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不良公子,别追我

正文第二十三章 魏清漪留在谢府

[更新时间] 2018-12-28 08:04:31 [字数] 3126

谢伊天听到了谢君晏在唤他,但他的脚步并没有因此而停下。+^&~?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爹,我要成亲。”谢君晏像是在通知谢伊天又像是在乞求谢伊天。总之看样子,谢伊天是不认谢君晏这个儿子的,而这谢君晏倒像是心里还对谢伊天有敬意。+^&~?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昭陵王之事将谢家的这两父子的关系推到了悬崖边。+^&~?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谢伊天还是没有理会谢君晏,他走了,一句话都不曾留下。+^&~?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谢君晏看一眼汪玉人,面容上依旧笑着,那笑意不似方才那般暖,更多的是不甘和无奈,谢君晏倒是希望谢伊天如谢夫人那般问他一句要娶谁家姑娘,得知要娶的是汪玉人, 随后开口大骂,甚至动手去打,谢伊天这般谢君晏心里真是不是滋味,奈何大错已经铸成,认错是解决不了问题的。+^&~?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汪玉人和谢君晏目送谢伊天夫妇离开,两人的心思是一样的,看那相对无言却又两两相知,一旁的魏清漪倒是羡慕极了这两人。+^&~?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魏清漪的确很忙,看了这么一出戏 也该到了走的时候,李吉盛也一直在旁,谢太尉走后,便带着魏清漪找地方换衣服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郦元教的其余教众早已离去,走了留在最后看热闹的魏清漪和李吉盛,便只剩汪玉人和谢君晏,两人相视而笑,眼睛里的明媚和忧伤分明可见,也不知那是一种怎样的情绪。+^&~?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路上,魏清漪问李吉盛:“李叔!这汪玉人多大年纪了?”魏清漪问道。+^&~?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李吉盛答道“汪玉人年纪还小,十九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魏清漪惊道:“十九?怎么看着这么老?”+^&~?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还不是因为那昭陵王和谢家人,先是被昭陵王给……哎!后来又被汪家赶出来门,如今又被整个谢家嫌弃,她一个小女儿家又是个只能赢不能输的硬骨头,如今除了谢君晏,怕是这世上便没有人再愿意多看她一眼。”李吉盛说道。+^&~?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方才谢君晏说要成亲,娶得人,是这汪玉人吗?”+^&~?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是啊!除了她还能是谁?那谢家三少还给了我一张喜帖,汪玉人连嫁衣都准备好了,只是那喜帖是两年前给我的,嫁衣在温揽院的偏房里,上一回我去取东西上面都积灰了,一直说要成亲,只是等谢伊天的一句话等到了如今。+^&~?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这两人也是苦命人,清漪呀!方才我便想和你说,日后见了她让着她些,莫要与她争长短,一来她确实拎得清,你着实争不过她,二来她是个可怜人,这世间无人将她放在心上,甚至无人待见她,所以就当可怜她,让着她些,她还是个孩子。”+^&~?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魏清漪叹了一声,说道:“知道了,李叔,你如今回了谢府,少主派了其他任务给你了吗?”+^&~?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没有,少主说护着你来京城便好,其他的,叫我当好谢家的大管家就好。”+^&~?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李婶还好?”+^&~?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好着呢!只是李其马上就到了十四岁了,快到了派任务的年纪,他性子燥,我怕出去惹祸。”李吉盛担忧的说道。+^&~?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魏清漪安慰道:“无妨!当年我不也不知闯了多少大祸,如今还不是活得好好的,日子久了,年岁大了,自然可独挡一面。”+^&~?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李其那小子可不比你 ,他好吃懒做的 ,武功也不好好练,怕是到了江湖上,连保命的本事也没有,他不比你有大本事。哎!我那闺女也在外头,她倒是比李其稳重些,少主也没说把她派在了哪儿,我也不敢问,我和你李婶心里没底,真真不放心呀!”李吉盛的语气依旧是那般的无奈,看着魏清漪,李吉盛想到了自己的女儿蓉霜。+^&~?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魏清漪听了 ,也是可怜李吉盛,女儿在外不知消息,儿子再过些日子便要外派,便说道: “李叔若是想知道李妹妹在哪里,我倒是可以到京城的戏院子问问那儿的人,他们的消息最为灵通,虽说假消息不少,但相对真消息也不少,有了信,总比没有强。”+^&~?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李吉盛点点头:“也好!我这谢大管家算是白当了,连咱们京城的戏园子也没有惯熟的人。也是没用。”+^&~?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李叔快别这么说,我不是也不知我爹娘在哪儿吗?您告诉我李妹妹叫什么名字,我换了衣服要回良安候府,正好路过戏园子,帮你问问就是了。咱们教里有规定,在豪门侯府当差的,不得私自见面,不过,在过些日子,谢家大少爷成亲,到时候良安候府一定派人来送贺礼,届时我让良安候府的下人替你把信捎来。”魏清漪说道。+^&~?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李吉盛心里高兴坏了,眼里似乎有了泪,但李吉盛终究是一家之主,是顶梁柱,怎能轻易落泪:“好!……好好好!你妹妹叫蓉霜,李蓉霜。”+^&~?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蓉霜?是否眼睛是单眼皮、睁不大,嘴很小、嘴唇很薄?”魏清漪问道。+^&~?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李吉盛一拍大腿,说道:“没错!就是你李妹妹。清漪呀!你这是在哪儿见了她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魏清漪以一种恨铁不成钢的责备的说道:“李叔你说你偷什么懒呀?你若是一进芜枫和我去了县衙,不就见上李妹妹了吗?”+^&~?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啥?你李妹妹在芜枫?”李吉盛不敢相信。+^&~?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魏清漪皱着眉头,说道:“是呀!李叔!”+^&~?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李吉盛一拍脑门,说道:“哎呀!瞧我这个懒毛病呀!你李婶走得时候还说呢!没准出门能遇见闺女。哎~”+^&~?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此刻李吉盛的后悔就写在了脸上,魏清漪也是感叹,或许这就是生在郦元教的命数吧!生来便与自由二字离得远,可转念一想,不论生在哪里皆有约束,看看虞暮宸和谢君晏便知。+^&~?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李叔莫伤心了,起码咱们知道了李妹妹的下落,不至于心中无底。也不知李妹妹何时能调回京城,你们届时也不必骨肉分离。”魏清漪安慰道。+^&~?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李吉盛哀叹一声:“是啊!只盼着这一天了,不过,你说的也对,至少,不至于心里没底。”+^&~?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这是凉花院。”两人说话间便已走到了一门前栽花的大院门前。+^&~?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由于魏清漪留在温黎苑内看了一阵子热闹,便与郦元教的教众岔开了来凉花院换衣服的时间。+^&~?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李吉盛之所以将郦元教的教众安排到此处,便是因为这里地处偏凉、离谢府的后门极近。+^&~?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李吉盛推开凉花院的大门,院内也载着花,牡丹、芍药、杜鹃、各式各样应有尽有。+^&~?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清漪呀!你们来的人一共十二个,分十二个分别离开,就委屈你们换上谢家下人的衣服,每隔两个时辰走一个人,到了晚上便留宿在此,次日再走,清漪你因为在公主府露过面,你方才说要走,我看,也别走了,先在太尉府躲一阵子!这里是太尉府,一来,闲杂人等不得入内,二来,这里的下人都是郦元教的人也无将你供出去一说,再来便是,三来,你武功高强,若是唐潇耍什么花样,我们不至于手忙脚乱。”+^&~?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魏清漪听后,点点头表示同意:“李叔说得对!”说到这里魏清漪似乎想到了什么,继而问道:“对了!李叔,少主究竟什么时候回京?”+^&~?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谢大少大婚之前回来,估摸着是要赶在芜枫和谢君笑会面,然后摘下谢君笑的伪皮面具,带着烟雨一同回来吧!具体如何,我也不清楚。”李吉盛说道。+^&~?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两人说着走进屋内,李吉盛一面说,一面走到屋内的炕桌前,从炕桌上拿起一个令牌,令牌是银质的,上面刻了一个大大的“谢”字,李吉盛说道:“从今日起,你便是这凉花院的掌院了,凉花院是谢家的花房,逢年过节迎宾送客用的皆是凉花院里的东西。这是掌院的令牌,暂且委屈你在这里当几天掌院,待到陶笙公主嫁到谢家的前一天离开,届时女皇和陶笙公主忙着大婚的事,定然没人理会你。”+^&~?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好!”魏清漪答应道。+^&~?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郦元教的暗探就是这样,东躲西藏,没个定数,今日谁家的小姐明日是谁家的小妾、来年又是个庄户人,即便如魏清漪这般公开了身份,且得了女皇陛下的特赦令的,表面上看是郦元教的乐姬从良嫁给了良安候做妾,实则骨子里还是郦元教的暗探,这是宿命,也是魏清漪生而为人的代价。+^&~?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这一面魏清漪已然安顿好了自己,而那一面女皇陛下派来支援牡丹暗卫的士兵才缓缓的带着长矛来到了公主府。+^&~?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而公主府内的下人们早也将那些死去府兵的尸体装进了棺材。+^&~?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公主府的客堂里,徐知远跪在了陶笙公主的面前早已冷汗淋漓。+^&~?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公主!您莫要这么看着我呀!您打我我,关起我来也算呐!您都盯着我看了足有三个时辰了,这夕阳都要落下山了,我娘还等着我回家吃饭呢!+^&~?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还有!那乐姬平素里弹得真不是这么难听的,而且她柔柔弱弱的怎会杀人,定是您的府兵看错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徐知远说了这么多,陶笙公主依旧坐在主位一眼不乏,一旁的江梧巷认定徐知远定然知道些什么,可却碍于自己是蜀国的嫡公主,他国的内臣,她不便多说什么,即便自己因此差些死在这里。+^&~?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怎么可能看错?那府兵不聋不瞎,脑子也没病,你分明就是看那府兵出去打探情报的时候死在了外面,想来个死无对证打死不认,徐知远,你的说法未免太过拙劣了些吧?”江梦溪一个孩子,也能将此事看清,何况他人……+^&~?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