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
作者:隋襄  |  字数:3419  |  更新时间:2019-03-05 23:35:01 全文阅读

“她是公主还是女皇?她无名无份凭什么?难道只是因为,有一个人愿意将天下皆赋予她吗?”陶笙公主似乎很在乎这个。

“对!公主既然知道,为何又来问我?公主如此聪慧,就该知道这天下除了君遗珠,还有一个人更尊贵。”魏清漪说道。

“是谁?”陶笙公主心里很是不服气。

魏清漪道:“我的儿子!”

陶笙公主冷笑,带着嘲讽意味的冷笑让魏清漪觉得很是不舒服,趁着她还能好好说话,她更愿意问问,陶笙公主帮助他儿子意欲何为?

“公主是在嘲笑我吗?”

“不!我以为你会说你自己,不过你也确实很尊贵,毕竟良缘阁的话本里写着你的武功天下女子无出其右,我也不知是真是假,便想着试一试。如今看来,他们说的似乎还有些道理。我知道你想救你的儿子,只要你答应我一个要求,我立即放了你的儿子。”陶笙公主说道。

“什么要求?”魏清漪可没有那么过多的想法,也没有心情在此与陶笙公主纠结这些。

“打赢她!我就放了你。”陶笙公主指了指站在远处,一个身着红衣的女子。

那女子的红衣,似乎。与其她牡丹暗卫的略有不同。那女子的红衣之上绣着几朵梅花,这衣服看着俗气了一些,材质也不是很好,不过是最普通的棉麻,女子的后背挺得笔直,下巴微扬,手中拿着一把长剑,剑还在剑鞘中,似乎早已期盼着出鞘,那剑鞘上似乎若隐若现的紫檀香木味,随着风吹了过来,剑鞘上雕着几朵海棠花。

魏清漪问道:“你是赵海棠?”

那女子点点头,赵海棠,二十岁,江湖人称赵留活,每年她总是能在武林大会上,打到最后与顾未歇对战,多少英雄豪杰,侠士侠女,皆败倒在她的海棠剑下,她虽是江湖中人,可在她手下从未有过人命,即便是承恶扬善,她也只是点到为止,从不伤人性命。

魏清漪自然不能杀了她,若是杀了她,那等了十年的醒酒令便会再次被收回,此刻的魏清漪哪里来的那些理智,她只想要救回她的儿子,其余的一切便只是浮云。

断命琵琶这里,可没有怜悯苍生的悲悯之心,,何况自己的儿子在别人手。

“若是打不赢她,我便会杀了你的儿子。”陶笙公主抚了抚头上的金玉凤钗。

魏清漪蹙眉看着陶笙公主:“你还是一国公主?”

“不是!顾盼儿才是。”陶笙公主说道。

魏清漪此时已然遍体鳞伤,即便是完好无损的站在赵海棠面前,他也未必能打赢赵海棠,何况是负了伤了,此时若能和谈,便是最好:“公主可想清楚了,要是我打不赢他,但是我还活着,我便一定会随少主倾覆了你大周王朝。公主叫我来,不过是想要我去争夺武林盟主的位置,然后再已醉酒令效忠公主,与其我和赵家姐姐打了两败俱伤,倒不如我和姐姐一同前往凌苍山比武,左右我儿子在公主手里,我何敢有异动?”

陶笙公主笑笑:“我当了这二十几年的公主,可甚少有人和我谈条件,我也厌烦谈条件,两条路,要么我直接杀了你 要么和赵海堂比试。”

陶笙公主站起身,缓缓的走到了魏清漪身边,语气中带着看热闹的语气,说道:“先别着急着选,三十八块令牌,醉酒令只是第一块,若是太急了,把性命搭进去,便不好了。”

魏清漪自然明白陶笙公主话里有话,陶笙公主竟然是希望她退出这一次武林大会的比试,虞暮宸一旦得到这醉酒令,便可一统江湖,若是一二年间,虞家起兵造反,自然用得上这醉酒令。这大抵就是陶笙公主阻止魏清漪的原因吧!

魏清漪岂能弃郦元教不顾,她生在那里,长在那里,那里几乎是她人生中唯一能找到宿命感的地方,若是她连那里都保不住,生而为人,她也是枉付了。

“公主什么都不必说了!我战!您是公主,想必我死了,你也不会为难我儿子这个孩子吧!”魏清漪说道。

陶笙公主不解:“你这是何意?”

“我自己也不知是否能打赢赵姐姐,一切皆是命数,我愿意拿自己的命,我儿子的命,身为他的母亲,我不能让他承受半分风险,我不能拿我儿子的命去赌。公主!若是我输了!你让您的牡丹暗卫将刀架在我的脖子上,然后放了我的儿子,之后我的命给你。”魏清漪解释道。

陶笙公主不是母亲,她不能理解身为母亲的心里,但想到自己的阿娘,想必她也是一样的疼她陶笙这个公主吧。

着实!陶笙公主产生了恻隐之心,她想帮帮这个“母亲。”

陶笙公主走回座椅上,又坐了下来:“好!冲着你这一份心思,我答应你!不过!海棠从不杀人,你最好赢了,若是输了,你可能要死在无名之辈手上了。”

陶笙公主已然坐好问道:“两位可准备好了?”

两人点点头,之后,行礼作揖,厮杀开始了。

魏清漪的视线不知为何,在行礼作揖之后便开始变得模糊了,她只能凭着感觉接招,看来!传说中的断命琵琶,还是要断命于此。

说实话!魏清漪并不相信陶笙公主会轻易放过自己的儿子,她这个宝贝儿子,可是楚家长子,若是陶笙公主在她死后,用他儿子的命去换兵权,也未可知,和陶笙公主谈出如此条件,也是下下之策,如今之际,他能做的,我又赢了这场比试。

魏清漪比武,从来都是最先出招的那个,她可没有礼让的好习惯,也不是什么正人君子,更不是贤女杨梅枝那般知书达理的女君子。

她用的武器很简单,就是李清浊的鞭子。她一直握在手里,早早便忘记了将郦元教里的那把长剑丢在了哪里,她一直心里想着儿子,哪里顾得上这些。手里有什么便使什么。

长鞭朝海棠的面上挥去,海棠不杀人,不代表海棠的对手不会杀人,都说了,魏清漪可不是什么君子。

海棠遇见过太多这样的人,她从不慌张,可是今天她慌了,因为她的家人也在陶笙公主手上,必要的时候,他可能要成为一个,所谓的真正的江湖中人了。

海棠的师父告诉过海棠 ,应对冷兵器的方式是正面迎击,比的是谁的力气更大,谁的力气更巧,而面对如长鞭这般的软兵器,便要先避之,之后从那人手中想方设法抢到这兵器的一边一角,之后便死也不松手,直到两人拉扯到最后,两人皆用了全身的力气,再猛的放开,随后以快打慢,一招毙命。

方才与李清浊过招,魏清漪便使了这一方法,如今两人过了两三招之后,魏清漪看明白了海棠的招数,故而故意将长鞭交付于海棠,长鞭辉来就在手边,海棠察觉到了异样,伸手抓了一把,便又松了开来,一旁正在喝茶的陶笙公主看着奇怪。

魏清漪见状感觉大事不妙,便索性扔了自己手中的武器,试图引起海棠的注意,最后趁势夺了海棠的长剑,可是海涛没有上当,不但接住了长鞭还将自己手中的长剑握的牢牢的,魏清漪无论怎么用力用什么样的方法,都抢不到海棠的长剑,便不得已转身只知道跑进了陶笙公主府内院的主屋,他来过这里。知道这里的墙面上有一把用来装饰的五弦琵琶,放在屋子的西南角,很是晃眼,十分好找。众人见她魏清漪,行踪奇怪,只以为她是要逃,可与此同时,大家也同样想到了屋里有一把好看的琵琶挂在墙上。

海棠自然跟着魏清漪跑进了主屋,他们的历史才刚刚开始,她不能让魏清漪拿到琵琶,习武之人,若是有了一件趁手的武器,江湖上便定然会有他的一席之地,魏清漪的名号江湖之上人尽皆知,若是让魏清漪得了琵琶,自己的家人便多了一份风险。

她飞身跃起,想要将那挂的高高的琵琶从墙面上取下来,可却被魏清漪抢了先机,琵琶很顺利的到了魏清漪的手上。

魏清漪的习惯是,拿到琵琶之后,用内力催断琵琶弦,这次也不例外,可是海棠的动作太快,他拿着长剑刺向魏清漪的琵琶,那只是一把用来装饰的琵琶,材质并没有真琵琶那般好,才过去半刻,她不但没有用内力催断琵琶弦,反而被海棠用长剑,在琵琶上了几个窟窿,她根本没有时间去催断琴弦,于是他只能将手里的琵琶举在手里,一招一招的吃力的接着招。

海棠似乎也下了杀手,她的攻势是那样的的猛烈,魏清漪应接不暇,有那么几招甚至让魏清漪无力还手,。

此时陶笙公主跟着进来,逃生公主自然是走在最前头的,跟进来的还有大批的牡丹暗卫,还有手里提着长刀的府兵。

魏清漪见到长刀,赶忙将手里实在无用的琵琶扔了出去,随后又跑去抢府兵的长刀。

路上将主屋内圆桌上的绣花桌布带了下来,随后将桌布扔往海棠的头上,海棠的手是快的,武林中的第二高手,哪能被一块绣花桌布而左右,于是便将桌布扔还给了魏清漪,路上带碎了用屋里的瓶瓶罐罐,看起来就是些值钱的古董。

公主的侍女心疼的说道:“打架就打架嘛!何必暴殄天物。”

正当人们心疼古董之时,魏清漪和海棠两人竟被缠绕在桌布之内。

“来人,快……”陶笙公主似乎想要说什么,可为时已晚,海棠手里的长剑很是轻巧的架在了陶笙公主的脖子上。

陶笙公主只觉脖子一凉,脑袋和肩膀不自觉的想要缩在一起,可中间架着刀子,便是动也不能动了。

“公主!我不想杀人,你只要放了我爹娘和魏姑娘的儿子,我便保你平安。”海棠说道。

魏清漪在一旁翻了个白眼,“废什么话呀!直接砍了她便是。”说完不由他人分说,一把推开海棠,随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别像割猪肉一般,用长刀划过陶笙公主的喉咙,一刀封喉,陶笙公主便就这么死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