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以爱为名的世界

正文第二十七章 这个妖孽有点红

[更新时间] 2019-02-25 21:21:35 [字数] 3048

跟狩纳见面的事情,虽然已经准备的很久了,但寒雨廆心里还是有些怂。他准备了一套慷慨激昂、义正辞严的说辞,就等着狩纳跟他提出那肮脏龌龊的要求然后甩他一脸,让他恼羞成怒地离去。?$+&?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可是合同……就有些可惜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寒雨廆还是抱着希望相信狩纳就算是性取向不一样也绝不是个资深潜规则用户。?$+&?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狩纳带着寒雨廆进了一间备有餐桌的房间。?$+&?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狩纳:“我听说莲小姐去美国深造,祖籍韶州,一直都跟着寒雨廆待在内地忙于工作。不知我请的这位韶州厨子做的菜合不合莲小姐的口味。”?$+&?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寒雨廆感觉敌方一记暴击击穿了自己的护甲。?$+&?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莲小姐的身份信息是伪造的,但狩纳查得这么清楚,不知该说是费心还是可怕。?$+&?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狩纳继续:“还有早茶,莲小姐要是今天吃着不错,我可以把厨师介绍给你。”?$+&?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寒雨廆:“……谢谢。”?$+&?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狩纳:“北方这边口味重,浓油赤酱,莲小姐可还习惯。”?$+&?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寒雨廆:“还好,美国人口味更重。”?$+&?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狩纳皱眉:“莲小姐在美国过得也很辛苦?不知道坚持下来的动力是什么?”?$+&?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寒雨廆心里很焦躁。他觉得这唠家常听起来怎么这么不舒服,看似正常、这么无害的话题,配上狩纳那张皱眉阴郁的脸,总觉得自己不受待见,完全是假装客套般,但自己要是突然拍桌子跟人翻脸,那不显得自己跟个神经病一样么??$+&?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个人,真的手段高杆,实在是套路太深!?$+&?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寒雨廆略略谈了一会儿吃的话题,就天南海北地岔开来,聊圈子里的八卦,聊时事新闻,聊刚上映的电影。?$+&?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要让自己看起来很放松,占领主场。?$+&?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狩纳保持着高度的警惕与克制,绝不搭话,只在适当的时候插入语气词。?$+&?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不能怪他,除了性格使然外,他是真的不懂娱乐圈。?$+&?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寒雨廆就跟说单口相声似的,不急不缓,接着讲圈里的段子说着说着却打住了:“唉,说了这么久,咱们赶紧把合同签了吧,免得我回去晚了传出些不该传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倒把狩纳听得够呛,然而他又不能签,显得太随意,也不能表现出拒绝,错过难得的合作机会,只能高冷地“嗯”一声,心里憋成内伤。?$+&?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个莲小姐是派来捣乱的,不像有心签订的意思。?$+&?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咚咚咚!”?$+&?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进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一个身着黑色西服,带着一副眼镜的儒雅男人拿着一摊文件出现在门口(是杰明。)?$+&?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寒雨廆比对过JO集团的主要人物照片,(这秘书,比照片上还要白皙俊美,而且——给人有几分清新澄明的感觉)?$+&?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抱歉,打扰了。”杰明鞠躬道歉后走向了他的总裁,“社长,这是最新的数据。”?$+&?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狩纳伸手接过来,简单翻了几页,眉头皱得好像要生孩子,尤其当杰明俯身在狩纳耳边说了一句什么后,狩纳的脸色也开始了戏剧性的转变,微微发青。?$+&?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天哪,这是要唱戏啊!?$+&?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知道了,一会儿就过去。”?$+&?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哎?有事吗?”寒雨廆探起身,成功地展现出一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样子。?$+&?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狩纳冷漠拒绝,“JO的事情还不劳烦莲小姐费心。”?$+&?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哦?是吗?”寒雨廆表面打趣,心里却起了火。这种难打开心扉的男人真是难对付的很,看来要攻破他得费些心力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杰明你先下去,我会派人去处理,有事请——”?$+&?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不用那么麻烦了,有事情就先忙呗!”寒雨廆很大度地摊了摊手,“我不介意在这里先等一会儿。”?$+&?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既然如此,就请莲小姐在这里委屈一会儿,”狩纳没有感谢或是愧疚的意思,站起身朝门外道:“走,杰明。”?$+&?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是。”门被杰明轻轻关上。?$+&?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真走啊……?$+&?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寒雨廆环视着冰到极点的屋子拍了拍自己这张欠揍的嘴。?$+&?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个合约等了那么长时间,就等来了这种结局,也太过寒酸。?$+&?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想了想,都是女装闹得!?$+&?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寒雨廆打开门,刚迈出腿,从两侧走出两位穿正装的“门神”,“您有什么需要吗?”?$+&?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狩纳,你这是怕我出事啊?还是监视我啊?这种低级的软禁方法是否太过低级了?真以为我一个人来的?寒雨廆鼓起了可爱的腮帮子,卖了会儿无用的萌后,将气憋了回去,“没事,我随便看看。”?$+&?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请您委屈一下,社长马上回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哦,好。”寒雨廆假装听话地转身,瞬间回旋腿踢了出去撂倒一个,剩一个还没反应过来的,被廆抓住了手臂,胳膊肘用力捣向了那人的后脖颈,“噗通——”?$+&?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任务结束。?$+&?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寒雨廆满意地打了个响指,寂月从拐角走出观看谢幕仪式。?$+&?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清理一下,我去找狩纳。”?$+&?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是。”?$+&?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出了门,寒雨廆就像忘了来签约的事情,顺着长廊玩起游击来,好像她那一身血红色长裙根本不显眼似的,挨个门往里瞅。?$+&?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那可把贵方公司给吓的,还以为有人来盗取机密呢!?$+&?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转了一圈才发现是个圆形的回厅,寒雨廆开始一节一节地往上巡视。功夫不负有心人,前方靠墙左侧门前出现两个黑影,寒雨廆灵巧地闪到拐角,偷偷地探出头瞄了一眼。?$+&?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嘿嘿!发现猎物!?$+&?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那两个身着西装,戴着墨镜的男人像两个笔直的杆子似的站在门两侧,不时学习雷达一样扫视一圈。?$+&?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狩纳会在这里吗??$+&?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嘿嘿,不管在不在,探索一下总归是好的嘛,总不能两手空空的回去。?$+&?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扑通——”(什么声音!)?$+&?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寒雨廆探出好奇的小脑瓜子,视线瞬间锁定门口,刚才笔直笔直的两根黄瓜全软趴趴地倒在地上。?$+&?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的帅黄瓜!?$+&?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还没出手呢怎么就被别人给掰弯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唔——”一双大手从后面捂住了寒雨廆即将播放小喇叭的嘴。?$+&?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寒雨廆憋足一口气,两手钳制住那人的腰部,却被人反转了手臂死死锁在了怀里。?$+&?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嘘——”男人轻声道,带着看待小宠物的宠溺气息贴了过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哪个变态,不要命了吗!?$+&?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寒雨廆狠狠咬上一口趁机转过来脸,一双碧色的双眼明亮又清澈,像一弯清水;俊美的脸很有质感,如大理石般光滑亮泽,尤其那鲜红的长卷发弥漫着浪漫的风情,绿色的耳坠透露着轻浮闪着亮光。?$+&?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是男版芭比娃娃吗……?$+&?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寒雨廆眨动着闪烁的眼睛,纤细的手指滑过男人轻浮的嘴角,顺着脸颊直到精致可爱的耳廓,“好精致的脸·····”?$+&?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像是孩子遇见了最心爱的芭比娃娃,寒雨廆的眼睛流露出柔和的目光。?$+&?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迷上我了吗?”?$+&?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嗯……你多少钱……”?$+&?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男人低沉的声音温柔带着磁性,本以为胜券在握钓了一个美女,却不曾想反被人给调戏了一番,一时更觉有趣,抓起寒雨廆的手,气息开始紊乱,慢慢贴近少女粉嫩的唇。?$+&?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少爷!”一个身着西装,身材娇小的男子冲了过来,一巴掌就打开了两个人的手,寒雨廆被惊吓地心脏都要裂了的感觉,后面才开始觉得手在火辣辣的疼。?$+&?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少爷!您又干嘛呢!”男子拉开红发男人,可爱的眼睛睁得比动漫人物还要大几分,喘着气,“别乱跑嘛!”?$+&?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哎呀呀,对不起了,A。”红发男人的手顺着额头往上一甩头发,帅气迷人。?$+&?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A被这轻浮的撩动直打寒颤,“少爷!你——少来这招!”?$+&?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那个······”寒雨廆愣愣地看着两个精致娃娃主仆在面前秀恩爱,莫名被撒了狗粮。?$+&?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美丽的小姐,有什么需要我为你效劳的吗?”红发男人挽起廆的手,顺势一把揽住了廆的腰。?$+&?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熟练的手法,额,绝对是个老手。?$+&?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少爷!你又犯贱!”A硬生生拱开红发男人,“狩纳大人若是知道你在他公司又不正经肯定会生气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们·····是来找狩纳的吗?”寒雨廆抓住了致命的信息。?$+&?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是的。”红发男人控制不住自己情感似的托起廆的下巴。?$+&?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啊!少爷!您能不犯贱嘛!”A极力拉扯着男人的胳膊,男人完全不理睬A甚至无情地将他推开,贴着廆的脸戏谑道:“可惜来晚了呢!”?$+&?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廆怔了一下,“什么······来晚?”?$+&?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红发男人揽住廆的细腰将廆转过来身,指着那边“诺!”?$+&?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只见刚才守卫倒下的那个门半边已敞开,一副入室抢劫的模样。?$+&?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狩纳貌似已经被麻烦的人带走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什么!”廆转头看着男人,“是你吗!“?$+&?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不是哟!”男人的视线一直没有离开过廆美丽的脸,对于见到如此漂亮成熟的女人流露出男人本有的异性需求。?$+&?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廆转过去脸,避免因为忍受不了男人的轻浮使出拳头,“那你看见时为什么不去拦?”?$+&?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因为我没有义务,而且万一他们发现你在这里躲着,你可是会有麻烦的,所以——我选择了掩护你而非救他。”男人抚摸着廆白嫩的脸颊,声音充满着磁性的温柔,露出魅惑女性的姿态,“我可不想让漂亮的女士受到伤害呢!”?$+&?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切!”廆打开男人的手,飞速奔过去踹开门,“狩纳!”?$+&?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