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诡异秘境:懒惰镇

懒惰镇篇(上册)第9章 智械至上(2)

[更新时间] 2019-05-15 23:03:48 [字数] 3475

接下来,他们不断地给我讲镇子的故事。而刚才讲的,不过是一个开始:*^|!=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镇子恢复了原样后,那一场大战就如同没有发生过一样。起先,镇上的人们还会对勤奋的失踪感到惶恐。然而,懒惰研发的新机械太契合人们的心意了,加上日渐安稳的生活,大部分人也就释然了。*^|!=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为什么?*^|!=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因为勤奋鼓励人们能动手的地方尽量动手,所以研发的智能机械只是让人们减少些不必要的劳动罢了。而懒惰如今研发的机械十分简洁明了,就是让人们不要劳动。*^|!=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大战以前,镇民们都有各自的工作,人人恪尽职守,有序地维持着镇子的运转。但大战以后,维持镇子运转的工作都交给了智能机械,镇民们完全不用工作,一天下来闲得不得了。*^|!=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试想,有人能给你富足的生活,又让你无需劳动工作,谁还会怀念从前的日子呢?镇民们也是这么想的,他们喜欢这种“无所事事”的日子。虽说曾有勤奋的支持者站出来反抗,但这些人在第二天通通消失了,其余的支持者瞧见这样的下场,也就不敢有所作为了。*^|!=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随着时间地推移,镇民们变得越来越懒,变得越来越嫌麻烦。镇子干脆把前面的“勤奋懒惰镇”的“勤奋”给删去,成为了如今的“懒惰镇”。*^|!=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而一种智能机械的问世,让已经够懒的镇民们,彻底变成了只知道睡觉的大懒虫。*^|!=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那种智能机械,就是老许先前向我提起过的“疗生机”,那张能让他变年轻的床。*^|!=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疗生机的主要功能是促进人体细胞再生和加速代谢循环。它能让一个年过四十的人,突然变成一个年轻人。同时,还能将人体的毒素快速排出体外,驱除所有的疾病。*^|!=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但凡事都有代价:你玩弄时间,时间也会玩弄你。使用过疗生机的人都有代价,那就是会对它产生极其强烈的依赖性。一旦超过效用时间,身体就会极速衰老,若不及时再次使用疗生机,甚至要付出生命的代价。*^|!=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懒惰就是利用这种方式,无形中控制着镇民们不能离开镇子半步。*^|!=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但更可怕的,是疗生机隐藏的功能——控制记忆。懒惰不仅利用疗生机控制镇民们的饮食起居,还以三个月为一次周期,对他们的记忆进行清理和重启。时间一到,疗生机便会将镇民们的记忆刷新,这就如同一个永远循环、无法结束的游戏,因为你始终以为自己才刚刚开始。*^|!=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但是也有一些意志力十分坚强的人,疗生机没有办法重新编写他们的记忆。所以懒惰会让他们沉睡的时间更加长,有的小则一两年,有的则一直都没有醒过。*^|!=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因为疗生机的出现,镇民们无需再担心疾病的发生,也无需缅怀青春的稍纵即逝。岁月在他们的眼中,已经变成了定格的画面。*^|!=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对一个人来说,最后悔的事情莫过于不懂得珍惜当下,但懒惰镇的人们已经不会后悔了。*^|!=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时至今日,偌大的懒惰镇上就只剩下老许一个人还有工作要做,他得负责镇子物资的运送。*^|!=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虽然懒惰镇的智械十分发达,实现了自给自足。但和其他城镇的交流和贸易,是不可避免的。一来他们需要出口镇上独有的机械,以换取金币;二来也需要进口其他的地方独有的原材料。*^|!=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在莫清言给我讲解懒惰镇的历史之时,老许插了一小会儿镇子以外的事情:除了懒惰镇,外面原来还有六大镇。它们分别是:贪婪镇、暴食镇、欲望镇、傲慢镇、嫉妒镇、暴怒镇。七个大镇从西往东,分布在同一经线上。*^|!=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虽然他只给我提及它们的名字,但我好像已经猜道它们各自鲜明的“个性”了。*^|!=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可是,老许也就除了贪婪镇比较熟悉以外,其余的镇子了解也不深。毕竟在外半个月的时长,他也只能到贪婪镇附近,只是有几次和其他几个大镇也同样负责运送物资的人碰过面而已。*^|!=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他这一趟回来,就在路上撞见我,顺便把我捡了回来。可以说碰到他,我真的很幸运。*^|!=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可我为什么会这么凑巧出现在路上,我醒来以前的那些声音到底是谁说的?*^|!=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现在回想,在老许家听到的那句“喊出来”和我最初听到的那句“黑暗的深渊是自己”的声音倒有几分相似。*^|!=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我站在会议室外的过道,已经有一段时间了,四周空无一人,格外的幽静。零星的烛火让人可以看清眼前的事物,但两头无尽的黑暗就看不清了。*^|!=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他们对我说的话,在我脑海里横冲直撞。我只不过是一个毫无相干的人,直到现在我还相信自己就是毫无相干。可突然间,却要我参与他们的行动中去。*^|!=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我心知,自己没有那个能力,他们这又何苦呢?要是失败了,要付出的代价不更加沉重吗?*^|!=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正当我不断自我怀疑时,莫清言出来了,他竟然还是一脸的轻松乐观。*^|!=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怎么样?小姑娘,想清楚了没?”*^|!=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呵呵,我能想清楚什么?”*^|!=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你出来了这么久,还没想清楚呀,需要我把刚才对你说的话再重复一遍?”*^|!=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他们对我说的话?*^|!=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是了,他们说的那些我之所以成为“救星”话。他不提的话,我大概也因为害怕,选择性忘记了:*^|!=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疗生机的问世,让那些意志极其坚定的人意识到,懒惰要对他们做的事情,远没有这么简单。*^|!=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在基地里,只有老许是被改写过记忆。其他的人,在疗生机刚开始运作时,就意识到了自己的记忆受到威胁,先一步实施了保护措施。*^|!=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一开始,老许和其他居民一样,被改写记忆后,忘记了那场大战,忘记了那天的惨烈景象。他的生活就好像程序一样,按部就班地进行着。直到莫清言在他的货物记录上做了手脚,他才渐渐用自己的暗语留下一些痕迹。*^|!=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等到记忆被刷新的时候,他立时意识到三个月前的记忆都忘光了。可货物记录上的痕迹是毋庸置疑的,这时他觉醒了,免疫了疗生机的记忆清理。*^|!=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莫清言不只给老许的货物记录上做了手脚,他对很多居民也这样做了,但唯独老许清醒过来了。也许是因为他要工作的特性,疗生机对他的控制不至于那么强烈。*^|!=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而对疗生机的副作用,莫清言研发出了一种药物,但也仅仅是缓解。事到如今,他依旧没有办法让基地里的人完全戒除副作用。*^|!=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对于老许来说,他出去一趟回来,副作用已经非常强烈了。他至少要在疗生机上躺一个星期,才可以恢复活动。毕竟修复身体这件事,机械再先进,也不可能做到立竿见影的效果。*^|!=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但老许这趟回来,为了照顾我,已经拖延了三天,加上情绪过于激动,才导致了副作用集中发作,不得不爬上疗生机。*^|!=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直到那位自称“警察”出现,我无意中弄出来了走廊里的武械,把他人间蒸发。在同一时间里,老许的疗生机竟中断了运作,刚进入修复状态的他被强制唤醒了。他意识到大事不妙,强忍着痛苦将昏迷中的我带走了。*^|!=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这也是“第一次”,莫清言告诉我的,疗生机中断了运作。这可能是懒惰最顶尖的智能机械,不管他尝试什么方法,疗生机一旦开始就只会在规定的时候停止,是绝不会中断的。况且那屋里的武械,全都是懒惰埋下的,防御级别极高,没有任何人可以骇进去,更别说把自己人识别成为消灭目标。*^|!=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我这一连串做出来的事,在他们认为,是不可能发生的。既然发生了,也只能用奇迹来形容。正因为是奇迹,他们才会把“救星”这两个字安在了我的头上。他们好像认定了,我能做出更多的奇迹。*^|!=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小姑娘,我们可以帮你找到那个他啊,老许告诉我了。只要你肯帮我们。”我看向莫清言的眼睛,他的眼里倒映着摇曳的烛火,好像这火就长在他的眼里一样。*^|!=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这让我十分疑惑,这位为镇子做了这么多的男人,他图的是什么?他的心里装着的又是什么呢?*^|!=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看着他眼里的“那团火”,我的内心居然也跟着澎湃起来。他们救人,我找人,其实并不冲突。况且如果我要找的人,正是是他们要救的人呢?*^|!=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正当我要答复他时,喉咙忽然痒痒的,到嘴边的话不知怎得就变了。*^|!=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你有烟吗?”*^|!=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小姑娘家的!抽什么烟!”*^|!=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在那一刻,我真的想抽上一根烟。我不记得自己会抽烟,但我的身体、我的知觉好像在偷偷苏醒。有时候你忘却了一切,可你的身体还会不由自主地遵循某些习惯。*^|!=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也许吧,我是一个烟瘾很重的人,谁知道呢。可惜的是,这里没有烟,懒惰镇上没有种植烟草的机械。*^|!=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我跟莫清言回到会议室时,芙蕖和老许都惊诧地望向我。看来在这段时间里,他们谈了不少事情。*^|!=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芙蕖还是不待见我,仍然用审视的眼光打量着我。我知道,她想在我身上看出破绽,她肯定不愿意被一个外来人搞砸了苦心经营的一切。*^|!=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所以,她安排了一次考验。考验的对象,当然就是我了。*^|!=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气氛沉寂了一会儿,莫清言便自豪地告诉他们,我答应加入他们了。话语间,好像是他亲口说服我一样,我只好反驳道,根本是我自己想通的。*^|!=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老许也很开心,唯独芙蕖仍旧铁青着脸。*^|!=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老许,我们什么时候出发?”*^|!=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明天中午。”*^|!=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这么快?我们不需要再讨论讨论作战方案吗?”*^|!=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不用啦,你回去睡一觉就行,我们把整个方案输入你的枕头里,你就可以在梦里演练我们的计划,明天起来你自然都了解清楚。”*^|!=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还能这样?那我到底是睡了还是没睡?”*^|!=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哈哈,不会影响你的睡眠,这个计划我们已经商议了很久,纸面上是绝对是安全的。不过嘛,也可能因为你的出现,懒惰会加大防御力度,我们必须时刻警惕才行。”*^|!=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所以现在你们也没有十足的把握咯。”*^|!=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是啊,懒惰的机械深不可测,一不留神,灰飞烟灭的就是我们!”*^|!=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那我们一点胜算也没有啊?我……”*^|!=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有啊,肯定有啊。别怂啊!小琼!这一次的任务很简单,你只要把一个人带回来就行!”*^|!=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是谁?”*^|!=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顾城子,一个机械师。”*^|!=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