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所谓爱情,是你 > 正文
第二章 普通的姑娘普通的好看
作者:暮色鲸吞  |  字数:3477  |  更新时间:2018-11-07 10:23:41 全文阅读

顾亦安带着护士过来时林衍已经在屋里了,弯着腰似乎在摸时月的额头。一瞬间顾亦安定在了门口,再也无法向前走,面对着被打碎的回忆连连后退。

自己这是在做什么?那不过是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丫头,不,还不是个丫头,是个普普通通的长头发的姑娘。

顾亦安自顾自摇头,想要就这样摇醒自己,勾起嘴角也不知道笑谁,不知道,那就笑自己吧,笑一笑再耸耸肩,若无其事地转身离开。林衍闻声回头,只看到护士身后的一闪而过的身影,有些眼熟却说不上是谁。

小护士给时月换药时林衍看到了椅子上的画本,画本打开着,画中有个梦中的姑娘。突然间意识到刚才的身影是小弟顾亦安的。

林衍看看画再看看时月,确定了顾亦安是时月睡了后进来的,有些后悔自己离开那么久。只是不知道顾亦安找上时月是个意外还是故意。

想到那小子专挑短头发的女生下手,月月又是及腰长发,若是故意那只能是冲着他来的了。可是原因呢?八卦自己未来的“大嫂”?

转身将时月的画像撕了扔进垃圾桶,想了想整本扔进去。他并不讨厌顾亦安,相反把他当成亲弟弟看待,只是弟弟和侄女不属于一家,不需要有交集更不需要认识,或者说,不能,不能够相识。

话虽这么说,又怎么躲得开呢?到了躲不开的那一步又该怎么办好呢?

护士交代了几句后离开,留下林衍坐在时月床头看着点滴,一滴一滴,他不知道一直藏着时月是对是错,也不知道能躲多久。恍然间记起上一次这么看点滴已经是数年前的事了。这一刻才有种做叔叔的觉悟,理理时月的头发,有那么一瞬间想把她送走,离开,去任意一个城市只要不在这里就好……

“月月,我是不是不该从教官手里把你接过来……”

话虽如此,若是再来一次,还是会毫不犹豫接过月月的。

一个操场而已,侄女,弟弟还有小妹……还有小妹?突然间心里有了对策,一时坦然。安慰下也欺骗下自己,一幅画像代表不了什么,顾亦安喜欢短头发的女生,月月的头发不合那个臭小子的胃口。如此,只要他小心一些,保护个侄女还是可以的。

太阳下山了,时月也醒了,一瞬间惊醒的那种清醒,脑子里第一反应是几点了?迟到了没?下意识得转过身去看萧晓的床铺,心道萧晓怎么不叫自己起床了呢。

然而却看到坐得笔直的林衍。

小叔叔?

鼻子先一步比脑子回忆起发生了什么,晕倒容易忘记可疼痛相反,它使人清醒彻底清醒的清醒——从被罚蹲到直直得跌倒,从突然流鼻血再到半路遇上小叔叔转战医务室,都想起了。也想起了自己的军训生涯就这样结束了,突然间不知该做什么好,这种感觉就像是费尽心思去争取一个人的原谅,终于鼓起勇气站在那人面前时却被问一句你是谁。

还有两天,更准确的说是一天半,哎……就当过个周末吧,或者……提前准备过中秋,怎样都好,只要有事可做,怎么都好?

中秋,第一个离开家的中秋节,还好身边还有个小叔叔,也算有个家。

这样想来自己倒有些像上天的宠儿呢,难得轻松难得惬意。而惬意的结果就是胃先发声——

主人,人家没有存货了。

“小叔叔。”

“嗯?”林衍这才将注意从手机屏幕上转移,“醒了。”草草结束工作把手机装进兜里起身活动活动,看着时月懒洋洋的模样,伸手试了试时月额头的温度,确定了退了烧后问,“还有哪不舒服吗?”

“唔……”时月眨眨眼,捂着胃说,“这饿了。”

“你呀。“揉揉时月的头发,“走,带你去吃鱼。”

“好啊好啊!”时月不算漂亮可那一双眼睛格外动人,尤其是此情此景的欢欣雀跃时。

从前这双眼是暮色下沉寂静的大海,深邃又神秘,后来天亮了,阳光洒在海面上就泛起了粼粼波光。林衍又一次问自己,此时此刻站在这照顾这丫头究竟是对还是错……

“小叔叔?小叔叔?”少有的见林衍出神,时月有些意外,同时也不自主的怀疑,难道自己真的病入膏肓不成?

“嗯?……我们走吧。”

时月点点头,顺从中不知几分是乖巧。两人一前一后出门,夜幕降月夜凉,所谓秋高气爽军训好时节,操场上又穿出新一轮的口令声。

时月总觉得自己像是个逃兵,万千眼睛盯着自己好不自在。

故意绕开操场从教学楼前过,却还是逃不过耳边的演练音乐。

“我们快点走。”低着头躲债似的拽着林衍往前快步走,林衍被拽的不知所云,下意识回头正看到站在三楼窗边的顾亦安,一时间仿佛知道了什么似的,看看那个弟弟再看看这个侄女,总是有种做贼心虚的感觉。

怎么这么快就藏不住了吗?

好在楼上的人没有接到楼下的注目礼,站了一会后转身消失在窗边。

莫名地林衍还是不安,想了想,还是决定从时月这入手打探一下,“月月,刚才你睡觉的时候有人来看你了。”

“啊?笑笑和长宁吧。”想了想又觉得以许长宁高傲的性子应该不会屈尊来看她这个小小舍友,不过也没有必要收回。

“长宁?笑笑?”

林衍重复得让时月觉得说错了话,急忙解释道,“我舍友。许长宁,萧晓,额…我们仨住四人间。”

“相处得怎么样?”

相处么?自动忽略许长宁,想着萧晓,点点头,“很好啊。”

听到这三个字,不安的心瞬间轻松许多,很好就好。

从很好的轻松回神后,还是喜忧参半,喜的是月月还不知道顾亦安这个人,忧的是侄女竟跟妹妹住到了一起。

朋友的话题打开后,就合不上,接着问了问班级和社团。

“班里人啊……”时月有些语塞,“也还好啊。社团……我没参加。”

林衍听了只摇头,知道时月不喜欢与生人亲近,可没想到到了大学她的圈子还是那么小,“大学不是高中,多出来走走交些朋友。你不是喜欢跳舞吗,我记得学校有个舞蹈协会还有艺术团,别老宅在宿舍,嗯?”

“哦。”嘴上是应下了,可是会不会去做就是另一回事了。

“凡事尽力就好,不必太为难自己。”退后一步,说到底还是舍不得看她为了成长去委屈自己,也不知道这算不算是溺爱。

“嗯?……哦哦。”

两人并肩离开,在看不到的身后,顾亦安躲在窗后的视线死角目送叔侄俩离开。

为什么目送?

好奇能不能算是答案?

扔掉手机的烟头,不去想,转身往教室走,2305空旷的教室只有一个短发的丫头,一个人坐在最前排翘着二郎腿着腿打游戏。

顾亦安倚靠在门框上,点上一根烟看着,伸手比出一个相框把丫头装在手心,他身边尽是这样野一点的短发女孩,与其说喜欢倒不如说像某个人。

女孩们不介意当替身,他也更不介意找替身,一个接一个,永远当不了主角的替身,不厌其烦不厌其多。反正好聚好散,各取所需,处理好情人跟情人之间的关系,便是个好男人,他花心他滥情,可还是招人喜欢,怪只怪上天给他了一张雄雌莫辩的脸又给了他一个家财万贯的爹。他也不想要,可老天就是这么气人,他也没办法。

又一次死在游戏中的丫头有些不耐烦,可抬头看见男朋友心情也就瞬间好起来了。

“打完了?”对于游戏他向来只是看而不上手,因为觉得弱智,不论什么游戏,都是这样。而观看则是因为他是一只程序猿,看一看思考怎么改成一串代码,或者,写个小程序做外挂。

“嗯,输了呢。”嘟着小嘴带着点可怜,眨巴着眼寻找安慰。

头一次顾亦安觉得有些做作,那双眼睛怎么看怎么丑。

审美疲劳吗?休息两天过过单身的生活了?

呵?单身?不存在!

不悦又不屑的表情写在脸上,丫头看在眼里记在心里,想起亦安不喜游戏急忙起身挽着他的胳膊,“亦安,我饿了,我们去吃饭吧。”

造作又变成大方,不得不说女人就是天生的演员,瞬间的变换表情姿态,没有一丝违和,大幅度的跳跃心情却又显得那么自然。

顾亦安顺势把丫头揽在怀里,说了一句好,美人在怀,自在悠然还想什么有的没的呢。

连体婴儿一般并肩朝着餐厅的方向走,说说笑笑打打闹闹,女美男更美一路上吸引了不少目光,顾亦安习惯地享受着,恰到好处的笑恰到好处的目光,一起停滞在去往食堂的十字路口——

正前方数十米之外,白色的轿车停在宿舍楼门口,有姑娘从楼里出来,身穿一件日系可爱小斗篷,蓬松可爱再配上调皮的步伐活脱脱一个动漫里跑出的二次元少女,蹦哒到车前,弯腰跟车里的人说话,不知他们说了什么,只觉得她用小手抓头发的动作煞是好看。

只可惜了头发太长,若是再短些就好了。

“嗯?怎么了吗?”突然地驻足不前使丫头疑惑,抬头看亦安,只见他呆呆的忘着前方嘟囔着什么话。不明就里也看过去,只见夜幕墨蓝到浅蓝,浅蓝到暖白,白色又与橘黄交接赔上层层橙红加上黑色的楼影做底。

江山如此多娇,勿怪良人梦魂销。

丫头看着楼上的天,亦安看着楼前的姑娘。姑娘最终坐车离开,真正的夜幕也要开始,美的风景一瞬即逝抓不住留不下。

一声咔嚓,美丽可以定格。

“哇,这天真的好看诶。亦安,你能画出来吗?”

“嗯?”顾亦安这才回神,看着杵在面前的手机,看了一眼,反应过来丫头说的话,扬了嘴角,“我的画很贵的。”

吧唧一口,大红嘴唇印在脸上,顾亦安接了手机揣进兜里,修长的手指沿着丫头的鼻子略过嘴唇停在下巴轻轻抬起,若有所思不怀好意,“可是我的画布用完了,要不——”俯身在丫头的耳边低语,“你来做我的画布?”

“那……你可得画得好看些,画得不好我可是会罚你的呦。”

“悉听尊便。”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