眼泪又止不住的往外流。素雅心中又惊又疼,顾不得礼仪,起身将蓝熙儿抱在自己怀里。#!*%^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哭吧,一次都哭出来就好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素雅,我的心真的好疼。”#!*%^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蓝熙儿抱住素雅,抽噎起来,素雅的话她很想相信,可是书房里的那封休书,也是她那天亲眼所见的,那是岳托的笔迹啊。她和岳托已经没有瓜葛了。这就是刻骨铭心吗?原来是一种疼,当你深有体会的时候,却是已经失去的时候。#!*%^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岳托动了动身体,终于睁开了双眼。#!*%^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醒了,不用看了,还活着呢。”都类语气虽然冷冷的,心真是放松下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哥,哥,你可醒了。”萨哈林忙走过去扶起岳托,靠在床边。#!*%^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是哪里?辽阳城如何了?”岳托环顾一周,屋里只有都类和萨哈林。#!*%^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都类定了定神,认真的看着岳托,舒心的微微一笑:“辽阳城,我们进来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岳托愣了片刻,吐了口闷气,点着头,心也松快几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别多想了,饿了吧?你足足睡了五天,我去让人给你弄点吃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五天?我睡了五天?”岳托慌忙坐起,一把拽住要走的都类。#!*%^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是啊,哥,你昏迷五天,总算是醒了。”萨哈林赶忙扶住自己大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先坐下,坐下,别激动,你浑身是伤,而且伤了大动脉。太医都说你能不能活着也只能看天意了,如今就睡了五天就醒过来了,你就知足吧,我去找太医再给你看看。”#!*%^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都类见萨哈林扶住岳托,转身就要出屋,躲躲闪闪的样子,岳托突感心中不安。又忙起身试图拽住都类。#!*%^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受伤这件事,没传回萨尔浒城吧?”#!*%^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都类深吸一口气,终于稳住身,回头正视岳托:“你是想传过去?还是不想?还是你想让谁知道?”#!*%^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岳托面对都类的一本正经,竟然有些紧张,皱起眉:“你想说什么?”说完又不安的看了一眼萨哈林,竟然也是愁眉的样子。#!*%^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先坐下,我知道你想问的无非就是你们家熙儿,好,我告诉你。”都类又将岳托按回床上。#!*%^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是不是出事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听我说,你的消息应该还没传回去,只是,只是……”#!*%^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都类欲言又止,岳托只觉的心跳加速,一把抓紧都类的胳膊。#!*%^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熙儿出事了,是不是?”#!*%^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都类看着岳托,轻叹口气。皱紧眉头。眼里都是悲伤。#!*%^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熙儿滚下楼梯,小产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滚下楼梯?小产?”岳托重复着,大脑里反应了一番,慢慢起身看着都类,突然就不管不顾的往外跑。#!*%^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岳托,你冷静下来,你要去哪啊?”#!*%^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哥,你干什么啊?”#!*%^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都类和萨哈林赶忙拽住岳托。#!*%^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干什么去?你难道要回去吗?你现在就剩半条命了,你这副德性只能死在路上。”#!*%^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别管我,让开!”岳托眼中已是怒气,一把甩开拽住自己的都类。#!*%^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哥,哥,你冷静一下,嫂子现在回三姑府了,三姑会好好照顾的,我知道你想见她,可是你至少先保住自己的命啊,济尔海也来信了,说嫂子的病情已经稳定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们不知道,不知道。”岳托一脸的痛苦,眼里竟有些泪水,嘴角也已经渗血。#!*%^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都类吓得不轻,怕他触碰伤口,忙安抚他先坐下。可是岳托只是一手捂住心口,不停的摇头。在都类眼里,岳托从来都是铁汉一般,流血流汗都不会皱眉,此刻竟然是这样的脆弱无助。#!*%^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还有什么事?”都类忙握住岳托的胳膊,满脸怀疑的看着他,一股不安涌上心头。#!*%^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岳托看着都类,眼里都是痛苦。闷了片刻,才启齿:“我出征前,留了一份休书。”#!*%^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