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遗珠 清漪两相见
作者:隋襄  |  字数:3219  |  更新时间:2019-04-29 17:42:06 全文阅读

      君遗珠行至魏清漪跟前,只见魏清漪还是一副风尘仆仆的模样 ,身上还有晌午从马上摔下地上粘在地上的泥土。

  “君女医,久仰大名!”魏清漪看着君遗珠笑道。

  君遗珠也看着魏清漪嘴角不觉上扬,说道:“久仰大名。”

  两人相视而笑,随后又异口同声哀叹一声,再之后两人又被彼此这一声哀叹相互逗笑,她们虽然未曾谋面,可却有惺惺相惜之感,若说起这两人的渊源必要从蜀国的良缘阁说起。

  蜀国的良缘阁创立已有百年之久,那是一将三国庙堂之八卦和、江湖之异闻写于话本的书阁。

  良缘阁以男女情事为主,书中所写之人皆为真实存在,所写之事亦非虚假,只是添油加醋平添许多修辞,这修辞有好有坏 ,或歪曲事实或还原真相,总之人们愿意看到什么他们便写什么。

  良缘阁的话本在周蜀康三国广为流传,大街小巷几乎人手一册,君遗珠“红颜祸水”的称号由此而来,魏清漪“断命琵琶”的说法也由此而来。

  由于良缘阁话本广为流传,故而话本里的人物亦是“天下闻名”魏清漪和君遗珠虽未曾出现在同一个话本中,但两人却实是做到了举世闻名……

  “看来咱们是同为天涯沦落人呐!”魏清漪叹道。

  君遗珠听了无奈的笑道:“怎会?你嫁了个好人家,不像我,孤家寡人一个。”

  两人说话间一男子从院子东头走来,隔着篱笆魏清漪看到那男子面相像是三十多岁的老男人,发鬓间几缕白发在灯火之下若隐若现,除此之外,那男子身着墨绿色长袍,手中拿着一个葫芦和一块玉石。

  “大半夜的你这是要去哪儿?我不是告诉过你过了亥时便不能出门了吗?”男子的语气像个长辈,魏清漪一猜便知是君遗珠的师父龙三千。

  君遗珠听了也不理他,兀自牵起魏清漪的袖子将魏清漪拉入房内,随后关门将门栓拴上,龙三千无奈,敲了敲门说道:“陈年的女儿红,你三师弟霍冬初特意为你从蜀国皇宫送来的。还有上好的蜀国岫玉还未雕刻,我也一并给你放在门口了。”

  魏清漪曾看到的良缘阁的话本里的写道,君遗珠与龙三千虽相差八岁,且未出生时便许给了龙三千,据说还有一纸婚书,就藏在龙三千的卧房里,也不知是真是假。

  君遗珠最喜岫玉,头上带的发簪、手上戴的玉镯、耳朵上的耳坠儿皆由岫玉加工而成,这话本里倒是也写了。

  “徒儿知道了!师父您回吧!”君遗珠的语气生冷,像是厌恶极了龙三千这个师父的样子,果如良缘阁的两年前话本里的写得一模一样。

  良缘阁的话本里提到,君遗珠是孤女自小长在玲珑谷,被龙三千养大,据说是给惯坏了,娇蛮任性、任谁都不能违逆她。她对龙三千无意,即便有婚书在,她也不会承认这门亲事。

  “魏姑娘坐吧!我这屋子简陋,比不得你们侯府,还望姑娘莫要嫌弃。”君遗珠眼神力并无异样,只是听到脚步声走远,这才开门将门口地上的葫芦和岫玉拿回屋里。

  魏清漪本已坐下,可见到那块未雕琢的岫玉不由自主的便凑上前去,仔细瞧了瞧:“果然是好东西!我可以拿起来看看吗?”魏清漪的眼珠子瞪得铜铃大,仿佛要用眼睛吞了那块未雕琢的岫玉。

  君遗珠见魏清漪这副模样,便说道:“魏姑娘若是喜欢拿去便是。”君遗珠虽如此说,可心里骂了一句,果如良缘阁的话本里的所言的那般贪财。

  魏清漪不可置信的看向随后有意无意的瞥向那岫玉,说道:“那怎么好意思!这东西金贵着呢!”

  “无妨收着吧!”君遗珠说道。虽然心中也是万般不舍,可话已说出口哪有收回的道理。当然,并不是因为这是龙三千送来的她才不舍,是因为那岫玉的确成色上佳,她自己也是十分喜爱。

  此刻,两个女子皆为良缘阁话本的女主人公,靠着读过的话本观察着对方,虽惺惺相惜,可却心思各异……

  “魏姑娘一路劳顿想必一路少餐,莫要客气了,趁着这些饭菜热乎赶紧动筷吧!”君遗珠将酒葫芦放在饭桌上说道。

  魏清漪也不客气,怕是只有她那累死的马儿和天上神仙才知道她两日来滴米未进,笑道:“那恭敬不如从命。”说完坐到桌前狼吞虎咽起来。

  饭间,君遗珠忽然问道:“魏姑娘!你家少主今日与你说了些什么?”

  魏清漪一面夹着菜一面说道:“没什么就是让我去办些小事。君女医你就别问了,咱们郦元教有规矩,这事儿我不能告诉你,否则坏了规矩我会被灭门的。”

  “灭门?”君遗珠听了只觉不可思议。

  “对!就是灭门,全家都死无全尸的那种,对于我们少主而言,他想一夜之间杀上三四百号人不成问题。只要他一声令下!无论远在康国或是人在周国,不出三日必死无疑。”魏清漪坦然自若的说道,仿佛这是一件再怎么平常不过的事。

  君遗珠心里已然发慌,结结巴巴的问道:“那……那得罪了你们家少主又有什么后果?”

  魏清漪眼珠子一转,咽了口中的饭菜说道:“可能也会死全家吧!这要看得罪他的是谁,灵州城的醉珑小主子,那便只有少主受气的份,若是换了别人,若是再严重些,恐怕生不如死。少主脾性温和,只要不坏了规矩,他不会轻易动刀杀人的。别害怕。”

  “你也知道……如今醉珑已……已昏迷三年之久,现下就躺在芜枫县衙内院,若是有人将醉珑调包,躺在芜枫县衙里的不是虞醉珑那怎么办?那调包的人会怎么样?”君遗珠的心跳加速,她最怕死了,可不能就这么栽到阴沟里。

  魏清漪听了,用不敢置信的目光看着君遗珠,她正要问什么,君遗珠点点头说道:“对!就是你想得那样!”

  魏清漪起身破口说道:“君女医呀!你糊涂,你可知我们郦元教的教主想要你死,阎王想留你都留不住,你这是不要命了吗?纵使你们玲珑谷医术高明,有移形换脸的手段也不能将醉珑掉了包呀!那丫头就算昏迷着,也是我们少主心尖尖上的宝。何况……你可是用此事威胁了我家少主?”

  君遗珠点点头。

  魏清漪无奈:“看来你成功了!也是!既然醉珑在你手上,想来少主也不会为难你,莫要试图挑战少主的耐性,若是哪一天少主没了耐性,便是你的死期,无论你身在何方!君女医,逃命吧!少主会杀了你的,你我有缘,我不想日后成为杀你的那个人。”

  君遗珠听了这些,心中先是惊讶,随后是害怕,再然后便是猜疑,或许这个魏清漪只是诈她,想要从她口中得知醉珑的下落也未可知。

  魏清漪这些话听起来的确有些危言耸听,可她说得也全然是实话。未曾参半分假,他们的少主的确不是什么良善之辈……

  君遗珠忽然笑了:“无妨,我已将虞醉珑救醒!虞暮宸是知道的,相信日后虞暮宸是知道的,日后他会谢我的!况且我的另外一个师父是顾未歇,他虞暮宸总要忌惮的。”

  魏清漪听了,这才想到君遗珠还有一个万人之上的师父。那便是凌苍派的掌门人顾未歇,同时也是江湖上唯一的三国武林盟主,是周国女皇陛下亲封的国师,在周国他的地位与实权不亚于一位亲王,若说良安候府的兵权是块肥肉,那么顾未歇手里的实权便是一整只烤全羊。

  纵使虞暮宸是郦元教的少主,魏清漪的新主子,有顾未歇在,虞暮宸便不能伤君遗珠半分半毫。

  “这还差不多,你放心,少主赏罚分明,在他跟前是可以功过相抵的。哎?”魏清漪似乎突然间想到什么,继续问道:“不对!你们玲珑谷既能救醒醉珑小主子为何当初还要少主在这玲珑谷待上三年,还要少主拜龙三千神医为师?害得少主待在这里白白炼了三年的药?”

  君遗珠笑道:“师父说,虞暮宸杀伐太重,身上背的杀孽太重,若该磨磨他的性子,我们行医救人,救得不仅是人的病体,还要救心,心坏了,便是没救了,师父还说虞暮宸并非病入膏肓,他还有救。”

  魏清漪不解:“如此说来,我也该在这玲珑谷炼上三年药了?”

  “魏姑娘虽有那么个断命的名号,可却也受控于人身不由己,自然不用。”君遗珠说道。

  “那便好!那便好!”魏清漪抚着心口说道。

  魏清漪也是害怕,她深知自己杀孽太重,即便千刀万剐也难以偿还,只是可怜自己的儿子日后长大了要承受自己的母亲是个杀人魔头的事实,生为郦元教之人,若说心中没有什么不甘那纯粹是睁眼说瞎话,作为尘世间一名普通到不能在普通的母亲,她只愿这乱世结束,好叫她的儿子能过几天安稳日子。

  想到这里魏清漪开始思念自己的儿子,他才六岁,离了母亲谁来教他习武,谁来教他习字,都说她是给无情的女魔头,可却不知她也是普通女子,希望儿子聪明,丈夫疼爱,期盼公婆认可,父母安康。

  如今魏清漪一家被虞暮宸掌握在手里,虞暮宸说一,他们不敢违逆,虞暮宸说二,他们不敢不从。他们是奴才,只能顺从,有再多希冀,只消虞暮宸一句话便会化为灰烬……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