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被剪坏的手机卡
作者:斐为  |  字数:5023  |  更新时间:2018-11-24 18:21:58 全文阅读

新生注册结束后的第二天是周六。这天早上,安澜被宿舍其他人起床后的各种动静声吵醒,翻来覆去都睡不着后,她无奈地放弃挣扎起身爬下了床,走到洗漱台前,绑好头发拿起洗漱用品开始刷牙。

安澜从记事起,就发现自己是个神经敏感,易醒,且再次入睡难的人,比如每到冬天,安爸爸或安妈妈会半夜起床悄悄进她房间看看被子有没有被踢开,然后帮她盖好被子以免她着凉,每当他们开始转动她房间的门把手时,她都会瞬间被惊醒,然后快速地把踢开的被子盖好,若无其事地继续假寐着。与安澜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大她几个月的表姐张珊珊,小的时候,她每逢过年都会跟张珊珊一起疯玩,玩到最后谁都不肯分开,于是两人就会睡在一张床上。安澜睡觉的时候喜欢紧挨着旁边的人或者物品,因为这样她才会有安全感,所以每次睡到半夜张珊珊都会被她挤到床边,然后猝不及防“噗通”一声掉下床,每当这时安澜就会被沉闷的“噗通”声惊醒,然后惊觉张珊珊掉地上了,可当事人张珊珊却丝毫没有醒来过,依然鼾声如雷,任凭安澜怎么喊她摇晃她都没有用。安澜曾经觉得这种神经敏感、易醒的特质还挺好的,至少能减少安爸爸安妈妈对她的担心,至少能在发生事情的时候第一时间醒来,直到今天她被各种杂音吵醒后,她才终于意识到这种特质在多人共处一室时是多么地痛苦。她果然还是不适合群居的生活,安澜一边刷牙,一边在心里感慨。

“安澜你等会有空吗?”安澜身后突然响起周淳的声音,她因为思绪万千想得太过入神,并没有察觉到周淳是什么时候进来阳台的。

安澜想了想,今天班级没有什么安排,而她又刚入学,认识的人并不多,对G市A大都不熟悉,所以没事可做没人可约没地可去,感觉挺空闲的,甚至还有些无聊。她吐掉了嘴里的唾沫,回了句:“没什么特别的事,怎么了?”继而将牙刷重新塞回嘴里。

周淳有些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支支吾吾地开口说道:“我想出校外买点东西,刚好跟师兄在Q上聊天的时候提到了,我们刚来学校不是太熟悉嘛,他说刚好有空可以带我出去……可是我觉得如果我跟他单独出去的话可能会尴尬,所以想要问问你可不可以陪我一起去?”

周淳口中的师兄指的是男助班王子昊。

A大为了让新生们快速适应大学环境,为每个大一班级配备一男一女两个助班,助班的任职期为1年。在这1年的时间里,助班会以过来人的身份,陪着这些大一新生们一起适应大学生活,一起成长,一起克服期间遇到的种种困难。助班于这些新生而言,是导师,是兄长,同时也是朋友。

负责安澜班级的男助班是同系不同专业的大三师兄王子昊,女助班是同专业的大三师姐莫晓。

安澜第一次见到王子昊是在她注册那天早上。在注册日期到来的前几天,王子昊在安澜所在班级的Q群上发了一条群公告,公告内容详细说明了注册时间、注册流程以及与注册相关的一些注意事项,其中一条内容是:“请在注册当天告知助班你已经来校注册了,有什么不懂的可以电话联系助班。”于是安澜在注册当天领宿舍钥匙时给王子昊打了个电话,确认了一下宿舍号码,碰巧的是那时王子昊也在她宿舍附近,出于助班的责任感,他过来跟安澜见了个面,然后简单地问候了安澜几句就离开了。那天,王子昊给安澜的感觉是冷淡,她本以为作为助班的他在见到她之后会表现得很热情,但是他没有,他脸上没有任何笑容,问候也简短得有些敷衍。不过这也正常,安澜几乎没有在班群里说过话,也从来没有跟王子昊联系过,所以他们其实可以说是陌生人。

安澜第一次见到莫晓,则是在她注册那晚的第一次班级会议上。早在安澜见到莫晓前,就已经从周淳、卓盈盈和陈念娆口中听说了这位师姐。安澜因为陪家人逛A大,接近黄昏时分才回到宿舍。安澜回到宿舍后,周淳她们告诉她,助班莫晓来过她们宿舍,并且她们在见到莫晓后给予了莫晓高度的评价:白皙、漂亮、有气质,这让安澜对莫晓充满了期待。到了晚上第一次班级会议上,安澜见到了这位传说中的美女助班师姐,确实皮肤比大部分人白皙,长相中等偏上,气质也不错,属于很讨人喜欢的类型,据说班里男同学对这位助班师姐的评价也很高。

王子昊和莫晓是安澜他们大学期间认识的第一位师兄师姐。尽管后来,他们的生活中出现了其他许许多多的师兄师姐,但这些师兄师姐们要么被喊作xx师兄/师姐,要么直呼其名,独独被喊作“师兄”和“师姐”二字的,一直就只有王子昊和莫晓。

这才刚开学,安澜跟他们班级的这两位助班接触的很少,她私下从不跟他们联系。倒是周淳,从昨天到现在,口中提到王子昊的次数不少,而且言语中都是对王子昊的赞许,安澜心想周淳应该私下跟王子昊联系不少。

安澜拿毛巾擦干了脸上的水珠,本来想揶揄一下周淳的,但是当抬头看见这个1.75米的高个女生竟为这件难为情地羞红了整张脸时,安澜便不忍再加深她的羞愧了,于是硬生生把到嘴边的玩笑话咽进了肚子里,然后若无其事地说道:“可以呀,正好学校寄给我的手机卡被我剪坏了。”

这可不是什么善意的谎言,安澜的手机卡确实是还没用就被剪坏了。那时候小手机卡还不普遍,大部分手机用的都还都是大的、一整张完整的手机卡,如果手机使用的是小卡,就需要拿着通用的大卡去手机店用专门的剪卡工具进行裁剪。不像现在,买手机卡时就能根据手机卡槽大小买到合适的卡。安澜考上大学后,家里人奖励给她的第一部智能手机——三星S3用的就是小卡,那时候录取通知书还没到,安澜也不知道会有新的手机卡,于是她迫不及待地将高中的手机卡拿去手机店剪了,那时候高中的手机卡剪完没什么事,能正常使用。安澜一个开心就用卡内流量往手机里面下载各种软件,那时候高中的移动卡一个月就30m,用诺基亚全键盘手机,一个月下来流量绝对不超过20m,那个时候3G时代才刚刚到来,家里还没有装WIFI,第一次用智能机的安澜在下了两个软件后就收到流量不足的扣费通知,那时的她终于体会到智能时代流量的损耗是多么地快速。后来录取通知书下来了,里面附赠了一张校园移动卡,但安澜直到快要开学了才不缓不慢地去手机店剪卡,结果拿回来了,发现卡被剪坏了,完全不能用。没什么维权意识的安澜想到的不是去手机店理论,而是去移动营业厅询问解决办法,得到的答案是这张卡已经废了,买张新卡吧。安澜想,也不是非要用学校发的手机卡不可,于是作罢,继续用着高中的那个手机卡。

“那我们等会吃完早餐就出门!”周淳开心地扔下了这句话后,走到她自己的衣柜前开始换衣服。

安澜将毛巾挂起来后,也走回自己的书桌前,泡了杯燕麦喝了起来。

吃完早餐换好衣服后,安澜和周淳出门往图书总馆走去。周淳和王子昊约好了早上10点在图书总馆前的十字路口见面。安澜是个彻头彻尾的大路痴,还好周淳认路能力还不错,两人按照校园地图一路摸索着来到了图书馆。9月份的D省依然热得像个大火炉,还不到10点的早晨已经艳阳高照,安澜看了看手机,从宿舍到图书馆,她们走了差不多半个小时,难怪她已经热得直冒汗了。没等多久,王子昊就骑着一辆自行车出现在她们眼前,周淳朝他挥了挥手。王子昊在离她们不远处的一个自行车停车场前停了下来,锁好了自行车后朝她们走去。

“师兄好。”周淳冲眼前的王子昊乖巧地叫了一声。

王子昊点了点头,看了一眼旁边的安澜。周淳见状忙解释道:“学校发给安澜的手机卡被剪坏了,所以想着一起出去看看。”

“剪坏了可以补办的。”王子昊淡淡地回了句。

“是吗,那真是太好了。”安澜想起家里的移动营业厅告诉她这张卡已经废掉了,只能买新卡。但既然王子昊说可以,那就试试吧。

“那就走吧。”王子昊一边带路,一边给她们介绍走过的地方,好教她们认路。

又走了好一会,终于到了一个略微陈旧的牌坊前,王子昊告诉她们,这是学校的南门,旧的大正门。门外就是地铁口,地铁旁边的一整条街上布满了各种大大小小的商铺,很是热闹。她们先是走进了一家种类齐全的商场,待周淳买齐了东西后,再去不远处的移动营业厅帮安澜办理补卡。

安澜对店员说明缘由后,店员告诉安澜剪坏了的卡是可以补办的,但要报出最近拨过的三个电话号码才可以。安澜一脸茫然,她的手机卡还没用过就被剪坏了呀,怎么可能报的出来三个号码呢?但是此刻所有人都把目光落在她身上,她感觉自她己要是不努力一下就放弃了,好像有点对不起特地陪她来的周淳和王子昊。于是她只好先随便报了个安妈妈的电话号码。

“不对。”店员输完号码后抬头看着她。

“那这个呢?”安澜随后报了安爸爸的手机号码。

“不对。”

“那10086呢?”这是安澜唯一能想到可能成功的号码。她想也就只有移动可能跟这个全新的号码联系过了。

“还是不对。”店员开始有点不耐烦了。

“那算了吧,不补了。”完全没有使用过的手机卡,何来的三个电话号码。安澜不想再做无用功了,于是拉着周淳他们离开了。

傍晚的时候,安澜收到了王子昊发来的QQ消息。

“也就是说,你现在的手机号不是学校发的手机号?”王子昊问。

“是的。”安澜简短地回答。

“我建议你还是换个G市的电话号码吧,毕竟以后同学之间的联系大部分用的都是校园短号,你用你家那边的电话号码实在不是很方便。”

“……”安澜一想到要再跑一趟南门就脑袋疼,太远了。

“怎么去移动营业厅,还认得路吧?”王子昊问。

“不认得了……”安澜真的是个彻头彻尾的路痴,认路能力几乎为零。

“这样,我明天下午刚好有事要去泰山区一趟,大概4点半之后有空,你到时候在宿舍楼下等我,我骑车载你出去。”

A大之所以是单体校区最大的大学,是因为它没有任何的分校区,只有一个坐落在G市市中心新区不远处的大校区。整个学校分为四个宿舍区——坐落在最北边的彼此紧邻着的启林南宿舍区和启林北宿舍区、坐落在中间的泰山宿舍区、坐落在做北边的华山宿舍区。启林那一片主要住的是艺术学院和公共管理学院的学生,女多男少,随便走在路上都能看见美女。泰山宿舍区住的学院比较多,男女比例均衡。华山宿舍区主要住的是工程学院和信息学院的学生,男多女少,经常可以看到穿着短裤拖鞋的屌丝出没。

安澜所在的学院大一大二学年住的是泰山宿舍区,大三大四学年住的是华山宿舍区。所以安澜现在住在泰山,而王子昊则住在华山。两个宿舍区之间的距离,骑自行车也都需要30多分钟,可想而知有多远。

王子昊说的不无道理,安澜如今在G市上学,继续用H市的电话号码确实不方便,而且王子昊主动提出用坐骑相送,安澜实在想不出拒绝的理由。只是,她不能叫上周淳一起去了,毕竟车后座只能坐一个人。但安澜在同意了王子昊的建议后,还是跟周淳说明了情况,她不想以后无意间生出什么误会。

第二天下午差不多时候,安澜换好衣服下了楼,站在宿舍楼前的公车站旁边玩手机边等。不一会儿,一辆自行车停在了她面前。

“上车。”王子昊指了指车后座。

安澜收起了手机,坐上了车后座。

A大太大了,所以去哪都远。A大的学生们要么乖乖走路,要么坐校巴,要么骑自行车。但自行车也不是那么好骑的。比如现在到了紫荆桥底的他们,迫于坡度实在是太陡了,一个人都不一定能骑上去,更何况现在还载了个人,他们只好停下车,慢慢推着车往桥上走。到达桥顶后,才重又骑上车。

去的路上,安澜和王子昊俩人有一搭没一搭地闲聊,气氛很淡,本来他们就不是很熟。

到了营业厅后,店员让安澜挑个手机号码,安澜问王子昊:“班里同学的手机号都是什么样的?”

王子昊翻出通讯录给她看。看完后,安澜挑了个跟班里同学最相似的手机号码。

回去的路上,正值黄昏,夕阳把整座紫荆桥洒得金黄金黄的。到达桥顶后,安澜看着这般美景,突然萌生出了一个疯狂的念头。她扬起下巴,问旁边推着车的王子昊:“敢不敢骑车冲下去?”

“怎么不敢?”王子昊心领神会,垂眼回看她。

安澜兴奋地跳上了车后座,王子昊也一把坐上了前座,对她说了一声:“坐好了!”后就骑车往下冲。安澜死死地抓着车后座的空位处,看着两侧飞驰而过的紫荆树,觉得很刺激。

突然,车身发出“砰”的一声响。王子昊急忙刹住了车。安澜一脸疑惑地下了车。

王子昊蹲下身子,细细地检查了一遍车胎,最后站起来对安澜说:“车爆胎了。”

“噗啊哈哈哈哈哈!”安澜一听,忍不住大笑了起来。两个气势磅礴、豪情壮志、信誓旦旦说要冲下紫荆桥的人,这还没冲到一半呢,车就不争气地爆胎了。安澜莫名其妙地觉得一切都很滑稽好笑,于是她笑到停不下来。

王子昊见安澜笑得眉毛都打结了,眼珠子都看不见了,也觉得好笑,跟着她一起笑个不停。他们两个就像傻子一样,一路从桥半坡笑到了桥底。

夕阳把他们的影子拖得很长很长。他们一路聊,一路开心的大笑,笑着笑着,感觉好像有什么东西在发生变化。于安澜而言,像是多了一个共过患难的朋友,患难过后对他多了一份亲切和好感,所以可以彼此肆无忌惮地畅所欲言。而于王子昊而言,安澜成了一个很特别的存在。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