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本小姐打的你生活不能自理
作者:赵梦颖  |  字数:2129  |  更新时间:2018-11-01 11:51:23 全文阅读

前世今生,她依旧不知道阿笙究竟要找的人是谁,只知道,那个人对他来说,很重要。

  齐南笙眼中闪过一丝疑惑,为什么他觉得对方话中有话?但还是说了句,“我知道了。”我的朋友。

  打架的后续是,没有后续。

  因为夏悠然的参与,老师们就当这件事情没有发生过一样,但是学生不知道啊,以为徐天和刘生越很厉害,厉害到老师都不敢动他们。

  ***

  夏启荣害怕自己的女儿在学校里面住不习惯,干脆就在云市有名的豪庭北苑里面买了一套房子,还是一套放在夏悠然名下的房子,当然,到底是不是因为这个原因,就只有他自己心里明白了。

  房子是一套带花园的小别墅,里面除了夏悠然之外,还有一个保姆,一个司机,至于别墅内的卫生,每周都会有家政公司的人来打扫的。

  保姆名叫夏秋,是夏家的老人了,按古时候的说法就是家生子,是从小就照顾夏悠然长大的,司机薛海,是夏秋的丈夫,这么多年下来,一直都是夏悠然的专属司机。

  虽然,夏秋对夏悠然来说,就是一个保姆,但是这么多年的相处不是白相处的,两人之间还是有一定的感情在的,比较,除了父母,对方是陪伴她最长的人了。

  “秋阿姨,东西准备好了吗?”夏悠然从楼梯上面走下来,单肩背着书包,高高的马尾扎起,露出她那精致的脸庞,显得青春靓丽极了。

  她说的东西,则是夏秋最拿手的糕点,个个做的精致小巧的,很勾引人的食欲,上次,夏悠然将糕点拿到学校里面之后,得到了孙兰几人的一致好评,这不,这回那几人点名要吃这些糕点,她只好麻烦秋阿姨给做了。

  不过,她也知道,做这些糕点挺麻烦的,所以也就一个礼拜带一次而已。

  夏秋笑着指了指餐桌上面的三层食盒,说:“都准备好了,都放在里面呢,不过,悠然啊,你们可别一上午都吃完了,要不然,就吃不下午饭了。”那看着夏悠然的眼神,完全就是慈母啊!

  夏秋这一生最遗憾的事情,就是没有生一个女儿,不是她不想生,而是不能生,当年再生儿子的时候坏了身体,没有生育的机会了,所以,夏悠然的到来,使得她将对女儿的喜爱移到了对方的身上。

  “秋阿姨,你就放心吧。”夏悠然笑着撒着娇说着,然后拿过桌上的食盒,摇了摇笑着说:“那我就先走了。”

  “哎,你还没有吃早饭呢?”夏秋连忙抓起一个白煮蛋追了出去,边走还边说:“悠然,你不能不吃早饭的,至少也要吃个白煮蛋啊!”

  还没上车的夏悠然只好接过秋阿姨塞过来的白煮蛋,无奈的说:“好吧。”到底是秋阿姨的一份关心,她还是乖乖的吃了吧。

  薛海开着车,从后视镜里面看着对着鸡蛋苦大仇深的样子,笑着摇了摇头说:“悠然啊,不吃早饭对身体不好,不管怎么样,这早饭还是要吃的。”

  “薛叔叔,我知道啊,可是,谁让学校上课的时间那么早啊,要是晚一点,我就有胃口了。”夏悠然自己也很无奈。

  学校7点开始上早自习,家里到学校的路程是十分钟,她起床到收拾完毕需要半个小时,也就是说,她要6点20分起床,这么早,哪有胃口吃早饭啊!

  “你呀你,所以你才这么瘦。”

  夏悠然不以为然的摸了一把自己的腰,然后自信满满的说:“人家这叫苗条,多一分显胖,少一分显瘦。”

  “你这丫头,哈哈哈。”

  夏悠然从不知道什么叫低调,所以,她一直都是让薛海送到校门口的。

  其实,从开学到现在,一直都有人在猜测,夏悠然是不是什么大小姐,要不然为什么上次气跑老师,什么事情都没有,还有上次,打架的事情,还有,为什么她每次上学和放学,都有豪车接送。

  不过,这些也都是猜测,也没有个准确答案,但是大家都不敢过近的与之讲话,所以就导致了夏悠然身边只有孙兰他们几人。

  和往常一样,夏悠然已经教室,就将食盒里面第一层的糕点拿了出来,让大家分着吃了,至于她自己,没有胃口,不想吃,反正她待会儿饿的时候可以随时吃的。

  夏悠然每天的事情就是听听课,调戏调戏阿笙,然后就是与徐天怼两句,一般情况下,都是徐天吐血而归。

  这天,夏悠然心血来潮,想自己走回去了,路过一个小巷子的时候,听到了几声闷哼声,原本是不想管的,但是谁让她听见了阿笙的名字呢。

  “齐南笙,不要以为在学校里面有夏悠然护着你,老子就动不了你,你信不信,老子打的你连你妈都不认识你。”

  夏悠然倚在墙上,漫不经心的说:“那你信不信,本小姐打的你生活不能自理。”

  徐天打人的手一顿,站起身来,看着迎着阳光的人,因为看不清样子,依着那身形和声音,他猜测是,“夏悠然。”

  “呵。”夏悠然轻呵着,慢慢走近,眼睛瞥了一眼齐南笙的样子,好好的校服上面满是灰尘,身上是说不出的狼狈,心中一冷,说:“徐天,看来你还是不长记性啊!”

  打齐南笙的,除了徐天之外,还有徐天认识的三个外校的人,那三个,就光是身上的打扮,就知道就是街头的小混混。

  什么黄毛啊,什么链条啊,什么破洞裤啦!

  那黄毛嘴巴上面叼了支烟,一副‘老子天下第一’的样子,撩了撩额前的头发,说:“小妹妹,长得不错啊,要不要陪哥哥几个玩玩啊!”

  “就是,就是,哥哥带你去见见世面。”

  “可不是,保准你去了还想。”

  夏悠然不理他们,走过去扶起自己站起来的齐南笙,关心的问:“阿笙,你怎么样?”今天要不是她心血来潮,阿笙指不定怎么被人欺负呢。

  “我没事,你怎么来了。”齐南笙靠在墙上,一手搭在夏悠然的肩上,原本白皙的脸颊上面有一个青紫色的淤青。

  “刚好路过。”确定阿笙没有事情,将对方安顿好之后,夏悠然抬眸看向徐天,那眼中面对齐南笙时的柔情全部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无比的冰冷。

  徐天小心脏一颤。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