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打架事件
作者:赵梦颖  |  字数:2163  |  更新时间:2018-11-01 11:51:00 全文阅读

夏悠然显然也听到了,停下手中的动作,望向那位女同学跑来的方向,刘生越是与阿笙在一起的,徐天,显然,她想到了这件事情的起因会不会是因为阿笙。

  想到这里,她连忙往篮球场的方向跑去,孙兰见状,先是谢了谢那位女同学,然后也向篮球场跑去,那位女同学愣了愣,然后跺了跺脚,也跟了上去。

  此时的篮球场里热闹非凡,之前,刘生越却是是带着齐南笙在这里打篮球,一起的还有别班的几个男同学,大家都是与刘生越混的比较好的,因为大家一起上体育课,干脆就来了一场友谊赛。

  可没想到,刚开始没多久,徐天就来了,身后跟着他初中时候的那些跟班和高中之后新收的人,一来,就指着场上的齐南笙说:“你们看,那个小白脸就是齐南笙,就是个恶心的同性恋,长得娘们兮兮的,果然不是什么好货色。”

  徐天身后的那些跟班,能够跟着徐天的,本来就不是什么好货色,纷纷笑着说:“同性恋啊!”

  “真是恶心啊!”

  “居然还来上课,干脆直接去卖好了。”

  “可不就是嘛,简直就是污染人的眼睛啊!”

  篮球场就那么一点大, 再加上徐天说话的时候声音又响,显然就是为了让齐南笙听见的。

  的确,齐南笙是听见了,手上的动作一顿,整个人就像失去了生气一样,低着脑袋,脸上是说不出的难过。

  是,他是喜欢男人,可是,他错了吗?他本没有做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啊!

  刘生越和徐天一样,初中都是称霸学校的老大,不过与徐天不一样的是,他刘生越把自己的开心建立在别人的苦痛之上,除非对方先来找死,他讲义气,既然他把齐南笙当成了朋友,就不能够容忍别人欺负。

  所以,他直接就拍起被齐南笙扔在地上的篮球,直接朝着徐天他们的方向砸了过去,至于砸到人的后果,哼。

  徐天看着飞来的球,脸上往旁边一闪,但是他身后都是人,大家为了躲这个球,纷纷推攮着,于是,这个球,就砸到了徐天的脚上,‘啊’的一声,徐天整张脸都变了。

  徐天身后的人见了,连忙站出来,对着刘生越吼着:“你干什么呢你,有你这样的嘛?”

  “就是,看看把我们天哥砸的,砸坏了怎么办?”

  “真是太可恶了。”

  徐天满脸阴沉的抬起头来,瞪着刘生越,一把挥开扶着自己的人,大声的说:“刘生越,你有毛病啊!就你这技术,打什么篮球,简直就是丢人现眼。”

  “呵。”刘生越冷笑着,完全就没有把对方当一回事,“徐天,老子要不是看在同班同学的份上,早就把你的脑袋开瓢了。”马勒戈壁的,居然敢欺负他的兄弟。

  徐天看着刘生越,很是不屑的说:“开瓢?呵,你敢吗?老子又没有说你什么,你上赶着来是干什么。”然后,带着怪异神色看了不远处的齐南笙一眼,怪笑的说:“难不成,你和那个小白脸有一腿,啊,哈哈哈。”

  身后的人应和着:“哈哈哈。”

  齐南笙听着那些人的话,低垂的眼中闪过一丝暗芒。

  刘生越握着的拳头紧了紧,一双眼睛看向徐天,眼中是化为实质的愤怒,在徐措不急防的情况下,直接一拳打在对方的脸上。

  “啊。”一声惨叫,徐天倒退数步,嘴里更是尝到了血腥味,用大拇指擦掉嘴角的鲜血,一双眼睛死死地盯着刘生越,压着嗓子说:“你居然打我。”说着,挥起拳头,朝着刘生越冲了过去。

  人群中一阵哗然,有几人连忙跑了开去,其中,就有之前给孙兰她们报信的女同学。

  夏悠然到的时候,正好听见徐天大吼着说:“齐南笙就是个死同性恋,你这么护着他,看来你就是和他有一腿。”

  凤眸中闪过一丝幽光,夏悠然破开人群,就看见徐天与刘生越两个人扭打在一起,周围没有一个人敢上前,主要是他们打得太狠了,雪白的校服上面沾染着丝丝血迹,就连两人的脸上都有不少。

  夏悠然找准时机,朝着徐天就是一脚,正好将两人分了开来,徐天被夏悠然踢的这一脚有些猛,肩膀疼的站不起来,眼睁睁的看着走至自己面前的人。

  “怎么?二对一?”

  夏悠然勾了勾红唇,捏着徐天的下巴,说:“你还不配。”眼睛看了看红着眼眶站在不远处的齐南笙,狠狠的丢开徐天的下巴,站起来,来到齐南笙的身边,轻声说:“阿笙,不要怕,你还有我呢。”

  孙兰扶着刘生越笑着说:“对,还有我们呢,阿笙。”

  齐南笙嘴巴微动,从小到大,除了那人,他没有其他的朋友,最初被爆出自己是同性恋的时候,他也是有过无助的,可是他根本就没有人可以依靠,原以为,他要在大家厌恶中度过这一生,没想到,居然遇到了三个朋友,三个真心把他当朋友的人。

  他仿佛回到了小时候,被那人护着的时候,这种感觉,真好。

  徐天坐在地上,看着那边的四个人,眼神阴暗,心里不知道在算计着什么,肩膀隐隐作痛,扭头看了一眼迟迟不上来的人,怒吼:“看什么呢你们,还不快来扶老子。”

  “是是是。”

  于是,等老师来之后,打架的两个当事人,早就离开了,只留下满地的斑驳血迹诉说着这里曾经发生的事情。

  就像有事情发生一样,警察往往总是来得最晚的。

  医务室,孙兰小心的给刘生越脸上上着药,校医则是为他手臂上的伤做检查,至于,夏悠然,在走廊上安慰着齐南笙。

  她说:“阿笙,不管你是什么,你都是我夏悠然的朋友。”

  齐南笙不说话,低着脑袋不知道在想什么,夏悠然也不催,笑着看着外面的风景,感受着丝丝凉风吹来的舒适,舒服的眯了眯眼睛。

  “夏悠然,谢谢你。”

  此时的齐南笙身上完全没有之前的软弱,丝丝男子的阳刚之气从他身上冒出,语气中带着严肃,又带着亲密。

  夏悠然一点都不觉得奇怪,前世她见到的阿笙就是这样的,用着软弱的外表,欺骗着那些人,所以才能在那样的环境中,艰难的活下去,只不过,最后,唉,不提也罢。

  “阿笙,以后不管发生什么事情,你都可以来找我,任何的人和事。”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