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沐初

正文情深不知何处归

[更新时间] 2018-12-23 22:38:14 [字数] 3387

天灰蒙蒙的,云层堆积,下起了鹅毛小雪。+#^=-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呼出来的气都变成一团团的热气在空气中蔓延。+#^=-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陌念初穿着白色的羽绒大衣,用手裹了裹大衣,向空气吐出了白气,耳朵和脸颊冻得通红。+#^=-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今天真冷啊。+#^=-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伸手接着落下的鹅毛雪,在掌心融化,冰冰凉凉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不知道身处何地的沐池过得怎样了,算算时间,有2年没见了吧。+#^=-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又是一年圣诞节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念初拉起皮箱,在大雪上拖出了长长的痕迹。一步一个,一深一浅地踏出脚印。+#^=-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今天回外婆家,好好地陪陪外婆。外婆年纪大了,总是忘记很多事呢。+#^=-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走着走着,看着眼前的念初瞳孔猛地一缩,身边走过一个路人,头戴着白色beats耳机,黑色羽绒大衣,戴着深灰色围巾,她没说话,直到自己越走越远,看见那个身影离原点变成一个黑点以后,念初忽然转身,用手握成话筒状,大声地喊:“沐池,你这个傻瓜!”头戴耳机的黑点似乎没有听见,没有停顿,一直走着,直到黑点消失。念初忍不住,往前冲上去找人,拉住了一个黑色衣服的手臂,路人回头,惊吓地望着她,摘下耳机,“请问,有事吗?”+#^=-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啊。”念初看着路人的脸,心里一阵难过。“对不起,认错人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鼻子一酸, 滚烫的泪水从脸颊滑落,一颗颗泪珠掉在雪地上。+#^=-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树欲静而风不止,我欲念而心不死。+#^=-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心不死….+#^=-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不甘心。+#^=-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真的,不甘心。+#^=-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一个身影由远及近,慢慢地捡起被扔地上的行李箱,慢慢地走过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一条灰色的围巾围在了脖子上,围巾上还残留着他的余温。+#^=-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念初啜泣着,哇的一下哭得更厉害了,一直啜泣,泪水止也止不住。满脸通红,脸颊都快冻伤了。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慢慢地把她拥入怀中,拭去她的泪水。+#^=-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别哭了。“筱梓熙皱眉,“冻成这样,快回家。”+#^=-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担心她出事,开着车到附近看看能不能撞见她。+#^=-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呜呜,好,呜呜。“一边啜泣,一边喘气。+#^=-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筱梓熙把她的东西带到车上,在后面的车尾箱放行李的时候手机响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看了一眼屏幕上显示的名字,直接挂了,进去驾驶座开车。+#^=-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上面显示着明晃晃的2个字,“沐池。”+#^=-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国际机场。+#^=-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老大,怎么了?“孙杨拿着一车的行李,从机场那边张望,忽然看见自家老大的脸色不对。+#^=-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梓熙没有接我电话。“沐池一向清淡的脸上更加清冷,像覆盖了寒霜。”找到她的消息了吗?“+#^=-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还是没有。”孙杨摇了摇头。+#^=-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说我们这次投放的广告,能不能让她看见。”+#^=-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一定可以的,我们的广告全国都会在同一时间播放,小姐应该能看见的。”孙杨谈起这个倒是比较信心满满。+#^=-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如果没有。”沐池顿了顿,“炒了你。”+#^=-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老大。“孙杨哭丧着脸,看着迈着修长大腿的沐池越走越远,推着一车的行李拼命往前追。+#^=-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陌念初,你到底在哪?+#^=-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国立火车站。+#^=-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陌念初拖着行李,在候车室准备和筱梓熙告别。+#^=-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还会回来吗?”+#^=-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不知道。”+#^=-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筱梓熙沉默,然后微微一笑。+#^=-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好好照顾自己。“+#^=-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嗯嗯。”念初突然举高自己的手,踮起脚尖,摸了摸他的头,“你也是。”+#^=-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握紧了拳头,紧了又松,松了又紧。+#^=-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念初拉起行李,往车站走。+#^=-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把手伸进裤袋里,那里有一张捏的皱巴巴的纸条。+#^=-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念初。”他喊,“假如没有他,你会和我在一起吗?”+#^=-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念初笑了,像三月春花般暖阳初开,俏皮地眨眨眼。+#^=-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筱梓熙也笑了,他把裤袋的纸条掏出来,转身扔进了垃圾桶。+#^=-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对不起了,沐池。原谅我的自私。+#^=-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沐池站在65层楼的大厦顶端,宽阔的落地玻璃窗,整个K市一览无遗。+#^=-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刚才已经看见播放的广告了,但是却还没接到任何消息。+#^=-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烦躁地揉了揉眉心,躺在沙发上,领带被拉得随意地扔在一旁。+#^=-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老板,你的茶。”狐媚身材姣好波涛汹涌,放下茶杯时候,看着露出衬衫外深深的锁骨和若隐若现坚实的胸膛,性感得一塌糊涂的深邃眼眸,令她终于心怀意乱,忍不住靠近他。刚坐在他的身旁,用手慢慢地撩拨他,上下摩擦他的胸膛,用胸部不断地蹭他的身躯,手渐渐地往下滑,自己嘴里发出一丝若有若无的呻吟。用手抚摸着自己的胸部,企图去令一切正常的程序变得旖旎。在手快到隐秘部位的时候,她的手被捉住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意乱情迷的她用自己的声音喊了一句:“要我。”+#^=-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本来闭着眼想亲吻他的狐媚发现自己碰不到他的唇,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他离她2米远,眼神锐利冰凉,毫无情绪。+#^=-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她吓了一跳,那眼神令她浑身一颤,还没来得及站起来,一个倒茶水的阿姨进来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对不起,对不起。”看见这一幕,50多岁的阿姨吓得赶紧出去,害怕破坏了别人的好事。+#^=-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等等。”冰冷的声线带着冰渣子一般的冷,“以后你就是我的秘书。”+#^=-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阿姨一脸懵逼,以为总裁生气拿她开玩笑,”对不起总裁,我不是故意的,我。。。”+#^=-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转头看向她,”滚。“+#^=-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秘书吓得立马出去了,哪里还敢留在办公室呆着。+#^=-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以至于后来,念初上去公司找他的时候,发现他楼层所在的位置全部都是50几岁的老阿姨。从孙杨的口中的知情况的她还挪屿他不解风情。他也很老实地回答,如果那人是你。+#^=-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刚开始她没听懂,后来在每次晚上被弄哭的时候她才知道,什么叫,如果那人是你。+#^=-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在那女落荒而逃的时候,孙杨也慌张地跑进办公室。+#^=-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老大,不好啦!!!”他一脸紧张,握着手机”找到念初姐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沐池立马拿起椅子上的衣服,接过他的手机。+#^=-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沐池!!“电话那头的人情绪非常激动,”念初她死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还在往前走的脚步渐渐地停下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再说一遍。“+#^=-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念初她。。。死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死。。。死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沐池赶到的时候,已经有很多人被疏散了,警车和消防车在四周包围着车站,一阵阵浓烟从车站扑鼻而来,新闻播报记者在一旁播报新闻。“今天从K市开往F市的火车在起航路段发生故障引起重大事故,伤者死者还在统计当中,据说。。。。“+#^=-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警车鸣声,消防车的喷水声,人群的嘈杂声,大火的轰隆声,忽然发出的爆炸声。还有一直被救出的人满身的烧伤。+#^=-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沐池站在后面,孙杨吓得喊他,他没反应,只是呆呆地看着眼前的场景。忽然像疯了一样,往前面一直冲,周围看见的警察拦截他,劝他不要进去,他拼命地挣扎,一边大喊:“念初,陌念初。“+#^=-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冷静点啊。“+#^=-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里面是我的命!!”+#^=-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人生第一次,如此衣衫不整地在众人面前如此狼狈,电视台的人直接用摄像机对准他现场直播。+#^=-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泪水在脸颊划过,看着红红燃烧的大火,他喊得声嘶力竭,“念初!!!”+#^=-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一个浑身脏兮兮的身影在身后往前走,群众不知道怎么就让出了一条道让她通过。+#^=-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捂着嘴,泪水划过脸颊,一脸泪痕。+#^=-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声音颤抖,慢慢地道出:“沐池。”+#^=-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沐池还在挣扎的身子忽然愣住,似乎不可置信地回头,立马冲上去把她整个拥入怀里。手臂紧了又紧,想把她揉入骨中,镶入心中。+#^=-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感觉不真实,不真实。+#^=-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在抱着你吗?你还活着吗?不要是假的,求你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念初感觉到脖子一片湿润,一些轻微的哽咽声在耳边响起。本该是意气风发的男人,此时哭得像个孩子。+#^=-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念初本来就该上车了,忽然看见车站内公共的电视机上播放的广告,呆愣之下没有进车站,刚走出去车站门口车站就爆炸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念初轻轻地抚摸他的背,一遍又一遍地告诉他:”我在,我还在,我还活着。“+#^=-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别走了,别再走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好,不走。”+#^=-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远处看见那对相拥的两人,筱梓熙转身就走。+#^=-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天刚灰蒙蒙地亮起,念初就醒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稍微动了动脑袋,就碰到了一个胸膛,她微微地抬头,刚好看见他的下巴,些许的胡子长了出来,用手碰了碰,有些刺刺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感觉到了,拥得更紧,不愿放手。+#^=-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过了一会儿,一缕阳光照射进来,他长长的睫毛微微颤动,樱色的嘴唇微微轻启。+#^=-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醒了,但是不愿意让她起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如蚊子的声音响起。“来。”念初笑着看他,然后说:”你要是现在起床我给你啵啵。“+#^=-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沐池内心挣扎了一会儿,睁开眼睛,水润的大眼直直地盯着她,带着撒娇的意味,嘟起了嘴巴。+#^=-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念初轻轻地亲吻他,像对待珍宝一样,温柔而珍惜。轻轻地碰触,慢慢地吮吸彼此的唇,柔软湿润,慢慢地发出接吻里动情的呻吟,“嗯,嗯。”她慢慢地伸出舌头,他吮吸着她的舌头,平坦顺滑,没有一丝丝的舌苔,令人欲罢不能。忽而有些急进,直接夺口而入,粗暴地直卷舌根,舔遍了口腔。+#^=-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嗯,嗯。”念初想推开他,但是他却像个失去理智的孩子在寻找安全感。+#^=-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用力咬了一下他的嘴唇,他吃痛放开了她。+#^=-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因为咬破而溢出鲜红的血珠,血色染艳满了整个唇部,看起来诡异妖艳。+#^=-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念初轻轻舔走他的血珠,再亲吻了一下。+#^=-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说好的,起床有啵啵。”声音沙哑,带上了情欲的味道。+#^=-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她轻笑,慢慢地亲吻他,唇碰唇,没有离开,贴着唇说话,:”我宣布我对你的所有权。”+#^=-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沐池离开她的唇,满眼温柔,她俏皮地眨眨眼,笑容如三月春风,二月桃李,繁花满天下。+#^=-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沐池的心忽而漏了半拍。+#^=-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砰,砰,砰。”+#^=-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一下,两下,三下,有力而快速地跳动着。+#^=-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曾看见过一段话:“你一眨眼,温驯的小鹿有跳动一下,柔软的暖风有轻拂一下,遥远的星星有闪烁一下,我也有心动,却不止一下。“+#^=-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面对对方的渝慕之情,却不止一时,+#^=-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心脏不断的快速跳动,却不止一下。+#^=-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作者有话说:

不知道是第几章。。。。。想到就写,绝对能写完整的篇章!不弃文!
[+展开]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