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山海向东倾 > 正文
第三章醉却东倾又西倒
作者:东倾公子  |  字数:2101  |  更新时间:2018-11-27 10:02:11 全文阅读

那人斜斜睨我,像是怕被麻烦缠上,脚步虽虚却快,不一会儿便重新回到黄泉路。

  远处,隐约有打斗声,电闪雷鸣的光耀隔着浓雾晃动闪过。

  斗法这种事,黑白无常两兄弟打娘胎天生,比起那现世修炼的半吊子,还是绰绰有余。

  我身边那人俊眉紧皱,神情冷峻。

  “我说,你们冒着如此大的风险进地府,当真只是为了找向东倾吗?“

  我死了六百年,从未想过有人寻我,还闹出这般惊扰幽冥的动作,自然是好奇的。

  那人低头审视于我,良久才道:“你到底是谁?”

  我遥遥指向奈何桥,目光慈爱,意有所指道:”看见桥上舔糖的奶娃儿么?“

  “日游神。”

  他略一思考,道:“那是你儿子?”

  昂。

  我含糊不清得回答,心里不禁对他的见识有些惊讶。

  那人对我全然没有怀疑,语气凝重道:“若大婶知道向东倾的下落,还请透露一二,我等闯入地府,绝无恶意,更不会伤害鬼魅生灵,请放心。“

  ……

  我低头看了看自个儿今日的装扮。

  素面银线的衣裙,裙摆是荷塘白莲,黑发垂腰,身量纤瘦,体态优雅,前儿个刚从老阎王那儿寻了些灵丹磨粉敷脸,正是面容滋润水灵的模样。

  唤我大婶,他也叫得出口?

  “听说她死了六百年,即便轮回,少说也得有个七八次,你不可能找到了。”

  我干巴巴回嘴。

  不曾想,那人冷冷一笑,道:“不,她没有轮回。”

  “你为何如此肯定?”

  “……”

  那人看我,像是看着一个极爱探听八卦和隐私的长舌大婶,面色非常不友好。

  我讪讪一笑,正想再攀谈两句,问清来去阴阳两界的法子,却突然看到一黑一白两重影子朝我这边飞来。

  “大婶,我先走了。”

  那人折返回树林里,眨眼便销声匿迹。

  我抬头,强作镇定:“嗨,小黑,小白,真巧啊。”

  黑白无常两兄弟刚斗了法,虽说那些半吊子的修炼者伤不到他们,但被围殴之下,多少也有些灰头土脸。

  “东倾姑姑,你怎么来这儿了?”

  “方才看到有活人出没吗?”

  我摇摇头,一本正经道:”我来寻猫,未见生面孔。“

  “东倾姑姑的猫,还真是调皮呢!”小白轻笑,雪白的衣袍衬得他玉面生辉,笑眼如月,妥妥阳光暖男的好模样。

  倒是他的兄弟黑无常,天生一张黑脸,虽说俊美,性格却孤僻冷漠,除了老崔跟前能听得他多言几句,寻常鬼差还从没见过他好脸色。

  “眼下黄泉路上混乱,姑姑还是不要轻易过来,一会儿我们巡查,若见了您的猫,便给您送回去。”小白一脸温柔道。

  “好。“

  我点头答应,转身离去。

  身后,小白轻轻责备道:“哥,见了东倾姑姑,怎的也不问声好。”

  “我饿了。”小黑道。

  “那你想吃什么,我去人间替你寻来?”

  “算了,你去人间,哪次不迷路的,我同你去。”

  “哥,我想吃京市南门的栗子糕,还有红豆酥!”

  “好……”

  沿着忘川河走到尽头,便是我住的院子。

  老阎王知我喜欢清静,特地拨了这片地方给我独住,闲时养花养草,无一生还,所以此今这院里还是一片荒芜,看来凄凉。

  吱嘎。

  我刚推门进院,便见我那橘猫趴在廊下摇尾巴。

  从来只见狗欢喜的时候摇尾巴,这猫摇晃尾巴的模样,还真是难得一见。

  我正心中高兴,想着养了几年的宠物总算心里有我,却突然看到自家屋里走出一个人影。

  “大婶, 又见面了……”

  那人居高临下瞧着我,眉眼藏笑。

  嗬。

  不是回阳间了吗?

  “此处是私人宅院,你如何找来的!”我蹙眉问道。

  “它。”那人指脚下腻歪着他,宛如一滩橘子酱的肥猫。

  我心肠怅然一片。

  美色,果然是天地间最致命的诱惑。

  “此处无你要找之人,还请早日离去,若黑白无常寻来,恐怕你本事再大也返阳无望了。”我板着脸仰头与他道。

  “无妨。“

  那人倒是气定神闲:“我沿路过来,这猫带我穿林钻草,行踪极为隐秘,你这地方看来也鲜有鬼来,十分清净,我待个三五日想来也无问题。”

  今日初九,还不到发月俸的日子,加之血池池水泛滥,一众管事儿都忙得团团转,他真要待个三五日,倒也不是全无可能。

  我被心中转圜的念头吓了一跳,正要拒绝,便看到那俊颜近在咫尺。

  “你说对吗?东倾?”

  “对……”

  什么?!

  我惊得连连后退,“你,你如何知道?”

  “多亏了它。”

  那人又指着脚下橘猫小倩,邪邪一笑:“它领我进屋,找到了这个。“

  我瞧着他手心里托着的木盒,心下明了。

  是了。

  我记性不好,月俸每每发下,我数过一遍转头就忘,索性从老崔那儿要来一道鬼符,上书:我仔细数过,共计七百四十铜子儿,三银两金,擅动着五雷轰顶。“

  落款:向东倾。

  你瞧,今日这天气,一片漆黑,万里无云,想来是不会打雷了。

  哎。

  “养猫为患啊。”

  我无比失落又哀怨得朝小倩剜了一眼,它竟猫仗人势,朝我龇牙咧嘴。

  “你叫什么名字?”

  我瞧着那人问。

  那人双目将我凝视,郑重其事,轻吐道:“醉却东倾又西倒……东倾,你真将我忘了?“

  我摇摇头,万分惭愧。

  只不过那句带着我名字,隐约像是诗词的句子,我倒是头一回听闻。

  那人眼底落寞一闪而逝,复又轻勾唇角道:“叶定稀。”

  我点点头,从他手中拿回木盒,一番好心劝道:“叶先生,你既是生者,便要遵从阴阳两界的规则,虽不知你用的什么方法能魂游地府,但总归是有伤本体,还是早些离去吧。”

  这番劝说,我还是存着私心的。

  忘川河尽头虽鲜有鬼来,但如若有那个不开眼的,真要过来找我饮茶喝酒思考鬼生,我私藏阳寿未尽之人的罪过可就坐实,少不得还要送去哪重地狱里受苦,着实不划算。

  叶定稀随我拾阶而上,一路走进屋内,择凳而坐,倒是十分自在。

  “三日后,我自会离去,你若答应收留我三日,出入阴阳两界的方法就是你的。“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