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
作者:步廖  |  字数:3238  |  更新时间:2018-12-09 22:49:44 全文阅读

季见站在旁边也跟班头和我爸爸妈妈说道:“老师,叔叔阿姨,这说到底,这是我们一群踢球的责任,我们没有注意好分寸。”

  班头听了他俩的话以后没有说话,一直保持着沉默,只是一直在看着我爸妈他们的态度。

  我爸妈他们两个听了林雪的话以后说:“我们家熙熙既然是主动为你挡球的,我相信熙熙一定有她那样做的理由和原因的,所以,这位同学,你也不要太过于自责了。”

  “至于这位男同学,你们上体育课踢球本来也就是一件很正常的事,年少气盛嘛,没有控制好力道也正常。不过,以后还是多注意一下比较好。”

  等我爸妈他们说完了以后,班头开口了,“季见,你身为体育委员,虽然在错误发生之后能非常勇敢的对错误发生的后果做出了及时的好的反应。”

  “但是,你应该懂得在错误发生之前就制止错误的发生。现在你们三个留在这也没什么用了,你们先回去上课吧!”

  “老师,我不,我要看着熙熙出来,我再回去,不然我不走,我总要亲眼看到才能放心。”溪儿的眼睛看着急诊室,双手卧在医院的椅子上面的扶手上。

  林雪急急地向前走了一步,眼神坚定的说道:“老师,我也不走,熙熙的伤本来就和我有关系,我要等到溪儿出来。”

  季见相对于她俩就理智得多了,拉了拉林雪和溪儿,说:“我们体育课反正也是下午的最后一节课,我们就在这多等一会吧!等到晚自习上课了再回去。”

  老师看她们的态度如此坚决,也不在说了。然后他们那么多人就坐在了急诊室外面等。

  大约半个小时之后,我坐着轮椅,腿上绑着绷带,打着石膏就出来了。他们见我一出来,就立马都围了上来。

  我看见我爸爸妈妈和哥哥了以后,从到在医院以后来的我经历了骨头断裂的疼以后,猛然看到了他们,我的眼泪哗的就出来了。

  妈妈看到了我的眼泪,瞬间就很小心的和我拥抱了起来。十分心疼地说:“唉呀,我的宝贝啊,怎么就这样了哪!宝贝,很疼吧?”

  我含着泪,点了点头。我哥看起来来很凶的看着我,说:“你怎么这么不注意啊!连个球都躲不开,你说你是不是猪。”我哥说完之后就自然而然的把推着的轮椅从护士的手上接了下来。

  我撒娇似的说:“哥,我的腿都受伤了,你还这样说我,你是我亲哥吗,真的是,先不说安慰我,还给我骂一顿。”

  然后我特别哀怨的跟我妈说:“妈,你看我哥他,我都受伤了,他还这样说我!”

  我妈瞪了我哥一眼,然后说,“景儿,你妹妹正受着伤哪,你就不能让让你妹啊!”

  我哥特别无奈的对我妈说道:“妈,你就这样惯着她吧!”

  然后就不想跟我妈去深究那个问题了,之后便以一个很缓慢的速度推我走向了病房,溪儿也上前来拉住了我的手,我没说话,也只是紧紧的握紧了溪儿的手。溪儿跟着我轮椅的前进速度在前进着。

  林雪没上前,低着头默默的跟在后面,我当时一时之间没有想到林雪。

  等我被我哥推到了病房里以后,医生和护士说:“病人需要休息,你们家属把病人从轮椅上挪到床上休息去。”

  我哥第一时间过来要抱我,可比我哥反应很快一步的是季见。只见在我哥要上前抱我的时候,季见已经在搀着我的一边胳膊了。

  我哥被别人抢了先,自然是不高兴了,但我哥的脸上却没有什么表示,只是抬起头看了季见一眼,然后用手把我抱了起来。

  季见见状,默默的把搀着我胳膊的那只手给放开了,我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我就已经从轮椅上躺到了床上。

  等我坐到床上以后,我才看到他们三个都还没走,于是,我便对他们三个说:“溪儿,雪雪,季见你们几个先回去上自习吧,这边有我爸妈和我哥在这里就可以了。”

  这次季见和林雪两人没在坚持了,季见说道:“云熙,那我们就先回去上自习去了啊,我们明天再来看你啊。”

  溪儿还想说什么来的,但是我却堵住了溪儿接下来要开口的话,非常坚定且执祐的对溪儿说道:“溪儿,你要听话哦!我现在没什么大事了,你先乖乖的回去上自习,明天再过来看我。”

  溪儿看了看我,动了动嘴唇,却没有说出什么。然后他们三个就回去上自习去了。

  等她们走了之后,班头看向了我,说,“云熙,这个事我回去调查清楚之后再给你一个答案啊。那你就先在这好好休息吧。”

  然后转身跟我妈她们点头示意了一下,“殷女士,云先生,那我就先走了啊,回去把这件事情处理一下。”

  我爸我妈他们回了一个好的以后,班头就准备走了。忽然,我哥喊住了班头,我们都一脸疑惑。

  我哥说:“老师,那个挂号费是您给垫付的吧。我们把钱给您,刚才差点忘了。”

  班头点了点头,然后把手里的缴费单给了我爸妈。然后笑了一声说:“哦,我自己也不记得了,没事,反正钱也不多,而且云熙也是我的学生嘛!一日为师,终身为父。”

  我爸妈也对我班头笑了一下,然后很欣慰的说:“难得啊,刘老师,现在向您这么有心的老师不多了。我们家熙熙呀,有您这样的老师也是她的荣幸啊。”

  我们班头听到这话又笑了一下,这一笑是一种很腼腆的笑,给人的感觉是带着一种书卷气息的腼腆书生。

  然后我爸把钱给了老师之后,老师就走了。之后,我妈妈就非常关切的问我:“熙熙,你饿了吧?你想吃什么,妈去给你买去。宝贝啊,妈妈去给你买个骨头汤补补骨头啊!”

  我拉住了我妈,说:“麻麻,我不想吃什么,脚好疼啊,嗯嗯~~我好难受啊!”

  妈妈,坐在我床边上,轻轻的拍着我说道:“熙熙宝贝啊,你哪,今天还是很勇敢的,听说你是为了保护同学才使自己被砸的?”

  我看着妈妈,点了点头。然后闷声说,“我要吃玉米排骨饭。”

  妈妈继续说道:“熙熙呀,你不要试图岔开话题,我跟你说的是你被球砸到的这个事呐!”

  “唉,熙熙呀,你有这个乐于助人的心是好的,但是你也要考虑考虑你自己啊,我不是早就跟你说了嘛,在你有能力的情况下,你可以去帮助别人,可是,在你明知道自己会受伤的前提下,你就不要去保护别人,你懂吗?嗯?”

  “妈,这个道理吧,从小您就在我耳边说,道理我都懂,可是如果这个人对我而言非常重要哪?”我的眼睛直视着我妈的眼睛。直愣愣的问道。

  我妈听了之后,也没有迟疑,而是眼神变得犀利了起来,说:“那也要看那个人值不值得了,如果今天,你是为的溪儿挡的这个球,那我可能不会问你这个问题,可你今天挡的球就是为了一个你还没有怎么深交的人,你觉得值得吗?”

  我非常坚定的回了我妈一句:“值得,我和林雪经过了这三个月的相处以后,我觉得她值得我为她挡球,无论是为她的人还是她的才华。”

  我妈说:“可能为她的才华你的却是值得为她挡这个球,她的人,你又凭什么这么笃定她值得?熙熙呀,这个世界上最值得的是人心,最不值得也同样是人心哟。”

  这次我没有再反驳我妈妈了,不是因为我妈妈说的,虽然我并不觉得我妈妈说的对,但我也不认为这句话是错的。不反驳只是因为我觉得反驳的没有意义。

  我妈见我像是把这话听进去了一样,便也没有再和我纠结这个话题了。只是起身和我爸一起去给我买玉米排骨汤去了。

  我一直很羡慕我爸和我妈的爱情,他俩都是七零后,七零末的,在那个还未允许自由恋爱的年代,我爸和我妈却是相互看对了眼。

  我爸我妈的家是在一起的,距离不过一条街,家庭环境当时也差不多。只是,我妈当时可是那一块有名的美人,我爸却只是憨小子一个。

  追我妈的人当中不乏很多的佼佼者,可不是我妈没看上,就是我外公没看上。后来,我爸来提亲的时候,我外公一看我爸这个样子就同意了。

  我外公说我爸虽然看起来憨憨的,可是却骨子里透着精明哪,还会疼媳妇。就把我妈许配给了我爸。

  而我爸用事实证明了我外公没有看错人。后来,我爸的公司越来越大,对我妈却是十年如一日的疼爱。我妈生我哥的时候,我妈在医院里的产房里喊的撕心裂肺的疼。那可给我爸心疼死了,连声说着,不要了,我不要孩子了,我只要我老婆平平安安的陪我过完这一生。

  然后我哥平安出生以后,我爸便说什么都不再要我妈生孩子了,只是我外婆偏的要我妈再生一个女儿,说有个女儿更贴心一点。

  我妈那时候看着溪儿的妈妈,也就是我妈的闺蜜怀孕了,我妈便也动起了接娃娃亲的念头。我爸奈何不了我妈,便只好同意了。

 我觉得世间少有人能如此爱一个人入骨,可我爸我妈却用行动向我证明了这一点。我是羡慕他们,可我却对恋爱这个东西莫名的排斥,因为我觉得能遇上的人太少了,最好的,我都已经见过了,我便没有办法再去接受一个那怕是很普通的了。

  可能我的爱情观就是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吧

步廖
作者的话

今天,我看到了合肥的第一场初雪!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