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钦天监
作者:璃越  |  字数:3373  |  更新时间:2019-02-22 10:26:13 全文阅读

景瑞九年,有两件最让天下惋惜的事。

其一是春风得意马蹄疾的新科状元,面对无数橄榄枝红绣球,扬言守孝五年,粉碎了无数闺阁小姐的美梦。

其二,不巧,也与这位状元有关,一向圣意难测的陛下,不知为何,竟把才华横溢的状元郎,扔到了钦天监。

“常章正呢?”

宋翼遥端坐在钦天监的大堂上,微微侧脸躲开了想往她脸上亲一口的女鬼,面色自然的让那白衣女鬼不由怀疑只是个意外。然后接着锲而不舍的凑了上去。

“回大人的话,在这!”

正在悠闲饮茶的常章正举起一只手,心道 自己哪又惹着这位了不成?

宋翼遥淡定起身避开那位爱颜又恨嫁的女鬼。上下打量常章正一眼,见他面色红润,精气神极佳,一点都不像熬了夜的人,面上的笑不由更深了三分,把手中的黑纸扔到桌子上。

“不知常章正昨夜看到了什么?”

常章正瞧见那张黑纸的时候,差点没从椅子上跌下来,茶水也洒了一身,惹得两边同僚惊呼。

虽说是红吉黑凶,但一年到头除非真的有什么天灾人祸,就没用过黑的!这事,整个钦天监都是心知肚明的。

可事已至此,面对着同僚们窃窃私语,他一张脸皱成了苦瓜模样,只能硬着头皮道:

“大人,臣昨夜瞧见黑云遮月,群星黯淡。有星孛于东北。”

明明身上还带着脂粉味,说的好像昨天晚上真瞧了天象似的。

宋翼遥摇了摇头,神情认真又严肃,一本正经的说道:

“昨夜本官挑灯夜读时也观了一会儿天象,三更后已经是云开雾散,月明星稀。正是逢凶化吉之兆。”

这种胡说八道的时候比的就是谁更有底气。宋翼遥自认脸皮天下第一厚。面上是认认真真,诚恳的不能再诚恳。

“这,”

常章正还想再说什么,被宋翼遥一句话堵回去了。

“这什么这,快点去换。本官要去上朝了!”

这台阶够了,早已经准备好的常章正迅速从袖子中抽出一张红纸,冲到翼遥案前抓起毛笔就要落字。

“行了,不用写那什么长篇大论了,圣上又不会真的看。”

宋翼遥看了一眼天边的鱼肚白,起身抓起那张红纸就往外面走。身为一个每天都被无数双眼睛盯着的小官,她可不敢误了上朝的时辰。

“师父,徒弟昨夜认真观测了天象,真的是大凶!”

跟在常章正身边的少年乌黑着眼圈委屈的问道。显然昨夜测出大凶的,正是这位。

这少年名叫卫龄意,明明也是个寒窗十年的书生,落榜之后说是想学这个,托人找关系的拜在了常章正门下。

常章正收了拜师礼,扔给了他两本书,平日里值守观测,便都让他来了。

常章正正在气头上,又听见他挑拨,狠狠的瞪了他一眼,觉得不够解气,一巴掌拍他头上。想要训斥又没法训斥,只能气狠狠的道:

“回去把吉凶册星辰经统统抄十遍!”

卫龄之唯唯诺诺的点头赔礼,忍住了心中的火气。

说是上朝,因为当今圣上勤政的缘故,一年三百六十五天,除了几个重要的节假,怎么也得上个三百五十多天。

天天都是那么几件事,不是弹劾这个,就是弹劾那个,不是这个歌功颂德拍马屁,就是那个说点鸡毛蒜皮来应付。

离得远的大臣递折子问安,或者说几件他们管辖地方的新鲜事。不过虽说是新鲜事,折子哪有流言传的快,等到递过来的时候就已经成了陈年烂谷子了。

因为实在是找不到什么事,结果上次陈阁老一不小心摔了一跤都被拿出来大做文章。

从人老年迈扯到文人体弱,从他一个人扯到要关注全国百姓身体健康,文臣武将接连登场,个个痛心疾首慷慨激昂,好像不上个折子都对不起陈阁老摔这一跤。

到最后讨论了五六天,定下来要在之后的科举中加一项基本体力测试激励全民锻炼才算罢休,当然,这是好事。

只不过后来将近两个月,陈阁老羞得都没敢在朝堂之上露面。生怕自己一个不小心,再摔一跤!

依着新养成的习惯,因着想拉拢的缘故,总要有人来提到他们钦天监。

大事小事,没事也得找出来件事,总而言之,就是非要找事。

钦天监本应观天象,算节气,定历法,如今却都被当成了测吉凶的吉祥物,虽说让钦天监多了个挣钱的名头,但也把整个钦天监里的人都拖累成了天师神棍,真不知算好算坏。

宋翼遥站在文官队伍的后面,用手遮着打了个哈欠,盘算着什么时候能轮到自己出场。

史御史朝斜前方看了一眼,不知同谁对了一个眼神,恭恭敬敬的行礼问道:

“陛下,今日铭远将军回京受封,是否要派人迎接?”

翼遥听见这话不由挑眉,暂且不论铭远将军唐景若是御赐国姓,身上还有铭远侯的世袭,就凭他这些年在边关平西疆,宁越沙,征南田。使得诸国俯首,四方来朝。立下这种种大功,哪有不迎接的道理。

看来果然是欺他朝中无人,想借此试探皇上的意思啊。

坐在龙椅上的那位乐呵呵的捋着胡子笑道:

“对了,朕刚刚还想说这件事呢!景若那孩子年纪轻轻就镇守边关五年,立下大大小小几十件功劳,如今这太平盛世他们这些镇守的兵将功不可没。所以朕想亲自去城门口迎接,以示礼遇!”

哪有皇上亲自出宫迎一个未受封的小侯爷的道理,就算他是个大将军也不行啊!

在满朝文武的窃窃私语之下,礼部尚书义不容辞的站了出来,闭口不提唐景若功劳地位,转而把话题引到了另一边:

“圣上,您要出宫事关重大,不如先听听,那个,钦天监的意见!”

就知道又要把球踢到她们钦天监,宋翼遥整理整理衣摆,风姿俊逸,不紧不慢的走到朝堂中间。明明穿着最俗气的紫红色官袍,却在那张脸的衬托下,宛若仙人,不悲不喜。端是一副世外高人的模样。

当然,这可能算是她跟着师父这几年学到最有用的技能了,把装着纸的信封交给了小太监,然后看了一眼把事挑到自己身上的人。

原来是户部尚书温甫堂,三皇子的人。翼遥垂眸,对于早上那张黑纸,心中有底了。

躲在柱子后的七公主心满意足的等到了他的出场。脸上染上两抹羞红,更加目不转睛的盯着那人瞧。

“微臣认为,今日陛下还是不要出宫的好。”

本就好听的声线被刻意压低,更添了两分磁性。

“宋大人何出此言?难不成今日?”

温甫堂做作的惊呼一声,一副令人遐想的表情。

今天铭远小侯爷可要回来啊!若是天降祸象岂不代表着这位手握兵权的大将军心怀不轨!

皇上打开信封,取出那张红纸。

“宋爱卿有何理由,说来听听。”

拉拢不来的人就毁了,这些人啊,宋翼遥心中收了心中的感叹,拢了拢衣袖,煞有其事的侧身看向外面的天色。

“圣上,今日大吉,诸事皆宜,但午后有雨,城门道路正在休整,遇此大雨定泥泞不堪。所以微臣建议陛下最好不要出宫。”

“这大清早太阳都出来了怎么可能有雨!”

群臣议论纷纷,一个二个的都拿看傻子的目光看着宋翼遥。

“既然如此,那宋爱卿就替朕去迎接景若吧!这件事就这样定了!”

金口玉言的皇上成功的用一句话堵住了朝臣们的千言万语。

看着底下一个二个跟吃了苍蝇似的表情。皇上表示很开心!他再次看了一眼红纸上的四个大字,凶转大吉。分明同他找的理由相反。

看来今天,又有有意思的事情了!

宋翼遥无论如何都没想到过事情会按这种发展轨迹走。果然全天下最难猜的东西就是君心。

下朝后,宋翼遥绕过宫道处飘来飘去的太监鬼,麻溜的上了轿子。生怕被朝臣们逮着就是一顿冷嘲热讽。更不愿意就下不下雨这件事多说一句。

中午时分,据通传铭远将军的队伍离皇城已不到五里。

宋翼遥站在队列最前,比大队伍站的远了数米。避开了修路的土堆,她认真盯着那似有似无的怨气许久,脸色算不上好看,小厮沉墨在大太阳底下给她撑着伞。好奇的问:

“大人,今天真的会下雨么?”

这已经是沉墨无意中问的第十次了,可见他是真的担心这个问题。宋翼遥回过神,看着四周时不时低空飞过的蜻蜓,无奈的说道:

“沉墨啊,你还信不过你家大人我的话么?”

“我只是有些担心,这太阳不是一般的大啊!看起来也不像要下雨的样子,那些大人们一个二个的都等着看大人的笑话呢!大人可不能长了他们那些小人的志气,”

眼看着再说下去没完没了了,宋翼遥连忙打断沉墨的话:

“放心吧,太阳有多大,我保证一会儿的雨就来的有多猛!沉墨,你家人肯定给你起错名字了,你不该叫沉墨的。”

沉墨没想到自家大人会突然这么说,下意识的反问道:“那该叫什么?”

宋翼遥眼角含笑,一本正经的严肃回答道:

“墨迹!”

沉墨一脸纠结,说道:

“沉墨是被大人救回来的,大人说沉墨叫什么就叫什么。不过墨迹实在是不好听,大人您能不能动动脑子,起个好听点的?”

就在两人说话的功夫,天色极快的阴暗起来,太阳被乌云遮住了。

本来闷热闷热的天气竟然刮起了大风,周遭树木被吹的呼呼作响,鸟兽纷乱回巢,正是暴风雨的前兆。

随着第一滴雨落地,硕大的雨珠争先恐后的往地上砸。

有备而来的沉墨默默的又给自己撑开了一把油纸伞。

果然,听大人的话,绝不会错。

暴雨轰然而下,溅起泥泞无数。丝丝缕缕的怨气外散。

一时间,身娇肉贵的大臣们争先恐后的寻自己的随从小厮要伞,带伞的悠悠然庆幸,没带的又乱作一团。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