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山海向东倾 > 正文
第六章领赏好日子
作者:东倾公子  |  字数:2066  |  更新时间:2018-11-28 17:29:44 全文阅读

血池里,浑浊滚烫。

  即便我只是一鬼魂,浑身也仿佛被炭火灼烧,那痛楚便是生而为人时,也不曾忍受过,仿佛噬心磨骨一般。

  我胡乱蹬腿,突然瞥见脚下显现淡黄色的光团,像是漫天夜色下的一颗星辰,柔柔光晕里包裹着小倩,忽闪的大眼睛一动不动得看着我。

  从来只有宠物为主殉情,今日你算是圆满了。

  我心中一声叹息,便失了意识。

  待我幽幽转醒,眼前又是眼熟的月白色纱幔。

  竟没有魂飞魄散?

  我如劫后余生,拍着胸脯缓缓坐起,这才发现我那三条腿不稳的四方小桌边,还坐着一个身影。

  “老崔,好巧啊……”我张嘴,声音嘶哑得像是灌了把沙子。

  崔判官瞧着我,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

  “你说有法子解决血池问题,便是自己拿鬼命去换?”他咬牙切齿,铜铃似的眼睛窜出火光。

  我吓了一跳,想也不想便问:“血池通了?”

  他脸色愈发沉了。

  “猫呢?”我满背生寒,心尖子都被提起来了。

  崔判官一言不发,起身让开视线,我便见着那橘猫正趴在软塌上,呼呼大睡。

  奇了。

  六百年来,我还是头一回遇上这等奇事。

  一旁,老崔睨着我,万般不耐烦似的问:”你为何要跳血池?“

  我能说我狗啃屎摔进去的么?

  不能啊!

  “老崔啊……”

  我抬手掩面,再睁眼已是泪眼婆娑:“我在这地府六百年,兢兢业业,尽职尽责,一日不敢忘记你和老阎的恩情,这血池之患令你们忧心,更令这地府混乱,我是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只要有法子解决问题,哪怕我这鬼命交代了,我也心甘情愿。”

  随着我哐哐捶胸的动作,老崔眼皮子抽了抽。

  “你先休息几日,待魂魄复原,再去阎罗大殿回禀阎君。”

  说完,崔判官转身便走。

  我眼巴巴瞧着他出了门,只觉得他行走间动作有些异常,来不及细想,翻身下床,一把拎起酣睡的橘猫恶狠狠训斥:”你这家伙,平日里吃我的喝我的,现在连我这条鬼命也想要啊!“

  喵……

  小倩慵懒得打了个哈欠,爪子勾住我胸前衣襟,像是撒娇似的腻歪上来。

  温软满怀。

  说起来,我倒不是个有爱心的鬼。

  起初我养着这橘猫的唯一理由,便是它身子不如鬼魂一般阴冷,反倒是有几分温软,只是素日里,我想要抱它亲近它,总会被它的爪子挠的满脸伤,今日倒好生奇怪,它主动亲近我,还往我怀里钻。

  嗯,大难不死,小倩也转性了。

  我想着主仆一场,这等温情时刻,再撒火训它也是不该,便抱着它回到床上躺着,刚闭了眼,脑海里却又浮现在血池之中打滚的情形。

  隐约记得,晕厥之前小倩周身的光晕好似朝我飘来,引着我去了池底。

  后来又发生了什么,我是一概不知。

  喵……

  怀中的橘猫昏昏欲睡,一个劲贴近我,耳朵还附在我胸前轻蹭,酥酥痒痒的,不多时,我便再度睡去。

  五日后。

  我魂魄大好,精神十足,便换了身新衣裳,前往阎罗大殿。

  殿中。

  老阎王坐在宝座之上,老崔站在右侧,下方是小黑小白,还有几个地狱管事儿的狱吏。

  “阎王大人。”我屈膝福礼,姿态做得恭顺。

  老阎王白眉轻抖,笑盈盈道:“东倾啊,可是大好了?”

  “是呢!”

  我娇俏一笑。

  不管好不好,这五日过去,我哪怕爬着也要过来了,邀功领赏这等事,不能太急,也不能太迟,三五日便是刚好。

  一旁,老崔上上下下打量我好几遍,像是在看我有没有少胳膊少腿,等确认后才埋下头,继续在生死簿上勾勾画画。

  老阎王高兴,笑得满脸褶子乱颤,召唤鬼差捧来几个描金木盒。

  “此次血池地狱池水泛滥,东倾以身犯险,立下大功,这些便赏赐给你了。”

  “多谢阎王。”

  我满心欢喜,眼光一扫,便瞧着当先一个巴掌小盒分外眼熟。

  宝座之上,阎君已经笑眯眯介绍起来。

  “这里面,可有你日思夜想的白玉丹,可是要打开来看看啊?”

  我哪敢!

  “不了,这礼物都是老阎君珍藏,我心中万分感激,还是带回去慢慢欣赏吧……”

  岂料,老阎王以为我谦虚,竟然摆摆手道:“无妨,无妨,今日你来领赏,正好也让大家见识见识,白玉丹可是三十三天城中的珍品,地府里每百年才得赏一颗,如今你一下子收获三颗,正好让大家一起瞧瞧,分享喜悦嘛!”

  一旁的小白笑得像朵迎春花。

  “早就听说,阎君对东倾姑姑极好,今日也让我们沾沾光,见识一下白玉丹的真容吧!”

  小黑看着他,面无表情问道:“你喜欢白玉丹?”

  我已经顾不得小白是不是喜欢,心里千万只大象咚咚乱踩。

  眼看那鬼差将盒盖开启,我更是紧闭双眼,不忍再看。

  哇!!!

  殿里传来几个鬼差大惊小怪的惊呼。

  “果然如白玉一般,柔润晶莹!”小白也跟着起哄。

  呃?

  我睁开眼,望着那锦盒里躺着的三颗丹药,宛如刚剥了壳的鹌鹑蛋,圆润剔透。

  这是怎么回事?

  我仰头,下意识望向老崔。

  那家伙眼光定定得瞧着我,神色淡定从容。

  啧。

  六百年了,我对老崔还是了解的,这般气定神闲波澜不惊,那就是他出手补救了。

  感恩,好鬼一生平安。

  我心怀欢喜,收下所有礼物,跟小白这个没见识的大侄子仔细说了说白玉丹美容的妙处,这才大摇大摆回去。

  因我休息了几日,本月的月俸也跟着延误,到离去时,老崔便同我一起回去领钱。

  路上,我见四下无鬼,便悄咪咪道:”谢了啊,老崔。“

  “谢什么?”老崔捏着翘勾胡尖儿反问。

  我胳膊肘推了推他,挤眉弄眼道:“别装了啊,我都知道了,你是怕老阎王晓得白玉丹不见,我得受处分,所以你特地寻了三颗新的放在盒子里,对不对啊!”

  “……”

  老崔惊讶地望着我:“白玉丹何时不见了?!”

  嘶……

  我咽了口唾沫,干巴巴笑道:“那个……说来话长。”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