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诡异秘境:懒惰镇

懒惰镇篇(上册)第13章 顾家的俩兄妹

[更新时间] 2019-01-22 19:45:55 [字数] 5265

莫清言和老许把顾城子抬到了他的房间,安顿好以后,开启了房间的监控系统,实时监控着他的状况。=@$&~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站在一旁,看着昏迷不醒的顾城子,琢磨着他说的那句“芙蕖,对不起”到底是什么意思?=@$&~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莫清言和老许都插着腰沉默着一句话没说,两人都用意味深长的眼神看着他,房间里的气氛安静得只剩下烛火摇动的声音。=@$&~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忽然,老许抬起头说了一句话,打破了安静的气氛,莫清言开始搭起话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不容易啊,这家伙,估计没好日子过咯。”=@$&~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唉,芙蕖还是那个老样子,嘴上说的好像一点都不在意,其实心里还是紧张的要命。”莫清言也很无奈地说到。=@$&~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谁不是呢。谁能忍受自己被最亲的人忘记,这恨吧,队长当然会恨,可毕竟是自己最亲的人,心里难免还会紧张在意的吧。不过,你过来看看他头上的疤,城子这家伙,估计在懒惰那受了不少的苦啊。唉,辛苦这家伙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唉,我早看到了,疗生机那么强大的修复能力都没能把这疤消掉,而且这疤还这么厚,啧,这是被扒开了脑袋吧?啧,真是太可恶了。”莫清言拨开顾城子的头发,一条环绕着脑袋的疤露出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城子太可怜了,不说别的,一个人的脑袋被摧残这么多次,再强的意识防护都会崩溃啊,把以前的事情忘了也是很自然的吧。队长怎么就想不开呢?”老许挠了挠自己的脑袋说道。=@$&~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算了,我明天,额,过几天吧,好好劝劝芙蕖吧,让她也早点放下。现在我唯一担心的,就是以前的东西他还能记起多少,还有多少能为我们所利用。”=@$&~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别说利用那么功利嘛,城子回来挺好的。这人呢,我们得救;这记忆呢,我们得帮忙找,至于他能想起多少要看他自己的能耐了,他能都想起来自然是最好的,不过我觉得他能想起一半我也够用了吧。”=@$&~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但愿吧,结果如何,要看他的造化了。欸,老许,你明天的事情都准备好了没?”=@$&~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都吩咐小蔓准备好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跟那小姑娘说了没?”=@$&~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啊!幸亏你提我,我净忙着干别的事,把这事给忘了。”老许敲了敲自己的脑袋,好像终于想起来什么大事。=@$&~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们要跟我说什么事?”=@$&~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们两人都被我冷不丁的一句话吓了一跳,惊恐万分地望着我。=@$&~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欸,小琼,你在呀!”=@$&~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是啊,我一直跟在你们身后,你们好像都心事重重的,才没发现我。怎么?你们说的话是我不该听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额,这倒没有,都是一些往事,不值一提。”老许摆了摆手。=@$&~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从莫清言和老许抬起昏睡过去的顾城子时,我就跟在他们的后头了,一路上他们也没有对话,只自顾自地往顾城子的房间走去,因此也没有发现我就跟在它们后头,他们在房间里说的,凑巧被我“偷听”到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从他们说的话里,我隐隐地感觉到芙蕖和顾城子的关系不简单,按照他们说的,顾城子已经忘了芙蕖了,芙蕖对此事一直无法介怀。=@$&~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可是,顾城子昏睡前说的那句“芙蕖,对不起”很明显他没有忘记啊,还是顾城子想起什么来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一想到这里,我莫名觉得这事很重要,于是就跟老许他们说。=@$&~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欸,你们不是说顾城子把芙蕖给忘了吗?”=@$&~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是呀,我们先前冒着很大的风险去镇上找过他,可是,他很明显已经把以前的人和事都忘得干干净净了。”老许摇了摇头说道。=@$&~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可是……我觉得我应该告诉你们,刚刚顾城子要昏睡过去的时候,他在我耳边很小声地说了一句话。”=@$&~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啊?什么话?我们怎么没听见。”=@$&~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们当然没听见啊,他很小声地说。他说的是,‘芙蕖,对不起’。然后他就昏过去了,被你们抬了回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啊?!‘芙蕖,对不起’?小琼,真的?这……难道他想起什么来了?莫清言!”老许激动地摇着莫清言。=@$&~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嗯……小姑娘,你说的可当真。”莫清言很镇定地再向我确认一遍。=@$&~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千真万确啊,我没有撒谎,他就在我耳边说了这句话。”=@$&~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嗯……看来是他回来这里,这里的事物刺激到了他,让他想起以前的事情了。如果真是这样的话,。”莫清言眉头紧皱地看着躺在一边的顾城子,听到我的确认后,仿佛恢复了信心,对老许说道,“老许,我们应该能唤醒他的记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啊?真的?!那实在是太好了。你打算怎么做?”老许顿时间眉开眼笑。=@$&~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们可以把他以前用过的东西都找回来,让他认一下,说不定还能继续刺激他的记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那好,太好了,那我等会儿就吩咐下去,把他以前用过的扔掉的东西都找出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嗯!尽快!”=@$&~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莫清言和老许两个人说着说着,脸上的表情从哀伤变为诧异,再后来露出喜悦的笑容。=@$&~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老许更是夸张,笑着笑着喜极而泣,捂着嘴一副难以置信的表情。不过相比于他们的喜出望外,我更好奇芙蕖和顾城子背后的故事。于是,我很不识趣地插了句话。=@$&~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们别自己在一边兴奋呀,我有事情要问你们。芙蕖和顾城子到底什么关系呀?”=@$&~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芙蕖和顾城子的事,你还得问莫清言,他比较清楚。”老许指了指站在旁边的莫清言。=@$&~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咳咳,他们两个的事啊,说来话长。要从哪里说起呢?”莫清言思考了一下过后,转过身来问我,“小姑娘,你知道芙蕖姓什么吗?”=@$&~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芙蕖难道不是姓芙吗?”被他这么一问,我的心里顿时都是疑惑。=@$&~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不不不,她,不姓芙,她姓顾。顾城子的顾。”=@$&~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啊,那她和顾城子是……”=@$&~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芙蕖是顾家的老二,顾城子是她的亲哥哥。也正是因为其中发生很多变故,兄妹俩逐渐走向决裂,她更是对顾城子恨之入骨,所以也不让别人再提她姓顾的事了。”莫清言两手放在后腰,挺直了身板,微微地抬起头,像一个老师一样开始讲起顾城子和芙蕖的故事:=@$&~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芙蕖,本名顾芙蕖,和顾城子是亲兄妹,在勤奋和懒惰兄弟分裂之前,顾家和勤奋懒惰两家关系非常亲密融洽。=@$&~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大约在二十年前,镇子陷入绝望之时,雪姨生下了勤奋和懒惰两兄弟。在当时的条件下,镇子上的大部分居民都觉得,雪姨应该放弃其中一个孩子,不然两个孩子都没法养活。=@$&~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雪姨非常伤心和无助,毕竟这两个孩子是她的至亲骨肉,无论如何她都狠不下心舍弃其中一个,但是迫于镇上长老和其他人的口舌压力,被逼无奈之下,雪姨还是妥协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她眼睁睁地看着别人拿走了她的孩子,那个孩子就是以后的懒惰,她把生存的机会还是留给了先出生的孩子,以后的勤奋。=@$&~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当年,顾家在镇子上有一定的地位和声望,顾家的长辈在去看望雪姨的时候,瞧出了这对双胞胎的奇异之处,所以顾家人就站了出来,竭尽所能地与镇上的其他居民抗辩。=@$&~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费尽力九牛二虎之力,才利用阴阳互补的说法安定了镇上的居民,不仅如此,还让他们对这对双胞胎抱有了无限的希望。=@$&~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不出顾家人所料,勤奋懒惰两兄弟的奇异之处让镇上的居民日渐信服。就在勤奋懒惰出生三年之后,顾家也生下了顾城子和芙蕖两兄妹。=@$&~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对龙凤胎,也是镇上前所未见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那时候雪姨已经是镇上德高厚望的人,可她觉得自己有恩于顾家,便收顾城子和芙蕖为干儿子、干女儿,并且让兄妹两人跟着勤奋和懒惰学习机械。=@$&~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从那时起,顾家两兄妹和勤奋懒惰四个孩子一起度过了童年最美好的时光,四个人的关系直到激战之前仍是如亲生兄妹一般。=@$&~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顾城子从记事开始,便跟随勤奋懒惰研究机械,一同学习成长。虽说当时勤奋懒惰也是孩子,但当时他们两人已经十分精通机械的研究和发明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不管怎么说,顾城子也是个聪明的孩子,加上他不懈的努力,成人以后,即使没学到勤奋懒惰的十分,也有七八分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在平日里,俩兄弟经常忙于新机械的研发,镇上居民的机械出了什么问题,第一时间都会去找顾城子解决。这一来二去,在镇上居民的心中,顾城子就是一个心地善良、乐于助人的好孩子。=@$&~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而在芙蕖的心目中,这个哥哥更是不可取代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自小这三个哥哥就对这个妹妹都十分疼爱,可如果论最贴心的,还是顾城子这个亲哥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因为顾城子对她总是有求必应,不管任何困难,只要一开口,顾城子必定全力以赴帮她;遇到任何新鲜的事物顾城子也一定第一时间分享给她;而且,不管她怎么打闹,顾城子也总是耐心地哄她、让她开心。=@$&~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总而言之,顾城子对芙蕖这个妹妹真可谓无微不至,芙蕖也一直认为没了哥哥的照顾她都活不下去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怎么知道他们这么多事情啊?莫清言。”我对莫清言知道这么多背后的故事感到很好奇。=@$&~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咳咳,我……我就是知道,你管得着吗?”=@$&~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哈哈哈哈,小琼,你别小瞧我们的莫医生,他可是我们镇上的唯一的医生,妇女之友,估计这样那样的事情他还知道不少。”老许在我旁边悄悄地说道,可虽然是悄悄,莫清言还是听到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老许,你给我闭嘴,别毁我的形象。”=@$&~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哈哈哈,好好好,我闭嘴,你接着说,听你讲八卦真是人生一大乐事。”=@$&~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啧,这哪是讲八卦,我只是分享,分享懂嘛!”莫清言听到老许说他爱讲八卦,很不爽地推开了他。=@$&~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那他们为什么变成现在这样的?你快讲!”=@$&~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唉,说到他们变成如今这样的原因,还是要归结于他们的立场。”=@$&~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立场?什么立场?”=@$&~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芙蕖和顾城子虽然是亲兄妹,但是在最最关键问题上他们却不是一条心。=@$&~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在勤奋懒惰开战的几天时间里,芙蕖站在了勤奋一边,做他的后勤,给他最充足的支持。而顾城子却站在了懒惰的一边,这两人站在了不同的阵营,自然会有矛盾发生。=@$&~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芙蕖觉得是顾城子疯了才会跟随懒惰,便生了他的气,骂他没有看到懒惰内心已经扭曲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可是,顾城子却辩解懒惰研发的机械忽然完全超越了勤奋,他们要是一直打下去,勤奋只会输不会赢,支持懒惰或许还有一条生路。=@$&~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说起为什么芙蕖会站在勤奋身边,主要是在芙蕖的心里,勤奋这位哥哥同样也是很有份量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勤奋对别人总是很照顾,平常有空的话都会到镇子上去问问镇民有什么需要帮助的,面对镇民的问题他都会非常耐心地解答,镇上的居民都对他竖起大拇指。=@$&~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芙蕖就整天跟在勤奋后头有一句没一句地找勤奋聊天,勤奋也不介意她总跟着他。日子久了镇上的居民都以为他们是一对,估计在他们心里早已有了超越兄妹的情愫了吧。=@$&~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回到正题,在勤奋懒惰的大战中,随着时间的推移,懒惰不仅拿出了更为先进的机械,再加上了顾城子的帮助,占了绝对的优势。=@$&~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最后,结果也是知道的,勤奋就落败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一开始,我们都以为勤奋已经死了。芙蕖也把这样的结果,归咎在顾城子的身上。=@$&~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可当我们知道,懒惰一直在调查勤奋的下落。我们才渐渐发现,勤奋不是落败的,而是弃战而逃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而懒惰发明了疗生机,想通过镇民的记忆来找线索。他做得很隐秘,但由于芙蕖的意识保护很强烈,还是被她发现了,接着的事情你也知道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们两兄弟的大战,不仅仅毁灭了村庄,还把以前很多美好的事物给毁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那场大战过后,芙蕖正式和顾城子懒惰决裂,懒惰有几次排人去抓芙蕖回来审问,都被顾城子拦下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懒惰便抓了顾家所有人,威胁芙蕖自首,好让他们的家人不受牵连。芙蕖只身前往这个龙潭虎穴,我们都以为芙蕖此行怕是回不来了,可万万没想到,只过了一天,芙蕖就回来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不过我们发现,回来的芙蕖好像变了一个人似的,从那时候开始,她变得不苟言笑,变成一副心有城府的样子。=@$&~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她总是想不明白为什么事情会发展到这个地步,她越想就越恨顾城子。她恨他当初如果帮着勤奋,勤奋就不会那么孤立无援,也不会那么快就落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要是他当初有那么一点看清楚懒惰的面目,也不会搭上家人的性命安全。说实话,她不能不恨他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听到这里,我的心不由得咯噔一下。这场大战,她的两个哥哥反目成仇,再者失去了最亲的哥哥,接着又失去了她爱着的人,最后她不单要担心家人的安危,还要经受懒惰的折磨。=@$&~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在那么短的时间里,她竟然从一个有人疼爱、有人照顾的女孩,变成了一个无家可归、失去一切的人。=@$&~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她的心是有多么的痛苦,可能千刀万剐,也不足以形容她内心的煎熬吧!难怪我从她的眼神里,总能感受到了好像冰一样的寒气,她的心估计已经“死”了吧。=@$&~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懒惰抓走了他家人的做法,凉透了顾城子的心,这时候,他才悔悟,芙蕖所说的话都是真的,懒惰的内心已经被黑暗侵蚀了,他已经彻彻底底地变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顾城子后悔莫及地找到了芙蕖,让她说出勤奋的下落,他以为芙蕖一定帮了勤奋逃走了,可是芙蕖闭口不言,她的心里已经不再相信这位亲哥哥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顾城子见这样的情形,便决定自己暗中反抗懒惰,他尝试着偷偷地破解掉懒惰的防御系统,然后将懒惰的资料都清除掉,可是这样的做法反而让懒惰的防御系统越挫越强。=@$&~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而此时的芙蕖,在发现疗生机在暗中调查勤奋下落之后,开始组织我们这些能抵御疗生机的人撤离懒惰镇。=@$&~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撤离的事情也很快就被发现了,当时我们所有人就站在镇门口,离出镇只有一步之遥。懒惰的武装机械包围着我们,芙蕖觉得既然逃不出去,那就和他拼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武装机械一步一步收缩靠近,正当我们决定放手一搏时,它们全都停下来了,断电似的倒在地上。=@$&~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顾城子冲出来,让我们赶紧跑。显然是他再一次黑了防御系统,将它们放倒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趁这个机会,我们逃出了懒惰镇,来到了这里。=@$&~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在我们来到这里的几天后,顾城子偷偷地找到了我们,一开始我们也不接受他。但在他下跪道歉之后,我们心里是原谅他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在他的帮助下,这个基地很快就建成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可在建成了基地后不久,他又偷偷地离开了。而且还回去懒惰镇了,芙蕖知道后更加恨他。=@$&~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可后来某一天,我们在收拾他的东西时才知道,原来他来这里有个更为重要的目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什么目的呀?别卖关子了。快说呀!”=@$&~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说到最关键的地方时,莫清言却停了下来,闭着眼睛在房间里走来走去,可我被他将故事的氛围完全带进去了,只想快点知道接下来发生了什么事!=@$&~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快说快说!”老许也觉得等不及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不是早知道了嘛!老许!”莫清言仍然卖着关子,依旧作着一副深思的样子,毫不理会我们着急的心情。=@$&~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哎呀!他知道我不知道啊!”我打断他,心里想的只有让他快点讲下去。=@$&~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先让我酝酿一下情绪!”=@$&~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还酝酿什么情绪啊!”=@$&~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好好好!他来的目的!竟然是来还芙蕖的扶心铃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啊!?”=@$&~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