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阎王殿前孟婆汤 > 正文
第五章
作者:黑暗系美少女  |  字数:3797  |  更新时间:2019-11-30 12:16:53 全文阅读

伊莣发现冥缨时他在忘川河边坐着,伊莣坐在他身边“刚刚戏耍魔尊可还出气?”冥缨微微噘着嘴“谁要他不经我同意把我的秋千变成了软塌”伊莣笑道:“他是魔界君主,你倒是不怕他。”这时一个阴差带着鬼魂找伊莣要了一碗汤好投胎去,看着踏上奈何桥走远的鬼魂冥缨问道:“姐姐,我以后也要投胎吗?”伊莣知道这孩子死后是没有魂魄无法投胎的,可她还没想好怎么孩子说便开玩笑道:“若是怕孟婆汤的味道不喜欢,等你要投胎时姐姐多给你准备蜜饯?”孩子笑着说道:“我闻着汤药的味道很好,倘若到时发现不好喝,我要好多蜜饯。”伊莣回道:“没问题,姐姐给你准备着。”冥缨坐直说道:“姐姐,教我弹琴吧!今天听姐姐弹琴,我突然想学了,教我几首曲子吧!”“你想学我当然教,以后你阴财司的事结束回来我就教你弹一会。”“好,下次鬼市上我也去买把琴。”伊莣说道:“不用等鬼市,下次姐姐去阳间给你带一把琴,先练着,你若不喜欢再在鬼市上买。”冥缨听到此开心地说道:“姐姐真好,我一定好好练。”……

画皮坊门庭若市,形形色色的妖魔鬼怪进进出出,伊莣走进画皮坊阮娘看到后说道:“孟婆来我这画皮坊有何贵干啊?”伊莣走过去说道:“来看看阮娘最近过的如何?”阮娘拿着手绢倚在桌子边上回答道:“凑合着还行,如果这几天没有乔装的阴差在我这店里逛的话。”伊莣轻笑一声“配合着些忍忍吧,用不了多久的。”这时一个伙计拿着银子走去库房,伊莣看见后不禁好奇“你这画皮坊还收人间的银子?”“我这什么都收,只要有价值,来我这的也是什么妖魔鬼怪都有。”阮娘轻轻撞了一下伊莣,凑近低声说道:“你可要我这的画皮师给你做张皮囊?保证整个六界都为你倾倒”“不用,到不知你这儿的画皮师所画的皮囊与媚术功效一般。话说阮娘,你这最好的画皮师画的皮囊,能维持多久?”阮娘想了想回答道:“大约3个月,你知道的,能长时间使用的皮囊不够真。临时唬唬人还行,一旦仔细查看就会发现不对劲,若要用逼真的,维持3个月算久的了。”伊莣听后有了疑问“我们追查那个人可很久了,他那张画皮早该没用了,可为何不见他真身也不见他来画皮坊呢?”阮娘道:“我可不管这么多了,你们地府阴差在我这守了有些日子了,鬼影子都没见着,你们抓的人可是真来过我画皮坊?”“若不是来过画皮坊,披了画皮改头换面,我也想不出还有什么原因我们遍寻不到他。对了,你们可有来新的画师?”阮娘摇摇头“我这的画师都在这做了很久了,没有来新人”这时一个伙计打着一架黑色的琴走了进来对阮娘说道:“客人想要用这琴换两副普通成色的画皮,您看可以吗?”阮娘接过琴打量了一番“倒是一把好琴,可以,你拿到库房去,换两副画皮。”“哎,等等。”伊莣拉住伙计对阮娘说道:“这琴可能卖给我?本来从你这出去后我也打算去乐器坊看看买把琴,我看你这琴不错,不如就卖给我,省的我出去再走一遍了。”“你若喜欢我叫伙计给你送回去就好。”阮娘对伙计说道:“送到孟婆庄上。”待伙计走远后阮娘对伊莣说道:“你记得下次鬼节闵士如果来人间和我说一声。我去不了地府,只有他来人间才能和他说会话。”伊莣看着阮娘笑着说道:“知道了,定记得,你可当真这么喜欢闵士?他是阴差,你是画皮坊老板娘,且不说闵士的性子冷漠,就算那天闵士开窍喜欢你,你们也不能在一起啊!”阮娘绕着手里的丝绢,透着些许无奈“情这东西,不就是不计后果吗?再说,我也不求结果,能离他近些就好。”伊莣拉着阮娘说道:“看不出来,你还是个情种?”阮娘轻拍了一下伊莣“去去去,情种还不至于,但我是真喜欢他。”“都看得出来,只是喜欢闵士你可能不但得不到回应单相思还会很累。”阮娘不免有些低落“我都知道,可这都抵不过我喜欢他,心甘情愿。”伊莣提醒道:“闵士毕竟是阴差,你小心着些,要是天庭发现你也免不了受罚。”“我已经够小心翼翼的了,那次不是偷偷见他,运气好才能说上两句话。”阮娘的声音里略带着些无奈,透着些委屈,伊莣安慰道:“好啦,这次鬼节说不定就能和他见上面呢,到时我与你说就是。”

从画皮坊出来伊莣回到了住处就将琴放在冥缨房间的桌上,想着等冥缨从阴财司回来给他一个惊喜。放置好后就离开准备去奈何桥送鬼魂了。

伊莣去奈何桥头的路上遇见了黑白无常,子枫手里拿着一张损毁了的画皮,伊莣问道:“你们去了画皮坊?这画皮哪来的?”子枫有些没精打采“这画皮上画的,是上次我们发现收集鬼魂之人的样貌。看来就连老白上次看见的大致样貌也只是画皮,这下好了,我们连那人的大致模样都不知道了。”闵士补充道:“据说那人因为被道士带在身边后一直利用他坑蒙怪欺骗,怕遭人报复,他就一直用着画皮,没有固定的样貌。”伊莣想了想:“他需要这么频繁地用画皮而不引起注意恐怕不能经画皮坊买了,应该是当初那个道士就会做,而他跟着道士学的。”子枫叹了一口气:“照这样,何时才能找到这人啊?”闵士接话道:“再怎么样还是要找的,只是需要换个方式了,画皮坊那的阴差可以让他们回来了。”伊莣道:“这件事你们烦心去吧,今日奈何桥头和怨林都有需投胎的鬼魂,我要送孟婆汤,先走了。”刚抬脚想离去伊莣似乎想到了什么问道:“今年鬼节你们是留在地府看守还是去人间?”子枫想了想:“今年是牛头马面留地府看守,我们去人间。”闵士问道“那天有什么事吗?”伊莣摇摇头“没什么,就是那天冥缨也去,我如果还有没送走的鬼没法去人间你们就带着冥缨逛逛人间。”闵士说道:“好,到时我们带着他。”“那我就先去怨林了。”……

怨林,在这受罚的鬼魂不但会受到阴差所施加的惩罚,还会时常在林子里看到自己生前最痛苦的时光,备受折磨。所以,这片林子里常年聚集怨气,因而得名。

这次,有两位鬼魂结束了惩罚,准备投胎了。可其中一个却迟迟不喝孟婆汤,伊莣道:“不喝这汤难不成还想继续在怨林受罚?”对方慌乱地摇头似乎还带着恐惧“不,不是的。”他盯着手中的孟婆汤,有些发颤“我只是不想再投胎,受这无尽的轮回之苦了。我每天都在这林子里看着生前的自己有多么痛苦,我不想再回人间了。”说着,缓缓伸手拉住了伊莣的衣袖“我能留在这地府当阴差吗?我不想再轮回了,这人间生老病死皆是磨难,我是真的不想再经历了。”伊莣没有半分退让“对于阴差的任命地府有地府的规矩,不是你想当就能当的。你不如快些喝了这汤药,不然拒入轮回免不了又要受罚,到时候可得不偿失。”那鬼魂见伊莣态度强硬只得喝了孟婆汤被阴差带走,等待再入轮回。

魉站在伊莣边上,看着他被其他阴差带走说道:“每过一段时间,总有那么几个魂魄不愿入轮回。”伊莣道:“这次算是顺利的,上次有个鬼魂,宁愿反抗阴差最后灰飞烟灭,也不愿轮回。看来有时候,这轮回之苦才是最残忍的惩罚吧!”魉望着看不见尽头怨林“不然怎说这世间皆苦呢?我们不老不死,守着这无尽的时间,是一种折磨,人们反复轮回受这生老病死亦是磨难。”伊莣挽着她“照你这么说灰飞烟灭岂不最好?”“我倒是愿意胡化作一阵风,一缕烟。”伊莣拍了一下她的肩膀“灰飞烟灭可不是闹着玩的,纵然这天地间有千般不好万般磨难但只要还存在着,就能期待好事发生不是吗?”魉道:“我知道,只是看到这些不不愿轮回的人有些感触。”“这看守怨林的魑魅魍魉四位阴差就属你最让人捉摸不透。”“我只是更爱瞎想罢了。对了,鬼节的时候我和魑在人间负责看守着回到阳间的鬼魂防止他们乱了秩序。你到时候要和我们在阳间玩上一会吗?”伊莣点头应道:“好啊!”

伊莣在望乡台给往生草浇了些水,一个人默默念叨:“也不知什么时候能发出芽来,改天问问魏征去。”这时身后传来林坤的声音“这望乡台可是种了什么?”伊莣转身看到林坤后答道:“早些从魏征那讨的往生草,就在这望乡台种下了,也不知何时能发芽。”林坤听后道:“听说这往生草极软而且温暖,我倒有些好奇长出来后会是什么样?”“按如今的生长速度,恐怕是要等些时日了”林坤在望乡台边坐下“等着无妨,我们最不缺的,不就是时间?”伊莣在他身边坐下“看来拥有无尽的时间也有好处,就是不怕等待。”林坤看着黄泉路边几朵透明的小花问道:“这是什么花?”伊莣回:“腐生花,无法投胎十恶不赦的恶鬼所化。那些恶鬼扔进地狱之火受罚后他们的魂魄会在烈火中形成一颗种子,看管地狱之火的阴差就会把它们收集起来种在黄泉路边,能净化来来往往的鬼魂。”“这花倒是特别的很。”伊莣继续说道:“这花只开花一次,花期是一百年,花谢了就在黄泉路边慢慢枯萎,然后消失。”“等这往生草长出来衬上这腐生花,望乡台边有美景了。”

两人坐在望乡台边沉默了一会,伊莣受不了这诡异的沉默,她侧身凑近林坤看着他“你一向都是如此寡言吗?一直让我私下不必多礼,可你沉默寡言又带着一些不怒自威,总让人不敢越矩啊!”林坤微微带着笑意“在天庭时有人说过我不尊天规,毫无仙家风范。但说我沉默寡言的,你是第一人。仔细想来,我确实鲜少与人交谈。”“你不爱遵守规矩从你愿意让冥缨留下我就知道了,可所谓的仙家风范是什么?仙家的体面?”林坤思考片刻后道:“是体面,也是束缚。”伊莣说道:“我好像知道你为什么要接替老阎王的位置来地府做事了,你不喜欢天界。”林坤不否认“不喜欢的地方就离开,不难。”

……

闵士来到画皮坊召回所有的阴差,阮娘站在他身边算好彼此间的距离生怕闵士不适“所有的阴差都要召回去了?”“嗯,这些时日打扰了。”“还好,算不上打扰。”此时阴差全部清点确认完,闵士对阮娘说道:“我就带着他们回去了。”说完行礼告辞离开,而阮娘站在原地。似乎每次都是这样,匆匆一面,寥寥几句。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