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不良公子,别追我

正文第8章 谢家二公子

[更新时间] 2019-04-30 14:38:19 [字数] 3554

主事的大丫鬟,见龙三千这副模样,不知该如何是好,便对龙三千说道:“夫人在县衙外的别院住着,不在县衙。”*-%@?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龙三千挺好瞪大眼睛大声问道:“什么?不在县衙!”*-%@?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主事的丫鬟点点头,龙三千登时如同炸了锅一般,转头对君遗珠说道:"不行!今日我定要带你见见那假醉珑。好让你看看她如今是个什么模样。"*-%@?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一边的魏清漪见龙三千这般,想着拿着手里的药盒去和那龙三千搭几句话,顺带将自己送药之事提一提,也算是个见证,左右这药盒上刻着“玲珑谷”三个字。日后若是这药盒真出了什么事,也赖不到她魏清漪身上。*-%@?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魏清漪如此想着,便拿着药盒上前,伸手拉着龙三千,劝道:“龙谷主有什么话不能好好说?大庭广众你们拉拉扯扯的难道还要人让人看你们玲珑谷的笑话不成?还不快放开君姑娘。”*-%@?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龙三千因与魏清漪在玲珑谷见过一次,加之又听虞暮宸说过魏清漪的名号,想着魏清漪在江湖上也算一号人物,便留与魏清漪一份薄面,故而放开了君遗珠的手。*-%@?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方才魏清漪离得远,竟未曾看到君遗珠眼角处大滴大滴的眼泪簌簌的往下落,如今离得近了,魏清漪这才看清:“呦!怪可怜见的,龙谷主!不是我魏清漪言论你的不是,江湖之人谁不知你想娶君姑娘,人家不愿嫁,你强求有什么用?再者!君姑娘自小就住在玲珑谷,十多年前怎么也不曾见你这般着急?今日这是怎么了?怎的跟大火烧了猴儿屁股似的?”*-%@?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魏清漪的言语难听是在江湖上出了名的,除了郦元教的教主和那凌苍山的顾未歇,恐怕没有魏清漪不敢惹的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说完这一番话,魏清漪一把将君遗珠拉在身后。*-%@?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龙三千又叹息一声,随后说道:“魏姑娘你是那唐潇的师侄,你说句良心话,你师叔的琵琶之音,它是不是如良缘阁的话本里写得那般能改人记忆?你师叔在江湖上发了多少帖子澄清这改忆之事?为何君遗珠这偏不信?”*-%@?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我当你们争什么?原是为了这个。自然不是如良缘阁的话本里说得那般神乎其神!我师叔行走江湖多年,几乎见一人便对一人说他那改人记忆的本事皆是假的,他只能暂时的改变人的记忆,而且被改的记忆最多维持三五年,三五年之后,恢复了从前的记忆之后,总会落下头疼的毛病,动辄也有因此丧命的,我师叔曾对我说,这本是逆天而为,终究会折损寿命的。君姑娘你又何必执着呢?”魏清漪说道。*-%@?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听到了吗?折损寿命,君遗珠你是不想活了吗?”龙三千没好气的对魏清漪身后的君遗珠说道。*-%@?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师父~!”君遗珠眼里依旧含着眼泪。*-%@?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龙三千无奈,只得伸手再次牵起君遗珠的手,随即将君遗珠拉到身边,再搂在怀里,因君遗珠比他矮一截,龙三千只能低头语气柔和的说道:“师父知道,你不愿再回忆起这两三年间发生的事,可有些事不是你逃跑就能解决的,不是你去寻唐潇帮你把从前的记忆抹去,就能解决问题的。你可明白?”龙三千一面说一面从怀中取出手帕为君遗珠擦眼泪,仿佛在哄孩子一般。*-%@?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君遗珠乖巧的点点头,随后一头扎在龙三千怀里,瘪着嘴小声哭泣。*-%@?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魏清漪见此情形,心下感叹,这两人师徒不像师徒,恋人不似恋人,终究是怎样的情感?他们究竟是以怎样的情感寒来暑往的过了这么些年?*-%@?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君遗珠也真是的,三十多岁了,还跟个小孩子似得,真是丢人。*-%@?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魏清漪看着龙三千鬓角边的丝丝白发,心想三十多岁之人不该有这么多的白发的,如此,必定是为了君遗珠吧!想来君遗珠去寻唐潇定然是为了忘记顾未歇这名动天下的人物吧!*-%@?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整个江湖都知道,龙三千待君遗珠 几乎可以用溺爱二字来形容,不论玲珑谷得了有什么好东西必然是先紧着君遗珠先挑,若是君遗珠有一个不高兴,整个玲珑谷便会跟着一起伤心:“好了!三个月前,你去寻唐潇改忆,师父为此把你五花大绑的绑回玲珑谷是师父的不对,你莫要伤心了。自此之后!那顾未歇再说什么,咱们不见他,不理他就是了。”龙三千说道。*-%@?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唐潇?君姑娘知道我师叔在哪?”魏清漪问道。*-%@?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虞暮宸交代过,要魏清漪带着唐潇去京城与他会面,这是魏清漪当紧的差事之一,可自打三个月前魏清漪便与唐潇断了联系,今日看来,师叔唐潇原是为君遗珠改忆去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君遗珠听了魏清漪的问题,抽噎着转过身来,一边拿师父龙三千的手帕兀自擦着眼泪,一边抽噎着回答着魏清漪的问题:“知道的!但我不能告诉你,我和唐潇是朋友,我不能出卖他。唐潇是虞暮宸的手下,你们郦元教的规矩我是知道的,若我告诉你,便是将唐潇置于死地。”*-%@?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魏清漪听了心下不悦,心想:好你个君遗珠,还是个女君子!若你单单是龙三千的徒弟,今日活剐了你,也要让你吐出我师叔唐潇的下落。奈何你是也顾未歇的徒弟,好!算我魏清漪倒霉。*-%@?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魏清漪虽这般想着,但嘴上却说道:“既然君姑娘不想说,那我魏清漪也不强人所难,二位!清漪还有事,告辞!”*-%@?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随后魏清漪唤来蓉霜,大声说道:“蓉霜姑娘,这是你家夫人的药盒,收好了!”魏清漪可以清楚的看到龙三千有意无意的瞥过自己手中的药盒,这下魏清漪便放心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蓉霜接过药盒冷笑一声,天下竟有魏清漪这般女子,也是绝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魏清漪自然不是简简单单的告辞那么简单,既然不能活剐了君遗珠,龙三千又是自己少主虞暮宸的师父,不能用龙三千来威胁君遗珠说出唐潇的下落,那么在龙三千和君遗珠之间制造些误会还是可以的……*-%@?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芜枫县的县衙今日好不热闹,但县衙里里最大官的谢君笑,不!准确的说是虞县令,可他却从始自终未曾多说一句,倒是谢君笑的大哥谢君莫见此情境,附到谢君笑耳畔悄声说道:“看来这个虞暮宸比咱们想象中的还要难对付,你看那魏清漪非要找个外人做见证才肯把药盒交给蓉霜,那可是江湖上赫赫有名的断命琵琶呀!普天之下,三国之中有几个敢惹她的。”*-%@?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谢君笑听后,也小声叹道:“唉!可不是!看来想要救出烟雨需要费些力气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谢家兄弟在魏清漪抢蓉霜药盒时便跟着魏清漪来到了屋外,在西厢房门前站着看戏,未曾上前。*-%@?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魏清漪与龙三千和君遗珠说话间,兄弟二人在一旁听着,也不曾插一句嘴,他们知道,在江湖上,话越多,死得越快。*-%@?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此刻魏清漪正要离开,忽想到还有事未曾与谢君笑交代,便朝站在西厢房门前的两兄弟说道:“县令大人,我家少主说了,要您带着您夫人到京城参加谢家大少爷的婚礼,你可莫要忘了才是。清漪还有事,告辞!”*-%@?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知道了!魏姑娘放心。魏姑娘慢走,恕不远送。”谢君笑拱手作揖说道。*-%@?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魏清漪走后,院子里便留龙三千与君遗珠师徒二人,龙三千见谢君笑站在西厢房门前打量着他,又见君遗珠低着头,于是,又一次拉起君遗珠的手,并且向谢君笑。*-%@?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二公子,珠儿犯了大错,你家娘子如今成了假醉珑,是我这个做师父的错,是我教了她给人易容改面的本事,此次我们前来芜枫就是为了医治你家娘子头疼病,让她恢复原来的容貌的。”龙三千说道。*-%@?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君遗珠一听龙三千说要医治假醉珑,未等谢君笑开口,便赶忙说道:“师父,你答应过虞暮宸只医治假醉珑的记忆之症,不改假醉珑的容貌的,虞暮宸说了,再过几日,他离开玲珑谷之后就带着这个假醉珑来芜枫过神仙眷侣的日子,江湖之事他再不过问。师父你能不能不把那假醉珑的面容改过来?师弟也怪可怜的。”*-%@?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君遗珠此言一出,院中的下人们皆是云里雾里,县令不就是虞暮宸怎的就跑去了玲珑谷?*-%@?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龙三千呵斥道: “珠儿,怎能如此胡闹?虞暮宸已然陷入执念,你身为他的师姐不说极力劝他思过,还帮衬着他自欺欺人。”*-%@?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执念?师姐?这么说来,这个珠儿是县令大人的师姐?而这个鬓角边长着白发的男子就是县令大人的师父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反正你就是不能去把假醉珑的相貌恢复回来,你若是敢去,明日我便去凌苍山,再也不回玲珑谷。”君遗珠被龙三千气的直跺脚,一个三十出头到女子,竟当众撒起娇来,还当众威胁自己的师父。*-%@?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君姑娘,我哪里得罪了您?您将我娘子的容貌改成了虞醉珑的模样也就罢了,如今您师父要改回来,怎就不行?您是凌苍派顾未歇掌门的心爱之人,是我玲珑谷的谷主的爱徒,可我娘子亦是我自己的心头宝,我们夫妻被你害得见面难相认。*-%@?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如今一同来了芜枫,我娘子也只能住在县衙外的别院,我被您害得活生生的顶了一顶绿帽子成了乌龟王八,您这是要绝了我活下去的路吗?如今我自己竟连烟雨的面也见不上,要待到回京路上才能见上几日。在这之后便又要分别。”谢君笑心里委屈极了,想想自己的妻子顶着别人的容颜和记忆生活在离自己不远的地方,而自己除了日复一日的思念什么都做不了,而是一切皆是因为那个该死的虞暮宸和这个被娇惯着长大的君遗珠,还有那个不知死活的唐潇。*-%@?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方才谢君笑一席话可谓信息量极大,县衙内院的下人们听到谢君笑说那样的话,便开始窃窃私语,谢君笑情绪激动,已然顾不得那些下人们了,一旁的谢君莫是个局外人,看到女眷们窃窃私语,便对着院子里女眷们招招手,说道:“看什么看!都回屋去。”女眷们听后,便带着万分的好奇纷纷回屋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二公子,珠儿不是这个意思。”龙三千极力的维护者君遗珠,以防日后君遗珠和谢家结下了仇怨,谢家其他人还好,只是那谢家的三公子谢君晏可是出了名的二世祖,没什么是他不敢的,俗话说软的怕硬的,硬的怕横的,横的怕不要命的,那谢君晏就是个典型的“不要命”的主,倘或真得罪了谢家,恐怕就连顾未歇也救不了君遗珠。*-%@?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